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纵火犯 03

已经从史密斯夫妇pa变成了都市言情

惯例带小广告→走你

——————————————————

想当然的,雷狮和卡米尔碰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当天晚上的同床共枕。

两个人都是习惯于独立的人,别说和其他人同床共枕了,就连稍微接近一些的接触都没有过。先前让对方越过了警惕的那条线已经是不容易,现在要一起睡还是太勉强。

比起雷狮,卡米尔似乎要更难受一些。上一个和他睡在一起的是个大他两岁的男孩,在试图杀死他失败之后被他将匕首送入了心脏,说实话他很担心睡觉的时候雷狮有点什么异动他就反手捅死自己未来的Alpha。

但是雷狮理直气壮地告诉他客房被做成卡米尔的书房了,如果他们不睡在一起的话就势必会有一个人睡沙发,这又让卡米尔有些不愿意。

更何况这并不是一个凑合一两天就能解决的事情,正如雷狮先前说的那样,再怎么担心和不愿意他也必须去习惯雷狮的接触。在这之后才是扮演好一个与常人无异的乖巧Omega。

所以在洗漱后,尽管有无数不适应,卡米尔还是换好了睡衣坐到了家里唯一的那张床的边缘,里面雷狮正在洗澡,如果不是场景不对,卡米尔都要以为他是出来约一夜情的。

虽然最开始他的本意确实是和这个相近。

雷狮出来的时候只有腰上的一条围巾,围巾下面有没有内裤卡米尔不得而知,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有没有都是件麻烦事。

“你有裸睡的习惯?”卡米尔脸上露出的警惕让雷狮好笑地放弃了去摸睡衣的打算,他走到卡米尔面前,撑着床边凑近他,卡米尔几乎能感受到他轻笑时颤动的胸腔。能够轻易让他蠢蠢欲动的信息素扑面而来,换个自制力不强的Omega恐怕这时候就已经腰软腿软地躺在床上了。

这也是雷狮的目的,却看卡米尔似乎没有丁点动摇,他又接近了几分,在卡米尔几乎要仰到床上的时候毫无预兆地直起身。

“你真的是Omega吗?”雷狮扬起眉,他向来对自己强势的信息素很有自信,像先前初次见面时候的那样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躁动才是一个Omega在他面前的正常反应,而卡米尔现在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反应,甚至信息素都一起平静了下来。

卡米尔沉默不语,不管回答什么显然都会被雷狮戏弄。他仅仅是收起对信息素的控制,放松了身体,先前被雷狮刺激出来的信息素缓缓在房间里释放开来,和雷狮的融为一体。

雷狮的信息素和他本人的性格一样,都具有极强的攻击性,房间里从刚刚开始就被酒味填满。卡米尔不经常喝酒,分辨不出究竟是哪种酒的味道,就算不考虑信息素的关系,这个味道也足够侵占他的神经。

直到卡米尔的信息素被释放出来。

雷狮说不出那是什么样的味道,他想起了有时候他出门会正巧赶上刚下完雨,似乎一场雨下完所有的东西的味道都不一样了,空气中可以闻得到潮湿感,那个气味和卡米尔的信息素几乎是一样。

信息素能不能稀释啊。雷狮想起了自己被无数人抱怨刺鼻的信息素,脑袋里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隐约间雷狮的信息素似乎真的被卡米尔稀释了些,不再如以往一般的刺鼻,却有些蠢蠢欲动。两人都是通透的主,很快地不约而同收敛起来。再这样下去,恐怕同居的第一天雷狮就要将卡米尔强行标记了。

这显然是不可取的。

不知道是不是雷狮的错觉,即使将信息素收起,卡米尔的身边还是有着那种雨后的潮湿味道。尤其是在他们躺到床上之后,房间里一片漆黑,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卡米尔翻了个身, 背对着雷狮,原本中间隔开的一段距离被雷狮的手掌覆上,有意无意地触碰卡米尔。

最终雷狮还是没有穿上一贯的睡衣,和赤裸着上身的他不同,卡米尔的身上穿戴整齐,即使雷狮去碰他也只能碰到不带多少温度的柔软布料。

雷狮往卡米尔那边凑了凑,后者被堵在他和墙之间几乎是动弹不得。卡米尔能感受到身后的气息,正如先前他安置东西的时候雷狮灼热到让他脊背发烫的视线一般。平稳的呼吸打在卡米尔的后颈,那里有着Omega的死穴之一,现在正毫无掩盖地暴露在Alpha的视线下。

“我给你做个临时标记?”雷狮本是不喜欢和别人接触的,却意外地对亲近卡米尔没有太大的抵触。他顺从了自己的本能,一点点地试图将卡米尔禁锢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而现在,他未来的小Omega正将腺体暴露在自己的面前,只要他张嘴咬上去,短时间内这家伙的身上就会带上自己的味道,和他有接触的人都会知道卡米尔是属于他一个人的Omega,不会再有任何的Alpha打他的主意。

其实这是个不错的提议,雷狮的信息素霸道,大部分的Alpha都会被这股信息素压倒,从而给卡米尔省去不少事情,但卡米尔却不喜欢自己的身上被打上别人的烙印,即使他主动寻求标记,却也不代表自己从此就是别人的所有物。

说到底,不得已而为之的标记和有意彰显主权的临时标记还是有所区别。只是就算和雷狮这样说,恐怕这个人也不会因为他的想法放弃自己的决定,这几天的相处足够让卡米尔对雷狮有个初步的认识。

他并没有搭腔,甚至没有闪躲,同意了和雷狮在一起的是他,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自己的Alpha对自己的临时标记。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雷狮在那样说完之后,却并没有如卡米尔所想的那般不由分说地咬上来。他伸手揽住卡米尔的腰,体型的差距让雷狮很轻易地把卡米尔整个人都圈在自己的怀里。这是毫无疑问的亲密接触,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雷狮仅仅是把脸埋进卡米尔的颈后,狠狠地吸了口卡米尔周边信息素的味道,在自己的大脑和身体不能言说的部位精神起来之前闭上了眼。

卡米尔的身体僵硬得不行, 强迫自己放松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效果,现在这个状态与其说是紧张,不如说是压抑。他需要控制住跟随了自己十几年的身体本能,不去做任何伤害雷狮的事情。他隐瞒和欺骗的事情太多,负罪感多少是有一些的,但现在还不是将事情全部告诉雷狮的时候——他并不相信雷狮。

他的手搭在了雷狮的手背上,而雷狮的手正稳稳地落在他的腰间。这个姿势并不算太舒服,却让卡米尔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雷狮身上一如他想象中的那样温度偏高,对他和现在的季节而言搂上去都太热了,却让人异常安心。

在安心下来之后,困意就渐渐涌了上来。卡米尔并没有放下防备,如果雷狮做出伤害他的事情他依旧会立刻醒过来,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信心,在确定自己不会突然将雷狮丢出去之后,卡米尔还是闭上了眼睛,第一次在其他人身边陷入了沉睡。

当天他们是以雷狮从身后搂着卡米尔的姿势入睡的,等到第二天卡米尔醒来时就已经变成了面对面。卡米尔的生物钟促使他醒得异常早,雷狮却还在睡。他小心翼翼地从雷狮怀里钻出来,爬下床,放轻了动作来到客厅。

身边的热源离开让雷狮有些不适,都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21天,雷狮习惯于卡米尔的温度似乎只用了一个晚上。他微微睁开眼,甚至瞳孔还没有正常聚焦,迷蒙中看到卡米尔走出卧室,身体却阻止他起来跟上去。

等雷狮再醒过来的时候,卡米尔特意给他准备的早餐早就凉了个彻底。本着不辜负对方好意的原则,雷狮将它们全部丢进了微波炉加热,自己则是打量着卡米尔留在这个家里的痕迹。

这里是他的私人空间,和他熟识的那些人哪怕是帕洛斯和佩利都没有来过,现在多出了另一个人的痕迹出乎意料的不让人觉得厌恶,昨天晚上卡米尔留在他怀里的感触似乎还让他有些怀念。

雷狮把早餐从微波炉里取出来,翘着二郎腿坐在桌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掌心。

“希望你在知道事实的时候不要被吓跑。”他这样说着,脸上的表情颇有几分深意。

那边卡米尔离开雷狮家之后反而有点忧愁。这个时间平常的他会埋进书房里看上一整天的书,直到肚子饿了或者有人来联系他出任务,但现在显然不能这样。他现在可是“老师”,白天自然要留在学校。

还不如干脆和雷狮坦白。

现实并没有给卡米尔太长的思考时间。他们这些做杀手的并不仅仅分分钟杀个人就完事的。卡米尔个人来讲,埋伏在某一处几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或者假扮某个身份去做卧底,为了将对方杀掉,他们可以无所不尽其用。

真要说活得像想象中那样洒脱的恐怕只有一个人,那个人成为杀手的时间比他还晚,却真正是顶尖的杀手,出任务的时间从来不会太长,甚至最有名的一次,他得到了错误的情报,独自一人闯进了敌人的大本营。那次卡米尔并没有看到现场,却听到传言说那个杀手一个人把那个组织搅得天翻地覆,最后杀死了敌方的头领和无数干将,自己却只是受了轻伤离开。

对于一般人而言,这几乎是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对于他们这些同行却有着更深刻的认知。

卡米尔深知他所做的事情是“不可行”的,有些无数更好的选择,但那个人选了最危险的方法,并且做到了。比起其他人对他的惊叹,卡米尔最先想到的却是别的事情。

那个人身边恐怕没有一个可以作为军师的人物。

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只是想归想,他也没有去毛遂自荐的打算。卡米尔确实比起实施更擅长做一个策划者,但他们这行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另一个杀手的手上是极其不明智的——没准过两天他就会接到要求去杀死自己的搭档,哪怕自己不这么做,不代表对方也不会这么做。

正是出于冷静但几乎冷酷的考虑,卡米尔才能在众多选择中始终保持本性,没有因为一时的冲动做出什么事。

这样想来,也许和雷狮结婚是他做过的最冲动的事情了吧。

除了自己的性命以外,其他任何人或者事情都是不重要的,卡米尔这样想着,掏出了从刚刚开始就震动个不停的手机,上面是他熟悉的号码,听他接起来之后先来了一通抱怨。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金。”卡米尔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表情平静地把手机远离了耳边。

被他称作金的人似乎被按下了静音键一样,沉默了片刻之后一反先前的闹腾:“来任务了,你最近可以吧。”

这样问出来恐怕就不是分分钟能解决的了,卡米尔在心里叹了口气,嘀咕了句“要加班啊”,却并没有拒绝。

金听到他的话却也并不在意,他和卡米尔的关系仅限于合作,并不涉及对方的私事,如果说刚进入这行他还有些不知分寸的话,现在早就已经被磨练出来了。

“对方点名要你来,情报还是老样子给你。”需要交代的只有这一句而已,金停顿了片刻,却又加了句,“不会让你加班太久的。”

这句话就有点逾越了,但卡米尔和金合作了这么多年,现在这样比最开始他找不到发小也找不到姐姐的时候要好上太多了,卡米尔自然也不会去在意这句打趣,嗯了声之后挂断了电话。

消息很快地送到他另一支手机上,这个手机是由紫堂幻改装过的,不得不说作为杀手还有不足的他在机械方面简直是毫无疑问的天才。

卡米尔按照一贯的密码打开了手机,转身进了个偏僻的小巷靠在墙边,大致扫了眼资料。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太大的情绪波动,恐怕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和雷狮一起时候的表情已经被完全收敛起来。

离雷狮家不算近,这样应该不会在他面前暴露吧。

卡米尔的手指不住地敲击着手机,视线从屏幕上移开,盯着对面墙壁上的某块砖出神,看上去乖巧又茫然,渐渐接近的脚步声却并没有逃过他的感知。

五个人。

他把手机放回裤兜,低头靠在小巷的墙壁上闭目养神,直到那几个人走到他面前停下。

“小哥,一个人?”

卡米尔睁开眼,湛蓝色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他抬眼去看那个开口说话的人,右眼微微眯起,不需要开口,一个表情足够将他的轻蔑全部表现出来。

太过露骨的嘲讽并不是他的性格,这样的表情只出现了一瞬,很快地他又恢复了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点了点头,像是搞不清楚状况一般地直视着对方。

凛冽的视线只出现了一瞬,快到对方几乎要反应不过来。对方隐约感受到不安,却仗着人数的优势有些有恃无恐。

卡米尔自然也看得出来,从他们几个的脚步声和动作反应看来并不是同行。他在心里计算着用几分力道攻击哪里才能不对他们造成永久性伤害,偏偏对方丝毫不体谅他的苦心,还要在这时候挑衅。

“这个味道,你是个没标记过的Omega吧,要不要哥几个教教你什么叫爽上天?”

这种语言卡米尔已经听过无数次了。他莫名地想起了昨晚雷狮想做却没有做的临时标记,手指抚上后颈,在面前几个人得意的笑声中挽起袖子,露出稍显瘦弱的手腕。

“不用了,你们做不到。”来自Omega意有所指一般的对某方面的轻视让年轻的Alpha和Beta们有些不能忍,为首的Alpha试图用信息素制服他,却在短短一瞬被利刃抵住了后颈。

原本的包围圈瞬间被冲散,几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卡米尔是什么时候到他身后的,原本卡米尔站着的地方只留下了一个踩在灰尘中的脚印,本应该在他们的压制下露出丑态的Omega正钳制着他们的老大,袖子里闪出的匕首紧挨着他的腺体,只要卡米尔的手腕一转,他的这个器官就会永远地从他身上消失。

紧贴着Alpha的腺体对卡米尔而言并不是完全没有影响,只是前一天闻了太多雷狮的信息素,被那股酒气刺激得他现在甚至对信息素的味道有些迟钝了。

真够强势的。

卡米尔忍不住在心里这样感慨了句,和那份霸道的信息素比起来,面前这个显然有些不够看。

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在卡米尔衣冠整齐地走出小巷时,先前围着他的五个人已经鼻青脸肿地倒在了地上。

任务是从明天开始,今天回去的时候去趟超市买点食材,雷狮家的冰箱里什么都没有。

战斗力超群的Omega毫无紧张感地这样思考着。

TBC


评论(10)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