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兄弟之间总有一些特殊的联络感情的方式。

比如当弟弟的大部分都体验过被兄长理发的感觉,雷狮当然没有,但是卡米尔是有过的。

在小时候除了雷狮以外没有人在意卡米尔,一个私生子而已,又没有继承皇位的权利,全靠着三皇子护着他才能活下去,这样的人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头发长长了这样的细节。

偏偏雷狮无聊的时候就会把注意力放在卡米尔身上。其他人他多少都能预料到对方的反应,唯独卡米尔时不时就会做出一些出乎他预料的事情,有趣得不行。

所以雷狮很快就发现了卡米尔的头发有些长了,尤其是前面的刘海,快要挡到眼睛了。他自己可能之前剪过一次,参差不齐的有点丑,后面干脆就不打理。

雷狮那天神秘兮兮地朝卡米尔勾了勾手指,把卡米尔勾过来之后按在椅子上,学着理发师曾经给他做的那样,找不到合适的布系在脖颈上挡住碎发,索性拎了张床单过来,围在卡米尔脖子周围,披在他身上倒是不再担心碎头发弄到衣服上了,卡米尔现在看上去活像个晴天娃娃,被床单包得小小一个,眼睛里正带着点茫然看着雷狮。

看雷狮拿出剪刀,卡米尔这才知道他打算做什么,原本就没担心过雷狮会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这下子彻底放松下来,手指在床单上顶出一个小小的突起,顺着移动下去,却被眼尖的雷狮看到,后者的手指落在那一处,隔着床单碰到卡米尔的手,隐约间似乎还有体温顺着传过来。

剪刀在雷狮手指间转出个弧度,他打量着卡米尔的刘海,伸手在他眉毛左右的高度比划了一下,嘀咕着“卡米尔你别乱动啊”,凑近了他去试图把他的刘海剪短一点。

卡米尔是不习惯和人有太近的接触的,虽说比起其他人,他对于雷狮有着更多的亲近,但这也仅限于心理上的亲近,而雷狮也不是那种喜欢和人腻歪在一起的性格,即使是他们也少有现在这样的情况。

雷狮让卡米尔分开腿,自己站到他双腿间,好在卡米尔因为小时候营养不良,身子瘦瘦小小的,年长他三岁的雷狮已经和他拉出了身高差,不需要踮脚也可以轻易够到他的头顶——不然当大哥的威严可就都没有了。

担心碎发掉进眼睛里,卡米尔把眼睛闭得紧紧的,却因为这样更加强烈地感受到了雷狮的气息,这并不让他觉得讨厌,却有些不习惯地动了动身子,换来对方啧的一声和让他别动的命令。

雷狮这么说了,那卡米尔就只会照做。他僵住身子,不敢再有小动作,有碎头发掉在了鼻尖上,蹭得有点痒,他也只是皱了皱鼻子,并没有抬手去挠。前面的头发很快就搞定了,雷狮绕到他身后,手指在撩起他的头发时蹭到了后颈,卡米尔被吓了一跳,身子抖了下,差点带得雷狮一剪刀剪到底。

雷狮也看出他在努力不动,这次倒是没说什么,手掌按在弟弟的肩膀上拍了拍,他不懂得怎么安抚别人,只是本能地觉得这么做兴许卡米尔会觉得好一点。

后面不需要闭着眼睛,卡米尔偷偷睁开眼,面前摆着的镜子里诚实地映出他现在的样子,惨不忍睹的刘海并没有引起卡米尔的注意,反而是后面表情专注的雷狮吸引了他的视线。

雷狮似乎是注意到了卡米尔在看着自己,故意做出凶巴巴的样子,卡米尔倒也不怕他,反而忍不住带上了点笑意,下一秒,在雷狮冲他笑得露出犬齿,眉毛高高扬起,摆明了在打什么坏主意的时候,卡米尔为了自己的头发还能见人,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看卡米尔这样子,雷狮倒也不恼,手指轻轻扯了下对方柔软的黑发,另一只手卡在卡米尔的喉咙上,俯下身贴在卡米尔耳边,看着镜子里两人有几分相似的面容忍不住有些好笑:“打劫。”

对于雷狮这种想一出是一出的性格,即使还没有相处太长时间卡米尔也已经深有体会,他学着书里看到的内容, 却没有露出丁点害怕的意思:“我什么都没有。”

雷狮对他的配合很满意,收回手,似乎是想像成年人一样做点什么帅气的事情,低头亲了下卡米尔的头发:“那我就劫走你的头发好了。”

————————————————————

卡米尔的头,像地球,有山有水有河流

评论(18)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