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纵火犯 04

其实本来准备的更新不是这个,但是我没想到今天居然一直没有时间写。

但是说好要日更三天就要日更,帕洛斯的女人绝不含糊,所以把前一阵写的纵火犯04放出来。

05遥遥无期,等我写完正经的生贺会发的。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今天开始我就是个三岁的宝宝了。

————————————————————

对卡米尔而言,应付雷狮远比应付先前那些小混混要麻烦得多。

谎言往往是一个接一个的,雷狮相信了他所谓“老师”的说法,自然也就接受了卡米尔所谓的“因为要值班所以不回来住”的拙劣谎言。

换做是平常哪怕是最高明的说谎家,在雷狮面前也一定会露出破绽——帕洛斯很少有骗得过雷狮的时候就是最好的证据——卡米尔说的话却几乎没有引起雷狮的怀疑。

曾经卡米尔并不在意出任务的时间长短,甚至在有任务的时候才会稍微感觉有些愉快和满足。他没有家人,没有养宠物,称得上是朋友的都是通过任务认识的,其他人自然而然地组成了小团体,而他一直游离于团体之外,来处与去处都只有他一个人,在遇到雷狮之前他也觉得这样就可以了。

他的手伸进裤兜里,那里正挂着一串钥匙,曾经这些都属于雷狮,他唯一的一把也在退掉房子之后交了回去。早上他出门的时候雷狮特意从床上爬起来,揉着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不由分说地把钥匙挂在了卡米尔的裤袢上之后打了个哈欠又踢踏着拖鞋回了卧室。

卡米尔僵硬了全场,回过神来的时候钥匙已经随着他的动作挂在裤子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不习惯,却出乎意料的不惹人生厌。

那串钥匙从那天开始就由卡米尔带着,这种会发出响声的东西他本不应该在出任务的时候带在身上的,他用胶带把钥匙缠了几圈,确定它们不会在口袋里发出碰撞的响声之后才再带在了身上。

目标是某个集团的重要人物,像他们这种人,在这个城市生活,身边不带上几个保镖根本不敢大摇大摆地往出走,作为杀手的他们接到保护某人的任务也不足为奇——虽然卡米尔出于自己的习惯从来不接这样的任务。

这位身边显然也有,好在他工作时间地点都固定,卡米尔在不远处的楼顶找到个不错的位置,透过狙击枪的瞄准镜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的位置。

现在只等找到一个合适的,可以让他在杀死目标之后全身而退的时机就可以顺利完成任务了。

那人显然不是一般的警惕,身边一直都有三个以上的人保护着他,恐怕这三个人里还有一个是专业人士,在这种情况下出手,职业杀手立刻就能判断出他的所在地,在不敢确定周围还有多少他们的同伴之前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卡米尔小心翼翼地移动着狙击枪,不让阳光的反射引起对面大楼里的人们的注意。这支狙击步枪他用了太久,从每一个零件到每一部分都变成他的手足一般,怎样调整才能达到自己理想的结果几乎成为身体的本能。

即使是等待时机,在这种敌明我暗的情况下时时刻刻盯着瞄准镜显然有些愚蠢。他并不是一个人,他可以称得上是的同伴的人早就将窃听器偷偷放进去,现在右耳耳机里传来的正是那边带着杂音的说话声。

对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性命已经被盯上了,也有可能是一贯的谨慎,说出口的话语里没有丁点透露他们换班或是守备相关的情报,卡米尔自然也就得不到什么有用的讯息。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傍晚,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周围已经不再是先前那样明晃晃的一片,隐约被染上了些橘红色。楼里的人们正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这时候本是目标警惕性最低的时候,却也是卡米尔最难出手的时候——他清楚这点,他的同行们显然也清楚。

异变就是这时候发生的。

耳机里传来细小的响声,在卡米尔翻身回到狙击镜旁的时候房间内已经开始了单方面的屠杀。远远望去门口被警卫堵住,房间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留在目标身边的三个保镖中的两个已经死亡,只剩下被卡米尔判断为职业杀手的那个正捂着手臂上的伤口挡在他的目标面前。

谁也不知道这些究竟是怎么在短短一瞬间发生的,卡米尔看过去只能看到袭击他们的那人手上的枪口还隐约有烟,顺着黑色的长风衣向上看,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挡住大半张脸的漆黑面具和靠近眼部上挑的金色花纹。

那是顶级杀手“雷神”的标志,他们这行唯一的另类如卡米尔听说过的那样,只身一人杀进了敌营,转眼间二死一伤,而对手只来得及把门口堵死封锁他的出路,简直惨不忍睹。

卡米尔透过狙击镜不住地变换着角度,是观赏雷神单方面的屠杀,同样也是在观察他的目标。在确定目标没有死亡之前,他不可能放松警惕。

人数并没有为对方制造出任何优势,在雷神碾压一般的攻势下,无论是那位职业杀手还是其余的保镖们,都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甚至还因为围攻的人太多出现了误伤。

目睹了这一切的卡米尔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清楚自己不应该再继续看下去,再过一小段时间,他的狙击镜就会迎上投下来的阳光,那太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只是卡米尔却发现自己的注意力没有办法从那人身上移开,无论是近身战时挥舞着利刃割开敌人的喉咙,或是在子弹射出后枪支在指间转了个圈后反手握住毫不犹豫地攻向下一个人,似乎每一个动作都吸引着他的视线。

那不是在执行任务,那恐怕是在演出。

卡米尔透过狙击镜盯着雷狮,却无意中看到刚刚被雷狮击倒的人从怀里掏出手枪。没等大脑反应过来,卡米尔的身体本能地做出了应对。他的手掌托在狙击枪下方,枪口微抬,毫不犹豫地勾动了扳机。直到动作已经做完,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好。

他不该暴露自己的位置,更不该出手帮助雷神——哪怕对方并不需要自己的帮助——他有无数不该射击的理由,却都抵不过一句本能。卡米尔向来是冷静的,这种情况在他身上出现实在太难得,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在看到雷神即将被偷袭的瞬间他想都没想地开了枪,至于结果当然不用再去看,卡米尔从没有过打不中目标的时候,想必那人现在身子都已经凉透了。

相比之下,这边的才是大问题。他预测不出知道有另一个杀手潜伏着的雷神会有怎样的反应,只能尽可能压低身子,在不被那栋大楼里的人注意到的情况下撤离。不知出于什么理由,他在临走前又透过拆下来的狙击镜看向了那个已经成为屠宰场的房间。

雷神还在那里,似乎是在和某人说着什么,随后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一般地看了过来,弯了弯眼睛,面具挡住了他的表情,卡米尔却是清楚他肯定是冲着自己笑了的。

隔着狙击镜的远距离对视让卡米尔忍不住有些心悸,却没时间再让他多想。他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事后还要来确认一下对方是不是真的死透了,原本这时候去确认是最好的,但雷神在那里,没有人会想去触他的霉头,还是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之后再谈任务的事情。

之后的事并没有什么难度,卡米尔预想中最坏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雷神像是不知道他在一样,根本没有来找他,而他也顺利地将狙击枪送了回去,只在身上留下一把迷你手枪和匕首,等待着时机去进行最后的善后。

仔细想想,在同一个城市里做着同样的事情,这居然是卡米尔第一次接触到雷神。他由衷地希望这也能成为最后一次,与雷神碰面无论是目标撞了或是自己成为了他的目标都会很麻烦,是极其没有效率又浪费时间的事情。

只是想归想,卡米尔却没有离开这座城市彻底远离雷神的想法,先不说现在家里多了个Alpha,即使是过去,他也仅仅是因为不想浪费时间而不愿意碰到雷神,至于躲避或是恐惧,这些东西在他的脑海中一次都没有出现过。对卡米尔而言,哪怕是碰到雷神,被他用枪口抵住太阳穴,他也有把握那时候他的匕首一定是紧贴在雷神的喉咙上的。

雷神并不是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狙击手,事实上正相反,他从一开始就清楚那边有人一直在观察着这边。他的视力再怎么好,靠肉眼是肯定看不到那么远的,能意识到还是多亏了他多年警惕养成的敏感,即使不是直接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却还是被他敏锐地感知到了。

那个偷袭他的人并不是他的一时大意,却也不是为了试探那位同行,他敢大咧咧地冲敌人露出后背,自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如果那个狙击手晚一秒开枪,贯穿那人额头的将会是他藏在衣服里的另一把小型手枪。

雷神玩味地笑了笑,如果不是有面具的阻碍,恐怕这时候他还会像是盯上特别的猎物一般舔一舔嘴唇,眼中的玩味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没想到这个城市里居然还有这么有意思的同行。

那人自然不会是因为帮助了雷神而引起了他的注意,无论是耐心或是专业程度,狙击的准星,或是做出判断的果断,雷神本能地知道对面那位一定也是个顶尖的杀手,如果碰到的话胜负不好分的那种。

既然已经有了兴趣,下一步自然就是接触,卡米尔丝毫不清楚这短短十几分钟里他对于少与雷神接触的期盼就已经彻底泡汤,更没想到自己差点就要和雷神擦肩而过。

雷神在卡米尔走后来到了那栋大楼的楼顶,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地方留下了一点异常的气味,雷神下意识嗅了嗅,这味道他总觉得似曾相识。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恍然大悟。

“要下雨了么。”

TBC

评论(26)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