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灵感就会死的穆归夜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最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10

预售6.5结束,通贩少不二刷,想买的宝贝们请务必抓紧时间!

破盘价只要998!

————————————————————

10.从棒打鸳鸯到见家长只需要一个电话

 

卡米尔想不想离开?

雷狮连问都不用问,不管卡米尔的父母说什么,卡米尔都一定是不想离开的。对于自己在卡米尔心中的地位,雷狮再清楚不过了,他那对与他感情淡薄的父母和自己根本没有可比性。

只是问题是怎么样能让卡米尔的父母打消这个想法。

如果他们知道我和卡米尔在一起了的话……

一瞬间,雷狮的脑袋里出现了这个想法。他觉得蛮刺激挺有意思,卡米尔却不一定会乐意。

他瞟了眼卡米尔,对方似乎只是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他而已,并没有发表其余的看法,大有一副全权交给雷狮处理的态度。

原本卡米尔是不习惯于太过依赖别人的,但他的父母刚好是他最不擅长应付的两个人。他经常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来应对自己的双亲,无论是怨怼还是喜悦都不是他想要的。

如果真要用一种感情来形容卡米尔对自己父母回来这件事的态度的话,那恐怕可以称作是“嫌弃”。

在卡米尔被诱拐那次之后,他的父母并没有因此得到什么经验教训,反而依旧是一两年才回来见卡米尔一次,每一次见面都会对卡米尔做的事情指手画脚,心情不好的时候干脆就拿他当出气筒。

换做是雷狮肯定会觉得很难忍耐,卡米尔虽然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性格,却多少认为那是长辈,自然不会对他们有太多反抗,导致那两个人一直有种卡米尔是个很好摆布的孩子的错觉。

真是瞎眼了。雷狮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能和他斗智斗勇到势均力敌的人怎么可能会很好摆布,别说是别人了,就连他雷狮都很少有能让卡米尔无条件听话的时候。

曾经卡米尔是不懂得要怎样面对自己的父母的。对他而言他们无异于是陌生人,而卡米尔偏偏是最不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的。

心里有问题他自然会去问雷狮,在对雷狮提出该怎么做的疑问后,雷狮的建议却和卡米尔最终做出来的事情几乎是背道而驰。

雷狮并不希望卡米尔成为一个任由自己摆布的傀儡,只会听着自己的命令行事。所以对于卡米尔的疑问,他没有给出明确答复,反而给了个乍一听是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

“别总是该怎么做的,你想怎么做?”

对雷狮而言,做一件事情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他想做。这和考试做题不一样,并没有标准答案,他没有办法说卡米尔应该怎么对待自己的父母,即使是他也无法保证自己说的就是对的,最终结果只是看卡米尔想要怎么对待他们。

卡米尔偏了偏头,放下笔,把书本塞进包里,走过去蹲到雷狮身边:“我不想他们回来,每一次他们回来都会带来很多麻烦。”

“这个还真是不好办。”雷狮哭笑不得,他刚说完让卡米尔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就出了这么个难题。

卡米尔抿着唇露出点笑意,恶作剧的样子表露无遗。雷狮哪会不知道这是卡米尔故意说出来耍自己的,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卡米尔被他惯得越来越无法无天,原先太过安静的小家伙渐渐也会说一些不怀好意的话来坑他了。

“但是大哥你说得对,我会按照自己想的去做的。”他凑上去,轻轻亲了下雷狮的脸颊,这是卡米尔升入初二的时候雷狮对他的要求,作为当初放过卡米尔的利息。

雷狮勾唇,为卡米尔最终还是接受了自己的建议感到有些得意——并不是谁都能改变这个固执的小鬼的念头的——只是他也没打算让卡米尔一个人去处理:“我也会做点什么。”

一个计划出现在雷狮脑海中,是一个比直接告诉卡米尔的父母他们在交往还要更加搞事情的计划,现在暂且还需要对卡米尔保密,不然保不齐这小家伙会不会阻止。

卡米尔听雷狮没有要说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天色已晚,他也不是没有在雷狮家住过,此时也并没有回去的意思。只是看着雷狮家越来越多的自己的生活用品,卡米尔忍不住稍微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最近在这里住得太频繁了。

只是他也想多和雷狮相处一会。即使他们并不会睡在同一个房间,在这里却可以待到直到某一方要去睡了在离开。越是这样,他越不想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家里。

只是任凭卡米尔再聪明,再了解雷狮,也没有想到雷狮说想做的事居然是那样的。

卡米尔的父母回来的那天,卡米尔和雷狮一起去接机。面对两年没见,长高了也成熟了不少的儿子,卡米尔的父亲非但没有说几句亲热的话,反而直接把手里的行李丢给卡米尔,还埋怨他来得太晚。

卡米尔轻车熟路地接过来,雷狮却看得皱眉。他只知道卡米尔的父母对卡米尔并不算好,却不清楚具体的情况,现在看来与其说是不好,不如说是单纯当成了可以使唤和用来出气的下人。

卡米尔的父亲母亲并没有带上他们的新欢一起来,这次回国似乎只是打算把家里的事解决。他们也并不认为卡米尔是需要介绍给自己新欢的存在,如果能跟着对方,不要来烦自己就更好了。

夫妻俩在这时候倒是非常有默契,只是卡米尔的父亲已经把东西丢给了卡米尔,卡米尔的母亲任凭再胆大也不敢扔给雷狮,只得冷哼了声,说卡米尔没有礼数,不懂得照顾女性。

雷狮跟过来就是为了防止这对夫妇做出什么来。他听卡米尔的母亲这么说,又看卡米尔伸手打算一起接过母亲的行李,脸阴沉得厉害,伸手挡住卡米尔,把卡米尔父亲的行李丢回给他。

养尊处优的中年男人被雷狮粗暴的动作吓了一跳。他和雷狮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印象最深的也不过是几年前卡米尔被诱拐之后的那一次。他对这个侄子了解不是很多,只是听说他有个狂傲的性格,谁都不服且谁都管不住。卡米尔的父亲被一个晚辈这样对待,脸上有些挂不住,卡米尔的母亲更是几乎要不顾形象地尖叫起来。

雷狮对他们实在是感到有些无趣,只是他却还计划着别的事情,这件事情需要卡米尔的父母参与,身边又有一个卡米尔趁着父母不注意偷偷握了握他的手指,雷狮这才忍耐下来,没有再说出什么。

他们一起回到卡米尔的家里,路上卡米尔的父母再没提过让卡米尔拎着东西,也没有多说什么。卡米尔的父亲沉着脸看着并排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的两个少年,不知为何,总觉得接下来会有些什么会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

虽然卡米尔的父亲对雷狮非常自然地出现在自己家里有些疑惑,却看卡米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倒也没说什么。卡米尔没有刻意避开雷狮,他的父亲作为一个成年的男性自然也没有去过多计较这些。他和卡米尔的母亲回来并不是来和儿子联络感情的。

“决定好了吗,跟谁走?”

这对夫妻把对卡米尔的嫌弃毫无保留地表露出来,哪怕雷狮并不像卡米尔那样心细,却也能轻易看出来。他们谁也不想带着个拖油瓶来组成新的家庭,甚至希望卡米尔能给对方的家庭增加一些困扰。

“我想留在这里。”卡米尔回答得毫不犹豫。他在电话里就已经这样说过了,但是这并没能阻止他的父母特意飞回来和他谈这件事。说来好笑,卡米尔有记忆的这些年来,这是他们唯一一次为了卡米尔的事情回来。

卡米尔的母亲也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雷狮坐在一边看着争论中的一家三口,卡米尔的母亲有着和卡米尔同样的蓝色眼眸,那双眼中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和卡米尔相似的沉静和倔强。除去长相,卡米尔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一处像自己的父母,反而因为这些年和雷狮的接触与雷狮越来越像。

这个认知让雷狮心里有些愉快,那边他们的争吵却聒噪了些。卡米尔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的父母却自顾自地试图吵出个结论。

亏得他还待在那两个人旁边,也不嫌闹心。雷狮这么想着,掏出手机拨了个号出去,低声说了几句。除了卡米尔以外的那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雷狮的小动作,卡米尔心里有疑惑,却出于对雷狮的信任并没有说什么。

没过多久,卡米尔家的门被敲响,卡米尔想去开门,却被雷狮抢先一步。

来人是雷狮的父母。

与卡米尔不同,雷狮的父亲虽说同样不怎么愿意管雷狮的事,却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不在意自己这个儿子,否则也不会因为雷狮的一个电话就特意过来。他在意雷狮,却不会太在意自己弟弟一家,只看里面对峙中的气氛,联系起雷狮先前跟他说的事情,雷狮的父亲知道了个大概,带着点疑惑看向雷狮。

看人已经到齐了,雷狮站起身,走到卡米尔身边,一把揽过卡米尔的肩膀。

以卡米尔对雷狮的了解,马上就知道了雷狮想要说什么。

和两人的父母说他会收留卡米尔?不,雷狮并不会做这么天真的事情。先不说他们会不会同意,向来喜欢刺激的人把各方演员找齐了肯定是要说一件更大的事情了。

卡米尔心里有些慌,偏过头看着身边的雷狮却又慢慢静下心来。他清楚雷狮向来讨厌一成不变,但是更清楚雷狮喜欢将事情掌控在自己手中,更何况,有雷狮在身边,熟悉的气息使卡米尔异常安心。

“我和卡米尔在一起了,字面意义上的,所以他跟我住。好了,这件事已经决定了,你们可以走了。”

前半句还是对着所有人宣告,后半句却独独对着卡米尔的父母。

当初卡米尔被诱拐的时候,雷狮已经上了小学,对那时候的事情印象很深,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没有忘记太多。

比起那件事,他记得更清楚的是最后他打给卡米尔父亲的那个电话。他宣告完会将卡米尔从那个人手中抢过来的时候,他知道卡米尔正在后面听着。那不仅仅是说给卡米尔的父亲的,也是说给卡米尔听的,只是卡米尔的父亲在听到之后回的话就不需要自己刚经历完灾难的弟弟知晓了。

那时候的雷狮到底还是靠的本能,即使有些事情当时不理解,直觉却告诉自己应当怎么做好。等到他已经可以理解整件事了,回头再看看,却发现他的直觉从来没有骗过他。

在听到雷狮的宣告之后,电话里传来了卡米尔父亲平静的声音,似乎他们正在谈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随便哪里的一个物件,于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这样和雷狮说道:“抢可不行,不能白给你。”

他想起来这件事,卡米尔的父亲自然也想起来了。那时候只以为是小孩子的一时兴起,赌气一样的话语听上去也有些好笑,只是他没想到,在接近十年之后,会被当初那个孩子告知先前说的话他已经完成了。

雷狮的父母对此并没有太多惊讶。他们家三个孩子,个个都不是容易管教的人,而这之中又以雷狮最甚,别说他只是看上了他的小堂弟,就算是他哪天说自己要离家出走成为海○王,恐怕他们都不会感到太惊讶。

相比之下,更让雷狮的父母惊讶的是,卡米尔这个看上去异常乖巧的孩子居然会接受自己家的混世魔王,甚至回忆起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向来不会听别人意见的雷狮就已经能把卡米尔说的话听进去了。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卡米尔,你是要把我的脸丢尽才高兴吗?”卡米尔的母亲回过神来,发出尖利的声音。明明将这件事说出来的是雷狮,她却全部归结到卡米尔的身上。雷狮皱起眉,警告般地瞪向她,卡米尔的母亲被那双眼睛冷冽的目光一瞪,噪音戛然而止。

卡米尔听得有些厌烦,这两个人说着是来征求他的意见,却根本无视了他说的话。直到雷狮开口前卡米尔还想着和自己的父母好好谈一下,现在却满脑子都是雷狮先前和他说的话。

重要的是他想怎么做吗……

卡米尔和雷狮一起处在旋涡的中心,视线却并没有停留在任何一位长辈身上。他偏过头,看向明明勾起了唇角,眼中却没有丁点笑意的雷狮,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露出与平常无异的平静样子:“大哥,这算是什么?”

雷狮自然不知道他的想法,却隐约感觉到卡米尔先前的慌张和迟疑都已经消失,甚至连丁点逃避的意思都不剩。他心里对卡米尔的表现感到满意,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些,扬起眉,旁若无人一般地开口:“见家长?虽然早了点。”

卡米尔对雷狮这种理直气壮的态度异常无奈,这哪里是见家长该有的气氛,如果不是雷狮的父母在一旁让卡米尔的父母多少有些忌惮,恐怕卡米尔的父亲现在就直接揍上来了。

雷狮看得清楚,卡米尔的父母的态度对卡米尔多少是有些影响的。平常的他比同龄人要冷静太多,碰到和父母有关的事情能够想清楚,却不愿意去想,逃避一般地将问题丢给雷狮。虽然雷狮可以帮他解决所有的事情,但卡米尔的这种反应让他隐隐地有些不爽。

好在现在这小家伙似乎已经想通了,再没有先前的顾虑,手指主动摸到他的手扣住,即使当着自己父母的面也没有丝毫的逃避。

卡米尔的小动作也理所当然地没有逃过他父母的双眼。卡米尔的父亲再也按捺不住,一个箭步上前挥起拳头就要揍上卡米尔的脸。

雷狮反应极快,卡米尔却比他更深一筹。他一只手拦住雷狮,身子一扭,躲过自己父亲的拳头,另一只手握成拳毫不客气地挥向他的下巴,在即将触碰到的时候停住。

“不好意思,父亲,我不会再任由你打骂了。”卡米尔在父母面前向来是不会反抗的,这是第一次,拳头带起的风刺得男人皮肤生疼,与雷狮如出一辙的冷漠表情也让他有些心惊。

“无论您和母亲想要离婚或是想要再和其他人结婚都请便,我并不在意。我不会和你们之间任何一个人走,我会留在大哥身边。”

卡米尔收回手,垂下眼看着地面,片刻后转过身,带着雷狮熟悉的倔强和浅淡的笑意对雷狮开口:“如果我没处可去了,请大哥收留我。”

这样雷狮哪还会有不答应的意思,卡米尔的反应实在是太有趣,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毫不掩饰的玩味,手掌按上卡米尔的头狠狠地揉了把,扬起眉朝呆愣住的男人炫耀一般地开口:“听到了没,我抢过来就是我的了,如果你还想抢回去的话……”他话没说完,只是眯了眯眼睛。雷狮的父母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清楚接下来的事情该由他们成年人好好谈谈了。

雷狮的父亲走到自己的弟弟身边,看他满头冷汗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屑一顾,只是和儿子做出的交易还是需要达成的,这也是他来到这里最重要的理由。

后续的事情卡米尔并不清楚,他只知道雷狮的父母轻易地答应了他的入住,甚至没有对他们在一起这件事表示出任何的反对。雷狮的母亲似乎有着和雷狮一样的敏锐,面对卡米尔的疑惑却也只是露出个柔和的笑容,眼中的玩味和期待却让卡米尔隐约有些熟悉的感觉。


TBC

评论(3)
热度(224)

© 没灵感就会死的穆归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