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灵感就会死的穆归夜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最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12(完)

12.最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雷狮的离开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在卡米尔请了假之后再没看到他们一起回家之后,班上的同学多少也猜到了点什么,问到卡米尔,对方也只是用一句平静的“大哥出国上大学了”来带过。

雷狮所处的地方和卡米尔有时差,卡米尔有时间的时候雷狮那边却是在晚上。刚开始的时候他还熬夜和卡米尔聊上几句,后来被卡米尔发现后就被强行制止了。

也许是因为这样,雷狮原本就没几天的假期也并没有如他最开始所想的那样快速飞回来看卡米尔,同样的,卡米尔也并没有去找他,兄弟俩像是进入了长时间的冷战期一样,只是偶尔在聊天软件上聊上几句,却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见面。

在这段时间里,卡米尔顺利地升上了高中部。在雷狮还在国内的时候,和他们关系最好的是帕洛斯和佩利,除去他们以外,包括雷狮的老对手们也都问过雷狮的去向,在前一阵和安迷修他们见面时也看到安迷修成功地牵起了他的小公主的手。

这些卡米尔都一一汇报给了雷狮,只是在雷狮走之前他说得好听,雷狮真的走后却控制不住一般地感到寂寞和无趣。

在和雷狮熟悉起来之前自己是怎么过的?那都是太久远的事情了,记忆本身就有些模糊,更何况卡米尔并不愿意去想。说来也怪,他和雷狮一路时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却会感到无比的放松和安心,即使他们比起一般的情侣连身体接触都不算太多,却依旧比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好了太多。

帕洛斯算是对他们之间的感情知道得比较清楚的一个,先前也和卡米尔走得挺近。卡米尔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变化,似乎雷狮是否在他身边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一般。

卡米尔向来不会被雷狮以外的人看出太多情绪,帕洛斯心里好奇归好奇,却也知道即使问他恐怕也问不出什么来,索性通过旁敲侧击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他们社团里曾经的小新人现在也被人叫着“卡米尔学长”,处在了和当初的雷狮一样被小姑娘们追捧的位置,在学校里很少有能一个人呆着的时候。

卡米尔对这种热情有些不习惯,终于了解为什么当初雷狮总把挡桃花的事情推给他,宁可三天两头跑去贿赂他帮忙也不愿意自己处理。

想到雷狮,他的唇边忍不住勾起点笑容。

帕洛斯的好奇他看在眼里,卡米尔虽说并不喜欢把自己的事情到处乱说,却也不会隐瞒和雷狮的关系。在他看来,这份关系是值得他自豪的,他有着最好的大哥和恋人,如果有意要隐瞒,他自然就不会在雷狮走的那天当众和他亲吻。

只是这确实没什么可说的。他和雷狮有将近一年没有见面了是事实,他们每天都留言一样地在聊天软件上隔着时差对话也是事实。他和雷狮并没有如帕洛斯想象的那般冷战或是怎样,反而和平得不可思议。

在帕洛斯的想象中,这大概会有一段卡米尔拦住雷狮不让走,雷狮执意要走,或者立场反过来的剧情,只是现实却并没有有趣到那个程度。卡米尔轻易接受了雷狮要离开的事实,也轻易适应了一个人的路程,除去回到家之后会有些寂寞以外,其余时间里并没有出现什么不适。

帕洛斯不够了解他,雷狮却是清楚的。卡米尔本质上是个非常独立且适应性极强的人,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即使是在雷狮面前也能拥有着足够的理智。

只是理智和感情并不冲突,卡米尔对雷狮的思念与日俱增却也是不争的事实。他和当初擅自决定的雷狮一样,正在策划着一件重要的事情。那件事距离具体实施还有整一年,包括雷狮在内他谁也没有告诉,只是独自一人筹划着,打算给自己任性的大哥一个惊喜。

兴许是因为套不出话来,帕洛斯也曾经直白地问过他,为什么雷狮走了他却还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却被卡米尔一句“应该有什么反应”的反问堵得哑口无言。理智上卡米尔有着自己的打算要完成,从感情上讲,分别一段时间并不是什么大事。

无论雷狮走到哪,卡米尔都会去往他的身边。同样的,无论雷狮走出多远,最终也都会回到卡米尔的身边。

这是他们对对方最大的信任。

卡米尔并不清楚自己具体是什么时间开始对雷狮有特殊的感情的,他无法准确地判断出来。似乎在他先前的生活中,他和雷狮相处的每一件事都可能成为他喜欢上雷狮的契机,似乎对他而言,只要遇到了雷狮,就不存在不喜欢这个可能性。这种客观来讲叫做秀恩爱的行为除去卡米尔以外并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雷狮在内。

雷狮和卡米尔谁也没有那个兴趣去问对方怎么喜欢上自己的,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对他们而言,只需要最后的这个结果就足够了。只是在卡米尔这里,似乎还多了些什么,他清楚地记得当初知道自己喜欢上雷狮了之后,涌上心头来的并没有任何的无措,现在想来似乎和当时年纪还小有一定关系,但那时候他确确实实地记得,自己在意识到这件事之后只有一个想法。

喜欢上大哥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八岁的卡米尔这样想,十五岁的卡米尔依旧还是这样想。

如果说中学多少还有点早恋的意思,上了大学就只剩下被催婚的份了。

雷狮并没有这个困扰,却阻挡不了众多有困扰的女孩子们接二连三地缠上来。

一个成绩好,篮球打得好,长得帅,性格狂的大一男生,几乎能够满足学校里各个年龄段各类女生的要求。雷狮身边从小就桃花很多,现在更是变本加厉。

他有些想念当初有卡米尔在自己身边的时候。

就算现在在一起了,没法像以往一样理直气壮地让卡米尔帮他挡桃花,却也可以搂着卡米尔的肩膀告诉周围人这是自己的小男朋友。

只是卡米尔不在,他光说自己有对象也没人信,原本别人信不信与他无关,只是被缠着实在心烦。

在这里也有几个关系不错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雷狮和卡米尔的感情,卡米尔不来找他有一半是他自作自受,剩下一半是两个人都在等待着某个日子的到来。

只是即使不见面,聊天的消息也远不如以前那样多,雷狮却并不会因此感到丁点的不安。这类的词汇向来与他无缘,甚至他并不需要放慢脚步,卡米尔也会很快地跟上来,甚至做到出乎他意料的程度。

有女孩子问雷狮有没有喜欢的人,喜欢什么类型,雷狮却回忆起当初的那次真心话大冒险。

那时候他表露得足够明显,却也说出了谎言。雷狮向来不知道什么是顾虑或者体谅,只是认为卡米尔最接近的人是自己,如果换也只可能喜欢上自己,那么他不需要担心,只要在卡米尔不会产生误会的距离里慢慢等他再长大一些就可以了。

被帕洛斯看穿是个意外,被卡米尔直白地问出是不是喜欢自己更是意外中的意外。雷狮向来不愿意固守成规或是安于现状,反而更喜欢这样出乎意料的事情,卡米尔对他来说一直是个惊喜。

幼时明明只是觉得这个小家伙听话又不吵,结果不知不觉地就被霸占了心里的每一处,这份霸道倒是和自己如出一辙。

雷狮和他的父亲一样,向来不会做亏本的生意,而这点卡米尔也是同样的。想要自己的习惯就要拿一份完整的感情来换,这样的两个人碰到一起,互相看对了眼,除了纠缠一生却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有人知道他有个对象在国内,却没具体到人,只问他这么久不见面会不会有问题。

雷狮露出有点诧异的表情:“什么问题?移情别恋吗?”

对方点点头:“你不是说你们在一起七年了嘛,也差不多要到七年之痒了吧,异地恋最容易出问题的,不在同一个地方,也不知道对方究竟……”

他忽然发现,自己越是说,雷狮脸上的笑意越浓,最后几乎忍不住笑出了声。他皱了皱眉,不明白自己刚刚究竟说了什么好笑的事。

“七年之痒?异地恋?”雷狮拖着长音反问,对他来说这个说法也是有些新鲜。

他和卡米尔亲昵的动作不少,比起一般的情侣却少了几分闹脾气或是打情骂俏之类的,似乎直接跨过了恋爱,进入了老夫夫的阶段。雷狮从没想过这样的词汇可以用来形容自己和卡米尔的感情。

笑够之后,雷狮却是难得地没有打岔,好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从以前开始,到未来的任何时间为止,他的眼中都只会有我一个。”

雷狮的脸上还是那副狂妄到气人的笑容,眼睛里却多少有些温柔的意味。他对卡米尔有信心,也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他相信卡米尔对他的感情和他一样,毕竟他们不只是恋人,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至于你们说的那些困难……我已经解决了最难的一个,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这并不是傲慢,只是他和卡米尔公认的,不需要说出来的一个事实。

对雷狮而言,对卡米尔而言,什么时候喜欢上对方,中间会经历多少波折,那都不是问题,哪怕是他们不知道对方的心意,甚至在误会对方可能喜欢别人的时候,却也没有怀疑过自己对对方的感情。

“最难的是什么?”

雷狮并没有回答他。这句话说出来稍显矫情,并不是他会说的话,却又真切地存在于他的心里,这些年来从未褪色。

对方看他不说话,倒也不敢追问得太厉害,只当这是他们小情侣之间的事情,不再询问。

时间到了来年的十一月,前些日子还是满树金黄的银杏叶,现在却是落了一地,踩在上面能听到哗哗的响声。

雷狮刚升入大二,如以往一样单肩挎着包从教学楼里走出来,却看到一个无比熟悉的人影正低着头站在楼门口,视线停留在地上的银杏叶上。

雷狮忍不住腹诽说这小家伙两年不见一点变化都没有,走近了却才发现卡米尔并不是没变化,他长高了不少,看上去也有几分成熟,在看到他的时候露出的表情却隐约让雷狮看到了从前的影子。

“这位学长,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卡米尔率先开口,打破了难得有些温情的诡异气氛。

别的情侣两年不见恐怕一见面就会来个拥吻,而雷狮和卡米尔又怎么会做出这种正常又普通的事情。

雷狮扬眉,即使卡米尔长高了不少,却依旧没有超过他。他借着仅剩的身高优势将卡米尔困在扶手边,俯视着他,唇边的笑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要我做什么?”

卡米尔做出无奈的样子:“在两年之前,有个人离开之前欠了我一样东西,现在我来讨债,希望他能连本带利一起还给我,请问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雷狮听得好笑,先前几乎抑制不住想拥抱他的冲动现在也渐渐平复下来:“我当然知道,只是不知你的利息高不高,他能还得起吗?”

这边两个人打着哑谜,那边敏锐的人已经看出了端倪,恐怕面前正和雷狮对话的,即使被困住也完全不见下风的人,正是那个被雷狮藏得严严实实的小对象。

卡米尔并没有在意其他人的表情,他的眼中只有面前这个人,两年没见,雷狮似乎更成熟了许多,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容人拒绝一般的荷尔蒙。

“我的利息很高,但是付不起可以拿别的替代。。”

雷狮似乎就在等这句话,想都不想地立刻开口:“那就让他以身相许,你觉得怎么样?卡米尔先生?”

卡米尔点了点头,露出了笑意:“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他终于深处双臂,轻轻拥抱着面前的人,换来的是雷狮用力到几乎勒痛他骨头的回抱。

“我如约来到你身边了,雷狮大哥。”

看到这场景还有什么不清楚的,不需要多说,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他俩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先前问雷狮异地恋会不会有问题的人嘀咕了句,看周围人看过来,指了指雷狮和卡米尔那边。

“之前雷狮说最难的问题早就已经解决了,看他们那个样子,恐怕是经历了很多事才会在一起的吧,之前说的难题恐怕也是这个。”

雷狮和卡米尔也听到了这句话,对视一眼,雷狮并没有出言解释,卡米尔也没有开口询问。

对他们而言,最难的问题根本不是和对方在一起。他们都是极度自我中心的人,不管对方喜欢的是谁,自己感情都不会受到丁点影响。

他们是青梅竹马,是兄弟,是恋人。在世界上几十亿人之中遇见了对方,对于他们的恋爱来说,这样最难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

 

最难的问题是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你。

——只要遇到你,我就一定会爱上你。

 

END


评论(10)
热度(273)

© 没灵感就会死的穆归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