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睡美人

给系哥哥的特典。

人物属于凹凸世界,神经病属于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睡美狮×食梦貘

————————————————————

这是一个王子与王子之间的童话故事。

在一个城堡里,有着贤明的国王和美丽的王后。

国王和王后有两个王子,却总想要一个小公主,好不容易怀上了第三个,夫妻二人欣喜若狂,却发现又是一个儿子。

王后埋怨着国王,说是国王的染色体害得她没有女儿,不能把孩子打扮成小公主,国王却说童话故事里不需要有这么现实的东西。不管怎么说,生下来的孩子自然没有塞回去的道理,三王子雷狮还是顺利地活下来了。

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太过怨念,雷狮虽然有着蓝黑色如夜空一般的发丝,紫罗兰色的锐利双眼,几乎继承了国王和王后的所有优点,却从来不听话,还没学会走路就扑腾着要跑。

在雷狮一岁的时候,国王和王后终于接受了现实,举行了盛大的宴会来庆贺雷狮的周岁生日。

除去请到了一些王国里的名人以外,国王还请到了12位仙女,为刚满周岁的小王子做洗礼。

这个国家的仙女原本有13人,当然用来招待仙女的金质餐具也有13套,只是其中一个被雷狮前段时间打破了,再做一个已经是来不及,索性只请了12位,将最喜欢恶作剧的凯莉排除在外。

凯莉对给婴儿做洗礼没有兴趣,却不满意只有自己没有被邀请。她高调地出现在了城堡里,此时12位仙女已经有11位为雷狮送上了祝福。

她们祝愿雷狮拥有英俊的外表,高大的身躯,无穷的财富,永恒的自由……不知为何,仙女们有意无意地避开了善良温柔等词汇,似乎是觉得这些词和在座位上到处爬着,把手指头往嘴里塞,被阻止了还要瞪人的熊孩子和这些词汇挨不上边吧。

只是这个祝福还是需要有的。最后一个仙女正打算给雷狮进行洗礼,她茫然地看向凯莉,眼睛里没有太大波动,只是轻轻开口:“你来啦。”

凯莉向来看不惯她,那双眼睛看上去太清澈,似乎自己所有的心思在她的注视下都无从遁形。对她这种靠着恶劣行为伪装自己的人来说简直是天敌,是克星。

克星丝毫没有自觉,单纯地因为凯莉的到来感到高兴:“他们说,没有你的盘子,所以没有邀请你,但是,你可以和我一起用……”“别开玩笑了,谁要跟你一起用!”

凯莉急匆匆地打断了她的话,再说下去她好不容易创造出的恐慌气氛都要消失殆尽了。她双臂环胸,不怀好意地看着国王和王后:“你们竟敢不邀请我凯莉小姐,想必……已经做好觉悟了吧。”

她看向这场宴会的主角,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的光,唇边勾起玩味的笑意:“我要诅咒三王子,在他成年的时候,会被纺车扎破手指死去!”

王后被吓得花容失色,抓住身边的国王,声音颤抖着,不可置信地开口:“亲爱的,这……”

国王安抚性地拍了拍王后的手背,以他对王后的了解,王后接下来的话一定不会是对雷狮的担忧。

果不其然,王后停顿了下,再次开口:“只是被扎了手指就会死,这是血友病啊!”

国王叹气:“夫人,我早说过,不要在童话故事里说这么现实的内容。这是来自魔女的诅咒,血流不止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王后想了想,认同地点了点头:“亲爱的,你说得对,可是雷狮会死掉啊。虽然这个臭小子太皮又欠揍,一点都不像女孩子一样乖巧可爱,可他长得好看啊!”

王后乞求般地看向唯一没进行洗礼的仙女:“求您救救雷狮吧,别让他死去,求您将诅咒改成让他改变性别吧。”

仙女安莉洁摇了摇头,她看向凯莉,不紧不慢地开口:“星月魔女的力量,我没有办法完全清除,但是根据我的占卜,雷狮并不会死亡,而是会城堡一起沉睡一百年,在一百年之后,他会苏醒,然后变成给。”

最后一位仙女将祝福送给了雷狮,保住了他的性命。仙女究竟是出于善意保护了雷狮,还是出于恶意把雷狮一个人的诅咒扩散到整个城堡先不说,在之后的十几年里,雷狮顺利地长大了。

国王感到很忧愁,雷狮正如仙女们祝福的那样,有着太过出色的外表和优秀的能力,相比之下雷狮的两位兄长根本比不过他;但是同样的,他也如同祝福那般没有丁点的温柔和善良,反而任性得与小时候无异,随心所欲地当他的混世魔王。

对这样正适合当国王的雷狮,原本国王应该是要感到骄傲的,但是想想雷狮会在成年那天被纺车扎破手指昏迷整整一百年,醒了之后还会变成给,他就忍不住有些忧愁。

对他们本国而言,举国上下一起昏迷一百年就和没有一样了,但是对别国而言,等同于是他们国家停止发展了百年,几乎可以说是灭顶之灾,百年后国家还能不能在都不一定。

更何况雷狮是个显而易见的优秀继承人,如果他没有办法留下血脉,对于国家的发展恐怕也没有什么好处。现下只能尽力避免雷狮的昏迷,才能阻止他变成给。

他很想将全国的纺车纺锤都销毁,但这样对国家的发展有弊无利,他是个贤明的国王,不能做这种智障的事情。

更何况那样只是治标不治本,即使他销毁了这些东西,以凯莉的能力,要弄来也是轻而易举,还不如保留下来,雷狮看惯了想必也就不会对它们有任何好奇心,更不会去刻意接近了。

他又去拜访了森林里和善的巫师。虽然雷狮小时候经常跑去把巫师辛辛苦苦种的草药拔得乱七八糟,但巫师是个温柔的人。他对于国王说想要保护自己的国家十分认同,也不在意这是在为了雷狮的事帮忙,仅仅是长叹了口气,送给了国王一把种子。

“这是荆棘鬼蔓的种子,将它种在您的国家周围,在雷狮成年以后它会包围您的国家来保护它。”年轻的巫师向国王行礼,脸上满是真诚与祝福。

在雷狮成年那天,城堡里的戒备到达了顶峰,全国上下都很清楚,这是决定他们命运一天。如果今天雷狮没有被纺车扎破手指,想必诅咒也就会直接破除。

雷狮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身上有这个诅咒了。

他的父母看上去忧心忡忡,虽然担忧的理由雷狮一点都不想知道,但多少还是对这件事上了点心。在他生日那天,雷狮一整天都在被摆弄着参加宴会,国王和王后似乎要借着这个机会向所有臣民宣布雷狮还活着,没有被扎破手的事实。

但宴会并没有持续下去。凯莉怎么会允许自己的诅咒落空?被安莉洁那所谓的祝福改变了诅咒的内容也就算了,本质上还是把这件事情闹大了,但如果雷狮在这天不昏迷,她星月魔女的面子往哪儿搁?

早就忘了自己的设定是个仙女的凯莉大小姐暗中联合了雷狮的傻哥哥们。傻哥哥们人如其名,把凯莉说的“其实诅咒的内容没有变,只有雷狮一个人会死,其他人不会昏迷”给当了真,偷偷地配合凯莉把雷狮带到了纺车旁边。

只可惜雷狮早就已经看穿了他们的计划,跟着一起来也不过是图个乐子,想看看他们打算做什么。对于自己身上的诅咒他本人虽然在意,却也是半信半疑,在凯莉的激将和自己心里对刺激的向往下,还是跟着他们过来,触碰了纺车。

事实上这个诅咒的关键字只有雷狮和纺车,至于是扎破手指还是怎么样根本不重要,在雷狮触碰到纺车的瞬间,诅咒发作,全国的人们一瞬间都陷入沉睡,兄弟三人最后看到的只有星月魔女唇边不怀好意的笑容。

为了营造气氛,凯莉特意叫来帮手将雷狮运到床上,双手交叉搭在胸前,做出睡美人的样子,而另外两位,因为并不是故事的主角,是死是活就和她无关了。

巫师安迷修送给国王的荆棘此时已经长大到包裹住整个国家,渐渐地,它们遮挡了上方的天空,荆棘们缠绕成半个球形,将这个国家遮挡起来。

昏迷并不代表雷狮什么都没有做,他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可以很轻易地四处走动。梦里原本是一片漆黑,雷狮即使抬起手,或者低下头,也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样子。

他的梦里什么都没有,他又不愿意在原地停留,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即使没有目的和方向,却也没有停下来。

雷狮不知走了多久,忽然隐约间看到面前有点光亮。在黑暗中待久了的人对光明的渴求是难以想象的。他快步走过去,却忽然看到一个男孩正抱着什么东西在嚼。

原本一个正在吃东西的人出现在他的梦里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是如果这个梦里只有他们,如果那个人吃到东西能隐约看到类似于天空和地面的东西,如果那个人的脸上没有贴着写有“食梦貘”三个大字的纸张,恐怕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食梦貘也发现了雷狮,由于被纸挡上,雷狮只能看到他的眉梢微微扬起,嘴唇抿了抿,轻声开口:“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你居然能找到我这里来。”

雷狮闻言皱起了眉,在他的印象里,无论是城堡里的人或是他们国家的国民都没有这么号人物,更何况他们国家的所有生物都应该陷入了沉睡才对。

只是比起那人的身份,现在还有一件让他更加感兴趣的事情:“你吃的是什么?”

对方似乎没有预料到雷狮张嘴问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很明显地怔了下,把手里的东西抖开给雷狮看:“是你的梦。”

说着,他撕下了一小块,塞进嘴里,腮帮子鼓鼓的,很享受一般地嚼着梦的碎片。

雷狮看得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了句“好吃吗”,又换来对方一个疑惑的表情。食梦貘似乎没怎么见过人类,他对雷狮的兴趣比雷狮对他的兴趣还要大一些。

“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吧。你是怎么找过来的?”这和雷狮一样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先前已经回答了雷狮的一个问题,便不愿意回答第二个,开口反问道。

雷狮皱起眉,撇了撇嘴:“我可没找你,只是随便走一走就碰到了而已。”

刚刚的问题他已经不想问了,思考了片刻,换了个问题:“我的梦里一片漆黑是你干的吗?”

食梦貘有着非常好的教养,他平静地等待着雷狮想好了他的问题,听到提问后表情也并没有什么变化。事实上,在看到了他的食物之后,很容易就会想到这一点。比起这个,像他这样的食梦貘出现在自己的梦里没有被吓得惊慌失措反而让食梦貘对雷狮多了点好感。

食梦貘点了点头,似乎有点歉意:“我的胃口很大,正巧打听到你要睡上一百年,就准备在你的梦里住一段时间,这次太久没进食,不小心吃得有些多了。”

这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不小心吃多了的水平。梦境似乎以食梦貘为分界线一般,左半边是雷狮所经历过的黑暗,右半边却是正常的梦境。雷狮看到的那点光亮恐怕也是从右半边传来的。

对方做出公平交易的样子,雷狮自然也不会耍赖。一个人走了太久难得有个可以说话的生物,管他是人还是食梦貘,哪怕是雷狮也想能多聊上两句。

“你为什么会睡这么久?”实际上食梦貘想要知道的只有第一个问题而已,原本看着这个人是个比较桀骜又随意的人,恐怕不会按照规则走,却没想到雷狮真的遵守了约定,还等待着他的提问,情急之下食梦貘只好随便说了个问题充数。

雷狮似乎也看出来了,对这个实心眼的食梦貘感到有些好笑,却还是给他大致解释了缘由,如他所愿地提出新的问题:“如果一百年之后你怎么办,你们的寿命有多长?”

食梦貘没有去吐槽他这其实是两个问题,反而认真地想了想:“我们可以轻松活到几百年,年长的老人也可以上千岁,但是如果没有食物的话,我们会在三年内死亡。”说到这里,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停顿了下,“我在来到你的梦里之前,已经两年半没有进食了,如果你再晚几个月过生日,我就坚持不住了,非常感谢您的生日在四月。”

这大概是雷狮听到过最奇怪的感谢理由了。他本可以继续提问,想必对面的食梦貘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只是雷狮向来是很喜欢恶作剧的,他安静下来,玩味地看着食梦貘,示意他继续提问。

这大概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雷狮的恶劣因子像是被激发了一样,不断地半强迫着食梦貘问出和自己有关的问题,而自己却从食梦貘的回答中消化着所得到的信息。

正是因为这样,即使是不情愿中的提问,食梦貘还是知道了不少关于雷狮的事情。

他与人类接触得少,与同类也是一样,只是他穿梭于人类的梦境中,多多少少也有些感触。

人类的梦境总会出现一些内心深处无比恐惧的东西,或是天灾人祸,或是生离死别,甚至有些情绪不稳定的人,内心的不安在梦境里也会有所体现。但这些在雷狮的梦里没有出现分毫。

食梦貘原本以为,这样的人一定是被保护得极好的,不经世事的,拥有着一腔热血的单纯少年,却渐渐发现雷狮并不是这样,单纯两个字和他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

雷狮并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幼稚少年,背负着过多的期盼和诅咒长大的他反而对这些有着比常人更加深刻的了解。但了解归了解,他却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对他而言,脑海里只需要留下值得他记住的有意义的事情就可以了。

雷狮伸出两根手指:“我还有两个问题,你要不要问我了?”看对面的食梦貘拼命摇头,隐约从额头上贴着的纸下面看到一抹蓝色,似乎是他眼睛的颜色。

食梦貘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问的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打一开始就躲着雷狮会比较好,只是事已至此,他只能坐好等待着雷狮的问题。

“你叫什么?”倒数第二个问题本应该是第一个问题,只是在场的只有他们两个,怎么称呼都知道是在叫对方,交流到现在倒也没什么障碍。

食梦貘沉默了片刻,事实上除了那写作仙女读作魔女的13位以外,并没有什么人会叫他的名字,以至于到现在突然被雷狮问起来,他竟然思考了片刻这才开口回答:“我叫……卡米尔。”

雷狮没有理会他的迟疑,低声重复了一次。卡米尔在他说出还有两个问题的时候,以为他会提出要求看一下自己的相貌,毕竟没有人会愿意和一个脸上贴着纸,挡住了大半张脸的人交流。

出乎意料的是,雷狮最后一个问题也没有问卡米尔的长相或是要求看他的脸,反而关注起了最开始的疑问:“梦好吃吗?”

提起梦,卡米尔的脸上露出了点兴奋的表情,好在雷狮并不能看到。他将自己对食物的喜爱藏在眼底,抿着唇勾起个笑容:“很好吃,尤其是你的梦,里面没有一点杂质,十分纯净又美味,吃下去会感到暖意顺着食道一直到胃里。”

雷狮没想到提起这个之后卡米尔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话多了不少,先前身上那种兴趣缺缺的样子也消失不见。他本就是好奇心重的人,不由得有些想尝尝自己的梦究竟是个什么味道。

丝毫没考虑吃梦这件事对一个人类来说有多么不现实,事实上能沉睡一百年却还活下来的这个王国里的生物们多少都已经有些不太寻常。雷狮没有这个自觉,也不会去在乎这些事。他表情变都没变一下,随口提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也尝尝的?”

方法自然是有的,但是卡米尔一点都不想告诉雷狮,对食梦貘来说,分享食物是一件极为亲密的事情,一般食梦貘只与自己的伴侣分享,而他和雷狮仅仅是初次见面,即使他食用的是雷狮的梦,却也没有到能与他分享的程度。

只是卡米尔细微的迟疑并没有逃过雷狮的眼睛,他扬起眉,看卡米尔这样显然是有方式不想说。只是雷狮想做的事情又怎么是卡米尔觉得不想就能阻止的。他凑近了卡米尔,手指微微挑起卡米尔脸上的那张纸:“要么你告诉我,要么我揭开你的纸看看你的真面目,你选一个吧。”

卡米尔毫不犹豫:“我选后者。”

这又是出乎雷狮意料的回答,他扬了扬眉:“你们没有什么不能被人看到脸的设定吗?”

他这么问,卡米尔却是摇了摇头,抿了抿唇:“没有这回事,这样只是为了表明我的身份,毕竟这是童话不是悬疑剧,一眼看出我是食梦貘比较好。”

他在头顶比划出个牌子的样子:“本来,也可以不挡着脸,但是那个牌子不好看,而且这样比较有神秘感。”他的脸上没有丁点开玩笑的意思,是一本正经地在解释自己脸上会有这张纸的原因,“毕竟是突然在梦里出现的怪人,比较有神秘感比较好吧。”

雷狮怔了怔,没有反应却被卡米尔误认为不认同自己的话。卡米尔偏了偏头:“不对吗?”

雷狮失笑:“没什么不好的,那我掀了?”

卡米尔垂下眼眸,思考了一下,抓住雷狮的手腕,轻轻摇了摇头:“不,我改变主意了。”

他的手往身后一抓,身后的梦境被扯到唇边咬上一口,不急着咽下去,雷狮那充满了刺激感和暖意的梦境被卡米尔含入口中。

他和雷狮本来就离得很近,卡米尔咬过一口梦境之后又凑近了些,掀起了自己脸上的纸,偏过头,对准雷狮的嘴唇吻上去。

对食梦貘而言,要让不是自己族类的人吃下梦境,只有通过自己作为媒介将梦境喂给对方。

一瞬间,雷狮似乎看到了一双平静的蓝色双眼看着自己,正如书中画的大海那样的颜色,只可惜那双眼睛仅仅出现了一瞬就闭了起来,没再让雷狮看到。

卡米尔将口中的梦喂给雷狮后便离开,雷狮口中的梦境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奇特味道,仿佛口中含着跳跳糖一样激烈碰撞着,又像是含着一口热水一般,从口腔一直暖到喉咙,直至胃中,明明已经将梦咽了下去,却依旧隐约感觉到那味道停留在自己口中,如果多几次,恐怕他也会对这个味道上瘾。

除此之外,不知是不是梦境碰到了自己的嘴唇,雷狮总觉得自己的嘴唇上也有点特别的味道。

那边卡米尔由于将口中的梦境喂给了雷狮,嘴角带上了点溢出的唾液。他抹去那点唾液,已经被雷狮看到长相,又做了极其亲密的事情,再保留什么神秘感也是没有必要了。

雷狮与卡米尔在梦境的世界里相处了很久。

卡米尔身为食梦貘,又难得地碰到可以交流的储备粮,在这段时间里教给了雷狮怎么控制自己梦境的内容,虽然偶尔雷狮会改变梦的口味来逗他,大部分时间却会依照卡米尔的要求来改变梦境。

而雷狮,他离不开自己的梦境,他很清楚,除非到百年,否则自己恐怕不会醒过来。梦里的时间与现实是不一致的,他不清楚自己还要在这里待上多久,原本以为会很难忍受的被束缚在梦中的感觉,却也因为有卡米尔在而多了些趣味。

只是从某个时间点开始,卡米尔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对劲。他在这段时间里创造出了无数的梦境,原本并没有在意,只是现在才突然发现,梦境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减少了。

换句话说,卡米尔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进食。

他隐约还记得卡米尔说过,不进食的话食梦貘可以撑上三年,从他不进食到现在过了多长时间了……

雷狮的眉头皱得死紧,在意识到之后也就注意到卡米尔脸色的异常和最近过分安静的状态。

“卡米尔,你在搞什么鬼?”

任意两个人在一起朝夕相处了将近百年,恐怕都会养成极好的默契,更何况雷狮和卡米尔打一开始就对对方有些非同寻常的兴趣和欣赏。哪怕眼下这份感情因为一些原因变了味,却也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之间的默契。

卡米尔一瞬间就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被雷狮发现了。只是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现在被雷狮发现也没有什么问题。

他的语气依旧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带着从容不迫的感觉,不紧不慢地开口:“如你所见,我正在绝食。”“我就是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卡米尔并没有隐瞒雷狮的意思,坦诚地告诉了他自己的打算:“很简单,为了迎接死亡。”

“我之前也说过,食梦貘不吃东西大概可以生活三年,当然,是外面的三年,算算我也差不多要到这个时间了,紧接着我会死去,然后在某个国家的王子身上投胎。”

他说到这里,并没有急着继续解释,看向雷狮的眼中带上了笑意和调侃:“然后前往被荆棘包围着的国家,将里面的睡美人吻醒。”

这份变质的感情雷狮和卡米尔都没有对对方说,也不需要说。这是童话故事,王子和公主总是不需要谈恋爱就能顺理成章地在一起,虽然性别上有点偏差,但是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区别。

王子和王子谈恋爱甚至不需要告白,自己心里那点莫名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也不需要彻底搞清楚,他们只需要找对认定的人,剩下的全部推给童话故事,哪怕什么都不说,没有明确的理由,没有恰当的逻辑也没问题。

这些和他喜欢上他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雷狮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执着,或者说很犟的人,但是他没犟过卡米尔。卡米尔如愿死去后,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来,雷狮一个人留在自己的梦中,也没了创造新的梦境的想法。

他只是平静地看着自己曾经创造出来的梦境,从某个时间开始,渐渐地,卡米尔的身影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从脸上亲切地贴着身份的食梦貘,到后面他最熟悉不过的红色长围巾,最后梦境中的他低下头,对上了那双平静的蓝色眼睛。

雷狮不知道自己在梦里过了多久,他并没有因为卡米尔的死感到太悲伤。他知道那是卡米尔处心积虑想要完成的计划,卡米尔向来是稳妥派,想必已经有了周全的方式,只是没有提前告诉自己还是让雷狮忍不住有些火大,计划着离开这里之后要好好收拾一下那个擅自决定的食梦貘。

到了百年,雷狮在梦中昏迷,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却发觉自己似乎并不是在梦里。

地点是城堡里他自己的房间,他的身上有着很明显的不适,不管怎么想都是睡太久导致的酸痛。

他恢复意识已经有几天了,坐不起来,却可以睁开眼睛。雷狮忍不住去想如果卡米尔真的找过来,看到他这幅样子会不会吓一跳。

似乎是觉得卡米尔被吓一跳的样子也有些好玩,雷狮的眼中带上了点笑意,正巧被进来的卡米尔看个正着。

“睡美人怎么没有王子的亲吻就擅自醒过来了呢?”卡米尔微微叹了口气,“到了百年就可以醒来的话,要王子有什么用。”

投胎的事情是他和安莉洁的交易,他正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带着原有的记忆投胎到了某国的王后肚子里,十五年后离开祖国,前往雷狮所在的国家来解救传说中存在于这个城堡里的被诅咒了的睡美人。

卡米尔的外表和在梦里几乎没有变化,梦里养成的默契让他对着面前的睡美人微微皱起了眉头:“雷狮你不能动弹吗?难道是碰到鬼压床了?。”

虽然这个说法一点都不像是童话里会出现的词汇,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可以来描述雷狮现在的状态了。

卡米尔俯下身,轻轻亲吻雷狮的嘴唇。雷狮的身体从嘴唇接触的地方开始一点点地可以稍作活动。

看雷狮没问题了,卡米尔只说雷狮要的不是王子,是会驱鬼的道士。雷狮拍了拍卡米尔的脑袋,借着姿势的便利将卡米尔揽到怀里。

睡美人是个准时的人,到了一百天,他一点都没有拖延地醒了过来,而被王子亲吻后,所谓的鬼压床也解除了。

国家里其余的生物们也都慢慢苏醒过来。雷狮的父母第一时间赶到雷狮的房间,却发现雷狮正按着卡米尔的脑袋,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不要乱跑。

国王和王后想起了当初安莉洁的话,说在雷狮苏醒过来之后会变成给,现在看来,完全符合了她的预言。

只是至少现在雷狮和他的国民们都已经苏醒过来了,看样子诅咒应该也已经结束了。

那边国王和王后心中有诸多猜想,这边雷狮和卡米尔却非常和平。雷狮坐起身,靠在床头问卡米尔这些年来的事情,到最后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

“卡米尔,你扶我一把,我睡太久,腿上肌肉萎缩了。”

这是一个王子与王子之间的,能够在吻醒睡美人之后一起进行复健的,十分现实的童话故事。

END

评论(18)

热度(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