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穆归夜是个刚出生的小鬼斯。

他脑袋里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新奇想法,事实上他们鬼斯都是这样的,似乎眼睛一转脑袋里就会出来一个恶作剧的点子,仗着自己可以随意隐身四处捣乱,惹得周围的人哭笑不得。

但是大部分时间穆归夜并没有和其他的小鬼斯一起,即使他的朋友们都在对他说“一起去玩吧”“多玩一下会进化的”这样的话,他却依旧我行我素,花了大部分时间在整理脑袋里那些鬼点子上。

即使在鬼斯里他也是个异类,他的主意似乎比一般的鬼斯还要多,有些时候他的朋友们没了想法,跑过来找他,他总能突然冒出奇怪的点子来。

灵感来源有时候是朋友的一句话,有时候是一个动作,甚至朋友周围的毒瓦斯的形状都可以给他提供灵感。

只是随着想法越来越多,别说是实施,光是整理自己脑袋里的东西都废了好大的劲。他操纵着自己周围的瓦斯试图把那些想法记录下来,但生产的速度永远比记录的速度快上了太多。

如果能进化成鬼斯通的话就好了,这样就可以把自己想的事情全部记下来了。

那是穆归夜第一次产生了想进化的欲望。

对于鬼斯们来说,无论是现在这个样子还是进化成鬼斯通对他们来说都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他们没有特别强的斗争心,每天做的事情都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兴许正是因为这样,恶作剧最少的穆归夜在产生了强烈的想要进化的念头之后居然成为了他们这群小鬼斯里第一个进化的。

最开始穆归夜是很不习惯的。以往留在他身边的瓦斯都不见了,新出现的双手总是不能顺利使用,他光是适应新的身体和力量就废了好大的劲。

只是在某一次,他尝试着用那双手拿起笔,把自己想到的事情一件件记下来的时候,他忽然以往不听使唤的双手似乎好用了很多。

他记下了自己一个又一个的想法,却仅仅是片段,无论是恶作剧的点子,或者是想象中的世界,没有一个被他写成完整的内容,他只是不停地记录自己脑袋里突然出现的内容。

这样过了许久,久到当初没有进化成鬼斯通的鬼斯小伙伴们都成为了耿鬼,只有穆归夜一个还保持着鬼斯通的样子不变。

他倒是不急,他的小伙伴们也没有因为他是个鬼斯通就疏远他,只是看朋友们都成为了耿鬼,偶尔穆归夜也会有一点点遗憾和疑惑。

是因为自己想进化的念头不够强烈吗,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他并不清楚,也并不想去问小伙伴,他只是自己一个思考着,甚至这件事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思维,导致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写的点子了。

没有东西可以写的日子是空虚的,可是他又产生不了新的念头。穆归夜的视线落在自己之前写过的东西上。他从空中落下来,两只手快速翻看着之前记录的东西,在看到某一页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当初一部分的想法是怎么生成的他早就不记得了,但是现在看到之后却会产生新的念头,他记下来之后再看又会有新的想法。

他把其他的放在一边,只是以这一个点子为中心不停地发散着,从故事的开端到里面出现的角色的行为,从角色的生老病死到故事完整的剧情和最终的结局。

那是穆归夜第一次完整地写出一个故事,在他放下笔的瞬间,他的身体出现了变化,曾经有过一次进化的他立刻意识到,这恐怕就是他进化成耿鬼的预兆。

果不其然,他的身体被白光包围,白光散去后,先前的鬼斯通已经变成了耿鬼,不再是最开始鬼斯那样子只有一个被毒瓦斯包裹着的头,也不是一直以来鬼斯通的头部和双手和几乎看不出样子的身体,他成为了耿鬼,有了完整的身体和更强大的力量。

朋友们很快发现了穆归夜的变化,纷纷过来恭喜他顺利进化,这时候穆归夜才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

“从鬼斯通进化成耿鬼到底需要什么条件?”

他最好的朋友听完后沉默了片刻,伸着短短的胳膊拍了拍他。

“这个说起来很简单。从最开始只有想法的鬼斯进化成鬼斯通之后不是多了双手吗,可以把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了,进化成耿鬼的条件是写完一个完整的故事,完成之后自己就进化了,只有你一直在写却始终没有动静。”

“那时候我们就意识到了,你这个鬼是不填坑的啊。”

————————————————————

梗来自今天和亲友聊天的时候他说吃掉我,我说给我留个脑袋和手让我把坑填了,突然觉得这不就是鬼斯通嘛!

鬼斯:开脑洞的阶段,有脑袋就可以了。
鬼斯通:码字的阶段,需要手来写出来。
耿鬼:完成的阶段,不填坑的人不能拥有完整的身体。

是穆归夜和她的智障脑洞,回头考虑把id改成鬼斯通←不想填坑的人。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