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雷王星儿童节】2nd 游乐场

第二棒是我——!

————————————————————

每年的儿童节,雷狮都说要带卡米尔去游乐场玩。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对雷狮而言拥有作为兄长的自觉是一件异常难得的事情。童年里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和卡米尔一起摸爬滚打,偶尔的偶尔,他想起来身边这个孩子是比自己小了三岁的堂弟,就会露出一副大哥的样子叉着腰说儿童节要带他去游乐场玩一天。

说归说,他们总会因为大大小小的事情错过儿童节,或者干脆将这个约定忘在脑后,等想起来的时候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露出大小眼注视着对方,沉默片刻后只好约定来年再说。

现在卡米尔已经大学毕业,早就过了可以过儿童节的年龄,更不要说比他早几年毕业之后就立刻跑去工作的雷狮,俩人都忙得不可开交,算起来今天恐怕是他们这些年来第一个闲下来的儿童节吧。

早上起来卡米尔没有看到雷狮,却注意到了桌上留下的小纸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儿童节快乐』旁边还有一行他必须凑近了看才能看清楚的小字。

『到游乐场的喷泉边来吧,有惊喜。』

张扬的字迹和遍布家里各个角落的即时贴如出一辙。说来奇怪,虽然卡米尔比雷狮细心得多,但同居起来居然是雷狮提醒卡米尔的情况多一些。

他时不时会忘记吃饭,或者是太忙了导致省略一些步骤,雷狮被他逼出一身好厨艺不说,还学会了定时提醒他吃饭睡觉。卡米尔在搬进来的前两天硬生生掰碎了自己的生物钟的成果终于显现出来,小家伙对自己兄长异于常人的撒娇方式恐怕也只有雷狮会照单全收。

卡米尔把纸条收在手心,不慌不忙地起身洗漱,吃过早餐,这才从家里出发,丝毫没有急着去赴约的自觉。

即使这座城市里有着好几个游乐场,他们所说的从小到大却都只有一个。那是儿时的雷狮和卡米尔第一次定下约定的地方,也是他们说了好几年却迟迟没有在儿童节一起去的地方,卡米尔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找到去那边的路。

他很快地到了游乐场门口,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带着孩子来玩的家长和趁着周末一起出门的小情侣,孤零零一个人的卡米尔看上去异常的可怜。只是他的脸上却没出现丁点不自在。卡米尔很清楚,只要自己做到雷狮要求的事情,在路程的终点,雷狮一定会带着他熟悉的笑容站在那里等着他过来,也许嘴上还会抱怨他太慢,但下一次却还是一样地等在那里。

卡米尔走进游乐园。和雷狮不同,他对那里面过于刺激的各种娱乐设施并没有太大兴趣,以他的性格,让他在过山车上尖叫实在是太难为他了,相比之下,游乐场里一定会有的各种甜品小吃反而更吸引他。只是这次,他进去之后直奔纸条上说好的地方,那里是个音乐喷泉,每到整点伴随着乐声会有异常壮观的表演,天气好的情况下在表演结束后还能看到彩虹。

卡米尔到喷泉边的时候正好赶上喷泉开始工作。他后退了几步,防止被溅出来的水花弄湿衣服。卡米尔和人群站在一起,静静地看完了整场表演,他知道雷狮不在这里,恐怕叫他过来也只是为了让他看完这场表演。果然,在表演之后,一位工作人员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递给他一张纸条。卡米尔向对方道谢后离开了喷泉区域,对方似乎说了什么,但声音不大,卡米尔并没有听清楚。

新的纸条上是同样的字迹,这次让卡米尔去排整个场内最大最刺激的过山车。卡米尔盯着纸条停顿了片刻,似乎可以从上面看到雷狮不怀好意的表情。如果雷狮人在他身边,恐怕会不由分说地拽着他往那边走,在排完长得看不到尽头的队之后一起坐上过山车。

雷狮肯定是不怕这些的,但是卡米尔却不好说,他并没有过坐过山车的经验,也不知道这项娱乐可以让自己惊恐到什么程度,只是想当然地,雷狮会期待的那种尖叫和恐惧的场景并不会发生。

他清楚,雷狮自然也清楚,只是在知晓的情况下还会写上纸条让他去坐过山车,可以说是非常幼稚的行为了。

卡米尔轻声叹了口气,脚下却换了个方向,走到纸条上指定的那个过山车前,看着前面排得老长的人,第二声叹息忍不住又接了上来。

好在选择儿童节来游乐场的时候,卡米尔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场景。

午饭已经准备齐全,他从包里翻出面包,拆开包装,往嘴里送的时候却又想起来雷狮总是笑他吃面包喜欢抵着嘴唇,从来不拿开,只能看着脸颊动来动去的,像是什么小型啮齿类动物一样。

现在虽然雷狮不在身边,笑声和打趣却感觉一点没少。卡米尔习惯于有雷狮陪伴着的日子,即使他们最忙的时候,他也能每天都听到雷狮的声音。

偶尔他们会忙到回不了家,雷狮总是会打个语音电话过去,卡米尔不是话多的性格,也不会和他絮絮叨叨地说自己每天发生的事情,偶尔碰到点有趣的事,或是雷狮听到他这边的声音问起来之后才会说上几句,但即使是这样,他们还是享受着和对方的通话,仿佛自己依旧和对方处在同一个空间一样。

卡米尔的毕业论文选了个很麻烦的题目,即使是向来都是优等生的他也碰到了不少困难。雷狮嘴上不说,但是总归会在家里多放几本和他的课题有关的内容,被卡米尔用疑惑的表情盯着的时候却又会主动承认,借着这个机会和卡米尔讨要好处——总归能得到所有他想要的。

过山车前面的队伍实在太长,长到卡米尔把手机玩到没电,从包里翻出充电器接上继续玩。他身上的每一样东西似乎都多多少少能和雷狮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十几年的相处不是说着玩的,但即使是真正的兄弟,能到他们这么亲近的程度也是少之又少。

而先一步打破这份亲近的却是看上去处在被动的卡米尔。

无数人说过雷狮是独裁者,在他们的感情间雷狮也确实是占据着主导的地位,但每一次出现大的变化,先向前走的却都是卡米尔。

这很容易理解。小时候因为家庭的关系总被欺负的卡米尔在被人围起来揍得遍体鳞伤的时候,打跑了那些孩子的人脸上带着伤,前一秒还在龇牙咧嘴地小声吸着凉气,发觉卡米尔看过来之后却露出蛮不在乎的样子,在夕阳下对卡米尔伸出手:

“我就在这里,你自己走过来。”

那实在是个无可挑剔的场景,在小孩子的心里画上了最绚烂的一笔也不是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卡米尔把那个场景牢牢地刻在了脑海里,在之后的日子里无数次回忆起来,这才是推动着他正视自己对雷狮的感情,并向雷狮告白的原因。

在坐上过山车的时候,卡米尔下意识地抓紧了扶手,这个设施不愧是被称作整个游乐场最刺激的过山车,即使卡米尔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叫出声,下来的时候却免不了有点腿软。

显然现在的状况不适合再继续走下去了,他找了个地方坐下,撑着脑袋一遍遍地看着出来的时候从负责过山车的工作人员手里拿到的纸条。

『过山车坐得爽么?下一站是旋转木马,这次多给你点时间歇会。』

卡米尔确信对方在把纸条交给工作人员的时候一定对他们说了什么,这位给他纸条的时候也嘀咕了一句,正巧卡在不让他听清楚的边缘。

有点在意。

他这样想着,却并没有去问,横竖等下见到雷狮可以直接从雷狮那里问出来。雷狮并不习惯于太过直白地表达自己的在意,他向来是行动派,但每次雷狮愿意说的时候,对卡米尔而言绝对是暴击。

休息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卡米尔相信旋转木马肯定不会是终点——以雷狮的性格,两个大男人坐旋转木马这么羞耻的事情他恐怕是不会做的。

但是一个大男人坐旋转木马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的。

卡米尔不知道雷狮选择这个是有意还是无心,曾经有人说过卡米尔对雷狮的追逐和旋转木马非常像,那是永远一同前行却又永远不会更加接近的关系。

然后卡米尔从旋转木马上跳了下来。

这当然是不被允许的行为。卡米尔并没有挑战工作人员的忍耐极限,仅仅是向前走了两步,换了辆南瓜车把自己塞进去。

哪怕是旋转木马,他也会跳下来向前走,更何况雷狮时不时就会回身看着他,卡米尔知道雷狮就等在那里,只要走上几步就可以触碰到他。

和雷狮告白的那天并没有什么浪漫的场景,卡米尔平静得像是说出了今天的晚餐吃什么一样,没有任何铺垫或是提醒,一个直球打过去完美地命中红心。

“卡米尔,你再说一遍?”

那恐怕是卡米尔第一次见到雷狮露出诧异的表情。中学的雷狮曾经因为挡了别人的路被记恨,在知道对方准备在路上围堵自己的时候他都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如果不是因为和他说这个的是卡米尔,恐怕对方只能得到一个“哦”。

正是因为清楚,卡米尔才更能意识到这种雷狮稍显惊讶的表情下面是怎样的天翻地覆。他如雷狮所愿又重复了一遍,末了又加上一句“大哥你没有听错”。

好在雷狮终归还是雷狮,他的怔愣并没有持续太久,原本被他举起来捧在双手间开着游戏的手机瞬间失宠被甩到一边。他朝卡米尔勾勾手指,卡米尔也自觉地被他勾过去,得到了一个落在脸上的响亮亲吻。

“你知道的,我更喜欢用行动表达。”雷狮的指腹摩挲着卡米尔的颈侧,强大的压迫感让卡米尔不自在地动了动,却被误以为这个姿势不舒服而被强行拉入怀里。

他以一个糟糕的姿势跨坐在雷狮身上,衣领被扯开,雷狮埋进卡米尔的颈窝,呼吸的温度打在卡米尔的皮肤上,从那里迅速传遍了全身,尤其是脸上,卡米尔几乎能感受到那里的温度很快地超过了和雷狮接触的地方。

旋转木马晃晃悠悠地走到了终点,卡米尔在工作人员的念叨和瞪视下拿到了纸条。

『来摩天轮。』

这是最后一站。

卡米尔放慢了脚步走向摩天轮,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下来,摩天轮上的灯光闪烁,走到附近可以看到一对对的情侣在里面头挨着头,肩膀抵着肩膀,不知道有多少人特意过来就是为了那个在摩天轮升到顶端的时候接吻会永远在一起的传言。

卡米尔走到摩天轮最下面,这次没有等他上去,在排到他的时候,检票处的工作人员给了他最后的那张纸条,并叮嘱他到了顶端再打开。

雷狮并没有出现,想来也是,摩天轮的传言这种东西怎么想也不会是雷狮有兴趣的,恐怕这个和其他的设施一样,雷狮会等他下去之后再带着恶作剧成功的表情出现在他面前吧。

在摩天轮升到最顶端的时候,卡米尔打开了最后的纸条,和之前刻意模仿的雷狮的字迹不同,这次是他所熟悉的自己的字。

『梦醒了。』

先前被刻意忽视的话语忽然在耳边响起,此时卡米尔才终于听清楚了那些工作人员在将纸条交给他的时候说了什么。

“这个客人好奇怪啊,昨天特意来说让我们把纸条交给第二天过来的自己,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卡米尔终于回想起来为什么他会正巧赶上喷泉开始工作,为什么纸条上会叫他去坐过山车和旋转木马,再到现在的摩天轮,他以为的情侣之间的游戏实际上和雷狮没有丁点关系。

家里随处可见的即时贴,从刚刚开始一直拿到的信息,都是卡米尔给自己设下的骗局。他假装雷狮还在他身边,和他玩了个折腾人的游戏。他正如幼时所说的那样,卡米尔固执地、执着地、带着倔强地一步步走向雷狮,终点却没有他想见的人在等他。

——我已经走过来了,可大哥早就不在那里了。

他想这么说,却说不出口,连出声都成了奢望,他攥着手里的纸条,把它们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只留下了最后一条。

前面是假扮成雷狮的卡米尔与自己玩的一个恶劣的游戏,唯独最后一个是惊醒他的警钟。

他在垃圾桶前站了好久,最后一张纸条被他揉得皱巴巴地攥在手心,直到身后传来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卡米尔?”

他一惊,把手心里团成球的纸条迅速丢进垃圾桶,不再去瞎想一些有的没的,转过身快步走向出声的人。

『梦还没醒。』

“大哥,我在呢。”

END

————————————————————

其实仔细看看的话就会发现我一次都没有说过纸条是雷狮写给卡米尔的。

下一棒是【——】老师!

评论(15)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