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帕佩】小红帽·续

前文走→ 【雷卡/帕佩】小红帽

————————————————————

卡米尔没有进入森林。

卡米尔没有进入森林。

对于卡米尔而言,进入森林是维持他生命必须的行为,在从前他从未有过这么长时间不进入森林的情况。

雷狮早就离开森林去寻找自己的少年,帕洛斯和佩利却迟迟没有动作。卡米尔回到森林意味着佩利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失忆,帕洛斯看过身边那只野狼无数次茫然地看向他的眼神,如果不是雷狮阻拦,他早就将卡米尔杀死在森林里。

只是现在,他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做,他不去找卡米尔,佩利自然也不会去。

自从第一次之后,他们达成了共识,卡米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入森林。雷狮是可以离开这里的,但卡米尔不行,所以原本只是将这个森林作为一个落脚点的雷狮却出乎意料地在这里停留了太长的时间,甚至成为了森林的一部分,作为守护小红帽的猎人留在了他的身边。

原本以雷狮的性子,任何会对他产生束缚的事物他都会毫不留情地铲除,唯独身边这个小红帽,他看着对方一次又一次地进入森林,一年又一年地长大,在某一年回到最初见面时候的样子,带着他们之间全部的记忆和少年的身形站在雷狮身边。

这些年间他们一直是这样过来的,但卡米尔突如其来的失踪打乱了雷狮所有的计划。

卡米尔从没有过这么长时间不进入森林的情况,雷狮清楚他的生命力必然是在一点点地减弱,这是对雷狮而言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他离开了森林,靠着微弱的感知去寻找自己的少年。

他和卡米尔在一起的时间长,借着自己特殊的体质和森林独有的气息,他跟随着感知慢慢前行。

卡米尔停留时间长的地方他能感知到的会强烈一些,相对的仅仅是路过的地方几乎感受不到卡米尔的气息。雷狮不知道卡米尔究竟要去那里,大部分时间卡米尔都是静静地跟在他的身后,像这样反过来的情况实在太少。

卡米尔向来谨慎,在雷狮身边的时候总会光着脚,但离开雷狮之后却从来不这样。森林外面的世界里有比野狼先生更凶猛的野兽,他决不能掉以轻心,除了雷狮身边以外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他很清楚。

只是为了雷狮的话,他甘愿离开自己唯一的归处,抛弃自己全部的谨慎,为了那细小的可能性去尝试一下,哪怕代价是自己的生命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哪怕他清楚这样做一定会惹怒雷狮,他别无选择,雷狮是优先于其余任何事情的。

雷狮跟着卡米尔的脚步趟过小河,卡米尔的脚在这里被划破,留下了丁点的血迹,引来野兽们的驻足。小红帽对野兽的吸引力是致命的,但这样的吸引力在猎枪的威胁下却也起不了什么风浪。雷狮的猎枪从未离手,他却也一枪都没有开。如果被他任性的小红帽发现了自己的追踪,恐怕下一个瞬间他就会掩盖掉所有痕迹消失在自己面前,这是雷狮不希望的。

卡米尔的气息越来越浓郁,不仅仅是因为雷狮正在接近他,更是因为他的速度慢了下来,他在同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换言之,卡米尔的体力和生命力都正在减弱。

雷狮的手指攥紧了猎枪。他加快了脚步,沿着自己感知的方向拼命前进。他少有像这样失态的时候,现在却满脑子都是卡米尔可能会从自己身边离开的烦躁。他毫不留情地踏过路边的植物,丝毫看不出在卡米尔身边时的平静。卡米尔经过的地方除去他隐约间留下的气息外什么都没有,雷狮在赶过去的时候却带来了一片狼藉。

他终于在一座山上找到了自己的小红帽。

卡米尔还是那副他熟悉的样子。脚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山顶。他现在是十几岁少年的样子,宽大的长袍几乎把他整个人包裹起来。

“卡米尔。”雷狮没急着去追问他到底为什么跑出来,理由有的是时间去问,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卡米尔带回森林。只有回到那里才能抑制卡米尔生命力的衰竭。

只是先前会轻易被雷狮抱起来的少年这次却任凭雷狮怎么做都一动不动,好像和身下的山岩融为一体了一样。

雷狮并不想去和卡米尔较劲,他甚至不想在这上面浪费太长时间,奈何卡米尔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反而瞪着他那双蓝色的眼睛平静地看着雷狮,笃定他不会使用太粗暴的手段强迫他。

卡米尔的认知是正确的,在意识到他并不想离开这里之后,雷狮索性也不做无用功,与其和他较劲,不如赶紧问出理由解决卡米尔的顾虑比较快一些。

雷狮是了解卡米尔的,他向来谨慎,不会轻易做这种放弃生命的事情,能够让卡米尔这样做的理由恐怕只有一个——事情和他雷狮有关。

雷狮没去问那种“你想做什么”这样的蠢话。卡米尔想做的事情再清楚不过,他希望雷狮离开森林。

他太会利用手上的筹码。他很清楚自己一旦离开森林,雷狮肯定会跟上来,这样无论雷狮是否看透了他的打算,都会不得不离开森林,而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只是这样还不够,卡米尔自己需要依靠森林的能量生存下去,如果仅仅让雷狮远离森林还是不够的,他需要让牵连雷狮和那座森林的事物消失掉。

哪怕那是他本人也一样。

于是卡米尔跑了出来。他的身体活动起来已经很困难了,甚至过不了多久恐怕他就会死在这里,只是卡米尔心里却没有多少难过。他只是遗憾自己没能多看一看森林以外的地方,也没能再多陪自己的猎人一段时间。

“为什么这么做?”雷狮换了一个问题,手上不动声色地在身后做着什么,面上却丝毫不显,似乎卡米尔只是出来散心而不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一般。

手上的事情完成后,他索性坐到卡米尔的身边,和自己的小红帽肩膀挨着肩膀。他先前还和小红帽保持着固定的年龄差,从小红帽第一次回到少年时期后雷狮的生长似乎也变慢了很多。原本和其他人类一样每年会成长一岁的他像是停滞了一样。

现在的卡米尔比雷狮矮了不少,说是肩膀挨着实在有些勉强。雷狮从来不会去揽卡米尔的肩膀,他并不喜欢这样,只是这一次,他抬起手,停顿了下却还是搭在了卡米尔的肩上。

卡米尔看向他,脸上的表情与平常并没有任何区别:“大哥你自己也许没有发现,你正在被森林同化。”

谁也不知道那片森林是怎么出现的,又是怎么孕育了这么多怪物的。原本雷狮只是经过这里,找了个地方暂时落脚,为了卡米尔留下后他就没有过长时间离开森林的时候了。

他自己都没有这样的自觉,但卡米尔一直看着他,甚至比雷狮本人还要了解他的变化。

雷狮的年龄增长变慢就是他被森林同化的象征。

再这样下去,雷狮会和他们一样没有办法离开这片森林。卡米尔对于雷狮留在自己身边的这件事是极为欣喜的,但这要建立在雷狮随时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离开的前提下,而不是被迫留在这里。

卡米尔很早就发现了雷狮的异常。他做过很多次尝试,原本不踏出森林的话,无论是佩利的失忆还是帕洛斯外表的衰老都不会出现,但这样明显会加速雷狮的同化,似乎他的存在成为了雷狮被森林同化的必要条件一样。

他尝试了许多方法,却没有一个能成功。甚至渐渐地,在他不在森林里的时候雷狮身上属于森林的气息也会缓慢地增加。雷狮本人似乎还没意识到这件事,但卡米尔却是感受到了雷狮的变化。

如果可以,他很想继续活在雷狮身边。对卡米尔而言,放弃自己的生命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但是当天秤的另一端是雷狮的自由的时候,他的生命在他眼里几乎没有丁点重量。

他想活在雷狮身边,但他宁愿放弃生命,也不想成为雷狮的绊脚石。

卡米尔很清楚,如果他死在了森林外面,森林将会和他一起毁灭,这样帕洛斯和佩利,还有森林孕育的怪物们全部都会死亡,但雷狮能够活下去,这就够了。

他的雷狮大哥还没有成为怪物,现在用自己的生命做代价换来大哥的自由还来得及。

这些卡米尔并没有说给雷狮听,仅仅是告诉了雷狮他正在被森林同化这件事,雷狮就猜出了他的打算。说不说都一样,雷狮都会明白,都会暴怒,但他都无法阻止卡米尔。

小红帽接受了猎人无数次的保护,森林里的动物们本能地感受到危险,没有一个敢接近雷狮,自然也不会接近卡米尔。现在的小红帽渴望去保护他的猎人,这是他第一次生出保护什么的愿望来,恐怕也是最后一次。

只是雷狮又怎么会让他如愿。

他虽然不清楚卡米尔离开森林的理由,但后果他是知道的。他先前的手势是给帕洛斯的信号,后者自然不愿意自己和佩利死去,即使他们之间有再多的分歧和矛盾,但利益一致的时候这种合作却是可靠的。

无论是要拯救卡米尔,或是要将卡米尔在森林里杀死,他们都需要卡米尔回到森林。

卡米尔没有想到雷狮会去和帕洛斯合作。他的力量应对一个雷狮就已经很勉强了,再加上帕洛斯在远方的协助,即使卡米尔再不愿意,他也被雷狮打晕后带回了森林。

在卡米尔踏入森林的瞬间,佩利像是有感应一般失去记忆,挠着头思考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索性藏在一边等着虚假的外婆回来。

帕洛斯去处理那边的事情,雷狮在森林里等待着卡米尔的苏醒。卡米尔说后,许多他没有注意到的事情也被他发觉。卡米尔做了那么多,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对他而言却并没有什么用处。

在这里,卡米尔的生命不会再消逝,反而一点点地被补充着。

帕洛斯始终没有放弃杀死卡米尔的打算。卡米尔是森林的钥匙,如果他死在外面,森林会崩坏,他们谁也逃不掉,但如果他死在森林里,森林恢复完整,帕洛斯和佩利就都能解放。

对于他们而言是存在所谓的happy end的,相比之下,即使是帕洛斯也对雷狮和卡米尔生出了几分同情。

雷狮显然不想让卡米尔就这么死去,所以他将卡米尔带回来,只是这样一来,无论他留下或是离开,对于他和卡米尔而言都不可能迎来he的。

于帕洛斯而言,他自然希望雷狮离开,但他们都清楚,雷狮虽说重视自由,但他的自由本身就是随心所欲,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显而易见的,他想做的是待在卡米尔的身边。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哪怕付出以后所有的自由他都在所不惜。

但显然卡米尔不能容忍这一点。

自以为是的小红帽心里已经开始有了责怪自己的想法,雷狮越是被同化,他心里的种子就会扎根得越深,也就越会感到自责。

这是一个死局,从雷狮来到这里,和卡米尔在一起之后这就是个无解的死局。

如果仅仅是活在森林里,恐怕卡米尔会像以前一样把这些轮回着的事情当作习以为常,但雷狮从森林外面给他带来了光。卡米尔害怕自己的光熄灭,却不得不眼看着它消失。

怪物之间的感情又怎么会有好结果呢。

无论是雷狮和卡米尔,还是看着佩利失忆的帕洛斯和做着伤害帕洛斯的事情的佩利,他们的生命起源于森林,纠葛也起源于森林。

所以他们的结局也会归于这片森林。

卡米尔醒来的瞬间就清楚自己已经回到森林里了。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想必自己先前让雷狮离开森林那么久应该延缓了一些他的同化。

他撑着身子坐起来,身边并没有雷狮的影子,但卡米尔清楚雷狮一定在附近。自己在森林里的时候雷狮从不会离他太远。

所以他的时间并不多了。

从一开始,卡米尔就想过会有这种强行被雷狮带回来的可能性。他的大哥向来我行我素地不太听人劝,即使是自己也不敢保证能百分百说服他。

所以卡米尔一开始就准备了两条路。如果雷狮让他死在外面,森林自然会被毁掉,如果没有,那就由他亲手毁掉这片森林。

卡米尔很清楚,森林被毁之后他会死,帕洛斯会死,佩利会死,森林里的一切都会成为陪葬品。

但雷狮能活下去,这就足够了。

在森林里找到可燃物并不容易。卡米尔为了这一天在各种地方做了准备,而他苏醒的这一片的不远处,正巧有他先前埋下的东西。

为了避开雷狮的视线做到这些并不容易,但他向来和雷狮一样,是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意识到这点后,卡米尔竟然露出了浅笑,却很快又消失不见。

即使这片森林有再多诡异的地方,它终归还是由花草树木组成的地方,而卡米尔正在做的事情,则是最可能毁掉它的事。

他制作出了火把,点燃了森林。

雷狮是第一个赶到卡米尔身边的。他们待的地方也已经不安全,两人一起退到了森林的入口处,却看到帕洛斯和佩利已经站在了那里。

佩利的裤腿有点被烧焦,帕洛斯却还好。他本以为自己会拼了命地去阻止森林的消失,但当火真正烧起来的时候,他感受到的却只有疲惫。

佩利无数次用他最熟悉的样子和声音,带着警惕又茫然的表情问着他“你是谁”。帕洛斯并不享受佩利主动想起自己的过程,反而极其厌恶。

原本佩利就应该记着自己的,原本他就应该眼睛里只看得到自己。

帕洛斯执着地认为佩利是属于自己的,自己的野狼因为其他人一次次地失去记忆已经让他很是不爽,佩利那茫然的表情和一次又一次刺穿他分身后恢复记忆时的恐慌让帕洛斯对卡米尔的杀意几乎到达了顶峰。

可他杀不死卡米尔,或者说,即使杀死了,也许森林还会产生新的钥匙。

他们站在森林的入口处,佩利的记忆再一次恢复。即使是他也清楚正在发生的事情,和这件事导致的后果。但他只是偏过头看了眼帕洛斯,悄悄收起了利爪站在他的身边。

而帕洛斯仅仅是露出复杂的表情,却也没有去阻止这场大火,或者说他已经没有办法去阻止了。

雷狮看向卡米尔,这次连他这样做的理由都没有问。他的手臂搭在卡米尔肩上,似乎自己的小红帽只是做了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一样,丝毫没有恐慌的感觉。

雷狮清楚卡米尔的打算……和误算,却没有去开口提醒他。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卡米尔,戴着他平常戴的红色兜帽,拎着篮子站在雷狮身边,一如他每一天做的那样深深地看了眼雷狮,外表看上去似乎只是出个门,很快就会回来一样。

事实上也是这样的,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永远地回到森林里。

森林已经不存在了。

森林孕育的怪物也不存在了。

END

————————————————————

这篇最开始只是觉得帕洛斯很适合演外婆,想写一个外婆×狼,猎人×小红帽的故事,前篇不小心写成黑童话已经是意外了。

针对雷狮和卡米尔,可以说卡米尔的判断是没有错的,他甚至知道自己是在自以为是地理解雷狮的想法,但清楚是清楚,为了雷狮活下去他可以让雷狮看着自己死亡, 从某种角度上讲也是很残忍的,并且雷狮不乐意。

针对帕洛斯和佩利,佩利恢复记忆之后意识到了自己一直在杀死帕洛斯的分身,而帕洛斯本就是贪婪又占有欲很强的人,前篇看似是he的轮回其实佩利一次次地失忆对帕洛斯而言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方式的be呢。

续篇主要是把前篇一些有bug的设定补全,然后针对海盗团四人里唯一正常的雷狮进行了一些展开。从这个展开出现之后,这篇就注定是be,无论他们做出什么选择都不会出现十全十美的结局,而现在这个,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大概就是这样,在最后废话了挺多。这篇非常努力地思考剧情和其中的逻辑关系,如果能被喜欢就太好了。

评论(8)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