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交错

六对雷卡一台戏之第七弹,真·菜市场。

说是六对雷卡实际上有七篇不应该是常识吗。

六合一,不含刀,好服用,穆归夜牌浓缩六味雷卡丸。

——————————————————

时空错乱是突然出现的。

以雷狮的性格,光是出现了迷之旋涡这件事就足够让他跃跃欲试地进去看一看了,若是卡米尔能提前阻止倒还好,但当他意识到雷狮想做什么的时候,后者已经消失在了旋涡中。

对于卡米尔而言,雷狮在的地方自然就是他的去处,他仅仅是回头看了帕洛斯和佩利一眼,便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佩利原本也想跟上,却被一旁的帕洛斯拦住——在不清楚对面究竟有什么的时候擅自行动可不是帕洛斯的性格。

旋涡里面是耀眼的光亮,卡米尔只能隐约地看到雷狮的身影。他拉住雷狮的手腕防止走散,却被对方反手扣住手指,隐约间似乎还听到了笑声。

大哥的手上有茧子……是握雷神之锤磨出来的吗。卡米尔这样想着,却也没怀疑什么,直到那阵光亮散去,他们从另一个旋涡处出来,几乎是下一秒,他立刻甩开了雷狮的手。

“你是谁?”

卡米尔警惕地望着那个“雷狮”,对方看着他的表情也有些惊讶,几乎是下一秒中就从怀里掏出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卡米尔的头:“这话应该是我来问你吧,你是谁?谁让你来冒充卡米尔的?”

面前这个雷狮和卡米尔所熟悉的那个不太一样,他身上穿着奇怪的衣服,却有着和雷狮一样的长相和声音,也许还要再加上性格。

这也许是创世神搞的什么把戏。卡米尔并没有在意指着他的那把枪,反而皱起眉沉思着。这个雷狮说的话也让他很在意,也许不只有雷狮不一样了,在他的世界里也有另一个自己。只是让卡米尔稍微放心的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自己也依旧跟随在雷狮身边。

杀手雷狮看卡米尔并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自顾自地陷入了沉思,指关节抵在唇边皱着眉头思考的样子和自己最熟悉的那个Omega一模一样。他是无神论者,向来不相信这些牛鬼蛇神的事情,他从不认为这世界上还会有第二个卡米尔,更何况这人身上根本没有他最熟悉的那股信息素的味道,他并不是卡米尔。

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又有新的卡米尔从旋涡里出现。似乎不太适应突如其来的强光,他眯了眯眼睛,再睁开的时候表情僵硬了一瞬,几乎想转身回到旋涡里重新出来一次。

“……狐狸?”“是狐狸啊。”先前还僵持不下的两个人立刻达成了共识,哪怕剑拔弩张的动作一点没有缓解,视线却不约而同地从新出现的卡米尔头顶那双毛绒绒的耳朵扫到身后的九条尾巴上。

面对着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卡米尔,即使是杀手雷狮也不得不承认兴许这世上真的有平行世界的存在。只是这样的话,和他一同进入旋涡的那个属于他的卡米尔现在又在哪里。

还没等他开口,上方便传来一声嗤笑。三人向上看去,两个雷狮正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看到其中一位,新出现的九尾卡米尔表情缓和下来,脚轻轻一蹬地面,出现在那位雷狮身边。

“大哥。”

他们先前一同进入旋涡,可是那旋涡似乎有意将他们打乱安排。他在里面见到了另一位雷狮,却没有像地面上那个自己一样和对方僵持住。那个雷狮同样是和一个卡米尔一同进入的旋涡,现在对方却不见人影。

九尾卡米尔上下打量着九尾雷狮,虽说他清楚雷狮的力量比他还要强上许多,却还是免不了会感到担心。

一旁的恶魔雷狮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身边这两个。地面上那俩看上去只是普通的人类,身边这俩倒是像妖族,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种族。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卡米尔,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的卡米尔都不会是受制于人那个。更何况,根据他的猜测,恐怕来到这个地方的“雷狮”和“卡米尔”远不止他们这些人。

地上的卡米尔眯了眯双眼,看样子那个旋涡就如同连接各个平行世界的通道一般。他们从各个世界里进入旋涡,然后被打散进入这个地方。这里放眼望去倒是没什么特殊之处,恐怕大哥想找过来也不是很容易,眼下还是要尽快和大哥会合才是。

卡米尔四处看了下,找到某个合适的地方。杀手雷狮手中的枪此时已经收了起来,现在的情况不管怎么看都不太正常,其他的雷狮和卡米尔和他恐怕并不是处在同一个世界中,以他的力量恐怕要杀死他们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雷狮很清楚,不管在哪个世界,是什么身份或者在做什么事情,他都不可能是默默无闻毫无成就的那个。

斟酌下来,再和他们起冲突也没什么好处。他虽说并不如卡米尔那样冷静到冷酷的程度,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却也不会轻易做出冲动的事情。他将枪放回怀中,眼看着十几岁样子的少年卡米尔走向一块岩石,借着岩石的高度挑起,迅速下坠到地面上。

那不是一个正常的少年跳跃起来该有的下落速度。杀手雷狮这么想着,下一秒就看到地面以卡米尔落下的地方为中心开始出现裂痕,直到几乎快要波及到他所在的地方才停止。

这并不是结束,卡米尔跳到一块石头上,在他离开后的下一秒,伴随着巨大的响声和尘土,这片大地开始崩碎并且凹陷下去。

三个雷狮和一个卡米尔一同沉默下来,片刻之后先打破这个尴尬气氛的却是九尾雷狮,他凑到自己的卡米尔耳边,笑着嘀咕了句:“你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还在叫我老师。”

后者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顺着雷狮的话又叫了句“雷老师”,坦诚的样子让雷狮看得心痒,扯着他的尾巴揉了一把。

他们并没有等太久,很快地不远处又出现了几个身影。先前还安静站在岩石上的卡米尔下一秒就出现在那个方向,原本他脚下的岩石现在已经碎成了粉末。

和九尾卡米尔同样的,虽说对雷狮有足够的信心,但这个地方毕竟有些诡异,直到确定雷狮没事之后卡米尔才彻底放下心来。

按照雷狮的说法,和他一同进入这里的卡米尔头上有奇特的犄角和三角形的尾巴,卡米尔听到这个形容后看向那边的恶魔雷狮,却发现不知何时,雷狮口中的那个卡米尔已经出现在了恶魔雷狮的身后。

“他先一步出来的,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和另一个我打起来了,所以我就掺和了一把。”雷狮丝毫没有对自己的添乱有什么愧疚,以卡米尔对他的了解,哪怕他意识到了那两个人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恐怕也只会觉得他们打得不够激烈。

在雷狮出来的时候,恶魔卡米尔和血族雷狮就已经因为一些事情打了起来。无论是哪个世界的卡米尔都不是喜欢争斗的性子,更何况对面是雷狮,除去他们两人以外并没有人清楚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只是看他们的样子恐怕谈论的并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也有可能只是恶魔卡米尔单方面觉得不愉快。

其他人多多少少都还有些特殊的能力,或者说还有些攻击性,但是还在读大学的这两位是真的仅仅是普通学生。卡米尔们多少还觉得他们作为普通人敢进入这个旋涡里有些胆色,但雷狮们根本不在乎这些。原本六对“雷狮”和“卡米尔”两两一组分得好好的,雷狮们却说着说着有吵起来的趋势。

最先毫不犹豫地后退一步的是杀手卡米尔。他早就有些奇怪了,其余世界里的自己对雷狮的依赖性很是特殊。他作为雷狮的Omega,在生理上对雷狮有依赖自然是无可厚非,但其余的世界里显然不存在第二性别,他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同样是自己,他们会这么依赖一个外人,哪怕这个外人是雷狮。

除去打扮成红配绿的那个少年时期的自己,和很明显还是学生的那个以外,其余的自己看上去都是成年人的样子,想来应该不会幼稚到掺和雷狮他们的争论中去。

兴许是因为这样的场景实在是难得一见,卡米尔们少见地没有太过担心正在争论不休的雷狮们。哪怕他们并不会在意平行世界中自己的生死,却也不会在事情正有趣的时候对另一个世界中的自己出手吧。

雷狮们不知为何已经从互相争论开始集体针对杀手雷狮,恶魔雷狮毫不犹豫地拆穿了他并不相信那边少年样子的卡米尔也是卡米尔的行为,说到底先前雷狮一直是不相信这些,纵使他接受能力再强,碰到这种事情第一反应也不过是雷家出于卡米尔对他的重要性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这么想自然无可厚非,只可惜他面前的是其他世界中并不怎么讲道理的自己。

“你看难道还不知道是不是卡米尔吗,你认不出他?”先前那声嗤笑正是来自恶魔雷狮。恶魔们可以改变外表,他相对于外表更加相信自己的感觉,对卡米尔极其熟悉的他有绝对的自信处在杀手雷狮的位置也不会认错卡米尔。

杀手雷狮皱起眉,正是因为认出来了所以才觉得不对劲,但这些哪怕对面同样是雷狮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和杀手卡米尔同样,他能看出其余几个世界中雷狮和卡米尔之间存在着依赖和被依赖的关系,却对此表示出 了极大的不理解。从一开始他的卡米尔就是以一副完全不服输的样子站在他的对面,他想象不出什么样的情况下卡米尔会去完全以自己为中心,但显然,在其他的世界中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雷狮们并没有给他细讲,只是在他说到平行世界的自己会做这么心软的事情的时候,恶魔雷狮耸了耸肩:“最开始我有我自己的目的。”

听他这么说,血族雷狮也认同地点了点头,旁边手里拿着奇怪形状武器的年轻雷狮却似乎并不是这样,看其余世界的自己们看过来,他眯起右眼,扬了扬眉:“我没有,当初就是心血来潮,就像捡个猫回去一样。”

杀手雷狮听他这么说,几乎是下意识地问道:“他没咬你吗?”

被问的那个可疑地沉默了几秒,他清楚谎言是肯定骗不过面前的几个自己的,索性也就点了点头,坦诚地承认了。

几个雷狮都露出了了然的表情,随后最年轻的那位看向还是大学生的雷狮:“你们那边的世界里是怎么样的?”

先前的争论似乎在这时被彻底平复下来,雷狮们只是互相听着各个世界里“自己”和“卡米尔”的故事。学生雷狮的世界里他们只是普通人,雷狮救出卡米尔也仅仅是因为卡米尔被人拐走了这种在其他几个雷狮眼里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他们都是雷狮,都很清楚卡米尔骨子里的那份固执,倒是没有对卡米尔因为这种“小事”就对雷狮死心塌地表示出什么疑问。

“闻着奶味找过去?真能说。”血族雷狮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舔了舔唇,露出回味的表情。他那边的卡米尔从小在贫民窟里摸爬滚打,自然没什么小孩子该有的奶味,但他身上的血腥味对雷狮来说倒是相当不错的享受。

其余几个雷狮似乎是想起了卡米尔小时候的样子,唯独九尾雷狮沉默了几秒,嘟囔了句“我没见过小时候的卡米尔”,还被旁边的杀手雷狮听了个正着。

他俩都是在卡米尔长大之后才见到对方的,少了那份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情谊,却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

他们很清楚,在场的六个人都是雷狮,对雷狮而言什么情分什么青梅竹马,如果对方不是卡米尔的话,这些对他们而言根本什么都不算。

那边雷狮们慢慢可以平稳地聊天了,这边卡米尔们打一开始就没有类似那样的争执。

他们并没有雷狮们那么强烈的好奇心,少有的见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机会却也没有放弃。几个人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坐下——学生卡米尔看了眼被少年砸出来的残骸,后者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情况特殊,这样比较容易告诉大哥我在的位置。”

论年龄来算,这里面最年长的要数血族卡米尔和恶魔卡米尔,几千岁的年龄导致他们看其余的卡米尔们的时候都像是在看自己族内的小孩子一般,哪怕他们都清楚这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也是一样。

只是几个卡米尔交换了情报之后却好笑地发现,他们的年龄似乎只能左右他们和雷狮在一起之后生活的时间长短,无论是几千岁的那两位,还是上百岁的九尾卡米尔,或者只是正常人的杀手和学生两个卡米尔,都早在相当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和雷狮在一起了。

只是这时候,最年幼的那位却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他问过其余世界的自己,在那些世界里他们是否还和雷狮在一起,但是对方简洁的话语中说出来的内容却让他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劲。

“我只是想问其他世界的我是否还跟在大哥身边,你们在说什么在一起?”

这话一问,不止是卡米尔们,连不远处的雷狮们也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互相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恶魔雷狮和九尾雷狮毫不客气地指着旁边的另一个自己笑出了声,连带着卡米尔们也勾起了唇角。

恶魔雷狮出现在那位卡米尔身边,从身后环住他的肩膀,翅膀将他与其他的卡米尔们隔绝开来,一旁的恶魔卡米尔下意识地眯了眯眼,指尖处隐约有黑色雾气形成,而另一边的电流已经几乎掩藏不住。

“别问那么多,卡米尔,等你长大就知道了。”恶魔雷狮这么和卡米尔说着,随后走到自己的恶魔卡米尔身边,伸手握住他的手掌直到他指尖的力量全部散去。

恐怕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只有最年幼的那个卡米尔一个人。连和他一起的雷狮都知道恶魔雷狮在做什么,他却只是皱着眉掸了掸肩膀上被恶魔雷狮触碰到的地方——嫌弃的样子引得那边几个雷狮再次笑出了声。

恶魔卡米尔看向那个自己,沉默了片刻却还是点了点头:“大哥说的没错,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雷狮是不可能一直掩盖着对卡米尔的感情的,作为过来人的他们对这点都无比清楚,而无论是他的那位雷狮,还是其余的雷狮,都不会愿意做代替告白这种事,哪怕他们本质上其实是同一个人。

当旋涡再次出现的时候,他们清楚这次奇妙的聚会就到此为止了。他们先后走进了旋涡内,没有谁上演那种恋恋不舍的戏码,这对于他们的生活而言只是个小插曲,回去之后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忘在脑后。

毕竟无论其余的世界中的雷狮与卡米尔究竟经历了什么,现在又过着怎样的生活,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仅仅是自己这边这位。

回到凹凸大赛的赛场后,卡米尔也没有提出什么疑问。他很清楚雷狮不想说的事情即使问了也没有用。

雷狮看他心情颇好,在打发走了帕洛斯和佩利之后悄声问他和其余几个卡米尔说了什么。卡米尔大致和雷狮讲了下其余几个卡米尔告诉他的他们和雷狮之间的故事,犹豫了片刻后,轻声开口。

“我先前只有在当初大哥心血来潮地救了我,一直带着我之后,我才会像这样把大哥当成全部。但是在听过其余几个世界里的事情之后我发现……”

他很少说这样的话,自己说着却还有些不好意思,雷狮并不催促他,只是坐在一旁撑着头听他讲。

“不管大哥救我的时候究竟出于什么理由,”就像是恶魔和血族那两个世界里的他们。

“不管那时候的我是处在什么情况,”是像是学生的世界里的他处在走投无路的困境中,亦或是像九尾世界里的他一半是主动地寻求庇护。

“哪怕您不曾拯救我,”哪怕像是杀手的世界里,他们打一开始就只是互利的合作关系。

“对于任何世界的卡米尔而言,雷狮都会是唯一的那个重要的人。”

兴许是今天接受的信息量有些大,或者是卡米尔心里也多少有点什么念头,在他开口之前雷狮都没想过会从自己冷静又内敛的堂弟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

兴许他先前考虑好的告白可以提前说给卡米尔听了。雷狮这样想着。

END

评论(2)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