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百鬼夜行

六对雷卡一台戏第三弹,《七宗罪》的恶魔pa

原文走→《七宗罪》01

完全是两个风格了,这里是哪里我是谁我在写什么

——————————————————

对地狱的住民们来说,最盛大的节日不是圣诞节或者新年,而是万圣节。

曾经的万圣节在人间会有扮演各路牛鬼蛇神的人类四处敲门讨要糖果,故意把周围做出恐怖的气氛,恶魔们把这当成一场场闹剧,但多少还是有些庆祝的行为。

恶魔生命太长,即使一年过一次也很容易过得不耐烦,年幼的小恶魔还有点配合着万圣节的气氛玩一下“不给糖就捣蛋”的游戏,年长的恶魔们几乎提不起兴趣,只是摆了摆手让他赶紧去拿了糖果赶紧离开。

即使是这样,这也是地狱里最盛大的一个节日,原因无他,只有这一天恶魔们可以前往人间满足他们的口腹之欲。

暴食是恶魔的罪孽之一,也是恶魔的欲望之一。平常他们由于各种制约不可以随便去杀死人类,但唯独万圣节这天可以,只要不做得太过分就不会有人阻拦他们。

人们几乎想象不到之后要发生的事情,碰到那种比较听话的,会不完全吸食灵魂,留下一点维持生命,但是总会有贪图一时间的口腹之欲的恶魔存在,碰到这样的恶魔的人类极少有能活下来的。

而曾经做得最过分的人正老神在在地坐在自己经常坐的位置上,和面前冷淡的小军师谈判。

“大哥,如果你来帮我的忙的话,也许我们还会有时间去逛一逛。”卡米尔叹了口气。他的大哥雷狮不喜欢管这些事情,所以把东西都丢给了他,却偏偏还要想一出是一出地在万圣节这天往人间跑。

“这种东西你随便丢给谁不就好了,让莉亚找个恶魔帮你处理了就完事了。难得的万圣节,又没有神明碍事,跟我去玩一圈啊。”

雷狮这么说着,却完全没有征求卡米尔意见的意思。他叫来了低等恶魔,让他们把卡米尔手里的东西搬去莉亚那边,丝毫不想理会新上任的统治者愿不愿意接受这个烂摊子。

文件都被丢走了,卡米尔倒也不是不想和雷狮出去,索性就穿戴好,跟在雷狮后面走出房间。

地狱里没什么节日的概念,神明在的时候一般的恶魔们也不可能没事跑去人间闹腾,神明不在了之后雷狮和卡米尔也已经过了许多个万圣节,这一次却不知为何雷狮非要去人间玩一圈,这也是卡米尔第一次体会到万圣节的气氛。

人间已经做好了迎接各种人类假扮的鬼怪的准备,却不晓得会有多少真家伙藏在里面。

“你原来在人间怎么过万圣节的?”雷狮偏过头看向卡米尔。每隔一段时间人类的习惯总会有一些变化,雷狮不经常出地狱,原本对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兴趣,这次多少还是因为卡米尔在身边才有了兴致。

那时候的事情隔了太多年,卡米尔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他小时候被城里的人们厌弃,哪会有什么过节的机会。也许是万圣节,也许不是,大部分的时间他不是在家里干活就是被赶到大街上流浪。

他摇了摇头,不想再提起这些事情,压了压帽檐:“我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吧。”

现在和当初卡米尔离开人间时又有些不同,原本卡米尔不想引人注目才戴上了帽子,却发现像他们这种看上去是普通人类的在今天晚上才是异类。

雷狮掀掉了卡米尔的帽子,随手丢到一边,立刻有低等恶魔凭空出现接住了它,朝雷狮和卡米尔行礼后消失。他们身边一直有低级恶魔跟着,现在这种情况雷狮也觉得烦,索性把他们全部打发走,帕洛斯和佩利他们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特意跑过来扫雷狮的兴,等周围只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雷狮这才看向卡米尔。

“碍事的都走了,走吧。”

地狱通往人间的入口要多少有多少,不知是不是故意,雷狮带着卡米尔到达的地方正巧离当初他把卡米尔领走的城市不远。

原本时隔这么多年,卡米尔早已认不出这个地方,但雷狮生怕他不知道,还要特意告诉他。虽然不知道雷狮究竟是什么心态,但卡米尔也清楚雷狮并不会做对他不利的事情,恐怕只是最近有些无聊,想戏弄一下他打发时间吧。

“大哥想去那边吗?”卡米尔对此并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如果说没有碰到雷狮的话,这地方可能对他而言是不会想再回来的地方,但当初雷狮将他从这里带走,后又回到这里屠尽了整座城市的人之后,对卡米尔来说幼时的事情就已经是过去式了,他没有必要再去花费精力在意那些已经死去的人和已经过去的事情。

现在最重要的只是雷狮而已。

下一秒卡米尔就知道雷狮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盘了。

成年的恶魔们大都能随着自己的心意改变外表,即使卡米尔是混血儿也是同样,雷狮嘴上说着回忆,实际上只不过是想再看到卡米尔小时候的样子而已。卡米尔平常不太会在外表上做文章,仅仅是保持在二十几岁的青年样子,幼时的他更是自从身体成长之后就再也没人见到过。

面对雷狮的要求,卡米尔仅仅是眯了眯右眼,瞟了雷狮一下,随即如他所愿地变回了五六岁的儿童样子。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大哥的时候大哥也是小孩子的样子。”卡米尔提出要求,却被雷狮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雷狮牵起卡米尔的手。曾经他的手上有着细小的茧子,但现在已经全部消失,毫无疑问是小孩子柔软的手掌,被轻轻地攥在雷狮的手心里。

“那不行,现在我是你的监护人。”

话一出口,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当初卡米尔管雷狮叫父亲的事情。雷狮脸上闪过一丝不爽,身边的小孩子眼中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雷狮在卡米尔还没有配合地开口之前赶紧捂住他的嘴,把卡米尔抱起来,嘴唇贴着他的耳根哑声开口:“你敢笑回去我就让你在床上这么叫。”

威胁自然是非常有用的,卡米尔立刻露出严肃又正经的表情来告诉雷狮自己丝毫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心里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好笑。

那时候的他恐怕怎么也想象不出在未来他会为了自己以外的人甘心献出生命吧。卡米尔是清楚自己的,小时候的他没有被赋予活下去的权利,但他不想死,那时候会跟着雷狮走的理由他有些记不清了,但想来恐怕也仅仅是想活下去而已。

在雷狮身边能活下去,他就会跟着雷狮走。

卡米尔垂下眼,手臂抱着雷狮脖颈,把脸埋进他颈窝处。意料之外的动作让雷狮挑了挑眉。他可不觉得卡米尔会因为外表变小了就和他撒娇,这孩子的示弱大都有着别的目的,他可没有忘记当初卡米尔借着机会坑了神使的事情。

只是雷狮并没有多问,卡米尔不想说的事情他也没兴趣打听,只是手掌拍了下卡米尔的背,低声说了句“走了”。

雷狮带着卡米尔走进那座城市中,那里面和其他地方一样也做好了万圣节的准备。他们谁也不知道现在这批人究竟是从哪里过来的,看到一座废弃的城市就住了进来,慢慢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倒也有几分繁华的意思,比先前那个阴冷的城市看起来舒服了太多。

雷狮和卡米尔两个人头上都有着恶魔的犄角,身后三角形的尾巴随着他们走路的样子晃来晃去。卡米尔长得乖巧,脸上没什么表情却也异常讨人喜欢,雷狮抱着他走在街上时不时就会碰到住在附近的人叫住他们,塞上一把糖果给卡米尔,还要叮嘱一句别吃坏牙齿。

看上去是彻底把他们当成了化装成恶魔的人类了。雷狮心下忍不住嗤笑,脸上不但没有表露出来,还少有地和对方道了谢,揉了揉卡米尔的脑袋:“我会看着他,不让他吃太多的。”

卡米尔不知道雷狮今天哪来的好兴致,却不满意只有自己变成小孩子的样子,像是什么恶劣的情趣一样被雷狮抱在怀里,抿了抿唇,扬起脸看向雷狮:“我不会吃太多的,父亲。”

时隔许多年,雷狮再一次被同一个人叫成了父亲。那时候的雷狮只是觉得有些好笑也有些无奈,现在倒是知道卡米尔在表达不满,手里轻轻捏了他的小腿以示警告,却并没有反驳。

两人一路走过去,路上到处挂着南瓜灯。少有这种能露出恶魔特征走在路上的情况,四周的食物味道也是不错,卡米尔手里举着棉花糖倒是露出了点愉快的样子。

雷狮带着他拐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把卡米尔放了下来,被放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身体变了回去。儿童的身体并没有太多不好,但他却不是很愿意一直处于弱势的一方——曾经的卡米尔认为这样也并没有什么不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渐渐不满足于此,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讲,他只想与雷狮并肩而立。

尾巴在身后甩了甩,卡米尔扯下一块棉花糖塞进嘴里,唇角沾上的糖渍被凑上来的雷狮舔去。现在的卡米尔已经并不会因为雷狮突如其来的亲昵动作就感到不自在,他们早就过了事事都要害羞的时期,反应平淡了很多反而让雷狮有些不满。

“还挺好玩的吧。”雷狮的手掌搭在卡米尔的肩上,后者犹豫了下,却还是点了点头,向上拉了下围巾,视线集中在雷狮手腕处原本属于自己头顶的光环上,渐渐移动到雷狮脸上,对上那双眼睛,又一次点了点头,“是不错。”

周围还有庆祝万圣节的气氛,时不时还会听到孩子稚嫩的笑声和“不给糖就捣蛋”的喊声,但这些似乎都没有传到雷狮和卡米尔的耳中。这里是卡米尔在人间住过六年的地方,身边是在地狱里朝夕相处了许久的人,卡米尔看向雷狮,后者原本在他身边半搂着他,现在却放开了他坐到高处,手撑在身后仰起头看着天空,眼睛微微眯起,身后尾巴垂下来,时不时稍微晃一下。

帕洛斯他们此时大概也在人间的哪个地方晃悠吧,地狱里他所熟知的那些恶魔此时都会进入人间,与其说是过万圣节,不如说是在四处寻找食物,这点之于他们也是一样,人类的灵魂是恶魔们最好的食物,但无论是他还是雷狮都不约而同地没有去打这个城市里的人的主意。

棉花糖已经被风吹得乱七八糟,剩下一丁点缠在棍子上。卡米尔把最后那一点扯了下来塞进嘴里,棍子丢到一边的垃圾桶中,身后双翼展开,飞到空中,挡住雷狮的视线,直到那双眼睛完全睁开,眼里只有他的样子为止。

“大哥,走吧。”卡米尔凑上去,和雷狮交换了一个棉花糖味道的甜腻亲吻。他知道那边一定有人看到了他现在的样子,身后已经传来尖叫,只是这些都不是卡米尔想去在意的事情。他忽然收起翅膀,砸进雷狮的怀里,后者却极为默契地在这时候张开双翼,将两人与那边人类们的视线隔绝开。

“怎么,不想再待在这里了?”雷狮咂咂嘴,嘴唇上黏腻腻的糖渍让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圈,而卡米尔的视线也就跟着雷狮的舌尖在雷狮嘴唇上走了一圈——在色欲被激活后,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时不时会出现的对雷狮的渴望。

雷狮话中有话,卡米尔自然是能听出来的。他摇了摇头,微微皱起眉:“和这里没有关系,糖果太多了,周围没有恶魔跟着,我想先回家一趟把糖果放下。”

要让嗜甜的卡米尔把糖果扔在这里自然是不可能的,实际上正如卡米尔所说那样,他的怀里抱着一大堆各式的糖果,要继续逛的话实在是有些碍事。

恶魔的双眼即使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下也能完全看清,雷狮看得出卡米尔却是不是在敷衍他,耸了耸肩,收起翅膀,手指划过这片空间,地狱的入口随即出现在附近。

“如果我说放下之后要回来把这群人吃光呢?”雷狮站在入口处,忽然开口问道。

卡米尔一怔,低下头思考了片刻:“这样的话恐怕日后安迷修会来找麻烦,按照万圣节的游戏规则,他们给了我们糖果,就不会被捣蛋。”在雷狮几乎以为卡米尔被这个地方和体内那部分该死的天使血脉影响到的时候,卡米尔停顿了下,视线扫过身后战战兢兢的人们,蓝色的双眸中是和雷狮如出一辙的冰冷。

“但是如果大哥你想这么做的话,那请让我来实施。”

雷狮闻言,反而摇了摇头,拽住卡米尔的手腕拉着他走进地狱——差点害的卡米尔怀里的糖果掉上一地:“算了,总来一个地方也没什么劲,等放下东西之后换个地方去逛吧。”

原本是想试探一下在这个对卡米尔而言相对特殊的地方他会不会有什么天使一样恶心的反应,现在似乎反倒被对方看穿了。雷狮勾起唇,手上不自觉地加了几分力度。想来也是,哪有什么特殊的地点,恐怕就算问卡米尔,他也只会坦诚地说对他来说特殊的只有自己吧,真够狡猾的。

“走吧,先回家。”

END


评论(3)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