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低谷期

六对雷卡一台戏第四弹——《最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的学pa雷卡

原文走→《最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01

这是哪我是谁我在写什么×2

————————————————————

如果要让卡米尔来讲他和雷狮的关系里最艰难的是那一段时间——另一个当事人雷狮肯定不会认为有什么艰难的,但是卡米尔觉得,最艰难的那段时间不是雷狮出国导致他们异地了两年,反而是在他追到雷狮的大学之后的那几个月,是他们之间唯一的低谷期。

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原因说起来其实也没有多复杂。

对卡米尔来说,在异地恋的那两年里他和雷狮一直跨时差保持着联系,虽说也算不上有太长时间的相处,但距离感并没有体现得很明显。但在他离开高中,进入雷狮所在的大学之后,两年的异地产生的差异反而更清楚地表现出来了。

他从小和雷狮一起长大,雷狮身边的朋友和劲敌他几乎都认识,但这两年里,雷狮身边究竟都有什么样的人,做了哪些事情,光从每天聊天的只言片语中他很难知道得很清楚。

这也就导致了在卡米尔午休去找雷狮的时候,后者正在和一个姑娘说着什么,卡米尔并没有出声叫他,只是静静地等着他说完后看到自己,快步走过来,这才轻声开口叫了句“大哥”。

雷狮有对象这件事早在卡米尔去找雷狮的那天就已经被他周围的人们知晓,但即使知道这点,雷狮周围的桃花却一点都没减少。女孩子们依旧为他而着迷,这很正常,卡米尔比谁都能体会到这点,但面前这个人是他一个人的,其余人就算再想接近,也都会被拦在外面——

他原本是这么认为的。

“怎么了?”“想找大哥一起去吃饭。”卡米尔偏了偏头,视线对上刚刚和雷狮说着话的那个姑娘,后者毫无芥蒂地朝卡米尔挥了挥手。

雷狮注意到他的视线,回身一看,正看到姑娘冲卡米尔挥手的一幕,胳膊一伸搂住卡米尔的肩膀,视线警告一般地扫过那个姑娘,随后半强硬地揽着卡米尔的肩膀往食堂走去。

姑娘耸了耸肩,笑着嘀咕了句“当哥哥的可真够凶的”,却也不想掺和进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谁都知道雷狮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他那个弟弟恐怕也是个不好惹的主,这种时候还是不要看戏看得太过比较好,免得日后变成别人看自己的戏就不好玩了。

那边雷狮和卡米尔一同往食堂走。卡米尔来到这里也有两周多,刚入学的新生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好在有雷狮在,就算他没注意过的事情随便找个人问一下也能得到解答,比起其他新生手忙脚乱的样子,卡米尔这两周别提有多惬意。

他走在雷狮身边,个子这两年里长高了不少,先前中学的时候哪怕踮起脚也没有雷狮高,现在仅仅比雷狮矮了半个头左右,硬生生把二十几厘米的身高差缩短到了十厘米上下。

不这么走雷狮还没有注意,偏头看过去却发现卡米尔的脸上已经早就没有了他记忆中的茫然和稚嫩。当初那个被他找到的脏兮兮的小孩子现在也已经能够出于自己的意愿跑过来找他了。

当哥哥的莫名地有点骄傲的感觉,他对此做出的反应却是在吃饭的时候夹走了卡米尔餐盘里的一块炸鸡,偷吃得明目张胆。

卡米尔和雷狮年级不同,专业也不一样,平常不在同一个楼里上课,到了午休或者没课的时候卡米尔就会过来找雷狮,对方的课表他背得比自己的还熟。

下午两个人正巧都空着,雷狮要去社团准备招新,卡米尔原本就打算加入雷狮所在的社团,索性就提前过去帮忙。

雷狮有对象这回事惊讶一次就可以了,社团里的人显然和雷狮关系都还不错,有几个甚至是当初卡米尔刚来的时候见到的人。

他们看雷狮直接把人带回了社团教室,倒也没露出太惊讶的表情,只是随口打趣几句,还被雷狮怼了回去。反而是卡米尔隐约地有些不自在。他本就不喜欢成为焦点,更何况那些人看上去和雷狮很熟的样子,和他却根本不认识,他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虽说之后都会在同一个社团,但卡米尔心里还是隐约地有些抵触。

说到底就是在吃醋。

到了大二大三大部分人都会退出社团专心准备实习之类的事情,雷狮会留下来不能说和卡米尔完全没有关系,他往后瞥了眼,却看到卡米尔虽然安静地在一旁帮忙,却明显是走神了的样子。

由于在这里帮忙,又不像雷狮这样在学校里几乎无人不知,许多新生路过这边的时候似乎都把卡米尔当成了大二的学长,新入学的小姑娘们叽叽喳喳地互相笑闹着,视线时不时瞟过来。雷狮身上自然也有不少人在打量,但他似乎只注意到了那些看向卡米尔的人。

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卡米尔身边,阴影挡住了卡米尔正在整理的宣传单,后者偏过头微微仰视着他,皱起眉,露出点疑惑的样子,却被雷狮抽走了手里的传单,往两人面前一档,俯下身凑到他面前,距离近到任凭是谁都能看出他究竟在做什么——哪怕他其实并没有这么做。

即使是卡米尔都以为雷狮会亲上来,他几乎都要闭上眼睛,却发现雷狮的气息在距离自己极近的地方停住了,睁开眼后就看到自己最熟悉的那人正带着笑意盯着自己看。

“大哥?”卡米尔轻声开口,不清楚雷狮又在打什么主意。

雷狮往旁边瞟了下,眯起右眼,露出愉快又张扬的表情:“没什么,宣誓一下主权而已,省得有不长眼的打你的主意。”

话说得霸道,卡米尔却并没有什么意见。他忽然想起自己还在初中的时候帮雷狮挡桃花的事情,当初理直气壮地把这些事情交给他的人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小心思,而卡米尔也只是仗着雷狮信任自己做出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

那时候的他没有和雷狮挑明的信心,而雷狮虽然了解他,却并没有心细到能够理解卡米尔全部的心情。两个坚持要在青春期暗恋对方的人跌跌撞撞地不知道产生了多少自以为是的误会,异地恋两年之后倒是学会宣誓主权了。

社团里的工作还没有做完,显然雷狮和卡米尔这种伤眼的秀恩爱行为并不能持续太久。和雷狮扯上关系注定了卡米尔的大学生活是无法平静的,偶尔甚至还会有找上门来挑衅卡米尔的,这些雷狮兴许没有什么自觉,卡米尔却也不打算告诉他。

喜欢雷狮的大部分都是女孩子,但这不代表没有男人对他有点什么想法,当卡米尔看到有男性尊崇地仰视着雷狮的时候,即使平静如他,却也免不了感到有些好笑。

他会因为雷狮之前两年的生活里没有他而感到有些在意,却在真正有对雷狮抱有好感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忍不住勾了勾唇,露出点笑意。

雷狮实在是不适合被人用那种眼神注视着。他天生就应该站在高处,人们看他的时候应该是尊崇的或是惊叹的,却唯独不应该是迷恋。身边的男性看上去没有比雷狮矮多少,长得也是不错,放在别处恐怕也会是很受欢迎的类型,但在雷狮身边却硬生生被后者的气场压得有些抬不起头。

那人似乎是新生,还没有意识到雷狮的声名不仅仅是以为他的外表和能力。曾经的雷狮会将找茬的人堵在角落里打进医院,曾经的卡米尔会让对方在满头饭菜的时候再吃上个闷亏,现在他们似乎都成熟了许多,至少雷狮的不耐烦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 而卡米尔也仅仅是走到雷狮他们身边,将传单递了过去。

对方接下了传单,但显然注意力还停留在雷狮身上,卡米尔瞥了雷狮一眼,换来了腰上一个手掌大小的热源。

雷狮仗着桌子的遮挡直接把手揽在了卡米尔的腰间,后面看到的人都是一脸没眼看的表情,甚至还有几个有些同情那位新生,而当事人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脸红或是恼羞成怒一概没有出现,只是平静地站在雷狮身边,将事先被雷狮压榨着背下来的介绍词说给对方听。

卡米尔身上凉,冬天总是比别人更怕冷一些,现在还是十二月初,他就已经围巾帽子手套一样不缺,相比之下他身边的雷狮简直穿得像是在春天。

他悄悄摘下一只手套,拉住腰间雷狮的手掌揣进外套兜里,脸上却还是一副什么都没有做的平静样子,看在雷狮眼里就成了欲盖弥彰,几乎想马上在这里亲他一下。

这下子动作大了点,对方看到雷狮的手臂明显是绕过了卡米尔的后背揽着他的腰,而面前的卡米尔虽然没有什么反应,耳朵尖却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什么,隐约地有些发红。

“你、你们?!”雷狮有点嫌弃对方大惊失色的样子。如果是卡米尔哪怕当场看到自己和别人亲密的样子恐怕也不会露出太多惊讶的表情。他手臂又收紧了几分,直到卡米尔皱着眉头看过来,把传单放在雷狮面前,平静地开口:“如果大哥你很闲的话请你来介绍吧。我毕竟只是新生。”

小家伙羽毛硬了敢顶撞大哥了。雷狮好笑地扬了扬眉,不接卡米尔的这个话题,反而开口问他:“要是你看到我搂着别人……”

卡米尔想也知道雷狮是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个问题的。他向下拉了拉帽檐,挡住自己的表情,在心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嘴上却还是好好了回答了雷狮。

“那我会很生气地踹大哥一脚。”

回答可爱得有些过分,雷狮完全不顾形象地笑得靠在卡米尔身上。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卡米尔面无表情地踹过来,然后转身就走的样子,就算他再生气,恐怕这样也就是极限了。

当初他不顾自己身体跑去打球的时候,小家伙和他冷战了一段时间,换成是现在的卡米尔也许不会冷战,会直接和他打一架,凶了不少,却也着实有意思了许多。

俩人旁若无人的样子哪还有先前那位插话的余地,他究竟是会选择不加入这个社团还是加进来面对着雷狮和卡米尔已经不重要了,卡米尔看雷狮笑得过分,伸脚轻轻碰了下他的小腿,威胁着真的要踢上去,在雷狮眼里却没有丁点威慑力。

他能看出卡米尔心里有些在意的事,却不知道那是什么,时机掌握得不好的话就算问了恐怕卡米尔也不会说出来,好在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同自己最熟悉的时候一样,这倒是让雷狮放心了许多。

傍晚两人不约而同地留在了社团教室里。其余人都走了个干净,最后一个人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叮嘱雷狮说别把社团教室弄得太脏,说完赶紧关上门挡住雷狮丢过去的靠垫。

社团里有些姑娘,这间屋子里自然不缺这些抱枕之类的东西。卡米尔走到门口把那个抱枕捡回来摆在雷狮身边,圆滚滚的柴犬冲着他笑得没心没肺,相对的旁边那个人却少见地在他面前露出了点不耐的情绪。

“大哥?心情不好吗?”卡米尔试探着开口,雷狮却起身站到了他的面前。

他原本是靠在桌子旁的,雷狮一条腿挤进他双腿间,手掌撑在桌子边缘,整个人距离他近到呼吸直接打上来。这个姿势压迫感太强,卡米尔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却又被雷狮捏着下巴扳了回来。

“不是我心情不好,卡米尔,心情不好的是你才对。”他一针见血得过分,卡米尔知道雷狮一定是意识到了什么,想做出丁点逃避的态度都是不可能,雷狮强迫他在自己面前坦诚。

这和先前那几周里雷狮表现出的并不一样,却是卡米尔最熟悉的雷狮的样子。他原本就因为先前的两年里雷狮的世界没有自己参与而有些耿耿于怀,现在被这么压制却是放松下来,身子微微后仰,被雷狮禁锢在自己的身体和桌子之间,整个人几乎要骑坐在他的腿上。

“我之前确实有些……但是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卡米尔试图带过这个话题,在喜欢的人面前剖析自己那点吃醋的小心思终归是件羞耻的事情,雷狮却不给他这个机会,非要他明明白白地说出口。

卡米尔叹了口气,手掌抓在雷狮的手臂上,微皱起眉露出无奈的表情:“我和大哥一直都在一起,但是在之前的两年里,大哥身边的事情没有我的参与,有人却……能在我不在的时候陪在大哥身边。”

他垂下眼,中间停顿了几次,最终却还是认命般地开口:“对于这件事,我觉得有些吃醋。”

雷狮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般开口打趣他,反而沉着脸又皱紧眉头,声音里也并不如以往对卡米尔说话时那样的耐心:“你再说一遍?”

雷狮生气一般的表情并没有吓到卡米尔,后者在对方的禁锢中毫不犹豫地重复了一次。

“我在吃醋,大哥。”“再说一遍。”

“我在吃醋。”“再……”“事不过三,大哥。”

这次卡米尔没有让雷狮说完。如果说在雷狮板起脸的时候他还有着丁点的忐忑,但在对方开口后那些忐忑就伴随着先前的烦躁和低谷期一同消失殆尽,只剩下对面前这人幼稚行为的无可奈何。

明明只是想听……

他看向雷狮的双眼,那里面哪还有什么生气之类的情绪,满满的都是得意,看得人忍不住想把刚刚说的话回敬回去。

“大哥,我已经说过三次了,该你了。”

雷狮听卡米尔这么说,伸手按住他的后脑。两人的额头抵在一起,嘴唇几乎贴上,雷狮开口时卡米尔甚至都能感觉到他嘴唇的动作。

“你以为我不是吗。”

卡米尔沉默了下,试探着开口:“大哥,请再说一遍?”

END

评论(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