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并肩

六对雷卡一台戏之第五弹——《纵火犯》的ABO+史密斯夫妇pa

原文走→《纵火犯》01

成年的卡,好磕的卡。

————————————————————

雷神和无定之躯极少碰面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关系不好还是什么,从某个时间开始,他们不接相同的任务,不接目标是对方的任务。人们猜测着他们之间的关系,想象着如果这两个人合作会是怎样的场景,却没有人敢去第一个尝试的人。

但是凡事总会有例外,作为为数不多知道雷神和无定之躯关系的金自然没有这么多顾虑。

“卡米尔你接不接!这可是能和雷狮合作的机会诶,你们两个搞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一起出过任务吧?要不要试试看?不难的!”

大清早听到电话里熟人的叫嚷声实在是让卡米尔提不起兴趣应对。金的嗓门大到不开扬声器居然能起到开了的效果。卡米尔眯起眼睛,习惯性地把手机从耳边移开,等对方说完再贴近耳朵,却被巨大的一声吓了一大跳。

“嘿嘿,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说话声音一大你就不会听我讲了吗。”电话那端传来金得意洋洋的声音,这边还有个半睡半醒的雷狮因为卡米尔少见的被吓到的表情趴在被子上笑个不停,两边夹击卡米尔觉得自己头几乎都要痛起来,叹了口气想回绝掉这个任务,手机却被抱上来的雷狮抽走:“这个任务他接了,把资料发过来。”

听雷狮这么说,金自然乐得轻松。反正雷狮应下来了就算卡米尔不愿意也会被雷狮说服,只不过这方面就不归他管了。

挂掉电话之后雷狮把手机丢到一边,脸埋进卡米尔怀里,Omega的信息素盈满他的鼻腔,再加上男性早起的生理反应,如果不是昨晚有点过火,他几乎要按着卡米尔再来一次。

“今天没什么事,再休息一下吧。”卡米尔下意识地揉了把雷狮的头发,手感如他想象的一样好,又多揉上两把,惹得还没太清醒的人忍不住抬头瞪他。

卡米尔身上还有着前一天晚上雷狮留下的痕迹,雷狮当然也是同样,抓痕吻痕一个不少。就凶狠程度来说卡米尔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个Alpha。

“你再这么瞪我我又要硬了。”卡米尔几乎不会说这么露骨的内容,但曾经雷狮这么说过,他也并不介意将这句话原数奉还。

雷狮坐直了身体,上下打量着他,直到看得卡米尔真的觉得有些危险的时候这才开口:“你想让我做到你怀孕为止?”

比这种荤话卡米尔是无论如何都比不过雷狮的。他毫不犹豫地放弃抵抗,从雷狮的禁锢中钻出来,在后者毫不掩饰的目光中拎着衣服进了浴室。

他们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坦诚相见不知道多少次,现在再害羞明显有些晚,更何况卡米尔现在很明显的心情不错,动作不遮不掩,水声隔着一层浴室门传入雷狮耳中。

“就这么高兴吗。”雷狮嘟囔了句,忍不住有些好笑。卡米尔不打算继续睡了,他也就爬起来做个早饭,在卡米尔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雷狮正叼着烤好的面包片翻着卡米尔用来接收资料的那支手机。

在俩人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卡米尔就没再藏过什么。雷狮的一切都是他的,同样的,他的一切也都属于雷狮,他们不会背叛对方,自然也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无论是任务目标或是其他的什么,卡米尔甘愿将这些全部展现给自己的Alpha看。

卡米尔身上只穿了条内裤,下身围着浴巾,手里的毛巾递给雷狮后抽走手机,后者了然地把毛巾盖在卡米尔脑袋上好一通揉,直到卡米尔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看完了全部资料才冲他露出个恶作剧成功的笑容。

如果是曾经的卡米尔,可能会毫不客气地评价一句幼稚,但现在他并没有这么说的资格。在外面成熟稳重佛挡杀佛的雷神在家里会变成这样子完全是他的错,自己宠出来的幼稚Alpha自然要自己来承担后果。

“怪不得同时请到了咱们两个人。”卡米尔抿了抿唇,稍微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这次的任务可不算容易。”

卡米尔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金所谓的“不难的”。不难的任务会有哪个傻子花大价钱请他和雷神同时出马。

这次的任务是围剿一个家族,单枪匹马恐怕还真的很难做到。这种事情一般都会请一个势力去做,雷狮和卡米尔都是单枪匹马的类型,并不是没接过类似的任务,但合作的话恐怕还真是少有。

雷狮扬了扬眉,嘴里的面包被三两下咽下去,冲卡米尔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怎么?怕了?”

卡米尔勾了勾唇,似乎雷狮不是在挑衅他,而是在说什么笑话一般。他打了个哈欠,坐到雷狮对面,在雷狮偷吃之前开动自己那份早餐:“和雷神一起出任务的话,不会有人感到害怕的吧。”

雷狮闻言,并没有多说,仅仅是嗤笑了声:“真能说。”

虽说金给他们的资料足够详细,但一些事先的准备还是需要的。时间上的要求并不算太紧,恐怕对方也担心由于时间不合适导致失手——那就是大问题了,恐怕还会同时得罪雷神和无定之躯。

雷狮和卡米尔提前去那个组织的据点附近踩点过好几次。组织里人不算太多,似乎没想过自己会被当成目标,戒备虽然说不上松,却也没有严到闯不进去的程度。

当初卡米尔刚认识雷狮没多久的时候,后者就敢一个人闯进一个家族的领地,现在身边有了卡米尔帮忙,雷狮自然没什么可担忧的,取而代之的却是令他脊背都有些发麻的兴奋。

卡米尔狙击能力极强,这次他也依旧如以往一样在不远处等待着能够将对面老大一击毙命的机会,而雷狮只需要保证自己不挡住卡米尔的射击路线就可以,身后的敌人卡米尔会全部处理。

以卡米尔的枪声为信号,在对方因为首领被杀死而乱成一团的时候,雷狮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两个人对一个家族进行围剿听上去似乎有些可笑,但在对方发觉甚至没有人能够近雷狮的身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可以笑得出来,甚至脸上大都还有些惊惧。

有认识雷狮的,从那张遮挡住半张脸的黑色面具和熟悉的装扮认出了来人的身份,这却并没有让他们的处境有所好转。

在调查雷神的时候,他们除去雷神百分百完成任务的记录和各种惊人的战绩之外,总会得到这样一个结论。

不要去试图招惹雷神,他是无解的。

眼下雷神主动招惹上来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们显然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如果不反抗,恐怕他们连逃走的机会都不会有。

雷狮似乎看出他们的想法,打一开始就以逃跑为目标的人又怎么可能对他产生什么伤害。打得实在无趣,雷狮敲了敲右耳上的耳麦,旁若无人地对卡米尔发出邀请。

“你要不要过来?”

雷神出任务的时候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他们又怎么会想到这次他居然心血来潮的和无定之躯合作。更何况无定之躯向来习惯于远程狙击——原本无定之躯这个称呼便是由于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而衍生出来的——他们怀疑过,毕竟这种狙击手法和精准程度第一反应恐怕都会是最强的那个。但在听到雷神让对方过来的时候,他们却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不会是无定之躯了吧。

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情况另一个人是不是无定之躯并没有什么关系的对手们突然抓紧了对雷神的攻击,试图在另一位到来之前解决掉他,或者哪怕给雷神制造出来一些伤害也好。

雷狮原本以为卡米尔不会答应他的心血来潮,耳机里沉默了片刻,随着枪响一同的还有一声微不可闻的“嗯”,之后狙击的枪声突然停了下来,那边卡米尔平稳到几乎听不到的呼吸声隐约变快了些许,恐怕是正在向他这边赶来吧。

雷狮勾起唇,眼中也带上了藏都藏不住的愉快笑意。他并不会对卡米尔暗杀的方式做出什么评判,狙击的技术换做是他也不可能做到更好,但是打架嘛,总觉得还是血淋淋的近战更让人爽快一些。

卡米尔同样听到了雷狮这边攻击的节奏忽然变快,耳机了解到的有限,借着枪声的远近来判断,恐怕是对方加快了攻击节奏。虽然知道这对雷狮而言恐怕不会有太大威胁,卡米尔却还是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即使是雷神,面对多人的围攻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当卡米尔进入房间时,雷狮的衣服上到处都是血迹,大部分是敌人的,但多少也有一小部分属于他自己。卡米尔知道这对于雷狮来说算不上什么,适当的伤口甚至还可以激发他的战意,但是担忧和理智向来没什么关系,理智清楚归清楚,卡米尔却还是忍不住瞳孔紧缩,下意识地掏出手枪扣动扳机,子弹扫过却几乎没有一颗落空。

雷狮往那边瞟了眼,下意识勾起唇,先前被子弹划过的伤口在隐隐作痛。残存的人里似乎有Omega,若有若无的信息素味道惹得雷狮有些心烦。

卡米尔已经是个被标记过的Omega了,他的信息素对其余的Alpha没有任何影响,却唯独雷狮能够闻到。卡米尔在闻到那股甜腻腻的味道时就知道对方打得什么主意了。与Omega不同,标记过Omega的Alpha依旧会被其余Omega的信息素影响,而雷神,众所周知的,是个强大又极具攻击性的Alpha。

这个强大的Alpha在闻到对方Omega味道的下一秒,周围被熟悉的雨后味道包围。卡米尔的信息素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也是最能撩拨起雷狮欲望的。和他本人一样清冷的味道反而带得雷狮身体有些发烫。卡米尔的信息素释放得不多,仅仅是为了阻止其他Omega的味道影响雷狮。他不是不清楚自己这样做反而会带来更大的影响,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个吃醋的事。

手枪里的子弹不多,对方趁着卡米尔换弹匣的时候出现在他身后,手里的枪支抵住卡米尔的太阳穴,只是一个眨眼间,卡米尔似乎就已经陷入了危机。

这并不在卡米尔的预料范围内,那一瞬间的腿软让他忍不住感慨雷狮对自己的影响。在工作场合调情总要付出一些代价,只不过这个代价究竟是他们两人来付还是挟持卡米尔的敌人来付就不得而知了。

“雷神!你再动一下我就让他的脑袋开花!”

卡米尔手上的枪和弹匣被抢走,对方确定他身上没有放第二把枪的地方之后这才放下心。显然Omega瘦小的外表让他们的警惕心降低了很多,认为失去了枪支的卡米尔就已经能够任他们宰割。

雷狮闻言,却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样放下枪,反而缓缓举起来对准挟持卡米尔的人,唇角勾起:“你们以为,这样就能逃掉了吗?”

他并不是不恼火的,说不出是针对卡米尔还是敌人,也有可能是自己,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现在能够成为他的出气筒的恐怕除了这些人以外再没有别人了——拿卡米尔出气得在别的地方进行。

雷狮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枪口从那人身上移到卡米尔的额头。他看上去并没有因为卡米尔被抓住就产生动摇,反而试图借机杀死卡米尔来使自己不会受到威胁。

而被抓住的那个反而平静得过分。双方的枪口都对准了卡米尔,无论是突然被挟持或是同伴的背叛似乎都没有让卡米尔露出什么情绪波动。他那双眼睛平静地看向雷狮,随后又垂下眼,认命一般地任由对方挟持着自己。

这样看来人质似乎是没有用的,那至少也要杀死这个小子。对方这么想着,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刚想扣动扳机,下一秒自己的大腿上却传来一阵剧痛。

声音和意识一同姗姗来迟,直到怀里的人从他因为剧痛放松了的手掌间矮下身,钻出他的禁锢时,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卡米尔掌心的迷你手枪正对着那人,枪口附近的皮肤还隐约有些伤痕。如果不是情况特殊,卡米尔着实不想用这个,隐蔽和威力强大带来的结果就是几乎每一次卡米尔的手心都会忍不住的刺痛——换成是别人,恐怕这时候手都会裂开。

周围的人只听到了一声枪响,射出的却是两发子弹。大腿上被卡米尔击中后,他的额头马上被雷狮手上的枪贯穿。以雷狮和卡米尔的默契,他们甚至不需要说话,仅仅是眼神交流就足以了解对方的意图。

两人同时开枪,由于距离的差异子弹一前一后地击中目标,中间的时间差正巧能让卡米尔在一击结束后从雷狮的射击范围内离开。

下一秒,卡米尔矮下身子,左腿横扫过去,将已经失去生机的人绊到身后的人身上,自己则是撞进另一个持枪的敌人怀里,一个扭身直接将他打飞出去,而那人手中的枪自然就落在了卡米尔的手上。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触碰了雷神的逆鳞,他们总该付出点代价,慢慢地开始有人把卡米尔和那个据说到死都没人见过的无定之躯划上等号,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人能够将这件事传递出去。

雷狮和卡米尔身上都是轻伤,相比地上那一片狼藉,他们的伤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在原地稍微休息了下,卡米尔先一步起身走到雷狮面前,将后者拉起来。

雷狮脸上的黑色面具已经摘下,露出的部分多少沾上的血迹,而被面具挡住的地方却是干干净净。卡米尔踮起脚,舌尖从血迹断开的地方舔过去,在雷狮唇角停留了几秒,却没继续深入。

“怎么?你属猫的?”雷狮扬眉,胡乱抹了把,他倒是不在意这个,只是满身是血地出去总容易被人注意到。

卡米尔停顿了下,眯起右眼看向雷狮,在对方打量的视线中平静地喵了声作为回答,随后绕过满地的血迹和尸体走向门口:“这里味道太大了,有些受不了。我们先回家?”

既然是疑问,那雷狮肯定就不会如他所愿。他走到卡米尔身边,一手将对方揽向自己,脸埋进颈窝狠狠地吸了一口,在卡米尔推开他之前抬起头。

“去宾馆吧,你身上的味道更大。我也快受不了了。”

恐怕今晚要增加新伤了。

END

评论(2)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