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守钟人

是刀。

脑洞源自ATR的歌曲《逆时针》和数码宝贝3中的齿轮世界。

————————————————————

雷狮闯入了一片奇怪的空间。

这片空间看上去与其他的没有太大不同,之所以说它奇怪,只是因为在空间的某一处,具体来讲应该是这一片的正中央存在着一个人。

或者说是一个钟。

这当然不是说这个人长得像个钟,只是任凭是谁看到一个人被固定在钟表上,甚至身体都有一部分和钟表融为一体,恐怕都会犹豫一下该怎样形容这样的人吧。

雷狮的胆子向来很大。他走到那个钟表旁边,转着圈打量着那个造型奇特的人。

那人平心而论长得还挺不错,五官看上去凶了点,眼睛里却是一片平静的蓝色。个子不高,脖颈上的围巾下摆融入钟表之中,甚至四肢末端也与钟表融为一体。那人头顶是一个巨大的表盘,正滴答滴答地走动着。

果然还是不清楚是人还是钟表。

雷狮摸着下巴打量着他,横竖这个人形的东西恐怕也不会是真正的人类——没有什么人会在这种情况下活着的——对他恐怕也没什么伤害。

似乎是被雷狮打量得有些不耐烦,本以为不会开口的那个人形却忽然出声:“看够了吗?”

雷狮抬眼,却看到那个人正冷冰冰地盯着自己,虽然依旧没有表情,却硬生生从中看出了不悦的意思。

雷狮向来对特别的事物有着比常人更加浓厚的兴趣。那人一开口,他更是肆无忌惮和打量起他来。

“你是人类?叫什么?”雷狮扬起眉,既然知道这个人会说话,直接问他本人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那人似乎也没见过雷狮这样的,明明也被他突然开口吓得一怔,却没有任何慌乱,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了起来。他搜寻着自己的知识储备,给面前的雷狮定下了“任性”和“适应力强大”的标签。

“我叫卡米尔,不是人类。如你所见,是个钟表。”

事实上,卡米尔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他从有意识开始就已经与钟表融为一体,作为这片区域的钥匙存在于这里。他并没有见过其他的人类,却也清楚普通的人类不会像他一样,更不会几百年上千年不吃不喝却还不会死亡。

他思考了很久,得到的结论是,自己并不算是人类。

事实上,别说是人类,生物不摄入营养都是没法生存的,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感受到自己从哪里摄取到了能量,甚至也没有感受到能量的消耗。如果真要说的话,卡米尔更偏向于自己是通过生物被制造出来的,或者是无机物。

这些对于雷狮而言并不重要,开口问卡米尔的明明是他,听到卡米尔的答案不满意的也是他:“我倒是觉得会说话有想法又是这个形象,足够称作是人类了,只不过长得不太一样而已。”

卡米尔接触过的人太少,他并不清楚究竟是人类都喜欢抬杠还是只有雷狮是这样的。只是出乎意料的,他并没有反驳自己的这个“人类”的身份,对他而言,无论是不是人类都并不重要。

雷狮屈起手指敲了敲钟表的侧面:“这玩意儿是什么?怎么和你连在一起的?”

先前还一副冷酷样子问雷狮看够了没的卡米尔并没有办法很好地招架住雷狮的提问。他本想板起脸无视雷狮,却在板脸这步上卡得死死的。

他被禁锢在钟表里,除去眼睛和嘴之外并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动,自然也就做不出板脸这种生动的表情。

“我是控制这一片区域的钥匙,那个钟表只是拟态而已,真正的表盘在我的胸口,心脏的位置。”

他似乎不太懂得防备别人,即使表情异常冷漠,却乖巧地回答了雷狮的提问,甚至还多告诉他了一些情报。

雷狮解开他的衣服,果真看到在他的胸口上有一个细小的表盘,里面的时间和上面钟表的时间完全一致,没有丁点的偏差。

似乎对卡米尔的反应有些玩味,雷狮扬了扬眉:“你不怕我知道太多之后毁了这里?”

卡米尔对此并没有任何雷狮期待出现的惊慌或是后悔的反应,他依旧是平静的样子,似乎是没把雷狮的威胁放在心上,又像是满不在乎一般:“对我来说死亡并不可怕,我已经待了太久。”

雷狮稍微有点同意这个说法,换做是他在同一个地方待上太久恐怕是要抓狂的,这样看来卡米尔说得也有道理。

心里这么想着,他也就忍不住对卡米尔多了几分留意。原本在雷狮的计划中,这一片区域他最多停留一个月就会离开,而在他离开后这片区域还是否存在就不关他的事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却硬生生因为他对卡米尔的兴趣而多留了很久。正如他所想,卡米尔知道该对闯进来的陌生人有所防范,却从并不清楚怎样做才算是防备了,被雷狮灌输了不少错误思想之后反应总是异常有趣。

在这期间,卡米尔也渐渐开始出现变化。他不再是像机械一样去回答雷狮的问题,偶尔也会问一些关于这个空间外面的事情,或是主动去和雷狮说话,似乎与他成为了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一般。

只是雷狮却不满足于此。

具体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喜欢上卡米尔的,雷狮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只知道自己确实对这个被禁锢住的,只会眨眼和说话的冷淡小钟表产生了异样的情愫。

在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他几乎以为自己出了问题。卡米尔在与他说话的时候,眼中的情绪也越来越丰富,虽然在脸上看不出来,雷狮却能隐约读懂他的感情。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卡米尔自己还没意识到的时候,雷狮就先一步清楚了他对于卡米尔来说是特别的。

这可以说成是喜欢,亦或是雏鸟情节,但在雷狮确定自己喜欢卡米尔,并且卡米尔对自己也有着别样情绪时,这究竟算是什么就已经不重要了。

他想要卡米尔,就一定会得到他。哪怕卡米尔保持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关系,他会毁掉这片空间,将禁锢住卡米尔的一切从他身上抽离出来。

禁锢住卡米尔的不是自己就不行。

雷狮丝毫没有愧对卡米尔最初对他的定义,把任性这两个字表现了个彻底。

这样的感情的促使下,他们发展出特殊的关系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雷狮并不需要卡米尔拥抱他,不需要卡米尔主动亲吻他,这些他都会对卡米尔做。

雷狮并不会去做亏本的生意,拥有了卡米尔让他始终觉得是自己赚大了,在细枝末节上自然没有什么计较的必要。

在一起都顺利进行下去的时候,卡米尔却收到了最后通牒。当时间走到特定某一天的12点时,这里的一切都会崩塌,作为钥匙的卡米尔自然也会不复存在。

卡米尔将全部的真相告诉了雷狮,他不能移动,雷狮却清楚阻止他的指针向前走的方式。他希望雷狮离开,却不想让雷狮看到自己的崩坏。

他将选择权交给了雷狮,自己一言不发。雷狮听后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距离卡米尔的指针走到最后一次12点还有不到三天的时间,想做什么却也有些晚。

雷狮难得地沉默了下来,随后离开。卡米尔没有出声挽留,内心有些矛盾,一方面知道这样是最好的选择,一方面却又不愿意就这样与雷狮永别。

如果他可以动弹的话。

成为时钟的少年一直对自己的命运有着随波逐流一般的无所谓,现在却第一次有了想要离开这里的冲动。

他在这里停留了太久,直到临近生命的尽头才出现了渴望拥有的人。他希望自己不是作为这个地区的钥匙,而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活在雷狮身边,或者说,为他而活。

以前他从没觉得时间是这样的难熬,随着秒针的滴答声,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走向尽头,并因此感到绝望。

如果在雷狮走之前可以再和他说几句话就好了。卡米尔想低下头,却依旧做不到,甚至连动一动都没有办法。他空有人的外表与心脏,却被固定在了时钟上,除去眨眼、说话与指针的走动,其余没有任何可以动弹的地方。

卡米尔闭上了眼睛。如果在遇到雷狮以前,想必他并不会对自己的生命有这样的不舍。雷狮的到来带给了他全部的感情与留恋,让他第一次出现了想活下去的想法。

只是时间不够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和这片空间一起崩塌,即使以后雷狮再回到这里,恐怕也只能看到一片废墟,当初他见到的那个自己早就已经不在了。

他数着死亡来临的时间,在最后一分钟时终于放弃了希望。周边的空间随着他的情绪出现了破碎,指针却丝毫不为所动地执着向前走着。

利刃刺破身体的声音打断了指针的滴答声。在最后一分钟内,雷狮赶了回来,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剑刺进了卡米尔的心脏,别住那根分针,不让它与时针走过最后一步。

卡米尔睁开眼,唇边的血液不受控制地溢出——明明不是人类,这方面却和人类一样——眼中的光芒却刺得雷狮的双眼有些疼痛。

这是唯一可以阻止他的方法,即使卡米尔并不会因此而死亡,疼痛却依然存在。雷狮需要一直保持着用力的动作,以自己的力量别住指针的齿轮,阻止着指针的行动,才能停止卡米尔的时间的流逝。当他放开手时,卡米尔便会立刻崩坏,这个空间里除了外来者雷狮以外的所有事物都会随之一同破碎。

也就是说,雷狮如果不想卡米尔死去,他就哪也不能去,甚至不能有一丝的走神。他与卡米尔不同,只是普通的人类,这样的他能坚持多久谁也不知道,但雷狮清楚,不想让卡米尔死亡也不会为卡米尔殉情的他,只有这样才能带着自己的一身骄傲死去。

他不会因为卡米尔的死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不会对卡米尔终将迈入死亡感到手足无措。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才是他雷狮,卡米尔早就告诉过他解决办法,在寻找了三天最终却没有更好的结果后,他选择回到了卡米尔的身边。

卡米尔的血溅到了雷狮身上,他顾不得擦,甚至不敢分神,直到他确定一分钟已经过了,卡米尔依旧没有死去的迹象,而指针也没有继续走下去,这才确定这样是有用的。

只是这样的方式又能够持续多久呢。

鲜血从卡米尔的伤口处流出。如果是人类,早在被刺入的刹那就会死亡,哪怕是卡米尔,却也已经奄奄一息,疼痛使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但他还活着。

雷狮的脸上都是卡米尔喷溅出来的鲜血,就着这个味道他再一次亲吻了卡米尔的嘴唇。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但他清楚卡米尔在看到他回来的时候,眼中露出来的是显而易见的喜悦。

正是那份喜悦推动着他继续下去。

只是卡米尔的喜悦仅仅是因为雷狮会回来,甚至在剑刺入他的身体时他也以为这是雷狮有话要和他讲。直到他感到胸口上有不属于他的温度才意识到雷狮的意图。

雷狮将自己的手掌连同卡米尔的心脏一起刺穿了。

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被禁锢在时钟上,如果他可以动,他就会推开雷狮,哪怕只要一瞬间也好,不到一分钟他就会死亡,而雷狮会活下去。

他曾经非常厌恶与恐惧的死亡现在却成了救赎。如果可以让雷狮活下去的话,就算他去死又有什么关系。

卡米尔想推开雷狮,想抓住雷狮的衣服,疼痛却使他连斥责雷狮都做不到,只能忍耐着又瞪视着雷狮,却换来对方一个不痛不痒的笑容。

雷狮的手掌贴在卡米尔的胸口上,他被刺穿心脏会死,没有办法和卡米尔感受同样的痛楚,只能尽可能地陪着他,做出曾经的自己想都不敢想的蠢事。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所以来谈一场到死的恋爱怎么样。”雷狮同样失血不少,脸色有些发白,他舔去嘴唇上的血迹,已经没有办法像之前一样用手捧起卡米尔的脸,他只能微微弯下腰,似乎要把未来的所有亲吻预支了一般。

卡米尔的脑袋里有些发昏,这时候面前这人还有心思调笑说他心跳加快了。他清楚自己已经更改不了雷狮的决定,也做不到什么,对雷狮的爱意与恼怒驱逐了对自己无能为力的不甘。雷狮已经做出觉悟了,他却也不想将难得的时间用在悔恨上。

这是雷狮用自己的性命为卡米尔换来的生命,他命令卡米尔只能用这段时间来爱他,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能做。

卡米尔只有答应这一条路。他将酸楚与不甘咽回腹中,努力抿着唇把泪意憋回去,却依旧有滴眼泪从脸颊划过,声音有些颤抖:“好。”

END

评论(5)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