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有人发微博说雷狮和卡米尔关系太好肯定有一腿,没见过好成那样的兄弟。

凯莉看到了,为了不出问题,不被查水表,她转发了这条微博并自行打码。

星月魔女V:社○主义兄弟情//路人甲:雷狮和卡米尔关系也太好了吧,我觉得他们肯定有一腿,哪有兄弟像他们一样的?没见过好成那样的兄弟。

懂的人自然懂,雷狮看到这条之后也懂了,转发补全了凯莉没说完的话。

雷神V:社情主义兄弟情@无定之躯//星月魔女V:社○主义兄弟情//路人甲:雷狮和卡米尔关系也太好了吧,我觉得他们肯定有一腿,哪有兄弟像他们一样的?没见过好成那样的兄弟。





没毛病?没毛病。

微信公众号上扒下来的海盗团爪爪。

……不得不说,中间的那个好像蛋蛋……

没什么。

如果金喜欢格瑞,格瑞喜欢嘉德罗斯,那么金最后肯定会喜欢上嘉德罗斯。

为什么?因为金的技能是矢量。

一个冷笑话。
这三个人排列组合我都吃,嗝。

凹凸官方在抖音上发的那个视频太鬼畜了吧……

嘉德罗斯那个头发的颜色,那个形状,那个质感,是芒果!!!他就那么喜欢格瑞吗,格瑞像芦荟他就要像芒果,大赛前二一同变成植物人究竟为何。

雷狮对着镜头邪魅一笑,试图撩妹,下一秒被撩到的小姐姐就对上了鬼畜卡米尔,吓死个人诶。

刚刚那篇卡哥雷弟,你们都说要后续。

年操的后续是什么还用我说吗?操啊!

*雷弟卡哥,年操预警,早恋预警。

*逆年龄差,逆身高差,不逆cp。

*+加❤我❤看❤雷❤弟❤小❤巷❤调❤戏❤卡❤哥

*大冷天就应该和喜欢的人搂搂抱抱。

————————————————————

青春期的孩子满脑子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坏主意。

雷狮的学校放学早,卡米尔晚些,走出校门的时候就看到雷狮正靠在门口等他,交叉着他无处安放的大长腿,耳机塞在耳朵里,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时不时还会抬个头看看四周。

所以他在卡米尔走近的时候就发现了他。

“你们今天好晚。”雷狮皱眉抱怨,早知道卡米尔出来得这么晚,他就再晚点过来,或者多穿两件了,这几天外面温度骤降,前些日子他还穿着短袖,现在校服里面套着卫衣怎么穿怎么别扭。

卡米尔向来怕冷,长外套早早地搭在身上,看雷狮把手机揣到兜里不住地搓着手,准备把外套脱下来给他,下一秒却被雷狮拽住手臂往比较偏的小路上走。

雷狮向来有自己的主意,即使是作为兄长,卡米尔也很少去质疑他的决定,相反的,大部分时间做兄长的反而很听弟弟的话,就像现在,明明他们已经偏离了回家的路线,卡米尔却丝毫没有质疑,反而不紧不慢地跟在雷狮身后。

原来雷狮比卡米尔矮了不少,对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来说年龄差就是身高差,三岁的差距足够成为不可逾越的鸿沟,虽然以他们家的基因恐怕雷狮身高会在之后某一年开始直线上升,但显然不是现在。

所以卡米尔哥哥的视线还是斜向下看着雷狮的头顶,紫黑色的头发翘得乱七八糟的,不知道从哪搞来的白色围巾搭在颈间,看头发被压下去的痕迹恐怕在和他见面之前那条围巾是系在雷狮头顶的。

雷狮的手指冰凉,从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握住他的手腕,直贴在皮肤上的温度让卡米尔有些不适,却也意识到雷狮究竟在这里等了他多长时间。

换成其他情况的话这人恐怕早就转身走了,怎么还会在原地傻等着,到自己这就怎么想怎么不开窍。

前面的雷狮突然停下,转过身正撞进卡米尔怀里。从雷狮上了小学之后,小时候那种搂搂抱抱的场景就几乎没再在他们身边发生过了,反而有一次,雷狮试图从身后把卡米尔抱到怀里,被身高阻止了之后,气得一边灌牛奶一边偷偷摸摸撇嘴,嫌弃得不行。

像现在这种拥抱更是几乎没有出现过,卡米尔总觉得不太对劲,似乎雷狮在打什么坏主意一样,但是比起那个,更强烈的预感是哪怕他知道了雷狮打算做什么,恐怕还是会配合他。

“哥你不用脱外衣,这么抱一下不是更暖和吗。”雷狮抬头盯着他扬了扬眉,卡米尔了然地敞开外衣包住两个人,他始终惦记着刚刚搭在他手腕上冰凉的指尖,于是让雷狮把手塞在长大衣和里面的衣服中间,用仅有的那点热气试图让雷狮的手暖和起来。

哪家兄弟会做这种事啊……

卡米尔心下知道不对劲,对上雷狮那双晶亮的眼睛和里面满意的情绪后却说不出拒绝的话。无非是青春期躁动的弟弟对大他三岁的兄长有非分之想,放在他和雷狮身上就不算什么大事,卡米尔这么想着,然后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雷狮的手顺着他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毫无阻拦地贴在了他的腰上。

卡米尔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因为不喜欢就没有把校服穿出来,多一层阻碍没准雷狮就放弃了,哪像现在,大衣里面就一件羊绒衫,雷狮的手伸进去直接就碰到他的皮肤,不管是温度还是触感都有些不太妙。

卡米尔皱起眉,想躲开雷狮的突袭,脚刚往后退了半步,雷狮的腿就挤进他双腿的空隙间,少年毫不掩饰的锐利表情第一次对准了兄长。他眯了眯眼睛,手掌进一步上移,如果不是有大衣的遮挡恐怕卡米尔身后的人都能看到露出的腰线。

他够到卡米尔的耳边已经不需要再踮脚了,扬起脸偏过头,呼吸就可以直接打在卡米尔的耳垂上。卡米尔向来和人保持距离,唯一一个特例现在正在他怀里做着不像是兄弟间该做的事,对方的手贴在他的背上,他的手臂也同样揽在雷狮的肩膀上。

除去雷狮还有些稚嫩的外表,在外人看来他们这样恐怕像极了一对同性情侣吧。

雷狮笑得露出犬齿,卡米尔几乎要以为他马上就要咬自己一口,却听他少见地声音里都带上了愉快的情绪:“你可千万别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免得被人发现了。卡米尔哥哥。”

雷狮很久没有用这种称呼叫他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卡米尔”或者“哥”交替着来,现在叫出口显然不是回忆童年的时候,卡米尔长叹了口气,低下头环抱着雷狮,把脸埋进他的颈窝,以极其亲密的姿势把重量压给他。

卡米尔少有这种柔软的态度,一时间雷狮有些诧异,手上的恶作剧也不再继续,反而抽出来,拍了拍卡米尔的背,等他放开自己。

卡米尔并没有抱多久,他轻声嘟囔了句什么,雷狮一怔,下一秒都想把自己故作正经的兄长按进怀里亲上一顿,或者揉两把,卡米尔却借机退开几步,和雷狮保持了距离。

他们丝毫看不出几分钟前的亲昵,卡米尔那双蓝色眸子平静地看着雷狮,后者却没有丁点心虚的意思,反而坦然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指,扬起脸看向卡米尔,挑衅一般地回了句,却仅仅换来卡米尔的点头和一个轻声的嗯。

光是这种平淡的反应就足够给雷狮动力,兄弟俩似乎恢复了先前的相处方式,只是他们自己却都心知肚明,这种平静只是基于刚刚那两句话的约束而已。

“现在还不行,你年纪还小。”

“你等着吧,等我长大了,我会直接亲遍刚刚手指碰过的地方。”

我消气了。

说打码啊……我打码是因为感觉挂人这个事情还是挺严重的,我也不是和他有仇,就,对事就好?挠头。

我收到了对方的道歉,但是因为道歉也很气人所以我不接受,已经拉黑了。不过既然道歉了那我前一条就删掉吧。
啵啵啵啵爱你们,雷卡我还是打算接着写的,还是只写自己想写的,还是继续做想做的。
如果看不惯的话劳烦动动小手指拉黑造福你我他。

去年的我说,我接受别人的一切建议和意见,然后继续我行我素。
今年的我还是这么说。
明年大概还是一样。

日子已经过得很操蛋了,我想对自己好一点。

所以下一篇写论坛体吧,系哥哥说想看论坛体。

好的五分钟有了结果,谢谢参与♡

14,21,27三个决定写成大家都爱的刀子。

14.从未相遇。
21.梦里的圆满结局。
27.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不过因为27我想写傻屌所以大概这三个梗的糖也会有的……吧?也许,也许。

发出兴致勃勃的声音。

9.杀了你

雷鸣曾经两次说要杀死布伦达。

一次是在他们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布伦达睚眦必报的个性,也没觉得这个人比自己要高贵多少,于他而言布伦达是个被他利用的人,仅此而已。

如果是以后的雷鸣,恐怕不会因为被布伦达揍趴下这种小事就咬牙切齿,但那时候的雷鸣年纪尚小,更何况原本他们是势均力敌的,偏偏布伦达仗着自己比他高了不少欺负人,雷鸣被气得够呛,却又打不过,小家伙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里却全是不甘心,瞪着布伦达沉默了一下之后挤出一句话。

“我以后一定会杀了你。”

等长大一些之后,两个人都再没提起过这件事,布伦达很清楚现在的雷鸣哪怕他将利刃放在雷鸣手上,毫无防备地睡在他的身边,雷鸣也不会对自己下手。

这并不代表雷鸣被驯服了,正相反,他过早地学会了隐忍,没有小时候的锋芒毕露,这反而更危险。

当然,是针对其他人而言的危险。

原本这样的雷鸣不应该再像小时候一样对着布伦达喊打喊杀的,但偏偏雷鸣第二次说要杀死他正是在他成年之后。

第一次布伦达没有当真,第二次他自然也不会和口不择言的小家伙较真。

事实上那是他自作自受,原本他们之间和谐又顺利的事情,他非要搞出点花样来,让雷鸣红着眼眶求他还不够,还偏偏逗着他自食其力,自己却靠在床边欣赏。

这雷鸣哪会愿意,但他服从布伦达的命令习惯了,更何况那人还含糊不清地说着荤话,他的身体也确实到了忍耐极限,几方面加起来倒是没有给他不愿意的机会。

直到最后布伦达看够了,揽着雷鸣的腰让他坐到自己怀里。这个姿势对雷鸣来说很难熬,太深的地方被破开,他甚至隐约产生了自己动弹不得的错觉。光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就能让他从眼眶到耳根红上一片。

雷鸣并不喜欢这样,他习惯于将主动权交给布伦达,但布伦达偏偏不愿意收下,只是逼着他将平常不会做的事情和不会说出的话都展现出来。

那一次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下,雷鸣死盯着布伦达,像是回到小时候那样,咬牙切齿地说着“杀了你”,究竟是在逞口舌之快还是有几分认真自然不用他多说,布伦达也不可能就这么当真了。

布伦达将雷鸣的双手扣在自己颈间,弯着眼睛看着对方,丝毫没有自己的性命掌握在别人手上的惊慌。

更何况雷鸣从一开始就不能算是“别人”。

“给你机会,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尽管下手。不过如果你说出来了却没有做到……”布伦达没有说完,只是低下头,犬齿咬住雷鸣的耳朵尖,口腔中的温热气息打在雷鸣耳朵上,让他不自觉地打了个颤,连带着身体一起绷紧。

雷鸣知道,布伦达从不允许别人的违抗,他是唯一一个拥有特权的人,这不代表他不需要付出代价。

只是很不巧,这正是他想要的。

掐在颈间的手变成揽住他的背,雷鸣的额头抵在布伦达的肩膀上:“很遗憾,大哥,我做不到,所以请按照您想的去做吧。”

打一开始这才是他的目的,于是雷鸣的眼中少见地带上了笑意,如刚刚一般坦诚地将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布伦达。

“我十分期待您的惩罚。”

————————————————————

在被屏蔽的边缘大鹏展翅。

8.错过一世

指路七宗罪番外二【闭嘴】

这个真的很难写,我愁了好久。

————————————————————

像雷狮这种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的人,向来是班级表演话剧时主角的不二选择。

有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班上校庆自然也会选择偏表演类的节目,对此雷狮并没有多大反感,他对表演本身也有点兴趣,也就由着班里那群人折腾。

唯一一个对此提出抗议的,大概就是小雷狮两届的堂弟卡米尔。他和雷狮关系好,上了高中之后兄弟俩搬出去住自然也就住在了一起,而完美主义者的雷狮是不会允许自己出现忘词或者演技生硬这种情况发生的,自然卡米尔就成了他的练习对象。

这倒不是说卡米尔不愿意陪自己的兄长练习,正相反,他是最拒绝不了雷狮的那个,所以哪怕每次雷狮都会强行占用他许多天的空闲时间,他也会轻声探口气,放下手上正在看的书,夹好叶脉书签——据说书签还是小时候雷狮给他做的——跟着雷狮走出教室。

这次的剧本少见的是个悲剧,凯莉的剧本即使挑剔如雷狮也不会有太多说辞,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报复上次雷狮擅自改了她的台词,这次雷狮的台词多得几乎是女主角的两倍。

台词多了自然要记,不仅仅是午休的时候,在放学后雷狮和卡米尔回到家,卡米尔都会陪着雷狮温习剧本里的内容。

虽说对于自己的读书时间被压榨有些不满,卡米尔却偏偏非常喜欢看雷狮在台上的样子,似乎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才是正常的。欢呼声和掌声都是为他而存在,除了他之外其余所有人都是陪衬,他们理应为雷狮做陪衬。

凯莉的剧本里并没有狗血的误会和太过俗套的情节,也没有所谓的父母反对或是世仇,男主和女主两个人的感情并没有太多波折,甚至只看前半部分会觉得这是一个校园纯爱的故事。

但在最后,男主角出国,女主角留在了国内,故事开始出现转折,不在同一个圈子里的两个人渐渐产生了分歧,最初只是相顾无言,难得有见面的机会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慢慢开始渐行渐远。

雷狮练习的是故事的最后,男主角的性格多少和他有些相似,原本狂傲又不可一世的人在前一天和女朋友大吵一架,拉不下脸道歉手上又有事情离不开,买了张机票给女主角,最后好不容易抽出半天时间去接她,接到的却是空无一人的出站口。

和雷狮对手戏最多的自然是女主角,卡米尔刚照着剧本读完了女主角的台词,就看雷狮摔了手机,露出他没有见过的怒意,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走着,最后却又把手机摸回来皱着眉头搜索着什么。

卡米尔努力不将自己代入到女主角的身份中。事实上雷狮不止一次提出要求让卡米尔陪他一起参加演出,卡米尔却总是因为自己的小心思拒绝。

雷狮参加的表演多半是存在感情戏的,对于各种意义上仰慕了雷狮太久的卡米尔而言,要入戏却不能认为雷狮的那些所谓的情话是对自己说的,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至少目前的他是做不到的。

练习十分顺利,除去有些地方容易忘词之外,其余的并没有什么问题。第一遍结束后,两人稍微休息了下,雷狮开始了第二次的练习。

但在这一次,雷狮扮演的男主角买好票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说完台词,卡米尔正想如上一次做出挂掉电话的动作,却不曾想雷狮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不是女主角,雷狮叫的是“卡米尔”。

“大哥?”卡米尔有些疑惑,却看到雷狮依旧是先前打电话的样子,如果不是台词乱了套,看上去和之前正常练习时没有任何差别。

雷狮原本是皱着眉,一副烦躁到了极点的样子,却慢慢舒缓下来,看上去像是已经冷静了一般,沉默了几秒后才开口:

“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这并不能算成是吵架,这是卡米尔第一次陪雷狮练习悲剧收场的剧本。

“光是跟你吵这一小会我就烦透了。”如果卡米尔真的和他吵起来,两个人都是如出一辙的倔强性子,恐怕就不是这么一小会的事情了。

现在站在卡米尔面前的已经不是那个戏里的男主角了,隐约就好像卡米尔和雷狮碰到了同样的场景,但与那个人不同的是,雷狮在卡米尔面前,唯独会在卡米尔面前选择了退让。

“我现在走不开,给你买了机票,你过来吧。我们很久没见面了。”雷狮也是长叹了一口气,卡米尔没有回答他便挂断了电话,把手机丢到一边,一步步走向雷狮,直到站到和他很近的位置上朝他张开双臂:“我过来了,大哥。”

雷狮并没有拒绝他,反而给了他一个用力到骨头都隐隐作痛的拥抱。卡米尔没问这个拥抱的含义,他只是踮起脚回抱着雷狮,问他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改了台词。

“这种错过的悲剧演一次就够了,我可不想来第二次。”丝毫不记得他们原本的目的是排练话剧的雷狮先生如是说。

亲友问我,卡米尔的围巾之前还是白色,后来变成了红色,这代表了什么?
我:??????代、代表了他的围巾是用敌人的鲜血染红的……?
亲友:????
我:啊我知道了!代表了他终于参透了服装搭配的真谛,成为了一个红配绿boy!!!!!
亲友:??????????????

其实他只是想说卡米尔的红围巾是牵着他和雷狮的红线,有那——么粗,比划比划。

别慌,张嘴吃糖。

————————————————————

对雷狮而言,将参赛者们两两分组战斗并不是什么大事。

雷狮海盗团四个人,或者说将范围扩大到剩余的全部参赛者,只要不是和卡米尔对上,于雷狮而言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好在上一轮有个白痴让太多弱鸡通过了迷宫星,恐怕他和卡米尔碰上的几率……

雷狮看了眼自己和卡米尔手腕上终端出现的名字,勾了勾唇,冲卡米尔点了点头便先一步离开。而在他走后,卡米尔却是看着终端若有所思,并没有如雷狮想的那样去寻找他的对手,反而顺着雷狮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找到猎物并没有花费雷狮太长时间,正如他所料,帕洛斯此时会做出的反应是将自己隐藏起来,寻找机会偷袭。但恐怕帕洛斯也没想到他们的距离居然近到连找个地方藏起来的时间都不够。

在雷狮带着破空声出现在帕洛斯面前时,帕洛斯几乎是连看都没看就躲开了。

银爵给他的东西出现在他的手中,平心而论他并不想将自己的力量交给这么个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鬼东西,但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恐怕现在这一关就足够要了他的命。

那么多参赛者,偏偏是和卡米尔分在一组。

帕洛斯咬牙,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他和卡米尔分到同一组已经是既定的事实,而雷狮也正如他猜测的那样先一步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如果是雷狮和卡米尔分到同一组,不需要谁说什么恐怕雷狮自己就会破坏规则去和丹尼尔挑衅,而对他,雷狮是不可能有什么留情的。

“雷狮老大,我……”他试图勾起个笑容,却被雷狮打断。“不用废话了,不想死的话就把你手上那个东西也用上吧,不然以后恐怕你就没机会用了。”

他果然已经知道了。帕洛斯也不再露出那副刻意做出的讨好表情,摊开手掌,很明显是散发着不详力量的部件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

雷狮已经那么说,事实上他确实打不过这些怪物,帕洛斯没有别的选择,凭借着对雷狮的了解他能堪堪躲过几次雷狮的攻击,这却不足以支撑他打败雷狮。如果自己和雷狮分到一组也就算了,和卡米尔……雷狮是不会允许卡米尔的晋级有任何变数的。

真是够棘手的。

他握紧了手里的东西,在雷神之锤再次挥起时准备将这股力量融入自己体内,下一秒却猛然停止了动作。

无论是他还是雷狮都没有想到,卡米尔居然会在这时候冲出来。

雷狮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收手,只是已经挥出去的雷神之锤却不是他想停下就能停下的。好在面前的是卡米尔,他对雷狮的了解比起帕洛斯只会更多。

卡米尔矮下身子躲过头顶的攻击,甚至没有让雷神之锤带起的电流碰到自己分毫,下一秒他出现在雷狮面前,直直地撞到对方怀里,手臂箍在雷狮背上抱着他在地上滚了两圈。

帕洛斯趁着这个机会稍微远离了点,卡米尔拦住雷狮显然不会是因为所谓的同伴情,恐怕是海盗团的军师发现了这次规则的漏洞……

果不其然,在阻止了雷狮后,卡米尔先是看了眼帕洛斯,后者把手中的东西收起,笑眯眯地朝卡米尔摊了摊手,丝毫没有得到对方过多的注意。卡米尔双膝跪在雷狮两侧,身下被他阻止了攻击的人手掌撑在地上正准备起身,见他看过来有些不解地扬了扬眉。

“大哥,这次的规则并不是表面上这样,海盗团没有必要在这时候出现减员。”他这样说着,咽下了后半句。

帕洛斯手中的东西他隐约感到有些危险,谨慎起见,还是不要将他逼到极限比较好。

雷狮抬手按住他的脑袋,帽子经过刚刚的翻滚已经掉在了地上,露出一头柔软的黑发,现在被雷狮掌心毫不客气地揉乱。

“看在你难得这么热情的份上,听你的。”虽然被打断了狩猎,雷狮却丝毫不见恼怒,反而心情颇好地冲卡米尔露出个笑容,换来对方有些僵硬的起身和发红的耳朵尖。

“请不要开玩笑了,大哥。”


第三季预告,告诉我最后一张雷狮对面的不是卡米尔。
我以为幼卡出现是回忆杀什么的,但是看最后一张的场景怎么看怎么像现在的雷狮和过去的卡米尔对上了。

………………按照芽芽老师的提醒把亮度调到最高,确实是卡米尔,而且不是幼卡,是红围巾的卡米尔……

7.七年之痒


“卡米尔,我已经腻了。”

在雷狮和卡米尔认识的第七年,卡米尔听到雷狮这么对自己说道。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情,以卡米尔对他的了解,这一天迟早会来,只是在真正听到雷狮这么说的时候,卡米尔除了一声“嗯”以外竟然发不出别的音节。

雷狮的视线并没有落在他身上,对他的平淡反应也没有什么意见。卡米尔向来是这样,无论他说什么或者做什么,都不会产生太大的情绪波动,最近慢慢开始学会和他提出要求了,只是这样对雷狮而言却还是不够。

他们这次是偷偷从皇宫里溜出来的,卡米尔并不是没有察觉倒,雷狮溜出来的频率越来越低,并且经常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出来之后也不会再像小时候一样到处跑,反而时常会找个地方去躺着待上一整天。

雷狮确实是腻了,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他一早就和卡米尔说过,自己迟早有一天会离开雷王星,也许会去其他更有意思的星球,也许就是在各个星球间游荡,总之,他并不会一直停留在这里,卡米尔也是很清楚这一点的。

他三两步踏上高处的一块石头,张开双臂看向天空:“我从很久之前就想去更远的地方看看,什么都不带,需要的东西就抢过来,阻挡我的人就杀掉。我的同伴也许会想杀死我,但他们都做不到,只能听从我的命令,我会成为最强大最自由的人。”

雷狮设想着未来的场景,少见地露出点期待的样子,而卡米尔却只是静静地仰头看着他,没有插话打断,更没有出声询问,他知道在雷狮并不会忘记自己的存在。

果然,在雷狮畅快地笑出声之后,突然收敛了表情,蹲下身朝卡米尔伸出手:“这种鬼地方你也呆腻了吧。我除了你什么都不打算带,跟我走,卡米尔。”

这当然不是询问,所以卡米尔能够回答的也只有一个浅到几乎看不出的微笑和毫不犹豫的一个“好”。

6.报复

时隔一年我来写车蹭热度了!

是一辆跑题的旧设假车,其实是be30题的第六题。

绝对公平×报复心真的很好吃。

全文走外链→滴,旧设

第一季的时候雷狮说最大的那块蛋糕一定是属于我雷狮的。
第二季他说卡米尔你还是不明白。
第三季开始前变成了别这么看我你想吃就吃。

卡·不给雷狮打哑谜的机会·米·蛋糕的最终拥有者·尔
雷·和弟弟比起来酷哥人设算什么·狮

虽然最大的那块蛋糕是属于雷狮的,但是卡米尔随时都可以吃掉它,打哑谜失败的雷狮先生终于选择坦白。

雷卡女孩戴上滤镜盲目分析。
我不管这就是爱情。

“不简单?”

帕洛斯抽出手指,上面的湿意似乎不仅仅是刚挤进去的润滑。

他把湿漉漉的手指在佩利背上蹭了蹭,想起一些人对佩利的评价,在对方不满的表情和督促中勾起唇角,手上毫不留情地掐住佩利的腰。

“一个Alpha能湿到这种程度,确实不简单。你说是吧?”

雷狮那句“别这么看我,想吃你就吃。”
以卡米尔的性格,他肯定不会露出特别渴望的表情,so?雷狮先生,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卡米尔先生又是怎么看你了?

兄弟情我们不懂。

下面问题来了:
已知卡米尔表情变化不大,雷狮可以读懂卡米尔所有表情。
求:雷狮身上究竟自带多少个卡米尔翻译器。

雷狮在某天晚上睡着的时候,梦到他和卡米尔一起走在路上,卡米尔忽然掉进了河里。

卡米尔是会游泳的,他倒是不担心,等着卡米尔上来,却看到河里冒出来一个奇怪的人。

或者说,河神?

河神问他掉的是这个小时候的卡米尔,还是这个白围巾的卡米尔,或者是这个红围巾的卡米尔?

雷狮是谁?凹凸大赛为数不多的成年人之一。小孩子才做选择,虽然他不知道白围巾的那个是谁,他的卡米尔也只有一个,但这并不妨碍他全都要。

随后他醒过来,并没有把这个梦放在心上,直到某一天在比赛里他见到了白围巾的卡米尔,忽然想起了这个梦。

雷狮露出了无比复杂的表情,少见地沉默了一下,对着面前两个卡米尔缓缓开口:“什么时候让我见见小时候的卡米尔?”

一瞬间,两个卡米尔看他的表情都变了。

你官方爸爸永远是你官方爸爸。
雷卡is rio
发出雷卡女孩的尖叫。

小时候觉得数学题里水池一边加水一边放水很不可理喻,直到长大后我开始一边充电一边玩手机……

感觉好像解开了多年来的困扰。

海盗团跑跑的封面里,雷狮帕洛斯佩利都是看向屏幕的,唯独卡米尔是看着前面的。

卡米尔不需要去顾虑其他的人,他前面只有雷狮,他只需要看着雷狮。

如果按照雷卡佩帕的顺序放的话就会发现雷狮是看着卡米尔的,佩利的视线里也有帕洛斯,卡米尔一直朝前看,而帕洛斯看的是屏幕外。

对,他看的是我【闭嘴】

海盗团微妙的关系真好磕,感慨。

文手嫁给了作家,而且还有了个孩子。

文手是个好文手,写网络小说许多年,养活自己不成问题,多少也得过几个奖项。

作家也是个好作家,中小学生阅读理解总喜欢选用作家的文章,虽然对于文章的理解经常驴唇不对马嘴,但这也不能掩盖他是个好作家的事实。

作家和文手的孩子进入了初中,某次考试做的阅读理解正巧是作家的文章。

孩子拿着惨不忍睹的试卷回去给作家签字,思考着家长签字的那栏和阅读理解的作者是同一个人真的可行吗,却发现第一个迎接他的不是温和的父亲,而是手持菜刀满手血腥的母亲——她正在和鱼较劲。

母亲看他一副不安的样子,问他又干啥了,孩子总体来说还是个听话的孩子,拿出卷子递给母亲,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平静地放下了刀,洗干净手,然后往他背上毫不留情地糊了一巴掌,恨铁不成钢地摇头。

“你说你怎么就没遗传我点好?我当年第一次做你爸的文章的阅读理解可是满分,全对!”

文手惦记着自己没下锅的鱼,没好气地让孩子把卷子拿去给作家看,自己转身回到了厨房。

孩子把卷子递给在客厅看电视的作家,作家拿过来无奈地叹了口气,签上名字,听孩子小声问他先前文手说的事情,瞟了眼厨房里正一边甩着刀一边哼着歌的文手,无奈地叹气,轻声告诉孩子。

“当初那场考试她确实是满分,可那篇阅读理解的答案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但是因为是她做的,所以在我看来也就是满分了。”

5.与爱无关

大部分人都知道卡米尔嗜甜。

在遇到雷狮之前,卡米尔并没有尝试过甜食,那时候的他能够填饱肚子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根本没有挑三拣四的权利。

雷狮将他带到皇宫里之后,虽说皇宫里的人们明里暗里还是会刁难他,但日子显然比之前好过了很多。雷狮不懂得怎么照顾别人,只是把自己有的东西一股脑地塞给卡米尔。

他就是在那时候第一次尝到了甜品的味道。

说那是一道甜品实在是不太准确,那只不过是不喜欢吃甜腻腻东西的雷狮强塞给他的已经看不出样子的一小块奶油蛋糕而已。

卡米尔第一次尝到那种味道,不知为何,在将口中的奶油咽下去之后,甜腻的味道散去,留下的却是些许的苦涩。

雷狮看他表情不对,以为他觉得不好吃,偏过头小声和他嘀咕说不喜欢就算了,卡米尔却摇了摇头,把那块蛋糕吃了干净。

“很好吃,我很喜欢。”

因为他这句话,雷狮每次碰到甜品的时候都会丢给卡米尔,好在卡米尔体质特殊,不管怎么吃都不会变胖,不然恐怕体型早就惨不忍睹了。

这种习惯直到他们离开雷王星也从没改变过。卡米尔没再从奶油蛋糕里尝出苦味,却始终清楚吃到最后一定会有那种味道的。

后来他和雷狮在一起之后,他将这件事说给了雷狮听。当初那块蛋糕恐怕是奶油不太对劲所以才会吃出奇怪的味道,但在卡米尔眼里这显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眼看着卡米尔又要把思维发散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了,雷狮不由分说地给了他一个甜腻到令人窒息的亲吻:“记住了,蛋糕吃到最后是这个味道,不是什么苦味。”

他这样说着,于是卡米尔就记住了。

帕洛斯是不清楚卡米尔以前的事情的,在不闹腾的时候他们勉强可以和平共处。帕洛斯看着卡米尔手上明显过甜的蛋糕,忍不住感慨了句“你还真爱甜食”。

卡米看了他一眼,把口中的蛋糕咽下去:“我确实是喜欢甜食,很好吃。”

帕洛斯以为这是小军师难得的坦白,雷狮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在帕洛斯和佩利离开后问卡米尔为什么要纠正帕洛斯的用词。

卡米尔对于雷狮能够理解自己的意思丝毫没有感到意外,他偏过头,似乎是因为不太经常说这样的话而感到有些心慌,却还是在停顿了几秒之后开口道:

“我只是不想将只属于大哥的词用在别的东西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嗷嗷嗷啊啊啊啊我永远喜欢帕洛斯呜呜呜呜呜呜

4.分手


卡米尔决定要和雷狮分手了。

这本不该是他会做出的决定,谁不知道卡米尔几乎把雷狮视为全部,无论是没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后来顺理成章一般的确认关系,当初那个跟在雷狮身后的小孩子直到十几年之后都没有任何变化。

不,说起来其实还是有变化的,如果是以前的他,是绝对不可能在考虑这种事的。

想要分手的理由只有一件事,现在雷狮面前有个很重要的机会,需要离开这座城市,但是以卡米尔对他的了解,雷狮十有八九会放弃这个机会留下来。

卡米尔希望自己能成为雷狮的助力,却不希望自己绊住雷狮的脚步,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劝服雷狮,对方的固执和他如出一辙,但如果他们分手了呢?也许雷狮就会因为不想再看到他而选择离开。

即使是卡米尔自己也清楚,这是十分幼稚的想法,如果被雷狮知道少不了要发火,但不管是幼稚亦或是什么都无所谓,他与雷狮一样,如果能达到目的的话并不在意使用的是什么手段。

卡米尔和雷狮在一起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几年的相处足够让他们产生各种可以导致分手的理由,或是因为雷狮太过肆意而卡米尔不管怎么看都是个保守派导致的性格不合,也可能是他们曾经因为雷狮的任性妄为吵过的几次架,亦或是在床上的时候契合度不够高……

不,最后一个肯定不是,不存在的。

卡米尔回到家,他需要一点独处的时间来思考怎么在不被雷狮看穿自己想法的同时和他提这件事,同时需要在家里找一找他们可能会出现的分手理由。

他们一直都是住在一起的,家里随处可见的都是两个人的生活用品,从牙具到毛巾,卧室里泾渭分明的两种风格和大小的衣服,到从沙发下面床头柜里或是任何地方都能翻出来的润滑剂……

契合度不够高是不存在的,但是纵欲过度算是一个理由吧。卡米尔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客厅的桌子上还摆着几个空的啤酒罐,不知道这人趁着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又偷偷喝了多少。

卡米尔收起啤酒罐,将屡教不改加入到提分手的理由中。

雷狮喜欢吃垃圾食品,尤其喜欢在晚上一边看着球赛或者电影一边吃,偶尔还会强行拽着卡米尔一起,似乎是在期盼着卡米尔看到恐怖片之后能做出什么可爱一点的反应,然而他能收到的最大反应不过是被突然出现的鬼怪吓得浑身一抖而已。

他倒是不会硬让卡米尔陪他一起吃,否则第二天卡米尔有能耐把他的所有食物都换成甜品,小孩子长大变凶了,惹不起。

电视柜上面的架子上摆着雷狮得来的各种奖杯。卡米尔会每隔一段时间清理一下,不然让雷狮处理的话可能奖杯里都能养出个食物链来。雷狮很少参加比赛,但是不管是哪方面的比赛只要他参加绝对会取得名次,和低调谈不上任何关系,这方面简直和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卡米尔正相反。

果然性格差异太大。卡米尔为自己十几年前就知道的事实叹气。

厨房里锅碗瓢盆姑且摆得整整齐齐。家里一般是雷狮做饭,卡米尔洗碗,当初雷狮第一次下厨的时候卡米尔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先怀疑自己的眼睛还是先担心自己的胃,犹豫了半天,最后喝了一大杯水下去——盐放多了。

这种笨拙地做着自己不擅长的事情的雷狮恐怕只有卡米尔能看到,虽然事后他心甘情愿地给雷狮做了很久的小白鼠,眼看着雷狮从黑暗料理界的新星慢慢回到正常人的范畴,再到卡米尔完全放弃了练习做饭的念头,中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时间。

做菜太好吃导致自己胖了不少,这个也能算一条……吧?卡米尔有点犹豫。

浴室里放着两人份的洗漱用具,然而实际上雷狮经常会去抢卡米尔的牙膏用,最开始卡米尔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问起来却看雷狮一脸的理直气壮:“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自以为说了很撩人的话的雷狮先生并不知道他的弟弟在心里叹了口气,把嘴唇抿了又抿。一般抱着这种目的的话不是还有更好的方式么……这么想着的卡米尔却不会把想法告诉雷狮,只是之后大概两三天,雷狮讨要亲吻的时候卡米尔都没有让他如愿。

这个肯定是算一条的,但是算什么……笨么?大哥并不笨,也不是不解风情。世界第一雷厨再怎么努力想雷狮的缺点都不会如愿的,显然卡米尔还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卡米尔在家里里里外外转了个遍,心里列出他们可能提出分手的理由一二三四五。这种假话骗过雷狮的可能性太低了,但他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雷狮很快地回到了家,并没有看出卡米尔的异常。他如以往一样给了卡米尔一个拥抱,在看到客厅桌子上的啤酒罐被收走之后讪讪地笑了笑,随后又变成了有恃无恐一样的得意。

晚饭依旧是雷狮做,两人像往常一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周围的事情,雷狮却忽然放下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掏了掏口袋,把一个方形的盒子丢给卡米尔——差点丢到碗里。

卡米尔看到那个盒子就觉得事情不太好,打开一看果然是他猜测的那样。他看着雷狮,对方也直盯着他,不需要开口卡米尔也知道雷狮是在质疑他为什么没有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戴上。

他不能这么做。卡米尔很清楚这样会有什么后果。

“对了,之前说的要离开这里的那件事,我答应了。”

雷狮忽然开口,还朝卡米尔扬了扬眉。他当然不知道卡米尔心里的决定,自然也不是想借着这东西来打消卡米尔提分手的念头,对雷狮来说这是有着另外的目的。

“所以未来大概两年吧,就要变成异地了,你赶紧给我把那东西戴上,免得有不长眼的来接近你。”

先前列出来的理由被雷狮轻易打碎,直到几分钟之前还拼命告诉自己必须要和雷狮分手的人现在手指摩挲着戒指,甚至对自己先前的幼稚举动有些可笑。

这次分手可以说是失败了啊。

卡米尔将戒指从盒子里拿出来,戴在左手中指上,轻轻点了点头:“两年后如果大哥你没有回来,我会去找你的。”

——————————————————————

分手真难写,请雷卡好好谈恋爱,不要打着想分手的名义秀恩爱,谢谢。

之前我有考虑过,帕洛斯的技能是不是可以作为替身之类的,比如本体和分身之间可以切换,但是因为本体有颜色,分身都是影子所以不适合隐藏自己之类的。

但是看到漫画这部分之后我突然觉得不太对劲。
帕洛斯的本体和分身里只有一个有颜色,到目前为止一直是这样的,但是漫画这里金刺穿的是有颜色的帕洛斯,却是分身,这里可以得到结论,有颜色的不一定是本体。
帕洛斯的分身到目前为止似乎没有开口过,姑且假设分身不会说话——因为是影子——先前帕洛斯一直在和金说话,是本体,让分身袭击金之后马上就被刺穿,这时候就是分身了,所以分身和本体可以随时互换我觉得姑且可以保留。

这样的话我得到的结论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帕洛斯的分身本质上是从某球形空间里出现的影子,其中只有一个有颜色,并且只有一个有意识是本体,其余的听从本体的指挥。
但是本体和有颜色的不一定是同一个。

这样就彻底推翻了帕洛斯的技能不适合隐藏的猜测。
不如说还有什么比这个技能更适合他的?

你以为有颜色的是本体,你看到的就是真相,然而并不是。
一群影子和一个有颜色有意识的人站在你面前,一般来讲注意力都会集中在有颜色的那个身上吧。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适合隐藏真相的?
就好像一般想保留实力或者是捉摸不透的人都会把自己隐藏在一些耀眼的人身后一样。

帕洛斯满口谎言,前一句刚说的话马上就可能否认,上一秒还在笑容满面地聊天,下一秒可能就会往死里坑你,你以为你看透了他想要做什么,实际上你只是看到了表象和他想展现出的部分。
这个技能和他契合度太高了,我想不出有什么更合适的技能设定了。

官方爸爸永远都是官方爸爸。

帕洛斯太帅了。
如果动画漫画技能一样,帕洛斯和银爵打的时候划水实锤了。

3.终其一生的单恋


比较有名的人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粉丝,从妈妈粉到女儿粉,各种年龄段一应俱全,当然像雷狮这样的,更是少不了传说中的女友粉。

只是非常神奇的是,雷狮虽然火得大红大紫,嚷着要嫁给他的女孩子自然也不会是少数,但是按照整个粉丝比例来看,却低得令人感叹。

这当然不是说雷狮不适合做男友,不如说正相反。当红偶像总免不了要上一些综艺或者接受采访,雷狮向来以桀骜不驯著称,他的经纪人帕洛斯却很清楚什么样的说法能打动这个人。

帕洛斯同样也是个神奇的人,大部分的经纪人哪怕手里有大红大紫的偶像或者艺人,也很少有一个人只负责一两个的,偏偏帕洛斯就是这样,他手上除了雷狮以外,就只有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他每次都能顺利说服雷狮的关键。

综艺的出镜率提高了代表着偶像的另一面很可能会暴露在粉丝面前,但雷狮的粉丝们每次看他的综艺都是痛并快乐着,不需要担心偶像包袱崩掉,甚至不需要担心崩人设——说来神奇,雷狮表现出的性格和他本人的性格几乎是分毫不差,狂傲得让人感到难以置信,偏偏粉丝还就吃这一套——这么省心自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粉丝们每次都得忍受雷狮各种秀弟弟。

或者说,秀恩爱。

帕洛斯手上的另一个人叫做卡米尔,和雷狮是远了不知道多少层关系的兄弟,比起需要借势的帕洛斯,这位才是能够让雷狮配合的关键。

曾经在卡米尔出道之前,综艺中如何使雷狮配合成为了主持人们的一大难题。他们绞尽脑汁,用尽各种委婉的方式,却都不可能让雷狮有丁点松口。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主持人们总觉得如果再纠缠下去恐怕会被灭口。

这当然只是错觉。

但是自从卡米尔在了之后,全部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卡米尔和雷狮虽然是远房兄弟,但是从小一起长大,他很清楚什么样的回答能够达到节目的效果又不至于使自己的大哥不满,而雷狮,这种时候只需要翘着二郎腿应个声,再露出得意的表情就可以了。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炫耀。

兴许是雷狮的情况太过特殊,而卡米尔本身也是个极具实力的人,在帕洛斯胆战心惊地公布出他们之间的恋情的时候,得到的正面回应居然远多于负面,甚至有粉丝说如果他们这样的还没有在一起,可能雷狮就注定要单身了。

偶尔碰上些有挑战项目的综艺,雷狮往往都是和卡米尔一组。他俩明明没有过多的交流,却总能在最正确的时间理解到对方的意思。最过分的一期,雷狮用同样的动作朝卡米尔伸出了手,卡米尔甚至能够立刻意识到他想要的究竟是气球,水杯,还是自己的手。

这真的太过分了。雷狮的粉丝们一边抱怨,一边把那段截下来反复看了好几遍。

他们并不清楚雷狮和卡米尔私下是什么样子,有他们的黑说其实都是炒作,却被粉丝们一句“他俩拿这个炒作有什么意义吗”堵得哑口无言。

是的,不管是雷狮还是卡米尔都处于上升期,这种时候哪怕真的在一起也该隐瞒下来,偶尔卖卖腐就是极限了,像他们这样直接公开出柜的,虽说粉丝们接受得快,但粉丝以外的不接受的也是大有人在。

只不过稍微对雷狮有点了解的人恐怕都知道,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复杂,归根结底,雷狮公布出来只是单纯的因为他想这样做,所以他就做了。

偶尔有新的粉丝在看过雷狮的表演后惊为天人,嚷着被圈粉一路入坑到底,在空间里嚷了几句,就会有看不过去的老粉过来告诉他,粉雷狮没问题,他长得帅人品好对粉丝也不错,但是千万不要成为雷狮的女友粉。

“为什么?现在的偶像明星不都是女友粉一抓一大把的吗?就算他现在是有对象的,但做做梦也是好的?”新粉不是很能理解。

老粉叹了口气,看到她的样子似乎就像是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她甩给新粉几个链接,让她去看这几个视频,点进去都是雷狮和卡米尔一起参加综艺的剪辑,不需要配上粉红的bgm,不需要再多加什么滤镜,单是截出来放在一起就足够腻歪。

“你当然可以喜欢他,但是以他们之间的感情,无论你再怎么喜欢,这也不过是终其一生的单恋罢了。”

2.反目成仇


稍微和雷狮海盗团接触过的人都清楚,雷狮海盗团四人组合,但是真正的核心仅仅是雷狮和卡米尔两个人而已。

雷狮对帕洛斯和佩利多少是有些信任的,但是与这份信任相对的又有多少防备就不得而知了。

同样的,清楚卡米尔是雷狮软肋的人也有一些,但是真正能利用到这点对雷狮造成伤害的却是少之又少——偏偏在大赛接近尾声的时候碰到了一个。

那人的元力技能实在是少见,以至于即使是警惕如卡米尔,却也免不了在争斗的时候受了点轻伤,被打上了记号。

他几乎能感受到自己的意识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退而去,本想用最后的理智给自己造成伤害,至少不能让自己的力量威胁到雷狮,却在看到雷狮的双眼后没有丁点动作。

下一秒,向来跟在雷狮身后的军师第一次挡在了雷狮的面前,那双蓝色的眼睛里失去了神采,表情也有些木然。此时的卡米尔已经认不出面前的人是谁,被敌人的元力技能控制住的他只能听从对方的命令与雷狮为敌。

雷狮自然不会做对他有太大伤害的事情,但卡米尔却没有丁点留情,敌人发出命令的下一秒,他的速度瞬间提到了最快,直冲向雷狮,落脚处地面都有些震动,一个扭身,悬空的那条腿已经快去踢向雷狮的身体。

雷狮看上去有些狼狈地躲开,他仅仅是勉强抵挡着卡米尔的攻击,无论是那双眼睛或是他现在的动作都让雷狮异常的火大, 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但至少他还记得,面前这个人是卡米尔,是他最不愿意伤到的人。

“怎么样,雷狮,和自己的手下反目成仇的感觉不错吧。”

听对方这么说,雷狮理都没理他,手中的雷神之锤也收了起来,似乎是打算赤手空拳和卡米尔打一般。

只是雷狮不使用技能,不代表卡米尔也是一样。他毫不犹豫地发动了无定之躯,仅仅是对身体重量的改变就足以粉碎周围的岩石,将他和雷狮战斗的地方搞得飞沙走石,灰蒙蒙的一片,如果不是隐约能看清里面缠斗着的人影,敌人几乎要以为这是什么障眼法。

待沙尘散去后,卡米尔的手掌掐在雷狮的咽喉处,而雷狮却四肢大敞地躺在地上,任由身上的卡米尔双手越收越紧。

敌人得意地笑笑,他清楚对雷狮而言卡米尔是不同的,而被他控制住的卡米尔却不会像雷狮那样手下留情,这将会成为他的机会。

自以为雷狮已经无处可逃的人得意洋洋地走过去,妄想着自己收下大赛第四的积分后能够拥有怎样的威风。他走到雷狮身边,抬脚碰了碰雷狮的手臂,下一秒却看原本制住雷狮的人出现在了自己身后,一阵天旋地转后双腿处才诚实地传来了疼痛。

“你太急了,卡米尔。”雷狮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卡米尔一脚踏在那人身上,几乎要把他整个人踩进地里:“是我太大意了,对不起,让大哥费心了。”

卡米尔确实是被控制住了,却远没有敌人想象的那么久,原本打算自残的他出于对雷狮的信任放弃了动作,而在那场烟雾里他便已经恢复了意识。

后面的事情无需多说,早就培养出良好默契的兄弟俩甚至不需要商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地做出战斗中的假象,雷狮在中途甚至还欣赏了下卡米尔少见的窘迫表情。

雷狮蹲在那人面前,低头看着他,那人本不想示弱,奈何卡米尔踩在他背上的脚移到了他的头顶,导致他只能将脸埋在地上听雷狮说话。

“你不是问我和卡米尔反目成仇的感觉怎么样吗?”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感觉好极了,尤其是在看到像你这种自以为抓住我的软肋的家伙得意洋洋的蠢脸的时候。”

他这么说完,站起身,示意卡米尔解决他。后者毫不犹豫地踩爆了他的头,换来大哥鼓励的拍头和一声不屑的嗤笑。

“找得挺准,可惜缺点脑子。走了,卡米尔。”

雷狮招呼了声,卡米尔原本皱着眉看着自己染上血迹的裤脚,听到雷狮叫他后小跑了两步迅速跟了上去,没再多给那人渐渐化为光点的尸体半点注意力。

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雷狮曾经想象过自己未来的伴侣会是什么样子。

他是个优秀又强大的Alpha,未来的伴侣想必也会由家族安排好,那肯定会是个温柔可爱的Omega,在将来可以为他生下继承人,来继承这个腐朽又没什么意思的雷家。

雷狮并不喜欢被人控制,却不介意在这种无伤大雅事情上有人帮他安排好,省心省力,没理由不接受。

如果他没有碰到卡米尔的话。

卡米尔并不是如他想象的那样是个温柔可爱的Omega,他是个Beta,对于雷狮而言应该是只能够当下属,不能再有其他任何亲近的关系,偏偏雷狮对他好得不像样子,雷狮的父亲说过几次,向来懒得理会这些的雷狮甚至还因为这件事和他的父亲大吵一架。

而当事人之一的卡米尔却像是没看到一样,依旧我行我素地跟在雷狮身边,不去理会别人的流言蜚语,却也没有对雷狮对他的特殊待遇做出什么表示。

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卡米尔成年后有了新的进展。Beta和Omega不一样,他没有那特殊的时期,也不受信息素的影响,不会被标记更不会怀孕,换句话说,即使他们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说来也怪,卡米尔平常看着清冷的一个人,偏偏雷狮提出要求的时候他都会照做,让张开腿就张开腿,让搂着脖子就搂着脖子,偶尔兴起了还会扬起脸给对方一个浅浅的亲吻。

雷狮没提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卡米尔也没问过。现在这样子于他们而言是最好的。

雷狮是Alpha,卡米尔是Beta,雷狮引以为豪的侵略性极强的信息素对卡米尔没有丝毫影响,而卡米尔,纵使他对雷狮有再多仰慕,他也没法像个Omega一样从生理上成为雷狮的东西。

“也许我比你自己还了解这里。”

Beta同样是有生殖腔的,它隐藏在极深的地方,轻易不会被人发现,更不会被打开,而雷狮偏偏就有办法让卡米尔心甘情愿地奉献出一切。

他的手掌按在卡米尔小腹上,若有所指地说着,而卡米尔却只是红着眼角平静地看着他,缓缓松开咬紧的下唇,在发出不该出现的声音之前长舒了口气:“那是自然的,只有大哥你进来过。”

这话就有些出格了,甚至可以称得上挑逗,但从卡米尔口中说出来更像是在谈论什么既定的事实——虽然这确实是事实。

雷狮垂下眼,片刻后却少见地有些无奈:“可你没法成为我的人。”

虽说性别方面的契合他并不是很在意,事实上也不可能找到一个比卡米尔更适合他的人,但出于一个成熟Alpha固有的占有欲,他不止一次希望能够在卡米尔身上打上自己的印记,让所有觊觎卡米尔的人都从生理上意识到这个人是属于他雷狮的。

但是他做不到,他只能在卡米尔身上打下一个又一个的记号,在它们消失之前再留下新的印记,位置一次比一次私密,颜色也会更加鲜艳。

仅此而已。

卡米尔是了解雷狮的,他的双腿猛地用力环住雷狮的腰,手指绞紧身下的床单,喉咙里发出难耐的呜咽声,身子几乎要弹起来,片刻后才缓过来,扬起脸看着同样有些失态的雷狮。

“大哥你说得对,生理上确实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