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即使是神仙也要懂得知难而退

是给油麻老师的G!拉低全本水平的G呜呜呜噫

————————————————————

“你差不多该想好愿望了吧。”

脾气并不算好的神仙再一次出现在卡米尔的面前,皱着眉头,紫色的双眼里满满都是不耐烦和不爽,几乎找不出点正面的情绪。而这份不爽,显然是针对卡米尔的。

这个神仙是三天前出现在卡米尔面前的,在卡米尔回到家之后忽然凭空出现。卡米尔确定自己的家里没有什么奇怪的装置,对他的出现完全没有办法解释,不得不接受面前的可疑人物真的拥有特殊的能力这个设定。

神仙自称雷狮,言语间并没有给他解释太多,只是说这是自己的任务,来到人间就是为了给卡米尔实现一个愿望,并且似乎在实现卡米尔的愿望之前都不能回到天上。

即使他这样说,卡米尔却并没有什么需要他实现的愿望,这却是大大出乎了雷狮的意料。在雷狮的想象中,实现个愿望而已,一句话就能结束的事情,连考验都算不上,却硬生生因为卡米尔的无欲无求拖了整整三天,他的心情又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即使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却又不能就这样回到天上,想想在得知自己连让人许个愿这种简单的任务都完不成之后那群老混蛋的反应,雷狮宁可在这里和卡米尔耗下去。

“像你们这个年龄的小家伙不是应该有很多想要的吗。“雷狮侧躺在卡米尔的床上,试图用噪音干扰正在学习的卡米尔。卡米尔是本市某大学的大二学生,可他正在看的书却怎么都不像一个大学生会看的,光是那些复杂的专有名词就让仅仅是扫了一眼的雷狮感到头晕脑胀。

连神仙都看不懂的书在卡米尔手上似乎和普通的小说一样没什么阅读障碍,卡米尔看那些书看得极其投入,对雷狮的话也仅仅用最简单的嗯哦啊来回答。

在嗯了声之后,雷狮又问他:“你就没什么想要的吗?”

这是他今天第三次问这句话,外表看上去不羁又冷酷的神仙硬是被他逼得念念叨叨。卡米尔稍微反省了一下自己,合上书看向雷狮:“任何都可以?”

雷狮眯了眯眼睛:“任何都可以,你以为我做不到吗。”看样子他是要许一个很难达成的愿望啊,不枉费自己等了他这么多天。

卡米尔点头,被书挡住的脸上露出点笑容:“那就好,那我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回到天上好了。”

这是这三天来卡米尔第一次提出明确的要求,雷狮却巴不得当成没听到让他吞回去。这种愿望就和没许愿一样,当然,回到天上之后被嘲讽的结果也会是一样的。

雷狮当然没有达成这个愿望。卡米尔上学的时候他就留在卡米尔家里把书房翻得乱七八糟,还会指使卡米尔给他带啤酒回来喝。每次卡米尔因为书房里乱七八糟瞪他的时候,雷狮却又总是打个响指让一切归位。

他们中途没法换人选,为了不再在卡米尔这里浪费更长的时间,雷狮决定通过研究卡米尔家里的东西和他在家时的举止来判断卡米尔心里究竟想要什么。

卡米尔的家里非常整洁,却少了几分人气,如果不是卡米尔确实会每天回来住,雷狮都要以为这个家里并没有人在。

他没从那堆书里翻出什么,却在某天忽然注意到了另一件事。

“卡米尔你每天都回来住啊。”雷狮在那天卡米尔推门进来之后头也不抬地开口。

这时候雷狮出现在卡米尔身边已经有一周有余。卡米尔已经从最开始的惊讶变成了适应,他已经习惯了推开家门的时候看到雷狮丝毫没有不速之客的自觉地瘫在沙发上或者坐在桌边和他打招呼。

他放下包,应了声,转身进厨房里做晚餐的准备。雷狮这个神仙不但霸占了他家的一个房间,在他学习的时候跑到他的屋里干扰他,还理直气壮地接受着卡米尔的照顾。

明明只要他的一个念头,无论是食物或是住处都可以解决,雷狮却乐于看卡米尔带着点无奈的意味为他准备食宿。

“你这人没朋友的吗?”雷狮挑眉。这正是他觉得不对劲的一点。一般极少有这种一直独自一人的人,更何况大学生大部分不都住在宿舍里吗,唯独卡米尔每天往家里跑,自然也就没有室友什么的。

卡米尔听他这么问,扬了扬眉,没对雷狮直白的提问发表看法,反而认同了这个说法:“是的,我没有。”并且自己也认为仅靠道听途说判断别人的人不值得交往。

后半句他并没有说出口,丝毫不在意雷狮会不会因此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对他而言误会从来都是家常便饭,在学校里被人避开也仅仅是因为有人传言说他会带来厄运。

在现代,这种说法即使是孩子也不会轻易相信,但是不相信是一方面,会有意无意地躲开卡米尔就是另一方面了。

毕竟卡米尔曾经的经历摆在那里,对于这种事人们都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的。

好在卡米尔虽然被同学刻意避开,却仅仅是这样,并没有出现什么欺凌一样的场景。

这种被避开的态度雷狮在之后偷偷跟着卡米尔到学校的时候看得一清二楚,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如果那群人真的对卡米尔做什么,吃亏的绝对不会是卡米尔。

那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的雷狮听了卡米尔的回答仅仅是嗯了声,想都没想地回了句“那挺好的”。

“怎么说?”卡米尔从厨房探头出来,手上还沾着面粉,上衣袖子随着他这个动作滑落下来。他冲着雷狮扬了扬手臂,后者顺利地意会到他的意思,走过去挽起卡米尔的袖子。

“真会使唤人。”“蹭吃蹭住的神仙就不要说这种话了。”卡米尔毫不留情地反驳他,还用手肘轻轻撞了下雷狮,示意他赶紧离开厨房不要碍事。

雷狮觉得这种理直气壮使唤人和用完就丢一样的任性态度似乎在哪里见过。他趴在沙发靠背上——事实上没有任何支撑点他也能浮起来——看着卡米尔在厨房里忙碌,这才想起来回答卡米尔的问题。

“总比有了朋友之后被无聊的情谊牵绊住要好。”雷狮的双手枕在脑后,翘着二郎腿,以一种常人做不到的姿势躺在沙发靠背上。

卡米尔把两碗面条端上来。他的厨艺说不上多好,充其量不过是饿不死的程度,会做的东西也寥寥无几,好在这个神仙吃饭不太挑。

“听你的意思,你曾经有过这方面的经历?”吃饭间,卡米尔忽然这样问雷狮。

被问到的抬头看了卡米尔一眼,露出点似笑非笑的表情:“怎么?对我的事情有兴趣。”

这几乎可以说是调笑,只是被调笑的那位并没有任何反应,一如以往的平静:“是的,这样我才能了解怎么能让你回去。”

雷狮对他的顽固不化简直要头疼,他曾经提议过让卡米尔许愿要花不完的钱就可以了,这几乎没有人会拒绝,但偏偏卡米尔就是那个例外。

“如果得到了过多的金钱可能会导致我的怠惰,我并不希望这样。”卡米尔并不是什么都不在乎,他看上去无欲无求只是因为他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他拥有足够支撑自己的金钱,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和兴趣,外来的东西过多只会毁坏这一切,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雷狮一时间语塞,因为当初他同样也让来实现他愿望的神仙十分苦恼,甚至和卡米尔说出了差不多的话。他是贪婪的,却不希望自己拥有的东西来自“愿望”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记得那时候他和来找他的神仙说,如果真要实现他的愿望的话,就让他在死后当和他一样的神仙吧,这样看上去比单纯的死亡会更有趣一点。

神仙确实实现了他的愿望,因此他才会在这里。

而卡米尔……恐怕自己这样提议,这个小鬼也会拒绝的吧。

雷狮的脑海里出现了卡米尔一本正经的样子,张口就是“死亡之后我希望得到长眠,不需要再给自己多一份工作”之类的话,忍不住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

对于卡米尔处心积虑地想把自己赶回去这件事雷狮又好气又好笑。他索性和卡米尔耗下去,特意去和天上打了个招呼说自己回多留一段时间,却在被问起理由的时候皱起了眉。

同为神仙的几位清楚雷狮的性子,对他没有用暴力直接把卡米尔揍个半死再强行许愿让他伤势恢复表示出极大的惊讶,嚷着要跟着雷狮去人间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类可以克制雷狮这样的性格。

雷狮当然没有让他们如愿,甚至还把他们用雷电串成了烧烤,如果不是因为都是神仙,生命力异常旺盛,恐怕他这一下就要死一半。

回到了卡米尔家里的雷狮这才开始和卡米尔打持久战。他不再仗着自己是神仙神出鬼没,反而显现出来,时刻跟着卡米尔。

卡米尔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和他形影不离的人,这在他们的学校里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话题了。他的同学们都在猜雷狮和他的关系,不愿意去问卡米尔,问到雷狮的时候对方倒是露出个和善的笑容告诉面红耳赤的姑娘。

“我是卡米尔的大哥,我弟弟之前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听雷狮“大哥”这么说,再加上那种足够欺骗女生的笑容,姑娘还有什么可说的,连忙摇头给卡米尔说好话。

雷狮和那个姑娘分开后,走到拐角处,卡米尔正挂着耳机等着他,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雷狮却能看出他眼中几乎写满了“多管闲事”。

雷狮本没有读心的力量,却能轻易了解卡米尔的想法。太容易被雷狮看穿,卡米尔索性也就不再掩饰,直接把自己的感受明晃晃地表现在眼中,正如同现在一样。

“怎么,不好吗?”雷狮明知道卡米尔不喜欢他这样做,却还要恶意地询问他。毕竟自己因为搞不定卡米尔留在了人间,这种情况下不和罪魁祸首收点利息怎么行。

卡米尔不清楚雷狮的想法,却知道雷狮的恶趣味。他也清楚自己越是拒绝,雷狮就越会高兴,索性诚实地点了点头:“我不觉得被男色迷惑对我做出虚假的判断有什么好的。”

被评价为男色的雷狮对卡米尔这种一板一眼的回答简直发自内心地觉得有趣。他凑近卡米尔,扬了扬眉:“你怎么知道是虚假的?”

他直起身,和卡米尔并肩走在路上,一字一句地重复着刚刚那个姑娘对卡米尔的评价。

“她说你平常非常安静,总是一个人看书,看上去有点不合群,交给你的任务却总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也都会帮忙。”

雷狮又靠近了卡米尔几分,手背不经意间碰上了卡米尔的手背:“有哪句是假的吗。”

那当然都是真的,都是卡米尔从没听过的评价。他本以为同学对自己的评价到不合群就会截止了,毕竟他会快速完成任务也好,会帮忙也好,导致的结果只是不和周围人过多地有接触。

他有些怔然地停下了脚步,雷狮顺势拉住卡米尔的手,自顾自地拉着他往前走。卡米尔被他的力度扯得不得不跟着他继续前进。

“没有……”“大点声,你的坦诚呢。”雷狮走在他前面半步,即使卡米尔已经跟了上来却也没有放开手。

他知道自己身后的卡米尔现在肯定是抿着嘴唇,在心里暗暗挤兑他的多管闲事,却又不得不认同他说的话。

因为卡米尔他瞒不过自己。

“没有,这些都是实话。”卡米尔提高了点声音。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得到周围人这样的评价,即使这种评价是出于在他虚假的“大哥”面前的讨好,却也半点虚假都没有,那确实是事实,他无从反驳。

雷狮这才勾起唇,握住卡米尔的手又用力了几分:“你以为没人看到吗,想多了。”

正如他猜测的那样,即使卡米尔身边有再多不好的传言,即使周围人都因为这种传言不会太过接近他,卡米尔所做的事情也不会没有任何人看到。

卡米尔是确实存在于他们之间的,以这种方式同样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即使卡米尔本人或者其他任何人再怎样否定也没有用。

卡米尔从未想过这点,雷狮却将它明明白白地摆在了他的面前。

“雷狮……大哥,我……”察觉到卡米尔的改口,雷狮停了下来,身后的卡米尔没及时刹住车,撞在了他的背上。

雷狮转过身,松开了卡米尔的手,换了只手握上去,面对面地看着比自己低了些许的卡米尔,唇角勾出个笑容,露出犬齿,眼睛盯着卡米尔还没收起的复杂表情。

“不客气,我只是想打破你无欲无求的状态,让你赶紧许愿而已。”

即使雷狮那样说,即使卡米尔渐渐开始带着积极的态度去和周围的人接触,他却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愿望。

雷狮却也一反常态地不再强迫他开口,也不再出什么馊主意,反而在卡米尔的家里彻底住了下来。

他不需要上学,有兴趣的时候就去和卡米尔听一样的课,烦了就四处逛,只是不管他跑到哪里去,晚上都会准时回到卡米尔的家里和他一同吃晚饭。

这样的生活持续的时间比雷狮想象中的还要长。这期间雷狮一直没有再问过卡米尔的愿望,直到他在卡米尔身边待得已经久到他自己都开始觉得习惯了卡米尔的存在后,雷狮再一次对卡米尔问出了最开始的问题。

这次与之前不同,雷狮脸上没有丁点不耐烦,反而带着点卡米尔不明白的复杂表情。他趴在沙发靠背上,看向刚回到家的卡米尔。

“卡米尔,你现在有什么愿望要我实现的吗。”

卡米尔似乎对他的突袭并没有太过惊讶,同以往一样放下包,坐到雷狮身边,点了点头。

“有。”

这么长时间里第一次得到肯定的答复,雷狮并没有想象中的喜出望外,反而微不可见地皱起了眉。

“说吧,什么都可以,最好许一个你自己完不成的任务。”

他仿佛没有异常一般地开口,等待着自己几乎无所不能的同居人说出服软一样的愿望。

“这个愿望只有你能帮助我。”

他这样说,雷狮忽然有了点兴趣,收起了刚刚的表情,坐直身子靠近卡米尔,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里不知为何带上了点笑意。

卡米尔忽然有了和他同样的动作,凑得比他还近,他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眼睛像是较劲一样地盯着对方,并没有太过深入便分开,却没有拉开太远的距离。

“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的,请大哥你一直在我身边苦恼下去吧。”

这就是自己唯一的愿望。

END

评论(2)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