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最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05

预售地址:走你

————————————————————

05.王牌总是最后才出场

 

之后的几天雷狮都没有参加篮球队的训练,却也从来不缺席,每次训练都坐在场边。

他们的训练卡米尔总会去看,每次都坐在观众席中不起眼的位置,视线跟随着雷狮的身影,哪怕雷狮现在仅仅是坐在长凳上也是一样。

即使雷狮身上的伤并不算重,要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恢复成能够打比赛的状态恐怕还是有些困难,到了比赛当天,他也只是换上了运动装坐在场下。

他不能上场是一方面,但这一点不能被对手看穿,要让对方以为雷狮只是在作为替补保存体力,震慑对方,破坏对方的节奏。

如果能赢的话,和安迷修的学校比赛是下周,到时候虽然不说完全恢复,却也差不多,但就怕他们连这关都过不去。

雷狮看了眼不远处正做着准备活动的格瑞,又回头看向正准备上场的其他人。他的队友们此时都是一副紧张的样子,这也难怪,他们第一次在雷狮不上场的情况下和格瑞他们对上,脑袋里想的都是不要输得太难看,气势上就先弱了一筹。

卡米尔坐在观众席的最前面,对于雷狮他们的对话也能听到个大概。篮球队的队长问雷狮有没有什么要说的,雷狮想了想,却没和他们说什么致胜法宝之类的,甚至没有如他们所想那样说点鼓励的话。

“别被打出心理阴影啊,学长们。”即使雷狮背对着自己,卡米尔也能猜到他的表情,他一定是眯起了右眼,露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嘲讽的意味直接写在了脸上。

篮球队的学长们显然也习惯了他这个调调,没好气地回了句“那下次就让你一个人上场”,插科打诨间却也渐渐放松下来。

对于雷狮坐板凳,别人都还没太大反应,格瑞却隐隐地觉得不太对劲。来不及多想,他不知道雷狮什么时候会上场,只能带着队友们尽可能地全力以赴,自己则是隐隐地提防着雷狮。

果不其然,没有了雷狮在的校队仅仅是不被拉开更大分差就已经拼尽全力,更别说赢了。

雷狮从途中就皱起了眉,不动声色地瞟了眼卡米尔,换来对方一个警告的瞪视。

卡米尔很清楚雷狮这是打算上场的意思。现在他们的分差是十五分,还有四分钟第三节结束,哪怕雷狮上场,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恐怕也很难翻盘,但是如果雷狮不上场,这场比赛他们必输无疑。

“雷狮身上有伤。”格瑞笃定地和队友说着。雷狮本就体力很强,原本打满整场也不是没有过,说什么为了保存体力最后再上场,比赛已经进行到了这个份上,再往后拖恐怕就没有他上场的机会了。

更何况看到类似异于以往的长裤,护腕刻意拉到小臂的奇特动作,格瑞几乎是已经确定了雷狮不上场的理由是因为受了伤。只是他心里隐约还是有些遗憾,同雷狮一样,他也是有些期待能碰到这位老对手的。

到了第三节结束,场上的分差再一次拉开。学长们的脸色都相当难看,面对着带伤的雷狮却又说不出让他上场的话,在第三节休息结束后咬着牙准备和对面拼一把的时候,原本一直坐在长凳上的雷狮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放到一边。

“大哥。”卡米尔立刻就知道雷狮打算做什么,连忙出声想阻止。雷狮回过头看着卡米尔,如果他现在上场,其他所有人恐怕都是欣喜大于担忧,唯独卡米尔恐怕不但不会觉得高兴,事后还要和他生气。只是即使知道会这样,雷狮的眼中却也没有丁点妥协的意思。

“大哥,你脚腕还没好。”卡米尔皱起眉,试图说服自己出尔反尔的兄长,雷狮却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摆了摆手:“那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

这是摆明了的谎言,如果真的不算什么,以雷狮的性格一定会从第一节就出场,而不是等到无计可施了再上去救场。更何况现在他们处于落后的局面,雷狮上场要将比分逆转的话压力会比正常比赛大上许多。

雷狮将护腕从手臂上扯至手腕,露出结痂的伤口。手臂和膝盖的上还没有长好,剧烈运动的话恐怕膝盖上结的痂会被扯开。卡米尔清楚,雷狮自然也清楚。

雷狮并不是莽撞的人,这场比赛即使他不上场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他既然在这时候站出来恐怕也是有着能赢的自信。只是他同样也是不考虑后果的人,恐怕卡米尔顾虑的事情对雷狮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问题。

“大哥,请不要逞强了,您先前答应过我不会上场的。”卡米尔的表情冷了下来,一瞬间队友们甚至以为看到了暴怒中的雷狮,下意识地看向当事人的方向,却看到雷狮连丁点慌张都没露出来,看着卡米尔这样反而笑开了。

“什么叫逞强?你就不能换个好听的说法吗。”他转过身,率先走向场中,他知道卡米尔会尊重他的意见,即使时候会发火,却也不会在这时候太过强硬地阻止他。

背对着卡米尔,雷狮对对面的格瑞等人露出肆意又张狂的笑容,犬齿抵着下唇,眼中满是战意:“这应该叫做王牌登场才对。”

即使是王牌登场,雷狮也直到最后几秒钟才把比分勉强扳回来。与他不同,格瑞先前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面对雷狮少有的横冲直撞的打法竟然有些无可奈何。

“真的是伤员吗……”不仅仅是格瑞这么想,甚至连雷狮的队友也是一样的想法,卡米尔却清楚,正是因为雷狮身上有伤,不清楚自己能支撑多久,这才会采取这样的打法,在自己有限的上场时间内尽可能地追回比分,只是谁都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坚持下来了。

比赛结束后,雷狮几乎走不稳路。卡米尔在结束的哨声响起时双手一撑,翻身从观众席跳下来,快步扶住摇摇晃晃的雷狮。体力的消耗是一方面,脚腕的疼痛比先前更甚,更别说裤子上膝盖的位置隐约渗出来的血迹了。

卡米尔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扶着雷狮走到旁边坐下。即使知道这时候慢慢走走比较好,雷狮的脚却难以支撑下去。

雷狮并没有开口,只是看着卡米尔在扶着他坐下后,打开了矿泉水瓶。周围人都以为雷狮会去伸手接那瓶水,却看到向来温顺地跟在雷狮后面的卡米尔拧开了瓶盖,倒了半瓶在雷狮头上。

“你在干什么?”同队的学长惊呼出声,敏锐的人却注意到雷狮始终没有伸手——他早就知道卡米尔会这么做了。

卡米尔并不理会其他人,只是蹲在雷狮身前,仰着脸问他感觉怎么样。雷狮并没有对卡米尔的动作有太多惊讶,事实上这正是他想做的。原本卡米尔恐怕是想让他喝点水,看他没有伸手去接后就理解了他的意思。即使卡米尔还在生气,这份默契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一瞬间,雷狮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复杂的表情,除去卡米尔以外的人并没有看到,他们只见到雷狮伸手拍了拍卡米尔的头,和他说了句“好多了”之后再没有多说什么。

卡米尔点了点头,伸手解开了雷狮的鞋带,脱下他的运动鞋和袜子。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他们不是没有过更亲密的动作,在大庭广众之下这却是第一次。雷狮有意想看看卡米尔会因为被怒火冲昏头做到什么地步,倒也没有出言阻止,任由卡米尔从包里翻出喷雾式的药剂喷在他的脚踝后小心翼翼地帮他把鞋袜套了回去。

雷狮膝盖上的伤口也同样被卡米尔仔细处理过,做完这一切他才站起身,不顾周围的围观者诧异的眼神,只是偏头看向雷狮:“要再休息一下吗?”

得到否认的答复后,卡米尔将雷狮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他和雷狮身高差距不小,这个姿势雷狮走得并不舒服,却拒绝了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人的帮忙。

“我有他就行了。”雷狮带着笑意指了指身边的卡米尔,任由他支撑着离开。

原本雷狮以为卡米尔就算生气,只要自己认个错好好哄一哄就会没事了,只是没想到卡米尔这次生气一直到他们到家都没有任何消散的迹象。

只是就算是在气头上,卡米尔依旧和雷狮一起回到雷狮家,照顾得也和前两天一样无微不至,如果不是雷狮太过了解他,恐怕根本看不出来他还在生气。

话是这么说,却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当初答应过卡米尔不去上场,却又临时毁约,恐怕卡米尔在看到自己换上了球衣之后就已经看出他的打算了,却直到他真的这么做的时候才象征性地劝阻……

想想卡米尔一开始就已经看透,却硬生生忍着火气忍到了比赛结束,即使是雷狮也只能干笑几声,不太愿意在这时候去再做什么惹怒卡米尔的事情。

他们在回家之前先去了学校,校医看着雷狮肿起来的脚踝几乎要把他的脑袋按在医用酒精里,毫不留情地训了雷狮一顿,看后者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又叮嘱卡米尔盯着他上药,不允许他剧烈运动,叮嘱了一堆禁忌事项。

雷狮也清楚,自己说到底也只是在逞一时之快。原本如果他不强撑着上场,恐怕一周后脚腕就能恢复正常,现在却硬生生地把这个时间翻了倍。下周和安迷修学校的比赛如果他还想要自己的脚的话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上场的,那恐怕也还是翻版今天的前三节,即使学长们拼尽全力他们也毫无胜算。

“卡米尔?”雷狮试探性地叫他,比起平时张扬的样子,现在倒是更像是一个15岁的少年该有的表情。

卡米尔并没有露出很明显的不满,只是越是这样,就代表着他越是生气。上到自己爹妈下到邻居家的小狗,天不怕地不怕的雷狮唯独不乐意让卡米尔生气,也唯独拿生气的卡米尔一点办法都没有。

换做平常,雷狮稍微一服软卡米尔肯定就不会再气了,以往百试百灵的招数这次却没了用途。雷狮看得清楚,那双眼睛里的怒意一点都没有消失。

“我希望大哥您下次能考虑一下后果。”

卡米尔坐到雷狮身边,嘴上和他说着话,眼睛却不去看他,闹脾气的样子不言而喻。只是这样表现出来却也比之前闷着发火要好太多。

“你知道的,没有我这场赢不了。”雷狮稍微放了心,和卡米尔解释道。

他这样说,对方却是丝毫不买账,卡米尔看向雷狮:“可是即使这次赢了,下一场和安迷修的学校打,你也不能上场,最终还是输。”

这确实是理智又客观的分析,很符合卡米尔的性子,雷狮却看着他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拍了拍卡米尔的头,直到面前的小家伙用不满的表情看过来才开口:“别想那么多,以后的事情无所谓,我上场只是因为不想输掉面前这场比赛而已。”

卡米尔却没有被他这样的话语说服,反而在想到了什么之后脸色沉了下来。

“也就是说,下周的比赛如果大哥你也不想输的话,还是会勉强自己上场的吗。”

雷狮一怔,事实上他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就算现在和卡米尔说他不会上场恐怕卡米尔也不会相信的——毕竟已经有了毁约的先例。

“我不打算拿自己的脚开玩笑。”“可实际上你已经在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了。”卡米尔打断了雷狮的话,脸上的不悦越来越甚。

雷狮本就不喜欢对人解释,服了软卡米尔又不听,难得和固执起来的卡米尔正面对上,雷狮被激起了点火气之余又觉得这样的卡米尔看起来有点新鲜。

看雷狮完全没有改过的意思,卡米尔的手掌握起拳,指甲掐在掌心里。没人比他更清楚雷狮的状态,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还因为脚腕的疼痛有些站不稳,场上却丝毫看不到吃力。

他将水倒上去之前,雷狮的背上和后颈已经全是冷汗,别人没注意到,他却看得清楚,正是因为这样,这次他才会和雷狮生这么大的气。

12岁的小孩子连变声期都还没到,生气的样子看上去也有些稚嫩,看在雷狮眼里更像是赌气。只是他说出来的话却并不是赌气那么简单的事情。雷狮答应卡米尔不会上场,换来的是自己报复那个罪魁祸首的要求,现在雷狮毁约,卡米尔自然会做出点什么。

“如果大哥再这么乱来下去,答应你的事情我也不会去履行了。我会让他再进一次医院。”

刚刚有些上涌的火气现在却已经消失不见。雷狮的脸上出现了点哭笑不得的表情,小孩子凶起来可是真的会去照做的,他倒是不关心那个人会怎么样,只是单纯地不愿意让卡米尔护着他这个大哥。

“任性的大哥。”卡米尔这样评价雷狮,得到了对方不轻不重的一个头槌和一声无奈的轻叹。

“任性的小鬼。”雷狮一点都不肯吃亏。

卡米尔知道这下子雷狮是真的服软了,唯独他可以做到这点,心里难免有点得意,露出在眼睛里自然也被雷狮看到,意料之中地又收获了一下弹额头,正弹在刚刚撞红的地方。


TBC

评论(3)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