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大白天看到鬼总是不那么愉快的。

即使卡米尔是个冷静的人,却也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半透明的人影吓了一跳。他并不是无神论者,却也是第一次见到幽灵这种东西。

更何况那个幽灵还自顾自地留在了他家里,仗着除了卡米尔之外没人看得到他净干恶作剧的事情。

幽灵名叫雷狮,他并不知道自己死了有多久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死因,今年的中元节他来到人间后,隐约总感觉有人在呼唤自己,这是前些年都没有过的。他好奇心重,索性就闭上眼顺着感觉往某个方向走,在感觉最强烈的时候,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卡米尔。

卡米尔对这个故事的真实性表示出了极大的怀疑,却又没有办法去证实雷狮说的话是真是假,呼唤雷狮的不会是卡米尔本人,但雷狮确实是被卡米尔吸引来的,这很矛盾。

只是好在他向来是随遇而安的人,没有办法把幽灵赶走,又只有一天而已,索性也不再去纠结这些,任由那个叫做雷狮的幽灵自顾自地在他家里飘荡。

一天的时间能有多长?不过就是雷狮把卡米尔的家里转了个遍,帮他找到了许多曾经以为找不到的东西和藏在各个角落里的黑历史,最后即使是卡米尔也冷下了脸。

雷狮自知做了错事,却没有丁点要悔改的意思,最后反而是卡米尔觉得和一个幽灵生气没什么必要,表情才慢慢缓和下来。

对雷狮的出现,他心里隐隐有些猜测。他刚搬进这个房子里没多久,听说曾经的房主里有一个死在这栋房子里,恐怕那个人就是……否则他恐怕也不可能比卡米尔这个现任的房主还了解这栋房子。

那么到底是什么在召唤他?

卡米尔的表情恢复了平静,问雷狮有没有看到什么他有熟悉感的东西,雷狮看着他表情的变化心里好笑,却顺着他的话想了想,从某个房间里翻出了个盒子。

盒子里面是一对戒指,款式十分简单,没有多余的装饰品,雷狮盯着那对戒指少有地露出了茫然的表情,却立刻消失不见。

“别看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熟悉。”雷狮摆了摆手,说来也怪,他只知道自己名叫雷狮,其他的却是一问三不知,卡米尔没见过其他的幽灵,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死后都是这样的,也就无从考证。

不管是不是,这对戒指和雷狮有关系是确定了的。卡米尔将它们放到书架上,雷狮却让他随身带着,说这样也许自己也能离开这个房子了。

除去在空中飘着和别人看不到他,雷狮没有哪点像个幽灵。他可以碰到房间里的东西,甚至可以碰到卡米尔的手臂,第一次尝试的时候他居然就这么在空中翘起了二郎腿,一副玩味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卡米尔尝试了一下,把戒指和盒子一起放进包里,雷狮却没有办法跟着一起出去。他犹豫了一下,把其中一个套在手指上,另一个递给雷狮。雷狮倒是爽快,直接套在了手指上。

这次卡米尔顺利地把雷狮带了出去,幽灵兴致勃勃地威胁他让他一直带着不许摘下来,卡米尔沉默了片刻,低头反思了下自己先前顺手套在左手中指上的行为,姑且还是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在那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雷狮和卡米尔在外面转了转之后又回到了家里,卡米尔捧着书看个不停,少有地没有按照平常的生物钟的时间睡觉,反而等待着零点的到来。

“明年你还来么?”他这么问雷狮,雷狮沉默了下,点了点头,“所以给你一年的时间决定明年这天怎么安排,如果还让我憋在屋里一整天我就把你的黑历史发出去。”

他是魔鬼吗?

哦,他不是,他是幽灵。

此时距离零点还有不到两分钟,卡米尔合上书,点了点头,心里却计划着回头把这对戒指丢到哪里去能让自己挽救一下自己的黑历史。

零点到了。

卡米尔本以为雷狮会变成透明的然后从自己面前消失,或者是别的什么方式离开,所以在00:01的时候,他和雷狮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半天,卡米尔迟疑着伸手碰了下雷狮的手臂,还能碰到。

“你怎么还在?”

中元节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评论(9)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