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纵火犯 02

是不怎么杀手的史密斯夫妇pa

CP的时候坐在觉哥哥身后完成的第二章,充当521贺文。

再带上个小广告→预售链接

————————————————————

虽说是草率地答应了,但要处理各种事情却还需要一些时间,卡米尔真正搬到雷狮家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情了。

雷狮家不小,平常他一个人住稍显空旷,加上一个卡米尔刚刚好。雷狮效率极高,把主卧的床换成了双人床,鉴于卡米尔的要求又腾出了个房间做书房,在卡米尔搬来的第一天就拽着他出去扯了证。

按照他的计划,哪怕先前已经说好,领证也应该是相处了几天之后的事情。只是他低估了雷狮的行动力,东西收到一半,雷狮仅仅是跟他说了句“陪我出去一趟”然后一路风驰电掣地开车到了民政局。需要的材料不知道被雷狮从哪里翻了出来,怪不得他在整理东西的时候这人一直在旁边捣乱,恐怕就是在找这个。

材料齐全,人也已经到了民政局,没理由不去把正事办了。在拍照前,卡米尔偏过头看了雷狮一眼,对方正巧低头看下来。虽说答应了他就不准备当成儿戏,但这毕竟是一场交易,他们的眼中都是一片平静,丁点该有的期待和爱恋都看不到,反而因为太过接近有些不自在,拍完照之后立刻分开来。

“太快了点,你那边很急吗?”走出民政局后,卡米尔皱着眉看向雷狮。

雷狮耸肩,却也不打算告诉卡米尔自己莫名的情绪和好奇心,只是理直气壮地回了句“催婚哪有不急的”,没再多做解释。

换作别人,对方性别上占优,又是在这种刚领证的情况下,难免会有些慌乱,恐怕这一句话之后是胡思乱想或是相信了雷狮的话都不是没可能。但卡米尔习惯了在各种特殊情况下保持冷静。这虽然并不代表他会成为一个面瘫,却也多少让他的情绪不那么外露。他并没有相信雷狮的说辞,却也没有被雷狮看穿自己的想法,仅仅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没再追问。

按理说接下来他们应该回去接着处理卡米尔那堆东西的,但雷狮却开着车带他去了另一个地方。卡米尔对车不了解,却也能意识到雷狮这辆车恐怕并不是这个年纪的普通上班族能买得下来的。

还没有问他的工作。

卡米尔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一周里虽然每天都和雷狮多少有些交流,却几乎没有问过他的事情,对他的了解甚至仅限于姓名性别年龄和住址——后两个还是今天刚知道的,恐怕雷狮家附近的快递和外卖都知道得比他多。

只是知道得太少并不会对他们之间的相处产生什么阻碍,对于卡米尔来说这也不是急于一时的事情了。他没有询问雷狮的目的地,只是坐在副驾上闭上眼睛,一副全然交给对方的样子。

雷狮将卡米尔带去了医院。先前他说的话并不是乱讲,这个医院Omega科的专家帕洛斯和他认识多年,也合作过几次,对雷狮而言属于为数不多可以找的人之一。

帕洛斯对于雷狮居然带了个Omega过来表示出了极大的诧异。原本没事找他的时候雷狮是绝对不会跑过来的,甚至路上碰到了都不愿意和他打招呼,嫌弃之意不言而喻,现在特意过来让他帮忙,怎么看都有问题。

结果他这边还在胡思乱想呢,雷狮上来第一句话就吓着他了。

“认识一下,卡米尔,我的O;帕洛斯,一个庸医。”

对于雷狮说自己是庸医这件事帕洛斯已经懒得去反驳了,见谁都这样介绍最后却还是把人带到他这里来处理,搞得他一个Omega科的医生硬生生学出了一身外科手术的操作,处理个伤口完全不在话下。

但是本职工作这还是第一次,帕洛斯也就多看了卡米尔两眼,嘴上如平常一样打趣着:“你这家伙又说我是庸医,当着你媳妇的面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演出这种损友一样的关系对帕洛斯而言并不难。

对于媳妇这个称呼,卡米尔并没有否认,和帕洛斯握了个手轻声说句“你好”就算是打过招呼,冷淡得不得了。

在前些年里,Omega过高的怀孕率导致的犯罪数量一直居高不下,许多Alpha标记了Omega后就将他们视作生育机器,致力于要从自己的众多孩子中培育出一个Alpha来“传宗接代”,这导致了原本就占少数的Omega越来越稀少,如何控制Omega拐卖也成为了警局一个长久的话题。

帕洛斯就是在这时候脱颖而出的。

在他之前,一直有医生们致力于研究如何避免被标记后的Omega过度生育的课题,但很难有太大的进展,直到帕洛斯进入了Omega科,参与了这项研究。他本身就是Omega,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帕洛斯不惜将自己作为试验品来进行测试和研究,期间无数次的注射和试药终于让他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如今他们已经研制出了可以大幅度降低Omega怀孕几率的药,效果强劲的几乎可以让Omega们的怀孕几率降低到和Alpha无异,副作用并不是没有,但是相比之下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身为Omega的卡米尔自然也是清楚这种药的,却不曾想雷狮直接将他带到了开发者这里。

帕洛斯稍微询问了几句,卡米尔的身体健康得不行, 这样的一个Omega即使吃了药恐怕也会将副作用的损害降到最低——就像他一样。开出注射的单子和该用的药,又叮嘱了几句,卡米尔向帕洛斯道谢后便走出房间,雷狮却慢了几步,在卡米尔出门后转身警告一般地看了帕洛斯一眼。

帕洛斯笑弯了眼,将所有的恶意全部掩藏起来。

他清楚雷狮绝对不会信任他,因为他是雷家派到雷狮身边的人,既是辅助又是监视,如果不是他这些年足够识时务,没有把什么不能说的捅到雷家,恐怕世界上早就没了他帕洛斯这个人。

同样的,对于这样一个随时可能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存在,帕洛斯也绝对谈不上有什么好感,合作归合作,厌恶归厌恶,他向来将现状与自己的情绪分得很清楚。

无论是雷家还是雷狮,从他被看中不得不接受这个监视的任务开始,帕洛斯就清楚,如果这两个庞然大物不倒台,他的性命永远都是拿捏在别人手上的。

“明明恨不得杀了我,还做出那种蹩脚的演技,帕洛斯。”雷狮嗤笑了声,脸上露出不屑的意味。这才是帕洛斯所熟悉的那个雷狮,高傲,狂妄,是毫无疑问的霸者,无论是对他或是对其他手下都没有丝毫信任可言。

“我只是不想死在这里而已啊。”在雷狮走后,帕洛斯低声笑道,签字笔在他手上转了个花后直点向下面垫着的白纸,墨水渐渐地渗透下去留下一个不算小的黑色印记。

“你能瞒着那个Omega多久呢,雷狮老大,他看上去可不像是什么好骗的人。”他这样自言自语,带着欢快的表情给手机里一个联系人发去了雷狮有了Omega的消息后便没再多说什么。

医院到处是医生护士,想要迷路都有些难。雷狮和卡米尔从医院走出来距离他们进入医院也没过太长时间,其中有一半还浪费在了排队上。

注射了药品的卡米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注射并没有要求一定要在标记后进行, 但药却只能在标记后每次做完的时候吃,暂时还派不上什么用场。

只是卡米尔隐约有些在意,刚刚雷狮带他去见的帕洛斯并不是什么陌生的样子,身为Omega科的顶级专家,在电视上也不是没见到过他,只是真正见到本人的时候,卡米尔却隐约间有一种熟悉感,似乎在电视以外的地方也曾经和这位专家有过什么接触。

他们从医院里出来之后再没去什么别的地方,自始至终卡米尔都没有提出过要求要去哪里,雷狮也不问,自顾自地拽着卡米尔到处跑,把独裁者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两人回到家,迎接他们的是满屋子没收拾好的东西,走在外面会吸引众多眼球的人现在正光着脚毫无形象地把家从这对东西里解放出来。

雷狮觉得卡米尔提前告诉他说要准备个书房出来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他带来的东西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书,卡米尔也在整理它们的时候花掉了最长的时间。从分类到大小甚至颜色,雷狮毫不怀疑自己的同居者在这方面有强迫症,好在其他地方并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对于他这样的行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里计划着什么时候去把他的书顺序全打乱,看看卡米尔会不会因此变脸。

卡米尔自然不清楚雷狮心里打着坏主意,只是他作为杀手训练的时间久,对于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异常敏感,不需要回头就能感受到,在自己整理书的这段时间,雷狮的视线几乎没从他身上移开过,明明是没有实质的东西,落在他身上却烧得后背有些发烫,似乎雷狮的目光对他而言是什么接触不得的毒药一般。

“对了,雷狮先生,您会做饭吗?”卡米尔有意阻止雷狮的注视,把手上书塞进书架之后转身问他,似乎觉得自己这样有些不礼貌,又接上了一句,“我的话只会做一些简单的饭菜,饿不死的程度。”毕竟他几乎没有时间在家里吃饭,平时叫个外卖比自己做划算多了。

后面半句自然不用说出来,他经过雷狮身边,从他身后取过刚刚堆在桌子上的书,雷狮似乎怕他拿不动,还搭了把手,被卡米尔不动声色地躲开后倒也不恼怒,只是稍微逼近了想要逃走的猎物。

“你总该习惯接受我的帮助。”雷狮这样和卡米尔说着,站起身不由分说地拿走他手上过多的书本,“或者说习惯我的接触。”

这对卡米尔来说是十分不容易的,他更习惯于将事情压在自己肩膀上独自承担,现在要他去对一个陌生人拥有信任和依赖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只是这对他而言是必须经历的过程,他们在之后会有更加亲密的接触,他必须习惯。

“关于你刚刚的问题,我觉得在谈做饭之前,你该改一下你的称呼吧。”雷狮在卡米尔的指示下将书摆好,转过身似笑非笑地低头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不知是不满意雷狮低头看他的动作,还是依旧不习惯雷狮的接近,他后退了两步,却还是需要抬头仰视雷狮。

“雷狮。”他从善如流地改了称呼,虽说雷狮比他大了几岁,作为未来长久的伴侣,这么称呼并不为过,他却是觉得先前的客套称呼要让他更加喜欢一些。

卡米尔说不出这是怎样的感觉,似乎对雷狮而言处在上位者的位置,让所有的人用敬语称呼他才是正常。他天生如此,在卡米尔面前没有多加掩饰,自然会给卡米尔这样的感觉,卡米尔却因为不习惯又低声重复了几次。

“雷狮……雷狮。”

像是确认什么一样,最后一次落下的时候卡米尔却是一点犹豫和迟疑都没有。面前的人是他的Alpha,是他的伴侣,哪怕性别上有优劣,他却从来不需要处在下位仰视雷狮。

雷狮对他的改口很是满意,他自己是对那种毕恭毕敬的语气没有什么兴趣的,那只会带来生硬和无聊,他可不希望以后自己每天醒来都听着“雷狮先生”这样诡异的称呼和自己道早。

解决了这边的分歧,关于生活必需技能那边的问题就相对好说了,两人都不是矫情的性格,连分工都不需要,谁有时间就谁来做,不会的就去查,简单得很。

雷狮提议过要不要请个小时工,却被卡米尔一口否决,说出来的理由连独裁者都没有办法拒绝,只能难得顺从地接受了这个理由。

那是雷狮第一次看到卡米尔坚持己见:“我不希望有陌生人侵入我们的家。”

TBC

评论(7)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