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灵感就会死的穆归夜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Priates解散的时候,是他们四个人的最后一场LIVE,偌大的场馆里挤满了为他们尖叫呐喊的粉丝们。

在雷狮扯下左耳的紫色耳钉丢向观众席的时候,粉丝们尖叫着却隐约察觉出了些许不对劲。

接住耳钉的粉丝发觉耳钉上带着斑驳血迹,原本应该一起丢过来的耳堵却不知去向,台上的雷狮这样做完之后就没了动作,站在舞台正中央。

他的身边是卡米尔,原本一丝不苟地打好的领带早就在演唱中被扯开,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汗水从领口滑进去,向来表情平静的人此时正因为太过剧烈的运动红着脸大口喘息着。

帕洛斯在他们稍微后面一点,此时正站起身,脸上的笑容早就消失不见,回身看向佩利,后者只是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口,出场时惊呆了无数粉丝的正经着装现在也有些凌乱。

雷狮的耳钉是先前Priates组成的时候他们一起买的,同款不同色的四个,无数次被帕洛斯吐槽说给里给气却好好地存在于他们的耳垂上,现在这不寻常的反应,雷狮又硬扯下了耳钉丢了出去,粉丝们心里隐约出现了不好的预感。

在雷狮之后,其余三人也一样把耳钉丢出去,没有人再去尖叫着争抢,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台上并肩而立的四个人。

这场他们都异常卖力,卡米尔作为他们几个里体力最好的尚且喘得不成样子,其余几个人即使起身却也需要缓和一下才能说出连贯的句子。

“有件事要说。”雷狮把吉他放在一边,扯下话筒,眼神晦暗不明,停顿了片刻,兴许是因为太过卖力,前两个音稍微有点沙哑,又很快地恢复了常态。

“Priates从今天开始,解散了。”

说完,他不管下面粉丝们的反应,把话筒丢给卡米尔,走回到自己的吉他旁边,垂下头拨了几个音,听卡米尔和下面的粉丝们解释着一二三的理由。

这些事情向来是交给卡米尔的,即使是最后一次也不例外,他们几人轮流说了一下情况,任凭粉丝们再怎么叫喊也阻止不了既成的事实。

雷狮隐约看到有些观众转身要离席,并没有出现任何不忍的表情,略显残忍地露出笑意,在卡米尔把话筒交还给自己的时候缓缓开口:“所以这就是最后一首了,绝唱,给我好好听着吧。”

雷狮还是那个雷狮,即使有粉丝们大哭出声,即使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连一直合作的乐队都露出不忍的表情,他却没有任何犹豫或是恻隐。

最后一首歌他唱到了喉咙嘶哑,最后卡米尔三人忍不住停下,只是注视着马上要成为他们前任队长的人在台上,聚光灯下,用尽全力歌唱着。

他们解散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雷狮是不会说出挽留的话的,他仅仅是将最后一场LIVE演奏到了让人为之疯狂的程度,然后音乐声和歌声一同戛然而止,在人们回过神的时候,他却已经转过身毫不犹豫地继续离开了舞台。

在那之后,卡米尔继续跟随雷狮,却并没有走到台前,帕洛斯和佩利去了何处雷狮并不关心,偶尔碰到连聊上几句都不会有,媒体和粉丝们猜测了一轮又一轮,当事人却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解散的时候年龄最大的雷狮不过25岁,最小的卡米尔才22岁,十年之后这群三十多岁的男人又坐在了一起,出去成熟了些许的气质,其余似乎没有丁点变化。

35岁的雷狮依旧在第一线,这些年来他的人气有着波动,他却从未停止前进。

四个人相顾无言。联系出来的是卡米尔,但是谁都知道这是雷狮的意思。

先打破沉默的还是雷狮,他掏出个盒子丢到桌上,打开后却是一套四个手镯,上面的饰品颜色与十年前他们在最后一场LIVE上面丢掉的那四个耳钉如出一辙。

“……给里给气的。”帕洛斯柔和了表情,率先取出了属于他的那个。

“少废话。”雷狮毫不犹豫地堵回去,没解释自己的用意,也没有因为帕洛斯收下而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

唯一一个藏不住心事的佩利反而有点诧异地看了帕洛斯一眼,也拿过自己的那个,二话不说就往手腕上套,套上去一边嫌弃一边还要显摆给其他人看。

“要不要再跟我组个组合?不答应就揍到你们答应。”

十几年前,还在学校里的雷狮就是这么威胁自己的学弟们的,十几年后,雷狮依旧对同样的人说出了用同样的话。

十年前说出解散,扔了耳钉,告诉粉丝们依旧是绝唱的四个人再次组合起来几乎没有经历什么波澜,帕洛斯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才会答应下来,却在真正又和他们站在舞台上之后彻底释怀。

本身就是一群疯子,何必还去计较疯不疯,大不了就再解散个十年的,这对他而言甚至算不上什么大事。

他们都很清楚,十年前解散的那天他们四个走上了不同的路,却都没有停止过前进,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些岔路一定会汇聚,到那时候,他们恐怕会嘲笑曾经尖锐又冲动的自己,然后再次走上同一条路。

评论(4)
热度(278)

© 没灵感就会死的穆归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