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你永远不知道七夕那天你会忙成什么狗样子

我没有咕咕!

梗在最后,我尽力了……

————————————————————

把演唱会选在七夕这天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

从早上起来雷狮就像是中了邪一样,随手买的彩票中了奖,往接他的车那边走的时候又捡到了100块钱,再加上他内敛的小堂弟今天似乎心情很好,在他出门前还特意说了句今天会去看雷狮的演唱会——相比之下最后一个更让雷狮愉快一些。

即使是七夕,雷狮的演唱会依旧是爆满,卡米尔的票位置自然不错,大部分时间几乎可以看到雷狮笑的时候露出的犬齿和从下巴上滴下来的汗珠。

他早在和雷狮重逢之前就已经是他的粉丝。偶像变成堂兄的待遇是很多迷妹们心心念念的,但是放在卡米尔身上也仅仅是让他总能第一时间得到雷狮活动的消息,并且总能在演唱会前收到来自雷狮的票而已,他甚至还极少能抽出时间去看。

这次难得有时间,他心里又揣着某个计划,自然是不能浪费了雷狮给他的票。

演出结束后,卡米尔在后门附近的某家店里等了雷狮一会。他把自己的位置给雷狮发过去之后就把手机塞进包里,抽出手的时候碰到了某个被他摩挲过很久的小盒子,很快地蹭过去。

等雷狮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卡米尔面前摆了两个空杯子,而他正在解决第三份布丁。雷狮在他身后打量了半天,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进入卡米尔身体里的热量到底都被塞到哪个角落里去了才能让他在拥有这种吃甜品的爱好的同时还能保持身材。

卡米尔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一样,回过头正对上雷狮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下意思地低下头,却看到自己手上还捧着布丁,甚至勺子还在他的嘴里叼着。卡米尔连忙把嘴里那一口咽下去,想赶快吃完之后去陪雷狮吃宵夜,但对方却直接自顾自地坐在了他的对面,甚至还张开了嘴指了指自己。

“啊——”

卡米尔毫不犹豫地又要了一份布丁塞给雷狮。

雷狮的演唱会是在晚上,现在结束之后该吃的就应该是夜宵了。原本按他们的计划,在演唱会结束后应该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给雷狮补充一下体力,然后俩人一起去看日出——后面这个是卡米尔的提议,原本没必要非得放在今天,但在雷狮的强烈要求下把安排都凑到了一起,横竖未来几天两个人都没什么事,熬个通宵也不是大问题。

两人倒也没去特意找什么好的餐厅,兄弟俩骨子里如出一辙的不受约束让他们每次去条条框框多的地方都只会有被束缚的不适,要放松还不如路边找个大排档进去解决——事实上他们也这么干了。

雷狮演唱会把东西都丢在了家里,这顿饭自然是卡米尔请,后者显然早就清楚雷狮的习惯,点餐的时候也根本没有问雷狮想吃什么,手指毫不犹豫地从菜单上某几页划过,努力去无视对面的人越来越浓的笑意。

事实上,卡米尔与雷狮相处的时候大部分时候是处于被动的状态,这并不奇怪,很少有人能在雷狮面前占据主动,但如果雷狮主动将其交给对方那意义又不一样了。从他第一次翘着二郎腿和卡米尔全权交给他到现在不需要他说卡米尔就会主动给他全部办好,中间雷狮不知道收到了卡米尔多少偷偷摸摸的白眼。

卡米尔自以为隐瞒得很好,却不知道雷狮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间远比他想象中的要长太多了。

大概很少有人会像他们一样从前一天晚上开始往日出的地方溜达,原本卡米尔留出了足够的时间,但这一切都被一个不速之客打乱了。

不速之客趴在了车轮胎和车身的空隙上,如果不是卡米尔之前看过类似的报导所以低头看了一眼,这个几个月的小生命恐怕就要在下一瞬间消失了。

只是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站都站不稳的小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上去的,趴在车胎上连叫声都发不出来,灰白的一小团,看到卡米尔和雷狮张了张嘴,发出点细微的声音之后就没了动静,只剩下时不时抖一下的耳朵宣告着它还活着。

“怎么跟你小时候似的。”雷狮突然兴致勃勃地冒出了这么一句,伸手要去抱那只小奶猫,却被卡米尔拦下。

“如果沾上人类的气息大猫会不要它的。”卡米尔一本正经,却把事情推回了动弹不得的原点。

雷狮一手拨开他挡着的手掌,另一只手去把小奶猫捞了过来。小家伙似乎是被吓了一跳,连踢带咬,喉咙里发出嗷呜嗷呜的声音,看得雷狮有些好笑。

“简直一模一样。那个高度估计不是它自己上去的,这小家伙看着也不像野猫,估计是被人遗弃了吧。”雷狮试图把它翻过来,小家伙却每次都立刻又翻回去,无奈之下雷狮只好把它举高,对着某个部位打量了下,啧了声,“公的。”

卡米尔并不理会雷狮耍流氓一样的行为,看雷狮的样子摆明了是想收养这只小猫,只是雷狮大部分时间都忙于工作,他也是一样,他们两个谁也腾不出时间照顾它的,收养显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似乎是看出了卡米尔的想法,雷狮瞟了他一眼:“没人在家的时候就丢给帕洛斯,反正他家养了只人形犬了,再养只猫也没什么。”

帕洛斯和雷狮口中的人形犬佩利住在他们楼下,平常大部分时间都在家,倒是可以照顾它,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突然有只猫过去佩利会不会和它打起来……虽然看这小家伙也不是安分的主,不过应该不会吧。

在雷狮看来,这只小奶猫简直和小时候的卡米尔一模一样。

他和卡米尔小时候一起住了几年,那时候卡米尔的父母婚姻破裂,谁也不想要年幼的卡米尔跟着当个拖油瓶,这点雷狮的父母也是一样,但雷狮一句话确定了卡米尔那几年的去处。

“把他给我吧,我少个玩伴。”

读作玩伴,写作玩具。谁不知道雷狮是个任性至极的主,这时候没有人在意卡米尔的死活,让他在外面流浪都没有问题,既然雷狮要他有用,其他人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卡米尔就和这只被遗弃的小奶猫一样被雷狮捞回了自己家。

怨不得雷狮说一模一样,那时候的卡米尔一双眼睛里全是防备,仅仅是在面对雷狮的时候能稍微放松一点,但前提也要是雷狮没有什么奇特的动作。那时候的卡米尔似乎谁也不相信一般,甚至在睡梦中无数次因为雷狮翻身的声音惊醒,警惕得不行。

卡米尔被雷狮带回家后也被雷狮塞了一大堆吃的,又去把脏兮兮的身体洗干净,换掉旧衣服——天知道那对夫妻多长时间没有管他才能让他脏得像个小乞丐。那只小猫也是一样,雷狮和卡米尔带它先去了宠物医院检查,随后又跑去了宠物店,大半夜两个人到处跑,难得的休息时间就这么被这个小家伙霸占了,雷狮却忍不住地有强烈的既视感,早在将近二十年前也有这么个小家伙霸占了他难得的休息时间。

等这些折腾完了都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他们原本可以将看日出的活动推掉,却不知道为什么雷狮宁可带着被他叫做“雷鸣”的小奶猫也非要在今天去看日出。

这种小事自然没有和雷狮犟的必要,卡米尔自觉地坐到了驾驶席,雷狮搂着小家伙横躺在后座上补眠,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搭在地上,看着姿势并不舒服,但雷狮似乎是很累了的样子,没多久后面就传来了平静又均匀的呼吸声。

卡米尔瞟了眼后视镜,正对上小家伙滴溜溜四处乱看的眼睛。平心而论雷狮现在这么把它放出来对谁来说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只是雷鸣似乎是刚刚闹累了,和卡米尔对视之后就在雷狮身上盘成个黑白的团子,不仔细看甚至分不清脑袋在哪里。

卡米尔开车向来稳,一人一猫睡了一路也没有被惊醒。他们到达地点的时候天色已经不像先前那么暗了,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一辆车停在不远处。卡米尔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膝盖跪到后座上推了推雷狮的身子。

这个动作没叫醒雷狮,反而叫醒了雷鸣,它被卡米尔吓了一跳,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要往雷狮那张帅脸上踩,下一秒却四脚腾空地被卡米尔抱在怀里。

“真那么像吗……”“特别像。”卡米尔嘀咕了一句,回答他的却是雷狮的声音,后者正揉着头发从后座上起来。虽说小时候他们时不时会睡同一张床,但长大再重逢之后各有各的房间,说起来这还是卡米尔第一次看到雷狮睡醒的样子,眼神没了平时的锐利,少有地带着点茫然,目光先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后又移动到卡米尔怀里的雷鸣身上。

他似乎是很喜欢雷鸣,伸手去揉了把小家伙的脑袋,在对方意味不明的叫声中低声嘟囔了句“可别捣乱”,无视了卡米尔疑惑的表情,从车里钻出来。

两个人只带了雷鸣,其他东西都锁在了车里,原本打算把雷鸣和那些东西放在一起,但是怎么想把小猫放在空无一人的车里都有点危险和残忍,无奈之下卡米尔只能忍着小猫的爪子不停地勾着他的衣服,还要小心翼翼地托着小猫不要让它掉下去。

真的是捡了个麻烦回去。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却又在看向雷狮之后稍微愉快了几分。

那一片是看日出的好地方,雷狮无意中发现了之后一直想着要带卡米尔来一趟。另一辆车的主人比他们早到了一段时间,雷狮的视线对上较矮那人紫红色的眸子,愉快地眯了眯眼睛,后者却在下一秒被身边的人按着脑袋转回了身子。

他们到的时间刚刚好,没过多久不远处就能看到太阳缓缓升起,卡米尔举起手机想拍照,却拍不出想要的效果,索性也不再做无用功,毕竟他今天的重头戏可不是要照日出的照片。

从太阳出现在他们面前到彻底升上去并没有经过太长时间。雷狮坐在一块较高的石头上,卡米尔在他身边靠着,趁着雷狮不注意悄悄偏头去看雷狮。那人平常都是一副自带光环的样子,现在似乎是由于角度问题,雷狮身上的光环被彻底收起,他不再是小时候那个拯救了自己的兄长,也不是舞台上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偶像,但卡米尔依旧无法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雷狮这时候凑巧看过来,看卡米尔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后弯下腰,凑近了卡米尔,试图从卡米尔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在这之前卡米尔一直努力避免和雷狮有太过亲密的接触——例如吃同一份布丁——这次却不知为何没有避开。他们以这个姿势对视着,彼此只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这一天真够折腾的。”雷狮直起腰,身子向后仰,手撑在石头上,仰着头看向天空。他这一天确实过得太充实了点,原本以为会是个悠哉又愉快的七夕,却因为一只猫折腾了太长时间。偏了偏头,视线落在一旁的雷鸣身上,却又感到有些好笑。即使是他,因为觉得一直小猫像卡米尔就收养了也是冲动了点,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估计在几分钟之后,不止是那只小猫,连卡米尔也会是他的。

卡米尔应了声表示自己在听,他知道雷狮要说的肯定不是抱怨。他心里隐约有感觉,不然也不会跳过太多步骤直接……卡米尔的手伸到口袋里,攥紧了先前偷偷从包里带出来的东西。

“所以啊,我决定再多折腾一次。”雷狮又一次俯下身,这次他没有先前那种适可而止的分寸,直到碰到了障碍物之后才停下。障碍物有些冰凉,如他想象中那样柔软和湿润,那并不是什么未知的东西,却让雷狮忍不住想去稍微探索一下。

唯一一点不像个优秀障碍物的事情,大概是在雷狮前进的时候,障碍物也偷偷摸摸地向上跑了几厘米,以为雷狮不知道,实际上他比谁都清楚。

这并没有持续太久,在雷狮离开的时候卡米尔还保持着踮起脚仰着头的姿势,眼睛里是让人看不清的复杂情绪,兴许是阳光落在了他眼中,雷狮总觉得那里面亮得有些过分。

“儿子都有了,跟我谈个恋爱怎么样。”雷狮举起乖乖趴在一边的雷鸣,后者张牙舞爪地扑腾了几下,似乎是在抗议自己的新身份,却因为询问者和被询问者都专注于对方而被残忍地忽视了。

雷狮的脸被雷鸣挡了一半,小家伙还在不停地挣扎,衬得雷狮看上去乖巧了许多。他根本没有询问自己意见的打算,自顾自地亲了上来之后又自顾自地做了决定,只不过正如点菜的时候卡米尔总能知道雷狮想要什么,雷狮也是同样地了解卡米尔。

卡米尔掏出口袋里的盒子递给雷狮,里面放着的是一枚戒指,在雷狮再看向卡米尔的时候,后者左手的无名指上已经出现了同款的另一枚。卡米尔原本打算拿着戒指和雷狮告白,但告白的话被雷狮抢先了,自己却又想在把戒指给他,嘴唇抿了抿,说出来的话却让雷狮忍不住乐出了声。

“儿子都有了,大哥你不如去跟我结个婚。”

END

————————————————————

梗是我做了个测试嘛,一看测试结果觉得可以串一串!但是串起来之后又发现七夕这天好忙啊,标题就成了那个样子。

最后日出还是没在七夕当天,如果雷狮晚上演唱会清早还要看日出就太残忍了所以稍微改了一下,变成了第二天。



↑就是这样。

另一对是谁我就不说了吧,群里有小伙伴做了他们两个的测试,基本上都可以连起来,但是因为我犯懒了所以就稍微客串了一下。

就这样,七夕快乐!

评论(19)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