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七宗罪 番外2

不知所云的七宗罪番外第二弹。

爽约的雷狮和没有被拯救的卡米尔。

世界线也许还会有很多,每一个世界里他们经历的事情多少都会有不同,本篇里大概是众多世界线中最理想的一个,而这个世界里的卡米尔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在经历过一世之后故事似乎才刚刚开始。

七宗罪番外2,另一个世界,广告之后更精彩!

————————————————————

番外 另一个世界


雷狮第一次见到卡米尔是在不自量力的天使们试图攻击地狱的时候。

他早就知道人间有一个幼小的混血儿出生,只是他向来傲气十足,看不上那不停地向神祈祷的小混血儿,即使将他领会地狱养在自己身边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在神明抢先一步将那混血儿带走之后他也并没有去做出什么反应。

他狂傲却不愚蠢,和神明抢人需要付出的代价对他而言有些过重,与其去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倒不如放任神明去教导那个混血儿,他倒是想看看天生拥有两边血脉的小家伙会被天上那些顽固的家伙们教成什么样子。

于卡米尔而言,神明是将他从城中拯救出来的至高无上的存在。只是神明并没有否认城里人的说法,只是教导他如何净化自己身上罪孽的恶魔血脉。他并不是会轻信谁的性格,但如果是为了活下去,暂且按照神明说的做也未尝不可。

原本以神明的力量是可以看穿他所想的事情的,但也许是因为卡米尔体内属于恶魔的那部分血脉的阻挡,他竟然并没有办法看到卡米尔心里所想的事情。

六岁的孩子被从教堂里带走,生活在了天堂中。他并没有多好的天分,力量并不强大,也许能够活下来只是运气够好。天使们表面上不说,私下却是会窃窃私语,他们都清楚,天堂里容不得恶魔的血脉,卡米尔再怎么努力对神明而言也只是污秽,而神明留下他仅仅是为了更好地实施接下来的计划。

只是彼时年纪尚小的卡米尔又怎么会懂这些,他仅仅是为了能够活下去而不停地努力着,等待着能有一天不需要再听从任何人的命令。他身上七重的美德激活了五重,罪孽却始终丁点没有动静。

这样的力量原本是不应该被带到战场上来的,五重美德的天使作为战士来说还是弱了些, 但卡米尔的身份本身就是很重要的一个筹码,更何况神明当初得到消息说原本地狱里是准备让雷狮来带走他的。

对于神明而言,地狱内的所有恶魔里面对他威胁最大的莫过于雷狮,和雷狮有关的事情他总是会小心谨慎,不放过任何一点可以影响到局面的事情。

于是他不但把卡米尔带到了战场上,还将他带在了身边。

而卡米尔就是在那时候第一次见到了雷狮。

雷狮是地狱的最强者,在战场上直接对上了神明。他突兀地出现在了卡米尔的面前,身后黑色双翼几乎可以遮挡住所有光芒。那是和他每天看到的天使们截然相反的,属于地狱的力量。

卡米尔顺着看上去,那张脸上也是他从未见到过的表情。城里的人们对他又恨又怕,天堂上大都洋溢着虚假又幸福的笑容,卡米尔从未见过那样的表情,似乎对面前的一切毫不在意,甚至连这场战争的结果都不是他所关注的。卡米尔忽然有个奇特的想法,也许面前这个恶魔只是享受着发生在他身边的一切。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碰到的却只是神明的长袍。他猛地惊醒,雷狮却也在这时候看过来。

卡米尔不同于天使们的黑发让雷狮确认了他的身份,他与神明斗争了几百年,自然也清楚这个节骨眼上神明将面前这个小混血儿带来的意思,但很遗憾,这对他并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雷狮的视线没有在卡米尔身上停留太久,很快地扫了过去。卡米尔很少接收到这种平静的打量,他周围的人和天使们总是把他当成什么奇特的存在一样,即使天使们并没有对他抱有什么恶意,有意无意的孤立却是存在的。

比起卡米尔,雷狮更需要注意的还是神明。他此时只激活了六重罪孽,如果不是和其他几个家伙达成了共识,他是不会在这时候接受神明的发难的。

如果说先前天使和恶魔们打起来的时候卡米尔多少还有些帮得上忙的地方,现在他却丁点都插不上手。不知为何,神明在和雷狮战斗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护着他,甚至还因为他被雷狮伤到了些许。卡米尔静静地待在神明身后,雷狮也许不清楚神明的想法,他却是心知肚明。

大部分时间神明是背对着卡米尔的,于是卡米尔的视线肆无忌惮地落在了雷狮身上。他需要观察一下,确认一件事再等待一个时机,如果顺利的话,也许他能够……

转机出现在神明的一个失误,将原本在他身后的卡米尔暴露了出来。以卡米尔的力量自然躲不过雷狮的攻击,他却没有丁点慌乱,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臂被雷狮撕下一条皮肤来,疼得他不自然地抖了抖。

紧接着,他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剧痛,一下子就盖过了雷狮带给他的伤口。卡米尔不受控制地栽向雷狮,同时也遮挡住了雷狮看向神明的视线。

可以用的使魔早就在战斗中消灭殆尽,神明以卡米尔的身体为盾,甚至不在意自己做出卑劣的行为,试图将雷狮杀死在这里。

而卡米尔正是在等待着这一刻。

他没有足够的力量反抗神明,但是雷狮有。以他的判断,哪怕明知道自己在利用他,雷狮也会优先选择重创神明,然后再和他算账,至于到时候自己能不能在雷狮手上活下来,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

卡米尔清楚神明并不会无缘无故地保护自己,他打一开始就打得是那样的算盘。如果卡米尔真的如神明所想的那样服从于他的话,兴许并不会注意到这点,只是他在小时候从城里的人那里甚至连说话都没有学会,唯一懂得的就是怀疑。

他不会相信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所以即使他判断雷狮会按照他的想法行动,却也没有因此放松下来。在雷狮得手的那一瞬间,最危险的无疑是他。

卡米尔背上的伤不轻,神明为了防止他反抗几乎是抱着杀死他的目的下的手。他低头看向雷狮,后者也同样正在看他,那双眼睛中出乎意料地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存在。

不知为何,卡米尔勾了勾唇,露出个浅到几乎看不出的笑容,他看向雷狮的手,用尽力气将自己的力量包裹上去,隐瞒了雷狮出手的气息。

这本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却着实出乎了神明的预料。原本以他的力道卡米尔就算当场死亡他都不会觉得奇怪,仅仅是一个五重美德的混血儿,在他面前简直像是孩童一样的脆弱。只是一直以来居高临下的他又怎么会理解卡米尔身体内对自由的强烈的渴望和这些年间的隐忍。那些情绪终归在他身上化成了执念,促使着卡米尔继续行动。

神明的惊讶仅仅出现了一瞬,但对雷狮而言这就足够了。

那场战争的结果是他们谁也没能奈何谁,原本是占着下风的地狱,因为卡米尔的铤而走险出现了转机。

他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为了从神明那边逃离,还是在看到雷狮的时候心里出现了些说不清的触动。原本他是没有那个能力影响战局的,但他终归还是做到了。神明离开后,将他一个人留在了战场上,地狱的恶魔们清楚卡米尔是神明带来的,自然对他不会有什么好感,只是卡米尔早就已经熟悉了那样的视线,更何况他现在躺在地上后背都隐隐作痛,更没有什么力气去在意这些有的没的。

恶魔们只是围着他,却并没有做些什么,原因无他,在卡米尔的身边留有雷狮的印记,地狱中没有人会去反抗雷狮,那样的后果绝对不是他们这些普通恶魔能够承受得起的。

没有人伤害他,也没有人会为他治疗,卡米尔的身体疼得不行,地狱的环境对于一个先前一直生活在天堂里的人来说简直是煎熬。他闭上眼睛,无视了身边恶魔们的窃窃私语。卡米尔不清楚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究竟还能活多久,但至少在这里可以脱离神明的视线,他不再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混血儿,他只是卡米尔。

雷狮回来得很快,看到卡米尔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忍不住一阵好笑。他身上也有伤,但恶魔们在地狱中的恢复能力显然不是混血儿能比的。他随手抹掉额角留下的血迹,坐在卡米尔身边,看那个小混血儿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一般睁开了眼睛。

恶魔们不敢在这里停留,连忙四下散去。只剩下雷狮和卡米尔一坐一躺留在了原地。

卡米尔注意到,雷狮看向自己的视线与先前没有任何区别,和看着其他恶魔的样子也没有区别,这大概是世上唯一一个不会用异样眼光看着他的存在。

“如果当初是你找到我……”他忽然想起来神明曾经提到过雷狮有意去人间把他带回地狱,不知道为什么,卡米尔下意识地这么嘀咕了句,说到一半却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连忙闭上嘴不再继续。

雷狮对他的话并没有露出奇异的表情,反而顺利地接了下去:“那我会把你教成专门和神作对的恶魔。”

卡米尔又一次露出笑意,随后却又咳了几声。他发觉雷狮没有救他的意思,也没有救他的理由,却不知为什么同样没有直接杀死他,反而坐在这里和他聊了起来。只是这样也好,在人间的时候他是恶魔之子,是不应该存在于世上的孩子,在天堂他是天堂中唯一的一点恶魔血脉,是他们的耻辱,但是在这个恶魔面前,也许是自己太过弱小,弱小到对雷狮而言没有丁点特殊的意义可言,他只是他,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雷狮不想救他,同样的,卡米尔也不想活下去。

他拼命去挣脱神明的掌控并不是为了活下去,如果能有多一点接触的时间,他们就会发现,卡米尔和雷狮在这方面几乎是一模一样。

哪怕是死,他们也希望能因为自己的意愿死去。

这反而让卡米尔安心下来。他和雷狮丝毫看不出是刚经历过战争,在废墟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他们像是相识已久一样,谈着可能存在于平行世界中的各种可能性。也许其中会有一种,是雷狮把年幼的卡米尔带回家,教会他全部,把他养大,却又不对他加以束缚,而长大后的卡米尔以自己的意愿留在了雷狮身边。这种理想的情况对他们而言也不是没可能,但是现在的雷狮没有救卡米尔的理由和意愿,现在的卡米尔也没有活下去的动力。

“看在你姑且帮了忙的份上,我会把你的灵魂和记忆保留下来,等转生之后你就与混血无关了。”雷狮本想说到时候随便你想去哪都可以,但话到嘴边却是转了个弯,“到时候我去把你接回来。”

卡米尔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楚了,他索性不再撑着,闭上眼睛听着雷狮的话和隐隐传来的自己急促了些的呼吸声。

“如果到时候你想活着的话。”

卡米尔应了声,他的意识开始涣散,手脚早就已经动不了,恐怕再过几分钟他就会死去。先前二十几年的生活在此时几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印象,他的脑海里出现的只是刚刚和雷狮的对话,和那个微小的可能性里存在着的幸福的自己。

“请您帮我建个坟墓吧。”

这是卡米尔留给雷狮最后的一句话。

雷狮少有会听话的时候,这次却不知为什么按照卡米尔说的去做了。只是于他而言,理由根本不重要,也许是在神明身后的时候卡米尔那副隐忍的样子吸引了雷狮的注意,或者是在被神明攻击后的那个异样的笑容让雷狮有些好奇,这些都可能成为促使雷狮答应卡米尔的理由,只是现在深究这些显然没有什么必要。

对雷狮而言,只有想做与不想做两种情况。

这件事他想做,所以他去做了。

他在自己住的城堡后面建了个小小的墓碑,卡米尔的身体就埋葬在那里。从吸血鬼那里得到的古堡配上墓碑倒是异常的和谐,似乎原本那里就应该存在着墓碑一样。墓碑上什么都没有刻,直到这时候雷狮才意识到自己甚至连那个小混血儿的名字都不清楚。

没事的时候他偶尔会去看一下,并没有多少怀念或者感伤,与其说是去看看卡米尔,不如说他仅仅是在等待着什么。

直到某天,雷狮看到那墓碑上突兀地出现了“卡米尔之墓”五个字,而将字刻上去的人正站在墓碑边,听到他的声音后转过身来,与记忆中如出一辙的平静双眼再一次映出了他的样子。

“您曾经说过来接我,但是我没有等到,所以我自己过来找您了。”

END

评论(6)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