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纵火犯 01

是新的连载!

因为学pa已经写完了嘛,虽然周更但是其实并没有在写,定好时每周一发而已,所以又一起开了新的连载,大概也是周更,交叉来。

史密斯夫妇的paro+ABO,还是想写酷酷的雷卡。

可能会有一点帕佩?也可能没有?我也不知道呀, 有的话章节前面会打好预警的。

小广告还是要带上的→学pa本预售链接

————————————————————

有些事情是作为一个顶尖杀手也解决不了的。

比如Omega的发情期。

这就是卡米尔现在坐在这里等人的理由。

他在未分化之前就已经作为杀手进行训练,在分化之后却也并未因为自己成为了一个Omega而放弃,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先前可以靠抑制剂和毅力控制住的发情期已经不那么容易处理了。

更何况在发情期的时候,散发出的信息素虽然会被抑制剂隐藏大半,总归还会有一些甜腻的味道溢出来,那会暴露他的存在。

卡米尔向来是效率至上主义者,要解决这些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Alpha来标记他。这样无论是信息素还是发情期都不会再对他造成影响。

正是因为这样,他拜托了中间人为他介绍合适的Alpha。只是兴许是卡米尔作为杀手磨练出的气势太过强大,极大部分都Alpha都对一个气势强过自己的Omega没有任何兴趣。

所以这是本周第三个了。

卡米尔的眼中多了点不耐烦,却还是笔直地坐在座位上,和先前说好的那样,穿着黑色的休闲服,帽子被放在一边,手边是一本《基督山伯爵》。

虽然中间人执意认为现在已经少见到有人捧着《基督山伯爵》到处走了,但是卡米尔坚持这样看上去才更加明显,毕竟目的只是希望对方能一眼看到自己。

他提前了一会到达这里,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还要等多长时间。

在这里等人是一件很没有效率的事情,如果不是必须,他并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上面,只希望对方不要来得太晚,迟到太久的话会轻易拉低印象分。

好在很快就有人在他对面坐下。

卡米尔抬起头,湛蓝色的双眼透过平光眼镜看向对面。

在不出任务的时候,他很喜欢用过低的帽檐或是平光眼镜对自己眼中的锐利的气势稍作遮掩。黑框眼镜会使他相对有些凶的五官看上去柔和且乖巧许多,对他而言是非常好的掩饰用道具。

他并没有和中间人要对方的照片,仅仅是不希望对方对自己做出同样的要求。无论这张脸是加分或是减分对卡米尔而言都是不必要的,他更喜欢在初次见面时观察对方见到自己之后的反应——是惊喜或是失望——他很清楚自己向来不会是许多Alpha喜欢的那种柔弱的Omega。

面前这个人,光就外表而言可以说是他见到的这么多Alpha中最优秀的一个了。长相自然不用多说,身高目测一米八五以上,看到他之后并没有如前两个人一样露出露骨的失望,反而带上了笑容朝他伸出手。

“雷狮。”

“卡米尔。”

卡米尔握上了他的手,即使距离发情期还有一段时间,信息素却隐约有点动静。这自然是瞒不过对方的感官,卡米尔露出了个歉意的表情,压制住自己的信息素和因为简单的皮肤接触有些躁动的身体。

这一切都被雷狮收进眼底。只是他显然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仅仅是身子前倾了些许,下巴搭在交叉的双手上,偏了偏头看着面前的卡米尔,似乎对他很有兴趣一般。

卡米尔清了清嗓子。在一个初次见面的Alpha面前如此失态实在有些不符合他的性格,只是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他是想找个Alpha结婚过日子,在见过面前这位之后他恐怕不会再去考虑别人了。

毫无疑问的,他的身体对面前的雷狮一见钟情了。

只是身体归身体,鉴于初衷不同,他还是有一些话需要和雷狮说。

“我想雷先生你已经看过我这边的要求了。”他并没有委婉的打算,单刀直入地开口,丝毫不给人缓和的余地,“我因为工作原因需要一位Alpha标记我,但同样也是出于工作考虑,我并不希望怀孕。”

雷狮似乎愣了下,眼睛微微睁大,眨了两下却又不动声色地恢复如初。卡米尔看在眼里却不点破,只当他是没好好听自己先前的要求。

“工作需要?”雷狮的食指叩在桌面上,似乎卡米尔刚刚说的话只有这里引起了他的兴趣一样。

卡米尔点了点头,之前那几场下来,对方会对这里有疑问对卡米尔而言并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理由自然也早就想好。实话实说很可能会导致自己的目的更难达成,如果双方都没有意见,即使标记了也并不一定需要结婚,最好的情况是交易达成之后就再也不见。

大部分的Omega在刚被标记的一段时间里还是会有发情期,但在这之后就会慢慢平稳下来,最后不会像先前一样定期发情,只会对标记自己的那个Alpha产生反应。可以说,被标记后的Omega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被Alpha的信息素引导发情,虽然对Alpha也是一样,但同一个Alpha可以标记不止一个Omega,这对于一个Omega而言实在是有些不利,更何况标记之后的受孕率实在是高得令人发指。

换作别的Omega,除非是走投无路,否则绝不会去寻求一个陌生Alpha的标记,这等同于是将自己的软肋放在了别人的手上。作为杀手,卡米尔更是清楚这样做的利弊,只是现实却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寻找最佳解决方案。同样是会受到标记自己的Alpha影响的Omega,卡米尔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全然无视生理反应,只是作为职业杀手,坚持一小段时间将对方制服还是可以做到的,这也是他铤而走险的依仗。

他向来是心思缜密的人,不是没考虑过对方可能会被敌人利用之类的情况。如果是被动,他自然会看在合作的份上去救人,如果这根本是个彻彻底底的陷阱,那他也不介意用一些非常手段——反正在那样的情况下,只要标记他的Alpha不死,其他人的信息素对他就不会有什么影响,让一个人活着却丧失行动能力的方法他也会很多。

只是那都是最后的紧急手段,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能和平解决。

这些念头显然只能存在于他的心里,转了一圈之后说出口的却是带点无奈的理由:“我是个教师,学生大都是刚分化没多久的孩子。”他垂下眼,似乎非常重视那些不存在的“学生们”一样,重视到了可以为了继续当老师而赔上自己的一生。

再抬起头的时候,卡米尔的眼睛里带上了浅浅的暖意:“我毕竟是个Omega,抑制剂是会产生抗体的,最近越来越……很难保证我如果再不被标记会不会影响到学生,我很喜欢教师这个职业,并且不希望给学生和学校带来困扰。”

他这样说着,带点期盼一般地看向雷狮,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对方的满意。面对雷狮这样的Alpha,不满意的Omega恐怕才是哪里有问题。

他仅仅是解释了自己会来相亲的理由,雷狮便清楚了,这与其说是相亲,不如说是高端一夜情。面前这个Omega并不是想结婚,而是打算找一个他喜欢的Alpha标记自己,然后一拍两散从此江湖不见。这对于雷狮而言原本并不是什么问题,甚至可以说是正合他意,但在这短暂的接触中,他却难得地对一个人产生了兴趣。

雷狮点了点头,露出柔和的笑意——熟悉他的人看到这样的表情恐怕会惊呼雷狮转性了。他直视着对方收敛起情绪的平静双眼,不紧不慢地开口:“那么卡米尔先生,你觉得我怎么样?”

被那双紫色双眼温柔又专注地注视着,恐怕任何人都说不出拒绝的话吧。卡米尔点了点头,回答得毫不犹豫:“您非常优秀,说实话我除了满意之外说不出别的评价来。”

无论是外型还是气质,或是雷狮在和他接触时细小的习惯和说话的语气都无可挑剔,对方这样的说法看上去似乎对他也是有些兴趣,卡米尔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十分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雷狮愉快地笑了笑:“你的要求我接受,我会标记你,过渡期也会陪你一起,不会强迫你怀孕,正巧我认识一个医生可以帮忙处理这方面的事情。”

进展顺利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卡米尔却隐约觉得雷狮还有些什么话没有说。

他向来敏锐,面前这个人在垂眼间偶尔露出的锐利并没有错过他的双眼,他很清楚温柔仅仅是伪装,却没有拆穿雷狮,毕竟他和雷狮一样在伪装着,甚至做得要更过分一些。

这是赤裸的欺骗,卡米尔却没有任何的良心不安。那些情绪并不是一个优秀的杀手该有的,如果被软弱的情绪左右,恐怕下一个要被杀死的就是他。

“那么您那边有什么要求吗?”卡米尔索性直白地问了出来,这显然比猜测更加快捷,他并不想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雷狮换了个姿势,右手手掌撑在下巴上,愉快地眯起眼睛,首次在卡米尔的面前露出了懒散的样子,卡米尔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反差而感到不适,反而隐约觉得这种气质才是最符合面前这个人的。

有所求就要有所付出,自己未来的小Omega能这么上道让雷狮的心情相当好。

“很简单,对你来说也并没有什么坏处。我这边在这方面也有些麻烦,所以我不希望这只是一场交易。”

即使心里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但是说出口对于雷狮而言也是第一次。他可疑地停顿了下,迎上对方疑惑的表情,继续开口道:“所以,我的意思是,不如干脆和我结婚,把两边的问题都彻底解决,怎么样?”

被第一次见面的人求婚了他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卡米尔仅仅是怔了下,他考虑过雷狮那边会有什么样的要求,但是唯独没想过居然会是这个。按理说来相亲的Alpha提出这样的要求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面前这位来相亲已经是很奇怪了,在相亲现场和人求婚更是不可思议,他可没觉得作为一个Omega,他会有这样大的吸引力。

但事实如此,雷狮的表情看上去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反而是很认真地提出了建议。

卡米尔原本并没有结婚的打算,现在却认真地考虑着这个问题,似乎因为自己信息素对雷狮的反应,连带着思维也有些改变一样。

他权衡着和雷狮结婚的利弊,终归还是偏向了某一边,刚要开口回答,却被一个男声打断。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你是卡米尔先生吧。”

卡米尔疑惑地抬起头,出声的那个男人也正看向他,嘴上是那么说着,却丝毫没有对自己的迟到露出歉意的表情。

卡米尔对男人的出现感到疑惑,同时男人也对雷狮的存在表示不解,全然了解事情的恐怕只有雷狮,他双手一摊,一脸无辜地看向卡米尔。

“你是……?”

对方站直了身子,微微颌首,傲慢之意表露无遗。“我是你的相亲对象,这位是?”

卡米尔的眼中露出点惊讶,看向雷狮,后者指了指自己:“我可没说过我是来相亲的,就是路过,不过怎么样,卡米尔,我的提议你考虑好了吗?”

这显然是个大乌龙。面前这位迟到了将近半小时的人才是卡米尔真正的相亲对象,而雷狮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坐在了他对面,陪他说了下去而已。

只是在对方来之前卡米尔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现在一对比,甚至连点犹豫都不需要,他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雷狮的座位边朝他伸出手:“我同意,以后还请多关照了,我的Alpha。”

听卡米尔在“我的”两个字上咬着重音,雷狮有些失笑,握着卡米尔的手站起身,像是达成了普通的交易一样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定了,我亲爱的不肯吃亏的小Omega。”

TBC

评论(15)

热度(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