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平行世界

0905卡米尔生日快乐。

给你过的第二个生日,拼尽全力赶上的死线。

六对雷卡一台戏第一弹,原作雷卡。

————————————————————


卡米尔曾经思考过世界上有没有平行世界。

幼时有这个念头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平行世界,只是觉得一定有另一个世界的他过着比现在好百倍的生活。稚嫩的幻想是小孩子努力支撑下去的理由之一,像他这种与皇室有牵扯,却又无法名正言顺地住在皇宫里的孩子受到排挤是很正常的,更何况卡米尔从来不清楚自己的父亲是谁,母亲也仅仅是保证他活着,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管。

那时候的卡米尔为了活下去什么都做过,每天过着脏兮兮的日子。时间久了,那一片的孩子们都知道卡米尔是惹不得的,走路的时候都会绕着他走,没有人再去欺负他,甚至会有人讨好一般地献上点东西来以免遭受皮肉之痛。五六岁的小孩子过度早熟,已经懂得了什么叫做弱肉强食。

这种生活直到雷狮找到他之后才彻底停止,雷狮将脏兮兮的他带回了皇宫,给了他容身之处和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皇宫里生活从某种角度上讲并不比先前好多少,不需要考虑温饱问题的代价是他彻底失去了在外面生活的那一点点优势。

雷狮以外的人都是不可信的。从小时候开始这个念头就被刻在卡米尔的脑袋里。进入皇宫之后的每一分钟他几乎都被各种各样的学习和突发事件占满,偶尔有一点点休息时间还要陪自己的任性大哥实施他脑袋里那些突发奇想,日子过得很辛苦,但对于卡米尔而言反而是莫大的满足。

雷狮总笑他太容易知足,不够贪婪,一点都不像皇室的人,卡米尔也不反对,只是合上书,抬起头看向不规矩地坐在桌子上的人,在他玩这种对视的把戏玩腻了之后轻声开口:“我不是皇室的人,我只是您的弟弟。雷狮大哥。”

随后,一本正经的小家伙被刚看的书敲了脑袋,雷狮瞪着他让他先把那个“您”的称呼给改掉,不然不许叫他大哥,却没想到小家伙从善如流,一口一个雷狮,被教导他们的老师训斥了无数次也不带改,最后还是雷狮先服软的。

开什么玩笑,他雷狮什么时候服软过。

雷狮不爽,气得不想看到卡米尔,偏偏他也知道这事还真不是卡米尔的锅,越想越烦,最后干脆从城墙上翻出去到大街上闲逛,身后还不紧不慢地跟了个尾巴。

“你别跟着我。”雷狮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里,太子排第一卡米尔排第二,他讨厌傻子和脱离掌控的人,这两个人正好一人占一个。

小时候的卡米尔并不像后来那样对雷狮几乎是言听计从,甚至大部分时间会和雷狮对着干,这主要还是归功于他的雷狮大哥太过随性,比现在还要过分很多,根本不考虑得失和后果。无数次他和雷狮因为这件事起争执,从最开始的一个训斥一个沉默到后来一言不合就打一架。奇怪的是,打过之后雷狮反而会去考虑卡米尔的意见,而卡米尔多少也会去思考雷狮想要的刺激感,说不上关系是好是坏,反正最后雷狮从雷王星跑出来的时候谁都没带,唯独带了个卡米尔。

充实的生活让卡米尔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胡思乱想,但离开雷王星之后他们反而闲了下来。卡米尔问过雷狮离开之后想做什么,后者却专注于研究不知道从哪里翻出的一顶帽子——大概是这艘船的上一个主人留下来的。

“你看,我们有飞船了,但是除了船之外什么都没有,当然也没有钱。”雷狮把帽子往自己脸上一扣,朝卡米尔勾了勾手指,后者放下手里的书,走过去跪到雷狮身边,后者自然地把脑袋枕在卡米尔腿上,丝毫不管对方瞬间僵硬的身体和想把他掀下去的冲动。

卡米尔把雷狮罩在脸上的帽子拿开,下面一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睛正带着笑意看着他,下一秒卡米尔又把帽子扣了回去,还往下按了几下,雷狮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之后索性动也不动地装死,偏偏卡米尔就是不上当,根本不会像他意料的那样惊慌。

“卡米尔,我们除了这艘船之外什么都没有,但是我们有自由……”“和一个不会开船,撞了好几次的船长。”卡米尔平静地接上,事实上他们的飞船再经过一个月恐怕就会彻底报废,前提还得是雷狮没有再给它增添伤口。

雷狮笑得差点从卡米尔腿上滚下去,他把帽子甩到一边,右手挡住一只眼睛,朝卡米尔比划:“不如去当个宇宙海盗怎么样?”

这一刻卡米尔再次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曾经思考过的事情。

如果有另一个世界,他也许会有不同的身份,在不同的场合碰到雷狮。他们同样被什么东西束缚着,为了自由逃离某个地方,然后他会……

“好。”卡米尔点点头,伸长了胳膊去拽雷狮的左手腕,比划着要砍掉他的手腕换个钩子上去,被雷狮毫不客气地瞪了一眼之后唇角反而勾起了浅浅的笑意。

他还是会留在雷狮身边的吧。

当宇宙海盗的日子比兄弟俩想象得要轻松很多,也许是雷王星的教育异于常人,他们几乎没有碰到什么特别棘手的人,游走于各个星球间一段时间之后,他们的船不再是那艘寿命只剩下一个月的破船,船上的人也不再只有不会开船的船长和被迫全能的军师。

卡米尔的书换了一批又一批,其余三个人早就习惯了他们每到一个星球就会大包小包地搬上一大堆书回来。越是看书,卡米尔越是会去想象另一个世界的他和雷狮会有着什么样的关系,或是会经历怎样的事情。

关于平行世界的说法众多,他无法确定哪一个是真的,甚至无法确定平行世界是否存在。幼时为了活下去他幻想出了另一个过得比自己好的卡米尔,但在长大后这份“比自己过得好”却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变了质。

在刚意识到自己的想象中会出现雷狮的时候,卡米尔还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在那时候的他看来,雷狮是他的兄长,即使他们从小打到大,对卡米尔而言雷狮也是不可替代的那个人。他对雷狮的重视不需要多说,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

所以他尚未发现自己的异常,甚至没有注意到每一次他想象中的平行世界里的他们关系越来越亲近,甚至在某些世界里,他们没有了兄弟的关系,卡米尔还是会忍不住地去想象雷狮在那个世界里的样子,想象他怎么与雷狮相遇。

那是一个个故事,故事的主角从来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但青春期的少年却很难把故事只当成故事,卡米尔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会在梦到雷狮后在内裤上留下点白色的液体了。

那天早上他少有地没有第一个从房间里出来发,反而在里面对着自己换下来的内裤沉默了很久,直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响起,佩利在大声叫着他的名字,他这才应了声走出去。原本他梦遗的事情不应该有第二个人知道,只是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一整天帕洛斯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奇怪,似乎是一种等着看好戏一样的表情。卡米尔懒得理他,他倒也不觉得尴尬,只是视线在卡米尔和雷狮之间打着转,脸上的笑容倒是异常暧昧。

在遇到雷狮的第九年,和雷狮一起离开雷王星的第三年,卡米尔不得不开始重视一件事。

他似乎是喜欢上了自己的大哥。

这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他的大哥,从头到脚到穿衣风格都透露着一股直男的气息,就算他弯,恐怕也不会因为自己弯。

在卡米尔的脑海里,他始终都是那个脏兮兮地坐在地上的小孩,而雷狮就是从天而降的神明,神明会弯腰拯救迷茫的孩子,却不会被那个孩子绊住脚步。

只是卡米尔细小的喜欢并没有对他们之间的关系产生任何变化,雷狮依旧是那个嚣张又任性的雷狮,卡米尔也依旧是他最忠实的手下和唯一的亲人。卡米尔对自己的认知足够清楚,他阻止不了自己喜欢雷狮,所以索性不去管了。他带着那点念想和雷狮他们一起进入了凹凸大赛,和帕洛斯佩利不同,他没有受到任何威胁,甚至雷狮给了他离开的权利,但是卡米尔没有如他所愿。

当初那点小小的喜欢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膨胀,卡米尔将它和自己的性命一同交到了雷狮的手上,他不需要离开雷狮独自活命的机会,他需要的只是雷狮身后的一个位置。

凹凸大赛到了后半段,定好的规则几乎不起作用,即使雷狮海盗团从没把那些小杂碎放在眼里,却也不得不在应对他们的同时提防着来自丹尼尔或是小黑洞的突袭,更别说其他的强大参赛者了——他们几乎把积分榜前几惹了个遍。

在这种局面下,即使是雷狮也很难保全自身,更不要说保护卡米尔了,只是随着一个个参赛者的死亡,每一次丹尼尔出现,回收他们的元力技能时,卡米尔心中多少都有些猜测。他考虑过利用一下自己那份猜测, 却没想到那个机会来得这么快。

当时发生的事情现在的卡米尔已经有些记不清了。濒死体验总归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即使他赌赢了,身体凭借着元力技能复活,却在复活之后真切地思考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应该多死一会的好。

即使是卡米尔,也不想从正面去面对暴怒中的雷狮,只是现在显然能阻止雷狮暴走的只有他一个。卡米尔想叫大哥,嗓子却有些哑,稍微咳嗽了几声,却被雷狮误会成了哪里不舒服,脸还板着,脚步却停在了他身边,蹲下身检查他先前死亡的时候受伤的地方。

卡米尔轻轻叫了他一声,雷狮却没理他。说到底雷狮也知道卡米尔选择的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如果那次不是因为卡米尔,他们这群人里至少要再死几个,到时候和创世神打的输赢就是未知数了。只是知道归知道,雷狮向来不是一个理智的人,他不需要自己过分理智,反正身边一直有卡米尔在,他只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现在他想揍卡米尔一顿,所以就不管自己的弟弟刚复活,还在茫然的时候,一手按住他的脑袋让他吃了满嘴的土。

卡米尔被雷狮按住头,挣扎却没有什么效果,他也清楚雷狮肯定会生他的气,现在这样子却让卡米尔想起了当初小时候他们打架的样子。雷狮总是喜欢按人脑袋,或者抄起各种武器,卡米尔却仗着个子小,身体灵活,七拐八拐地到处躲,极少被雷狮抓到。

但是总归还是他输的次数更多一些, 小时候的他每次被雷狮逮到,粗暴的三皇子不懂得什么叫做谦让,总是要打到他认输位置。偏偏卡米尔天生一副和他哥一样的倔骨头,最后的结果总是两个小家伙鼻青脸肿地一起挨骂,然后被扔进巨大的浴室,热水附在伤口上烫得他们龇牙咧嘴,这时候雷狮还会嘲笑卡米尔的表情太丑。

这次和小时候不一样,卡米尔轻易服了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安静到雷狮几乎怀疑他是不是把自己刚复活的弟弟又给揍死了,但转念一想自己手上也没怎么用力,本来都做好被反抗的准备了,谁想到这小家伙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药这么听话。

“卡米尔,你没什么想说的吗?”雷狮还是雷狮,丝毫不管卡米尔现在的姿势一张嘴除了吃土什么都做不到,直到他觉得这个姿势不舒服之后才把卡米尔拽起来。他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弟弟,心里感慨着这人是不是长不高,又忍不住想起他的自作主张之后一阵火大。

卡米尔平静地吐掉嘴里的土和沙子,脸上脏得不成样子,帽子在他被按在地上的时候飞到了一边,兄弟俩谁也没打算现在就给捡起来。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平静地说出让雷狮更加火大的话。

“如果大哥你指的是当初参加凹凸大赛之前,我说过的我把自己的命交给你的那件事,那我想是大哥你会错意了。”

死亡之后的世界并不是一片漆黑,卡米尔看到了各种各样不同世界的他。他们并不是同一个人,身边也有着不同的雷狮,但卡米尔很轻易地找到了他们之间无可置疑的相同点,那是不管经历了什么样的环境都无法改变的,于卡米尔而言最重要的部分。

“我的命是大哥的东西,大哥可以随便处理它,但是必要的时候,我将会把它夺回来,用于帮助大哥。”

小家伙第一次对着自己的兄长露出獠牙,甚至雷狮觉得下一秒卡米尔可能就会效仿他把他对面的脑袋按到地上去。

即使知道接下来卡米尔说的话一定会让自己气得想打断他的腿,雷狮却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兴奋,甚至周围原本安静的电流都蠢蠢欲动。

“毕竟海盗想要的东西就要抢过来,这是您教给我的。”

END


评论(3)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