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有些人表面上看上去光鲜亮丽,实际上他连只狐狸都没有

六对雷卡一台戏第二弹,《光影》的九尾paro。

原文走这边→《光影》01

已经和原文风格完全不一样了,这一年里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设定也都忘得差不多了,有bug就看在我拼命赶死线的份上无视吧。

————————————————————

雷狮的第九条尾巴比卡米尔要早一些长出来。

这并不奇怪,卡米尔的身体会出现妖化本身就是因为雷狮的妖力,他适应身体的变化尚且用了很久,更别说要把雷狮的妖力化为己用了。在卡米尔没有办法顺利使用妖力,而雷狮只有三条尾巴的时候,可以说是他们最危险的时候。

这种日子本应该在绝对安全的地方度过,但雷狮执意要往出跑,卡米尔只好背着他和帕洛斯交易,好在当初那次让他失去人类生命的战斗中他和帕洛斯在某方面达成了默契,前者需要保证雷狮的安全,后者乐于靠着雷狮来遮掩自己的利爪,谈判起来几乎没有什么阻碍。

只不过卡米尔会在当初那只袭击他们的巨鸟的刺激下出现六条尾巴是帕洛斯没有想到的,直到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和卡米尔的交易似乎不只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卡米尔利用他那不怎么上心的保护来磨练自己,比预想中早了太多地适应了雷狮的力量。

在卡米尔出现六条尾巴之后,他的进步似乎就这样停止了一般,直到很长一段时间过后,眼睁睁地看着雷狮尾巴的数量追上了甚至超过了他,卡米尔还停留在六条尾巴,虽说这样一般的种族也不会敢太招惹他,但卡米尔还是忍不住有些怀念自己比雷狮更强的短暂时光。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雷狮再次出现第九条尾巴,而卡米尔勉勉强强地从六条变成了七条,距离那场大战已经过去了近百年。

时间在他们身上并没有留下太过明显的痕迹,除去受到尾巴的限制,雷狮保留了一段时间少年的外表之外——那段时间里卡米尔看上去更像年长者,在某些时候雷狮没少利用这点折腾他——自从可以随意改变外貌之后,雷狮就恢复了卡米尔刚见到他的时候的样子,似乎对这个年纪的外貌情有独钟。

狐族百年的修为会化作一条尾巴,千年以上的狐妖只要尾巴还在,即使妖力暂时散去也不会危及到生命,但这不是雷狮闷声作大死的理由。

他挑衅谁不好,偏偏去挑衅年轻的兽王。即使在最强的状态下他和嘉德罗斯谁输谁赢还是未知数,即使那时候嘉德罗斯受伤了,雷狮也同样不是全盛期。也许正因为是这样,他才会肆无忌惮地去挑战嘉德罗斯的权威,结果当然是对方伤上加伤,而自己也同样没了维持人形的力气。

卡米尔不得不把雷狮抱到怀里,现在他已经变回了小狐狸的样子,除去屁股后面那九条尾巴实在太显眼,其他地方看上去和一只普通的狐狸也没有什么区别。

雷狮收起大部分的尾巴,只留下三条在卡米尔面前晃来晃去,被对方捉住好一通揉,撸狐狸的手法一如前世一样优秀,雷狮想这么说,却又忍不住想起来卡米尔曾经吃过前世的醋就有些好笑。

被卡米尔像是抱宠物一样地抱在怀里并没有雷狮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事实上由于身高的关系,他们之间的拥抱大部分时间是卡米尔待在他的怀里的。卡米尔的怀抱和他本人的性格一样,冰冰凉凉的没什么温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死过一次,卡米尔的体温总会比雷狮低上一点,大热天里抱着异常舒服,尤其是雷狮现在还不得不处于满身毛发增温的状态就更是这样。

雷狮的妖力恢复得很快,实际上没过多久他就已经可以不用保持着狐狸的样子了,但卡米尔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这样也挺好的”让雷狮保持了原形。不管怎么样,待在卡米尔怀里比自己出去走要轻松太多,他保持着人形的时候要抱卡米尔一下可不是多容易的事情,哪像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让卡米尔主动把他抱起来。

雷狮是毫无疑问的享乐主义者,对很多事情并没有常人以为的那么在意。卡米尔乐意抱着他走,他也就顺着对方,三条尾巴交错地拍在卡米尔手臂上,绒毛扫过去弄得他有点痒。

卡米尔不轻不重地拍了下雷狮的尾巴,似乎是觉得手感不错,又揉了两把,直到揉得雷狮有点不爽地朝他伸出爪子才作罢。

和普通的狐妖一族不同,卡米尔是从人类变成狐妖的,于他而言人形才是原形,所以短时间之内卡米尔并没有办法变成狐狸的样子。如果他可以,恐怕雷狮第一时间就会让他变成狐狸然后用力把他尾巴上的毛揉得乱七八糟。

没有办法揉卡米尔尾巴的雷狮只能在卡米尔怀里直起身,把爪子搭到卡米尔的头顶,先前还整整齐齐的头发下一秒就乱糟糟地顶在他头顶,卡米尔有点茫然地眨了眨眼,把头发整理好,下一秒却是把雷狮放到了头顶。

事实证明漫画里经常看到的场景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雷狮努力想在卡米尔的头顶待住,但是代价总是他得抓住卡米尔的头发,为了防止自己的小家伙秃顶,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个姿势。

少年抱着宠物的样子看上去人畜无害。并不是所有的生物都能从他们身上的妖力分辨出他们的危险程度,尤其是在人类众多的地方更是这样。外表一样的前提下人类是分辨不出异类的,这也就导致了卡米尔身边除了雷狮以外甚至没有第二只动物敢接近,却有那么几个以貌取人的家伙带着十足的恶意停在了他的面前。

雷狮的大本营一如先前一样在与这片空间不同的地方,他们随时可以回到那里。先前和嘉德罗斯打斗的伤也好了八九成,如果不是卡米尔挺享受现在的状态,雷狮甚至不会保持原形。

对狐妖们来说,人形的样子比狐狸的样子要安全太多,除非身边的人拥有了他们绝对的信任,否则他们轻易不会露出原样。这种细节雷狮是绝对不会给卡米尔讲的,他只是在阳光下懒洋洋地享受着卡米尔的抚摸,放任他去面对那几个毫无威胁的人类。

这甚至还没有当初那只半人鸟给他们带来的威胁大。也许是因为曾经是人类,卡米尔并不想过多地为难面前的几个人,他们却偏偏不识趣地把卡米尔围起来,阴影投下来,挡住了照在雷狮身上的阳光,雷狮的尾巴不耐烦地甩了甩,连带着卡米尔微不可见地皱起眉。

俗套的威胁并不值得卡米尔多加关注,只是这群人居然把主意打到了雷狮的身上。

听着他们说什么狐妖一族的皮毛可以卖个好价钱,卡米尔心里就忍不住的好笑。他低头看向雷狮,正对上对方那双眼睛。他与雷狮刚认识的那个时代里可没有人敢把主意打到兽族身上,更别说是九尾狐,再年幼的孩子也知道惹到他的代价不比惹到兽王轻,这恐怕是雷狮第一次当面听到有人说要剥了他的皮去卖钱吧。

雷狮似乎是看出了卡米尔的打趣,爪子抵在卡米尔的腰间,却让对方眼里的笑意更甚。他们两个谁也没把那人的话往心里去,横竖这群人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

只是他们想无视,被无视的人们却忍不住的火大。

周围的话语逐渐从威胁变成了谩骂,卡米尔的不理不睬终归还是惹恼了对方,那人朝雷狮伸出手,试图把他从面前这个“瘦弱”的少年怀里拽出来。

瘦弱的少年抱紧了怀里的三尾狐,那双湛蓝色的眼眸紧盯面前的人,表情看上去有些冰冷,但在这种场景下看上去只像是色厉内荏而已。

不知是不是错觉,少年怀里的狐狸一瞬间露出的表情只能被称作怜悯。原本坐在地上的少年站起身,一手抱着狐狸,一手掸了掸身上的草屑。

百年前面对任何敌人都无能为力的少年在现在也拥有了保护雷狮的能力。他仅仅是站在原地,什么动作都没有,周身妖力渐渐散出。

在他们的不远处就是凯莉住的地方,外表只有十几岁的年轻魔女感受到了这股力量,手一抖,瓶子里的液体倒了个干净。

她一边在心里抱怨着又毁了一锅药剂,一边忍不住地有些幸灾乐祸。尽管卡米尔和雷狮的妖力出自同源,但他们的身体不同,性格不同,散发出的妖力给人的感觉差异也极大。

雷狮人如其名,妖力如同暴躁的雷霆一般,而卡米尔比起雷狮要安静许多,感知上甚至会让人感觉他的威胁性并不很强,恐怕那个不长眼的惹了卡米尔的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她哼着歌挥舞着她的魔杖,锅晃晃悠悠地把自己肚子里的东西倒了个干净。一旁陪伴着她的老骨头看凯莉这次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因为药剂制作失败就耍脾气不干,忍不住有些惊奇,问起来的时候魔女却不愿意给出正面回答,反而笑嘻嘻地反问。

“你知道海底有什么吗?”

老骨头自然回答不上来,卡米尔面前的人也是一样。他们感受不到妖力,没有办法像凯莉那样直观地描述出来,反而是雷狮因为距离卡米尔太近,比起其他人有着更深切的感受。

狐狸甩了甩尾巴,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得意的意思在里面。最开始他是作为卡米尔的教师出现在卡米尔身边的,即使他们之间的关系从师生到保护者与被保护者到同伴再到恋人,陆陆续续地变了好几次,于雷狮而言,卡米尔依旧是那个被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小家伙。现在卡米尔成长到只是站在那里不动,稍微有点危机意识的家伙就不会来招惹他, 不管从哪个角度上看都是足够优秀的学生。

卡米尔的双眼渐渐出现了点红色。不同于他拥有雷狮双眼时的紫红,那是属于狐妖一族强大魔力象征的鲜血一样的颜色。他垂下眼,遮挡住里面越来越浓郁的颜色。头顶在一个眨眼间出现了双黑色的兽耳,上面坠着的白色微微晃动着,身后出现一条与耳朵同色的尾巴,摇晃间变成了两条,没几下又出现了第三条。

不可以直视他的眼睛,不可以触碰他的尾巴,不可以被他们的指甲划破皮肤,在遇到他们的时候只需要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逃走,千万不要和他们正面抗争。

只是在他们转身想跑的时候,却发现周围不知何时被看不到的墙壁包围。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如同当初的卡米尔一样平静地接受了现实,他们开始感到恐惧,眼中满是掩饰不住的惊慌失措,却阻止不了卡米尔一步步地走近他们。

如果是雷狮,恐怕多少会戏耍一下猎物,但他现在仅仅是窝在卡米尔的怀里,甚至还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如果他们能看懂狐狸的表情,雷狮觉得他们一定能看到他的脸上写满了无趣。

这种杂鱼连给卡米尔练手都做不到。雷狮老师毫不犹豫地给面前的几个家伙做了判断,暗自嫌弃他们作为陪练的质量不够好,如果不是卡米尔少有这种可以稍微玩一玩的机会,他都要自己出手解决这几个家伙了。

雷狮从卡米尔怀里跳下去,在先前卡米尔坐着的地方团起来,怀里毛茸茸的触感突然消失让卡米尔愣了下,只是他向来没有强迫雷狮做不喜欢做的事情的兴趣,既然现在雷狮不让他抱,他只好把注意力放到面前这几个人身上。

正是因为曾经是人类,卡米尔是不喜欢杀人的,但雷狮教出来的小狐狸也没有好脾气到被人欺负到头上还能忍住的程度。他的尾巴刺穿了面前几个人的手臂,黑色的绒毛上面沾染的红色血迹并不明显,卡米尔瞟过去却忍不住想起当初刚复活的时候看到的满身鲜血的雷狮。

手臂过后是大腿,然后是肩膀,毕竟他们试图打雷狮的主意,作为代价总该留点东西下来。

原本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偏偏有个不长眼的家伙拖着残破的身子去抓雷狮,而雷狮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居然就这么让他拎着自己后颈的皮毛给拎起来了。

卡米尔心下有点无奈,深知这是雷狮有点手痒,故意把破绽送到对方面前,也不去管那个人的叫嚣,反而皱了皱眉,脸上露出点怜悯的意思。

那人看得奇怪,却发现手上的三尾狐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压迫感极强的男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人个子很高,手掌不住地揉着后颈,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这都不是什么问题,最可怕的是,无论怎么数,或是拼命揉眼睛,那人身后的九条尾巴却都不是他过度恐慌所产生的幻觉。

“九、九尾狐?你是雷狮?!”

这一句话让雷狮露出玩味的笑意,他扬了扬眉,似乎是很有兴趣的样子:“哦?你认得我?”

雷狮谁不知道,就算再无知的人也该清楚,如果说兽族里有几个不能惹的存在,雷狮绝对是其中一个。这是常识。

那个人的惊讶只持续了一小会,他的眼中很快失去了神采,卡米尔对这种状态并不陌生,狐妖一族自带魅惑的能力,很容易迷乱了人类的心智,这件事他打一开始就知道了,却从来没有成功操控过。

雷狮哪会不知道卡米尔在想什么,他随口命令那人去解决掉剩下的其他人,自己却弯下腰凑到卡米尔的面前,两双同样颜色的眼睛对视着,片刻后雷狮偏过头亲了卡米尔一口,在后者怔愣的表情里直起身露出得意的表情。

“怎么这么看我?你刚才不是想让我亲你吗?”雷狮理直气壮。

实际上狐族的魅惑对同族是没有效果的,雷狮却非要说自己是被卡米尔控制着才亲了他,锅甩得十分熟练,偏偏后者还毫不犹豫地全盘接了下来。

先前围着他们的那群人早就没了气息,卡米尔对人类还有丁点恻隐之心,雷狮可是没有一点手软的意思。他自己和卡米尔以外的人的性命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价值,横竖卡米尔也不是那种会因为他杀死那些人就感到难受的性子,反而在不涉及到雷狮的性命问题时更习惯于纵容他,这让雷狮更是肆无忌惮。

调情和无伤大雅的玩笑随时随地都会有,在最开始的时候卡米尔还有些脸皮薄,雷狮随口一句话总能打破他平静的表象,现在却已经可以无视周围其他的人,在满地的狼藉中踮起脚尖,伸手去揉雷狮先前被人掐住的地方。

那对雷狮并没有什么伤害,卡米尔只是习惯于找个借口和雷狮有些肢体接触。

他这样想着,雷狮却轻声嘟囔了句“狐妖的魅惑能力对同族真的没用吗”,在卡米尔反应过来之前揉了揉他头顶的兽耳,看那双耳朵抖了抖,露出利齿去咬右面的那一只。

“雷狮?”

卡米尔对他的称呼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变成了姓名,雷狮放过了那双耳朵,舔了舔嘴唇,卡米尔明明体温偏低,他按在小狐狸腰间的手掌却有些发烫。

“我知道,等晚上的。”他这样说着,没再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只是把卡米尔按进了怀里,低下头轻轻亲了下他的发顶。

END

评论(5)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