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拯救世界的时候请不要迟到

是给系哥哥的G!

灵感完全来自于系哥哥,一边聊天一边撩我这个女人真是了不得。

————————————————————

勇者在魔王毁灭世界前一刻及时赶到了。

魔王看到勇者的时候,不知为何露出了点异样的表情。只是他很快就将自己的表情收敛起来,平静地看向扛着钝器,比他还像魔王的勇者。魔王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勇者却把武器一放,坐到一边,完全没有要打的意思。

“不打吗?”魔王忍不住开口,他根本看不懂面前这个勇者的套路。他住的地方周围有许多魔兽和奇特的植物,一般勇者要到达这里都要费尽千辛万苦,面前这位是第一个成功的勇者,却没想和他打上一场,甚至连个劝服的过程都没有,看上去根本不在乎他究竟会不会毁灭世界。

“因为你看上去一点都不想毁灭世界。”勇者眯起眼睛开口。他并不是刚刚到,正相反,他已经到达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只是面前这个小魔王似乎并没有发现他,只是专注地看着时间。

魔王似乎以为这里只有他一个,放松了警惕,说实话要将那样无防备的魔王杀死并不是什么难事,他却有点好奇魔王口中的话语。

“再等一会吧。”

魔王一直这样说着,然后做好了完全的毁灭世界的准备,却始终没有动手,直到勇者出现在他的面前,平静的双眼中才出现了一点波动,开口便是一句“你再晚来一点世界就要被我毁灭了”。

骗谁呢。

勇者确定了,面前的魔王根本没有毁灭世界的打算,以他的行为来看,恐怕是在这里等人,很可能是在等勇者的到来,至于在等的是特定的勇者还是随便一个都行,这点他并不清楚。

原本看勇者没动作,魔王就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将世界毁灭了,这才是作为邪恶化身的他应该做的,只是这个魔王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魔王,勇者的猜测没错,他确实是在等人过来。

魔王是这样,拥有着更甚于魔王的强大的勇者显然也不是个普通的勇者。感化魔王或者被魔王同化都不会出现在他身上,他原本来到这里仅仅是为了靠着和魔王打一架来打发时间,顺便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但现在比起那个,面前这个非同寻常的魔王显然更能引起他的兴趣。依据他的判断,恐怕如果自己露出不想打的意思,魔王并不会强行攻击他或者无视他毁灭世界。

勇者拍了拍地面:“不打,你不是一般的魔王吧,怎么做毁灭世界这么没创意的事。”

果然,勇者的预料成真了,黑发蓝眼的乖巧魔王偏了偏头,似乎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在勇者面前坐下,从行为到坐姿都表现出了良好的教养。魔王摘下帽子和围巾叠好放在一边,露出尖尖的耳朵和看起来有些凶的眉眼,似乎有就这样和勇者交谈的意思。

“你还没有说你叫什么。”魔王似乎在奇怪的地方很执着,这里只有他们两个,只要魔王没有自言自语的习惯,不管叫什么都知道是在叫他吧。

勇者很直白地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最后还补上了一句:“你想的话叫我大哥我也没意见。”

勇者是个恶趣味的勇者,这么提议显然不是为了表示亲近。如果一个魔王管勇者叫大哥的话,不管怎么想都是耻辱中的耻辱,这样的话他家那些老家伙恐怕也会有点什么有趣的反应吧。

魔王并没有配合他,偷偷撇了撇嘴,做完鬼脸之后似乎才意识到自己没有了围巾的遮挡,表情完全会被对方看到,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我不会这么叫的,还是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勇者一边对魔王的反应有些兴趣,另一边又对他极度的不配合有些失望,手肘支在腿上,撑着头看着对面的魔王:“我叫雷狮,如你所见,虽然我家的都是魔族,但我是个勇者,来杀你的那种。”说完,还冲着魔王嘿嘿一笑,露出尖利的犬齿。

可惜他面前的魔王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我叫卡米尔,没有家人,生来就是魔族,嗯……正在准备毁灭世界。”卡米尔似乎不适应和人对话,连自我介绍也是按照雷狮的套路来的。一个说要杀死对方,另一个说要毁灭世界,两个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发言,反而打算就这么顺着聊下去了。

“好了,自我介绍也完了,告诉我吧,你为什么打算毁灭世界?”这个问题听起来倒是有点像勇者和魔王该有的对话,只可惜勇者雷狮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阻止魔王,只是单纯的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卡米尔停顿了下,并没有针对初次见面的人询问自己的隐私这种事表达什么不满,甚至露出了点复杂的表情。他抿了抿唇,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却在看向雷狮的时候消失殆尽。

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个人是……

“为了等一个人。”魔王缓缓地开口,表情平静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魔王说自己生来就有前世的记忆,这对魔族而言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而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他生来就是魔王。

前世的魔王是个勇者,还是勇者中数一数二的强者。他和别的勇者不同,不爱帮助弱小,也不想要守护世界,他成为勇者只有一个原因,他珍视的人,他的兄长希望他这么做。

勇者们都拥有一个称号,正如这一世的雷狮,实际上也不是本名,而上一世的卡米尔,不知是不是巧合,称号为“雷鸣”。

雷鸣成为了强大的勇者,达成了他的兄长希望他达到的所有成就。原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安静地待在兄长身边了,兄长却在某一天给他留下一封书信后失踪了。

信封中除去信以外还有一张地图,地图上用红点标注了某个位置。他的兄长在信中告诉他,红点的位置住着个强大的魔王,他最后的一个任务就是将魔王消灭,阻止他毁灭世界。

雷鸣带上剑与食物出发了,和所有的勇者一样,他为了来到魔王的领地经历了许多磨难,他也因此强大了许多。

随着自己越来越接近那片区域,雷鸣心中的不安便越来越甚。他的兄长以前无论是怎样的局面都会陪在他的身边,却独独这次突然消失。即使他早已能够独当一面,却唯独会因为兄长的行为牵动着心绪。

他痴恋着他的兄长,却还没有向他传达这个讯息。

不安的情绪在到达那一处时达到了顶峰。他远远地看到了自己的兄长,穿着与平时不同的衣服,头巾的下摆在脑后飘动着,身边大地震动。

他下意识地向兄长冲过去,兄长的手掌却已经挥下。当雷鸣大声呼唤兄长的名字时,兄长看向了他,漆黑一片的双眼中多了些许光亮,渐渐地扩散开来,恢复成了雷鸣熟悉的样子。

却为时已晚。

“前世的兄长正是那位魔王,他最后的样子有些奇怪,我却已经没有机会问他了。”卡米尔偏过头不愿看雷狮,视线停留在围巾与帽子上。

雷狮撑着头听完了这个有点似曾相识的故事,眯着眼睛思考了片刻:“所以你在这里是等你的兄长来?你怎么确定他也转世了?”

卡米尔没有理会后面那个问题,沉默了片刻,仅仅是回答了前一个问题:“是的,前世由于我晚到了,没能拯救兄长,也没来得及将自己的感情传达给他。今生我生为魔王,能掌控毁灭世界的时间,我会等到他来为止。”

雷狮对面前这个小魔王的兴趣越来越浓,他本应对卡米尔至今还对他前世的兄长念念不忘而感到恼怒,却不知为何没有丝毫不爽的感觉,这对向来占有欲极强的他而言是十分少见的。

只是心里那样想,雷狮嘴上说出来的却是毫不留情的嘲讽:“你还相信这些啊,恋爱中的小姑娘吗?”“如果勇者的强大是根据毒舌程度来定的话,雷狮先生你恐怕是最强的勇者了。”

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反驳起来居然一点都不留情。雷狮怔了下,忍不住失笑,在反驳之前先纠正了他的称呼,随后才不紧不慢地开口:“不按这个来定我也是最强。”

雷狮说他幼稚,说他无趣,卡米尔都没有反驳,唯独在挑衅一般地和卡米尔说他等的人不会来的时候,面前的小魔王眼中忽然闪过凛冽的光,如果不是雷狮一直观察着他,恐怕也发现不了。

只有那个人是死穴吗。

“你说错了,雷狮。”卡米尔低下了头,像是做出最后的无力反驳一般,却丝毫没有怀疑或是犹豫的意思。

他的手指绞在一起,声音不大却满是坚定:“他已经来到了这里。我前世的兄长,他的名字叫布伦达。”

他抬起头,眼睛直盯着雷狮:“我绝不会认错你。”

虽说雷狮隐约有点感觉,真正听到卡米尔说出口的时候雷狮却还是收敛起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对卡米尔异常的注意,对方没有战意自己却没有杀死他的理由,自己对那个故事隐约的熟悉感,卡米尔对自己非同寻常的耐心,还有“布伦达”,这正是他获得雷狮这个称号前的名字。

“你是说,我是你兄长的转世?”雷狮难得地面无表情,他把玩着手里缩小了的武器,眯起一只眼睛看向卡米尔:“我没有你说的那部分记忆,前世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不是布伦达,是雷狮。”

这几乎可以说是拒绝了卡米尔之前说的一切,卡米尔本人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反驳,甚至还露出了点果真如此的笑意。他点了点头,认同了雷狮的说法:“如果你直接认可了,我反倒要怀疑你不是布伦达的转世了。”

小魔王刚刚还一副对兄长尊敬的不得了的样子,现在却开始直呼其名,唇边的笑意雷狮也曾在自己的脸上看到过。他露出点玩味的意思:“你隐瞒了什么?”

“结局。”卡米尔这样说着,站起身走到雷狮面前,以极近的距离注视着他,“我说谎了,事实上我赶上了,当时布伦达兄长并没有被任何事物控制,他一直在等着我的到来,正如这一世我等着你一样。”

卡米尔从雷狮出现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开始就注视着他。事实上什么历经千辛万苦那只是针对普通的勇者而言。雷狮来到他面前的过程极其顺利,他的作风与其说是勇者,不如说是强盗,需要的东西直接去抢,半点没有勇者为民除害的觉悟,却独独逗乐了看着他的卡米尔。

包括雷狮对卡米尔的观察,实际上也没有逃过卡米尔的感知。以他对自己兄长的理解,这样的反应才更符合兄长的性格。只是感官上再怎么相似,正如他和前世的自己也有所不同,这一世的兄长和前世的也会有差别,卡米尔从一开始就清楚这一点。

他并不清楚自己对雷狮的特殊性究竟是不是因为前世,但是这也并不是需要立刻就搞清楚的事情,因为面前的雷狮在听完前世真正的事实后,朝面前的他伸出了手,邀请的意味十分明显。

卡米尔偏了偏头,却没有表态,只是看向雷狮,后者挑起眉:“你不是不打算毁灭世界了吗,那就别在这耗费精力了,跟我走,我保证会比毁灭世界什么的有趣多了。”

和卡米尔相同,雷狮也不清楚自己究竟为什么对这个小魔王产生兴趣,只是犹豫不决向来不是他的风格,既然兴趣已经产生了,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个小魔王绑在自己身边,总会有一天能搞明白产生这一切的原因的。

在这件事上,魔王和勇者倒是不谋而合。卡米尔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雷狮的邀请,将自己毁灭世界的打算丢到一边,搭上了雷狮的手掌。

随后,最强大的魔王和勇者一同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出现的时候却已经与这两个身份无关。很多人猜测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回忆起勇者前进路上的一片狼藉,和魔王扫荡过后空荡荡的甜品店,这两个毫无自觉的掠夺者会合起伙来成为海盗却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当勇者和魔王终于将他们的疑惑彻底搞清楚的时候,魔王同前世一样和被自己称作兄长的人表白了。他并没有过多的话语,一如勇者当初也没有说服他一样,仅仅是给出了自己的想法,等待着勇者的回应。

勇者原本是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电视,听魔王这么说之后朝他招了招手,在电视中女人刺耳的尖叫声中搂住坐在自己身边的魔王第一次交换了个亲吻。他坦然地接受并且回应了魔王的感情,却又在提出交往后又多了个附加条件。

“如果下次你拯救世界的时候不迟到的话。”

毫无自觉的勇者抵着魔王的额头,带着笑容这样开口。

END

评论(2)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