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挑战底线。

————————————————————

有几个时期的Omega是碰不得的。

那时候的他们只需要贴在耳边轻声细语地说上几句情话,就会软了双腿往Alpha身上靠,接着衣服和身形的遮挡多做点什么事的话,接下来往往是不筋疲力尽停不下来的运动,各种意义上的。

但卡米尔从来不会这样,即使出于性别限制,他也从不会对任何一个Alpha臣服——他原本是这么以为的。

凡事总会有意外,对卡米尔而言的意外就是雷狮,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像一个普通的Omega一样,即使脸上还是一片平静,后颈却布满了汗水,流过腺体,带来一阵难耐的瘙痒。

这就算了,最难以忍受的还是充斥在鼻腔的那股味道,仅仅是闻到气味他就必须用指甲死死抠进手心里来抑制自己的冲动。他从不是个会被本能控制的人,在雷狮面前却有些按捺不住,不管是怒意或是惊讶,甚至是独属于Omega的生理反应,雷狮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什么叫做“你在我面前不需要掩饰”。

也掩饰不住。

汗水渐渐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卡米尔的腿也开始有些发抖,他向来不是刻板的人,并不会因为一些无谓的自尊心影响到自己的行动,只是这时候,就连卡米尔本人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和雷狮较劲,只是单纯地在雷狮似笑非笑的表情和强大的压迫感下被激起了性子。

与其说是不想屈服于雷狮或者其他任何一个Alpha,不如说卡米尔只是单纯地不想屈服于本能。哪怕他此时仅仅是站直身体就已经很困难,难以启齿的部位已经叫嚣着欢迎凶狠的侵入者,他仅剩的理智却让他勉强保持着清醒。

他对上雷狮的双眼,那之中毫不掩饰的嘲笑和盯上猎物一样的锐利眼神让卡米尔清醒了些。

是,没错,于雷狮而言他就是猎物,Omega天生处在弱势,在这种时候只需要Alpha一丁点的撩拨就足够,但他不甘心,也不愿意自己和雷狮之间的关系有着这一层本能的干扰。

他们本该是平等的,哪怕卡米尔服从于雷狮的命令,却也是出于他自己的本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控制一样任由雷狮予取予求。

这不可以。

雷狮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清楚自己的信息素对一个没被标记过的Omega而言有着怎样大的威胁性。他仅仅是静静地看着卡米尔,视线从他的双脚上移到双眼,明明白白地把自己那些个念头都表露在眼中。

卡米尔的身形偏纤细,脚腕正好可以握住或是固定在哪里,双腿被长裤包裹,雷狮曾经见识过里面肌肉的力量,而现在它们微微打着颤,它们的主人却还是一脸镇定,似乎心跳不稳的只有他雷狮一个人一样。

雷狮刻意略过某个部位,他很清楚用不了多久他就有足够的时间来仔细观察那里,他顺着卡米尔的腰际移到胸口,后又在裸露出的锁骨处停留了许久,如果视线有温度,恐怕卡米尔会清楚地感受到那部分在发烫,一如现在他的脸上一样。

他是在打量自己的战利品。卡米尔很清楚这一点。

他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让他臣服于雷狮,俯下身亲吻他的脚背,允许雷狮侵入他的世界。身体的本能质问着他就算成为雷狮的猎物又怎样,他早已对雷狮有着绝对的服从,允许雷狮居于自己上方,现在也只不过是将曾经每一次幻想过的内容付诸于行动而已。

但这样不行,他不想仅仅作为猎物,或是玩物待在雷狮身边。指甲终于带出了点血迹,疼痛感让卡米尔的燥热消下去了几分,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种冲动。

那双眼睛里终于出现了些许清明,紧咬的牙齿也放开。卡米尔主动上前几步,接近了雷狮。他的衣服和某些部位几乎完全湿透,似乎可以滴出水一般。卡米尔很清楚这时候接近雷狮绝不是个好主意,但他不想后退半步。

雷狮是狩猎者,他也同样是,他们互相是对方的猎物,同样也是对方的伴侣。

先前服从于雷狮的冲动已经从卡米尔脑中消失,同样是他的本能,此时似乎也被他激起了那隐藏在深处的倔强一般,在他的脑袋里不停地重复着同样的话,一声比一声激烈,直到卡米尔握住了雷狮的手腕,抱住那个张开手臂迎接他的人,在他用力到几乎疼痛的回抱中,那声音几乎到达了顶峰。剧烈的心跳声重合,卡米尔终于听清了他想要什么。

那不是Omega对Alpha天性般的服从,是属于卡米尔对雷狮独有的强烈占有欲。

而这恰好正是雷狮想要的。

评论(4)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