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最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11

11.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很快地,卡米尔就清楚为什么雷狮的母亲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那分明是和雷狮使坏的时候一样的表情。

无论是雷狮的父母还是他的父母都没有留太久,卡米尔住的那栋房子被卖掉,卡米尔本人则是住进了雷狮的家里。

卡米尔并不是很了解自己这位大伯,却知道他并不是肯做亏本生意的人,他允许卡米尔住进来,并且还会帮忙负担他的学费,一定是雷狮在和他谈的时候与他进行了什么交易。只是每当他去询问雷狮的时候,后者却总是摆摆手告诉他这是长期投资。

但一个多学期之后,卡米尔便知道了雷狮所谓的长期投资根本是个彻底的谎言。

雷狮从某个时间开始,除去上课需要的内容,还会准备一些其他的考试,很明显地忙碌了起来。卡米尔问过他,他却总是用自己想考搪塞过去。只是面前的人是对他无比了解的卡米尔,哪怕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却能轻易看穿他的谎话,同样地也能看穿雷狮完全不想好好隐瞒的意图。

卡米尔偷偷记下了雷狮复习的内容,去查了却发现是国外某所大学入学考试需要的课程。原本雷狮的计划是大学也留在本市上,以他的成绩完全不成问题,还不会离卡米尔太远,现在却没和他说就改了主意。

不,卡米尔很清楚,雷狮不会也不屑于隐瞒他,恐怕迟迟不说的原因只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好。他的大哥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卡米尔已经长大,有自己的想法,可以接受他突如其来的决定。

卡米尔正处在初三上半学期,再有一小段时间就该决定保送的名额了,以卡米尔的成绩自然毫无悬念,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在全班都忙着冲刺的时候还有闲心去管雷狮的事。

雷狮清楚,以卡米尔的敏锐,恐怕已经知道了他正在做的事,说到底去考那个学校对雷狮来说有利无害,唯一不好的就是大概只有学期末才能回来一趟,像现在这样和卡米尔朝夕相处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答应了的事情他自然没有毁约的打算,一边复习着,他也在一边考虑要怎么和卡米尔坦白这件事。像是故事里那样抱着他不让他走这种事显然不会出现在卡米尔身上,最可能的情况是这小家伙把不情愿都憋在心里,脸上一点不显,或者和他耍个小脾气。

就像现在这样。

两人在卡米尔的班级里,卡米尔捧着书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书是倒着放的,半天也没翻过一页去。卡米尔自然不会心不在焉地犯这种低级错误,这摆明了是做给雷狮看的。

雷狮骑着椅子趴在桌子上,注意到卡米尔手上的书,瞟了他一眼,有些好笑地看着装模作样的人,十分配合地拖着长音告诉他书拿反了。

卡米尔合上书放到一边,现在班里除了他们以外没有任何人,稍微讨论一些私事也没有关系。他皱着眉问雷狮是不是打算离开这里去某所大学,丝毫没有委婉的意思。

雷狮撑着脑袋嗯了声。他倒不是不想告诉卡米尔,自然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本来还在考虑怎么说,卡米尔问起来了索性就这么直接告诉他。

这正是雷狮的父亲和雷狮做的一笔交易,他会帮助卡米尔解决所有的问题,条件是雷狮大学要去指定的某所学校。这些卡米尔也能猜得到,但是他不清楚的是,除此之外对方还有一个条件——如果卡米尔跟随雷狮一起去了那个学校,他就同意他们在一起这件事。

虽说雷狮的父亲同意与否对雷狮本人没有任何影响,但现在雷狮还羽翼未丰,如果这时候他的父亲对这件事做出干涉,恐怕于他于卡米尔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好在他的这个条件对雷狮而言并不算是什么大事,哪怕他的父亲要他不要和卡米尔说,完全看卡米尔自己的决定,他也有足够的信心,卡米尔在知晓这个消息之后一定会提出要去他所在的地方。

“什么时候走?高考后?”

雷狮摇头,沉下了脸。原本在父亲告诉他的时候他也以为是高考后,问过却才知道,这所学校管理特殊,并不和其他学校一起开学,这就算了,考试是在高三的十一月初,出了成绩,确定被录取之后就要去那边参加培训。

卡米尔愣了下,即使他做好了心理准备却也没有意料到雷狮居然再过一个多月就要离开了。

“舍不得?”雷狮故意这么问着卡米尔,调笑一般地勾了勾唇。他趴在桌子上,抬眼去看卡米尔,少有地仰视着他。卡米尔的视线和他交汇在一起,片刻后两个人都没忍住,一起笑出了声。

原本这就不是什么大事。卡米尔想着。在两个人都没课的时候他随时可以和雷狮视频,放假也可以过去找他。没法每天见面肯定会舍不得,但他俩谁也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搞出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

比起雷狮的大笑出声,卡米尔笑得很浅,舍不得的感情也表露得很浅。自从他小时候被诱拐了那天之后,每天他几乎都和雷狮一起出门,上学放学,出去玩也在一起。不少人说过卡米尔是雷狮的跟屁虫,只是这对卡米尔来说却是不痛不痒,甚至会让他有点开心的话语。

“舍不得,但是大哥你想去我会支持的。”卡米尔笑够了,朝雷狮伸出小指,“小时候大哥对我做出的承诺都兑现了,现在换我来了。”

每次卡米尔做出这种幼稚的小动作都能很好地取悦雷狮,他也一样伸出小指勾住卡米尔的,片刻后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要和我约定什么?”

卡米尔抬眼看着雷狮:“最多三年以后我会过去找你。”

他的脸上没有丁点玩笑的意思,在雷狮身边的他偶尔会露出小孩子气的一面,但大部分时候,卡米尔都是正经又沉着的。

他是在认真地对象自己的兄长许下承诺,丝毫不去考虑那所学校有多难考,或者是雷狮不在他会有什么变化之类的事,只是单纯地决定自己会跟上雷狮。

他并不反感自己是雷狮跟屁虫的这个说法。雷狮在哪里他就要去哪里,雷狮站到怎样的高度,无论那里离他有多远他也一定会跟上去。

雷狮怔了下,手指稍微带上了点力气:“你就那么想跟在我后面?你自己的想法呢?”

卡米尔的决定是雷狮早就预料到的话语,只是从很久之前雷狮就想问他这句话了。卡米尔看上去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但就像当初会把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丢给雷狮一样,实际上他的重要决定大部分都是跟随着雷狮的脚步的,在这之中丝毫看不到卡米尔自己的想法。

听雷狮这么问,卡米尔反而有些诧异。他的大哥是天生的领导者,无论是在班上还是社团里都会有很多人服从他。难道在大哥眼里自己的服从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吗。

他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钥匙扣,先前和雷狮一起抓上来小狮子现在还挂在他们两个人的钥匙上。

确实是不一样的。卡米尔垂下头,脸上露出点笑意。想这种问题是他傻了,自己是雷狮的恋人,当然是不一样的。哪怕同样是听从雷狮的指令,自己和别人也是不同的。

曾经雷狮认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卡米尔只需要在离他最近的位置一直跟在他身后就好,现在却渐渐地对此有些不满足。他不希望卡米尔的决定只是出于自己要他这样做,对他而言卡米尔并不是一个追随者,而是与他平等的,并肩而立的存在。

“是的,我想跟在大哥后面。”卡米尔和雷狮终于变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原先怎么看怎么太过腻歪的动作现在做出来却是已经习以为常。

雷狮的手指摩挲着卡米尔的手背,在卡米尔一年年长大后,他终于不用再那么小心翼翼地怕吓着年纪太小的弟弟了:“跟在后面之后呢?”

卡米尔眯起右眼看着雷狮,片刻后又缓和:“之后站在你的身边。”

他勾起唇:“放心吧,大哥,我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决定跟随在你身后的。”

他这样说,雷狮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卡米尔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满足了他所有的要求。那是他雷狮的弟弟,说出来的话自然没有做不到的道理。

他拉过卡米尔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亲吻着卡米尔手指的关节,并没有太过停留,很快便放开,嘴唇柔软的触感却像是留在了卡米尔的手指上一般。

“那我就只能等着你兑现了。”

雷狮离开那天,卡米尔特意请了半天假送他去机场。兄弟俩并排走在路上,卡米尔个子始终不高,雷狮这些年已经超过了一米八,他却还是可怜兮兮的一米六出头,乖巧地让雷狮牵着手跟在他身后,隐约间却让雷狮有一种他们这些年都没有任何变化的错觉。

到了安检的入口,卡米尔已经没法再往里走了。他和雷狮一起停下,牵着的手却没有放开。

“卡米尔。”先开口的是雷狮。他的行李并不多,大部分还是卡米尔给塞进去的。雷狮笑他像个小媳妇,还得到了卡米尔一个大小眼的瞪视。

他松开了卡米尔的手,从交握变成拽住他的手腕。手心里偏高的温度透过手腕传来。

“我可不像你,一身奶味,找得到吗。”雷狮开口却是打趣卡米尔。

卡米尔晃了晃被雷狮牵着的手,偏过头勾起唇角空着的手压了压帽檐:“大哥你不是一直怕我走丢所以牵着我吗,会找到的。”

卡米尔的回答对雷狮而言再好不过了。他掀开卡米尔的帽子,阳光晃得卡米尔眯起了眼,随后面前却被一片阴影挡住。

卡米尔呆愣在原地,手脚都不知道要怎么放好。雷狮临走之前还要给他一个惊吓,果真是他的大哥,向来对刺激情有独钟。

雷狮的亲吻在之前一直是落在卡米尔的额头和脸颊上的,这是第一次落在了卡米尔的唇上。卡米尔忍不住想起了他们在一起的那天,他当时就知道在一起的人是要亲吻和做一些更亲密的事情的,却不曾想向来随心所欲的雷狮会因为他年纪太小这样的理由将亲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亲吻额头是疼爱的意思,但是他的大哥一定不知道这个含义。雷狮一定只是一时兴起,也许再处在同一个场景下,亲吻就会落到他的脸上或是嘴唇上。

卡米尔踮起脚抱住雷狮,他不知道要怎么做好,也想来不懂什么回应的方式,雷狮也仅仅是凭借本能将自己的感情通过亲吻传达过去。

谁也没去在意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两个半大的少年在机场安检入口附近接吻,恐怕很快就会变成新闻。只是雷狮和卡米尔都不是会在意这些的人,路人围观的视线对他们没有丁点影响。

他们并没有亲吻太久,卡米尔的帽子掉在了地上也没有人去捡。卡米尔抓着雷狮的手臂,想起每次他们亲昵地接触后,雷狮总会说这是他当初忍耐的利息,那么刚刚的自然就是本金。

“这下我本利就都还清了。”

卡米尔低声开口,在雷狮似笑非笑的表情中拽住他的衣领强迫他弯下腰,再次开口:“接下来就该换大哥你欠我了。”

第二次的亲吻是卡米尔主动,一触即离,这是明目张胆地耍无赖,即使雷狮清楚,却依旧会纵着卡米尔。

他用力拥抱了下卡米尔,笑得几乎露出犬齿,贴在卡米尔耳边轻声细语:“我走了,你一个人在家可别哭。”

卡米尔没回答,只是用力点了点头,雷狮放开他转过身走向安检区,只听到身后卡米尔低声的一句“请您等着我”。


TBC

评论(4)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