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七宗罪 番外1

是久违的七宗罪不知所云的番外。

我莉亚小姐姐今天也帅出新高度。

因为生日是下周二,快要到了,瓶颈期也顺利结束了,所以决定日更三天来庆祝一下,两个七宗罪番外和一个什么什么的,还没想好,姑且先写着。

————————————————————

番外 千年后的大小恶魔


“大哥,请您醒醒。”雷狮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他被卡米尔推醒了。

当初那个会在他面前示弱的小小恶魔现在已经变得油盐不进,基本上不会再受到雷狮的怂恿,冷静又顽固活像块石头。

换作当初,这种需要叫雷狮起床的时候,只要雷狮把小恶魔揽过来嘟囔句“再让我睡一会”,大部分时间卡米尔都会无奈妥协。可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千年,人间那个吵吵嚷嚷的骑士算算都已经轮回了十次——每次还都没什么变化,一样看到恶魔们就挥剑过来嚷着要消灭恶党。

千年足够让卡米尔把对雷狮的那点无奈变成应对他的方式。他掀开被子,雷狮正侧身躺在床上,身上什么都没穿,长了不少的头发留成了半长不短的小辫子,现在披散下来,蓝黑色的发丝搭在身上,肩颈处隐约露出抓痕和牙印,那是这两天卡米尔的杰作,相对的,卡米尔自己的衣服下面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雷狮总是非常享受在卡米尔身上留下痕迹的过程,他喜欢看着卡米尔不紧不慢地穿上或者脱下衣服,半遮半掩间露出他留下的吻痕的样子,而卡米尔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即使恶魔可以轻易让身上的吻痕消失,他也从不这么做,用平静的表情和动作做着可以满足雷狮小小恶趣味的纵容。

被子被掀开让雷狮不满地皱了皱眉,先醒过来的是尾巴,甩了甩之后忽然变长,蛇一样地缠上卡米尔的手腕,这也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举动,卡米尔揉了揉雷狮的尾巴尖,俯下身骑到雷狮身上,两边膝盖分开压在床上,俯身到雷狮耳边轻声叫着他的名字。

这几乎成为了他们许多早上的惯例。事实上没有事情的时候卡米尔是不会叫醒雷狮的,甚至偶尔他会比雷狮醒得还晚,享受着少有的被雷狮折腾醒的待遇。即使嘴上什么都不说,千年的朝夕相处了,雷狮又怎么会不清楚他的那点小心思。

雷狮翻过身,揽住卡米尔的腰往自己怀里一带,试图出卖色相来挽救自己的睡眠时间,只是这同样是千年间用烂了的招数,自然也没有什么效果,卡米尔仗着自己力气大直接从雷狮怀里挣了出来。

身上的重量和温度消失不见逼得雷狮不得不睁开眼,身上的人挡住了大部分的光亮,背对着光线垂着头看他的样子看上去倒是和平常有些不同。

他见过卡米尔的各种样子。事实上在当初胜过天堂之后他们不是没有碰到过其他麻烦事,但那时候卡米尔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不需要再像以前一样靠着示弱之类的小伎俩达成目的。

雷狮清楚卡米尔在敌人面前会露出怎样的警惕样子,也见过他进食时微微眯起眼睛的幸福表情。他和卡米尔几乎是形影不离,一直以来都没有太意识到卡米尔的成长,在这一刻似乎全部涌上来,背对着灯光的卡米尔让雷狮忍不住眯了眯眼。

他的小恶魔确实是长大了。

“大哥?”卡米尔看雷狮只是看着他不说话,疑惑地凑上去,低头看他,却被雷狮伸手捏住了后颈。

雷狮并没有解释什么,甚至手掌也没有在卡米尔后颈处停留太久,他撑起身子,打了个哈欠,看卡米尔不慌不忙地从自己身上爬下去:“什么事?”

需要他出面的事情无非就是天堂里那新的神明又整幺蛾子了,或者是纠缠了千年还没搞出个结果的兽族的头头和血族公爵又波及到地狱了……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原本就纵情女色的撒旦彻底不管事了,雷狮和他父亲路西法一样懒得管那么多,最后还是莉亚接手了这个烂摊子。

地狱的新女王手段比她父亲强大很多,但即使是她也不想管特殊的那几位的事情,不小心引火上身可不是她想要的,皮球踢来踢去最后还是卡米尔揽下了,有卡米尔这层关系,雷狮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

即使接触不多,莉亚也清楚卡米尔在想什么。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向来是无利不起早的性格,恐怕这么做还是为了雷狮。

当初真是看走眼了,居然以为这个小家伙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她现在还依稀记得那时候尚且幼小的卡米尔在她面前平静又冷漠的样子。那时的卡米尔纵使表面上看上去再怎么冷静,私下还是会因为她的话激活嫉妒的罪孽,如果换成现在的卡米尔,别说吃醋,恐怕自己那些话对他根本不会有丁点影响。

千年前的莉亚就是这么一副优雅淡然的样子说着任性又自私的话,她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更何况她也有足够的资本支撑她这样做。

想要的东西就要得到,从前她想要雷狮,现在她连卡米尔也想要,即使他们没法变成自己的收藏品,她最终也没有如当初所说的那样把雷狮的眼睛挖出来,却从中找到了别的乐趣。

她是天生的享乐主义者,食欲,睡眠欲,贪欲,性欲,任何可以让她感到愉快的事情她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做,这千年间她的目的从把雷狮和卡米尔做成自己的收藏品一点点改变,直到现在对他们依然不受自己控制地活着的这件事也能够顺利地享受其中。也正是因为这样,雷狮和卡米尔同样没有对她动手,他们暂且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现在的他们显然并不会因为莉亚的任何话语有所动摇,莉亚戏称卡米尔从休眠的火山变成了冰山,卡米尔却也只是不置可否地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太麻烦的事情她是不想去做的,这次正是牵扯到了她最烦的那几个人,所以在得到消息之后莉亚毫不犹豫地通知了卡米尔。

怪物就应该交给怪物去解决,而她只要在自己的游戏场外静静地看着他们争斗就可以了。

这才有了卡米尔去打扰雷狮的睡眠的那一幕,如果再让他们打下去,恐怕那一片地狱里的恶魔们都要再去死一次了。

雷狮听卡米尔说完也没太往心里去,甚至动作也没有加快的意思。嘉德罗斯和格瑞从他认识他们那天开始就一直在打,也不知道格瑞那么冷静的性子是怎么每次都打起来的。

而处理这件事情也很简单,有人干扰的时候他们总是很快就停手,如果卡米尔不是之后还有别的事情,这甚至都轮不到雷狮出手。

只是起都起来了,姑且就去一趟,完事之后还可以借机和他的小恶魔讨点好处,雷狮从不做亏本的生意,让他做事情总归是要付出更多的。

最巧的是,他的小恶魔也很清楚这点,却还是乐此不疲地和他进行着不公平的交易,在外让所有人都感到难办的地狱中最强的军师,即使有再多的成长,在雷狮的面前似乎依旧还是当初那个小恶魔——区别大概只是他再也不会瞪着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对着雷狮叫出父亲了。

卡米尔的成长除了雷狮以外的恶魔们都看得出来,而最亲近他的雷狮却是直到现在才恍然意识到他不再是当初那个小家伙了。

当卡米尔回来的时候,雷狮早就解决了那边的事情,莉亚期盼的怪物们互相争斗的场景并没有出现,雷狮很清楚,虽然现在看上去相处得很好,一旦他出现了破绽,帕洛斯和莉亚这两个家伙绝对不会放过他。

但清楚归清楚,他却不怎么担心。

他朝卡米尔招手,后者顺从地走到雷狮面前,被圈在雷狮和桌子中间动弹不得。

卡米尔的围巾进屋的时候就已经被摘掉了,露出来的是先前雷狮留下的痕迹,新的旧的交叠在一起,雷狮的手指按上去,稍微用些力气就会在周围留下浅色的指痕,指甲刮出一道道白色的印记,卡米尔却是动都不动地任凭他顺着自己的身体摸下去。

面前的人是雷狮最大的破绽,也是雷狮最完美的弥补破绽的方式。

手指移到腰侧,卡米尔的腿被雷狮的双腿夹住动弹不得,他索性侧过身坐到雷狮腿上让自己更省力一些。千年前的卡米尔会因为这种过于亲密的动作而感到不自在,现在的他却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这样做了。

和雷狮较劲是没有意义的,他有的是办法让自己服软,这样看来不如打一开始就纵容他,顺着他的想法走,横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他自作自受。

这些年来雷狮带着卡米尔几乎走遍了他们能去到的每一个角落,从地狱到人间,从人间到天堂。雷狮是天生的冒险者,让他长时间待在同一个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这么久下来,这件不可能的事情却是真的发生了。

他在卡米尔的身边待了千年不止。

卡米尔头顶的光环从那以后就一直在雷狮的手腕上,他们再没遇到过像当初那样危险的情况,新生的小恶魔们甚至以为那只是个饰品,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

他的尾巴在身后晃动着,绕到雷狮的尾巴上毫不犹豫地缠上去,和先前雷狮半睡半醒间的动作如出一辙。恶魔的交尾没有任何的用途,却是最为亲密的表现,卡米尔的尾巴和它的主人不同,热情地缠绕着雷狮,得到对方的回应后尾巴尖更是欢快地晃了晃。

雷狮看向卡米尔,后者依旧是那副样子。第一次见到自己尾巴这么做的时候卡米尔少有地慌了神,他并不在意被雷狮看出自己对他的感情,毕竟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但那个动作中很明显的,除了感情以外还有异常浓厚的占有欲。

雷狮自然也看出了这点,他扬起眉看向卡米尔,后者却移开了视线。雷狮手腕上的光环忽然动了动,他清楚那是卡米尔心里紧张的表现。

那是在他们打败了天堂没多久之后的事情,雷狮忍不住有点好笑。同时拥有七宗罪和部分美德的卡米尔在将来肯定会是地狱的最强者,即使是他恐怕也只能将将打成个平手,而现在这个小家伙却在自己面前这样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卡米尔和他不一样,幼时的经历让卡米尔语言上足够坦诚,却不喜欢表现出太强烈的感情。雷狮的占有欲是众所周知的强,恶魔们在这时候却忘记了,卡米尔和雷狮即使不是亲兄弟,却也是留着四分之一相同血液的堂兄弟。

卡米尔对雷狮的占有欲一如雷狮对他的一样强烈。

现在他已经能在这种时候回看向雷狮,还能露出个欲盖弥彰的无辜表情。看得雷狮牙痒痒,巴不得现在就扯开卡米尔的衣服,把要消下去的地方再弄出点痕迹来。

“大哥,今天那边还顺利吗?”卡米尔试图挑起话题,雷狮却对他找话题的水平表示不屑一顾。

他揽住卡米尔的腰往后一倒,漆黑的双翼张开,脚一蹬桌子,两人一起倒在他们那张大床上。

雷狮的双翼并没有收起,反而进一步扩大,直到将卡米尔整个包裹起来,丁点光亮都透不过来,黑暗中雷狮却是清楚地看到了卡米尔的脸。

“我记得当初我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也是差不多的场景。”

卡米尔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那时候也是雷狮挡住了照向教堂的所有光亮,同时也遮挡住了他其他的全部可能性。他的霸道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表现得淋漓尽致,即使当时不希望卡米尔体内的力量爆发引来麻烦,他却也没有给过卡米尔跟他走以外的选项。

恶魔的双眼夜视能力大都非常强大,卡米尔这个混血儿也是一样,他漂浮在空中,眼中映出雷狮的样子。曾经他不认为自己有完全占有雷狮的资格,即使恶魔的贪婪本性在不停叫嚣着,他却从不会说什么,那时候的卡米尔会因为能够待在雷狮身边为他所用而感到满足。

只是现在如果他还这么想就未免有些可笑。多少的当局者迷和不自信也都在这千年中消磨殆尽。随着时间的推移, 卡米尔不再会仅仅满足于能够作为雷狮的助力,他同样是恶魔,欲望对他们而言是不可抵抗的。他很清楚,自己在成长的同时,有些东西也随之膨胀,甚至一发不可收拾。

“你在看什么?”雷狮直视着自己的小恶魔。他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卡米尔也知道他是明知故问,却还是会一遍遍地给出雷狮想听的答复,一如他们在过去的千年里所做的那样,幼稚到极点,却又令他们异常满足。

“我在看你,大哥,在这里除了你我什么都看不到。”

END

评论(4)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