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最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07

日更第二天

这次的tag,是城市套路深的简写。

雷王套路星。

预售地址:走你

————————————————————

07.告白的时候不要打哑谜

 

卡米尔依旧如前一天一样在雷狮家里留宿。

他虽然是和父母一起住,父母却常年在外出差,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也想不到给自己儿子请个人帮忙做家务之类的,导致卡米尔从小就自己解决三餐和几乎全部的家务。

时常为了让他早点忙完出去玩,雷狮会来帮个忙,后来雷狮自己搬出来之后倒也没因为这方面的事情烦心过。

两人吃完晚饭,卡米尔收拾好餐具,坐到雷狮面前。即使他再怎么有信心,再确信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却还是有些紧张。

这件事不同以往,是自己确认了感情后就一直期待着的事情。还没说出口,卡米尔的心跳就已经加快了些。纵使他再怎么早熟,内敛的孩子想要和自己心仪的对象告白也需要相当大的勇气。

卡米尔张了张嘴,原本即使在面对雷狮的时候也不会示弱的口才现在好像是消失了一般,简单的一句“喜欢”在口中绕了一圈却又被咽了下去。

先前还很确定的事情忽然又有些模糊了起来。卡米尔恍惚间有些茫然,自己的猜测究竟是正确的吗,雷狮真的如他想象的那样喜欢自己吗,如果猜错的话……

再怎么样他也只有初一,12岁的孩子,同班的同学很多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还停留在小学那种欺负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水平,更别说去喜欢上自己的兄长,去和他表白,换做二十几岁的成年人恐怕也会觉得犹豫不决。

但是也许是因为雷狮的性格多少对卡米尔有一些影响,他也同样不是会轻言放弃的人,只有将感情告诉雷狮被拒绝后他才有放弃的理由。

他看向雷狮,后者也在思考要和卡米尔说的事情,卡米尔知道雷狮想说什么,从雷狮误会他有喜欢的人开始他就知道雷狮一定会抢在他前面,装成什么事情不知道一样地告诉他自己的感情。

雷狮的眼中流露出来的是和他一样的柔软又复杂的感情,带着少年的冲动和决心即将破土而出。卡米尔知道雷狮的周围一直有很多人,但那双眼中现在只有他一个,无论是柔软或是别的什么都是针对他而来。

雷狮看卡米尔要开口,等了半天却又等不到更新,看过去却发现卡米尔看着自己,微张着嘴不说话。

他的脸上露出点疑惑的表情,却只以为卡米尔是在难为情,他皱了皱眉,身子靠过去,将卡米尔禁锢在自己和沙发靠背之间。比起卡米尔高了不少的身子成为了禁锢他最好的道具,本以为卡米尔多少会有些慌张,却没想到对方似乎被他这个动作唤回了神,眼睛里甚至还多了点笑意。

“大哥,你是喜欢我的吧。”

这究竟算是谁对谁的告白?雷狮被卡米尔突如其来的话打得一愣,硬是没往两情相悦的方向去想,只以为卡米尔看穿了自己的想法。

这并不奇怪,卡米尔向来比其他任何人都了解他,更何况自己根本没有太过隐藏,如果不是因为他年纪还小压抑了些,恐怕早就告诉他了。

雷狮这样想着,扬了扬眉,却没有否认的意思。他向来不是不敢承认的人。

“是啊,吓着了吗?”

卡米尔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想法错开了,只是以为这和雷狮每一次逗他的时候一样,因为出乎了他的意料的一句得意洋洋的反问。

卡米尔点了点头,诚实地承认了这一点,刚开始发现这件事的时候他确实是吓了一跳。正如之前他对同班同学说的那样,他不认为自己对雷狮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同样也不认为雷狮的视线会在自己的身上停留。

卡米尔从未想过,雷狮的身边有许多人来来往往,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却只有卡米尔一个人。无论何时雷狮回过头,都能看到卡米尔的身影,像是最开始雷狮将卡米尔救出来的时候那样,亦步亦趋地跟在雷狮的身后。偶尔会有些磕磕绊绊,却从未停下过脚步。而每当雷狮回头的时候,他只能看到卡米尔一个人。

雷狮的视线早就已经停留在了卡米尔的身上了。

卡米尔意识不到这一点,被困在了自己制造的迷宫里,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地到处乱撞。他看得到出口,却不相信那是真的出口,比同龄人缜密太多的思维在这时候反而成了阻碍。

所以当他发现帕洛斯行为的异常的时候,想到了这个可能性,第一反应却是否认了它,努力去设想别的可能性。

帕洛斯和他说的是,雷狮有喜欢的人和他喜欢雷狮这两个他都知道的事实,在回来之后说着要刺激雷狮,做出来的事情却是在接近他。

雷狮是唯一会干扰卡米尔思维的因素。除去他以外,即使是自己的感情也不会对卡米尔产生困扰。帕洛斯用接近他来刺激雷狮,这种行为不像他说的那样为了让雷狮产生危机感,更何况如果雷狮并不喜欢他,即使帕洛斯接近了它恐怕雷狮也不会有什么危机感——他们都很清楚,自己与对方作为兄弟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在。

这样恐怕符合逻辑的只有一个可能性,雷狮是喜欢他的。

所以雷狮才会被帕洛斯刻意接近他的行为刺激到。

所以雷狮在听到他说周围女生们问的事情和雷狮无关的时候才会不爽。

所以雷狮才会重复一次自己没有喜欢的人,那是说给他听的。

“我没有喜欢的人”,最接近我的人还是你;我有喜欢的人,那个人只可能是你。

这是他们之间打的哑谜,原本是最有默契的兄弟,却阴差阳错地没有传达给对方。

“你现在打算离我远点已经来不及了。”雷狮的声音打断了卡米尔的思绪。他的眼睛里少有地出现了狂热。

雷狮很少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他总能做好想做的一切,正是因为这样,只有对他来说算是挑战的事情才会让他提起兴趣。一如劲敌汇聚的篮球赛,和他以为喜欢上别人的卡米尔。

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太对。

卡米尔偏了偏头,皱起眉整理了一下思路。如果雷狮是全部都知道了,恐怕不会说出远离他这种话。这个说法仿佛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甚至认为自己的感情是在针对别人一样。

这样也能够解释为什么雷狮会露出那样挑战难题一样的表情。

换句话说,哪怕自己喜欢上别人他也不会放弃自己吗。

卡米尔勾了勾唇,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先去吐槽雷狮的霸道还是应该先感动一下。他这才意识到,他的大哥虽然脚上还有伤,今天晚上却是抱着抢人的心态来和他谈的。

卡米尔对雷狮的霸道简直喜欢到了极点。他在雷狮的禁锢中露出柔软又无奈的笑容,身体放松下来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全然无视了雷狮侵略性极强的姿势。

“那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卡米尔有些坏心地开口,不知是在报复雷狮先前的毁约还是别的什么,他率先猜到了事实,拥有了游刃有余的权利,却不愿意这么放过自己难得迟钝又坏心的兄长,试探性地这样开口。

雷狮却把后悔理解成了别的意思,他依旧认为卡米尔是喜欢别人的,这个后悔自然是针对他们之前的亲密关系的:“后悔和我太亲近?觉得恶心了?”

雷狮向来是很聪明又很懂得变通的性格,像这样钻进了牛角尖里出不来的样子实在是太难得。他的脑袋像是锈住了一样,丝毫没有想过他面前的是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能讨厌他的卡米尔,满脑子只有自己的错误猜想。

卡米尔心说再试探下去恐怕雷狮会直接暴走,摇了摇头:“不,我没有觉得大哥你恶心,我只是后悔,如果我早一些和你告白,也许我们能早一点在一起。”

先前的尖锐话语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雷狮花了整整一分钟的时间来消化卡米尔话里的信息量。

“确定吗?你可是才12。”他消化完了之后最先说出口的却是这个。

卡米尔却不把他这句话当回事。他和雷狮的年龄现在谈情说爱确实早了点,如果再过几年他再和雷狮这样说恐怕对方就不会把它当成小孩子的一时戏言了。

“大哥,我八岁的时候从书里知道了什么叫做喜欢。然后我就知道了自己喜欢你,直到现在,四年。”

卡米尔说得明明白白。即使他的年龄现在还毫无疑问地属于孩子那一类,却不是随随便便地因为一时冲动喜欢上雷狮的。

早熟的孩子在知道喜欢这个概念之后,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并不是父母,而是自己一直追随着的堂兄。他并没有觉得喜欢上自己的堂兄是一件多么不得了的事情,对那时候的他而言,这就和喜欢一个玩具一样无比正常。

书中的人在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之后会去告诉他,但是也有对方不喜欢自己的情况存在。卡米尔并不是冲动的性子,当时年纪尚小的他只是知道如果雷狮大哥说不喜欢他的话,他一定会很难受,所以他隐瞒下来了。

如果说八岁的孩子的喜欢不能算是真正的喜欢,那么在对方没有任何表示的情况下,他们像一对普通的兄弟一样相处到了卡米尔上了初中,喜欢的感情却日益增强,那么可能这就真的是一份早熟的感情了。

在卡米尔慢慢意识到了喜欢上自己的堂兄是一件怎样的事情之后,他并没有退缩。

除去这份喜欢,他憧憬着雷狮这样的人。如果是雷狮的话一定不会因为这个就退缩。他这样想着,将喜欢的感情埋进更深处,直到有一天时机成熟,可以将它传达给告诉自己的兄长。

卡米尔从未像班级里其他的孩子一样对喜欢的女孩子做出幼稚的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那是因为雷狮占据了他尚未成熟的心灵中全部的爱慕之情。

“大哥,请你放心,我这不是一时的冲动,更不是什么年幼无知。以后的日子里我会向你证明这一点的。”卡米尔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眼中没有丝毫的动摇,坚定得让雷狮几乎觉得自己的顾虑有些可笑。

他的弟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有了与他如出一辙的执着,认定的事情并不会随便去更改,而他却还在停留在那个小跟屁虫一样的卡米尔上。

“这次算你赢了。”雷狮叹了口气,借着姿势的便利把自己瘦小的弟弟圈进怀里。有些事情他知道,但是现在还不能做,卡米尔以后会一直停留在他的身边,不需要急于一时,也没有伤害他的必要。

但是想要扳回一局的兄长把自己的小男朋友搂到怀里还是被允许的。

卡米尔似乎并不太适应这样的亲密接触,手指下意识地攥住雷狮的衣服,小动作可爱得一塌糊涂。

结果谁也没亲口说出那句喜欢,只是这对雷狮和卡米尔而言却已经不重要了。卡米尔抬头看向雷狮,后者的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光亮,这更是让卡米尔意识到自己和他在一起是一件多么让雷狮欣喜的事情。

他在看着雷狮的时候,雷狮又何尝不是在看着他。卡米尔向来是平静又沉稳的,让人几乎忘记他的年龄。只是现在那双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动摇,那是属于雷狮的,也是只有雷狮见过的盈满的喜欢与欣喜,几乎要溢出来一般地被卡米尔展现给雷狮看。

他看到卡米尔微微低下头,脸上似乎有点可疑的红晕。小家伙的难为情来得有些慢,先前努力告诉自己这是在阐述事实,等坐到了雷狮怀里以后却被盯得有些羞耻。

“那我聪明的卡米尔,你知道在一起以后要做些什么吗?”雷狮扬眉,眯起眼睛看着卡米尔有些慌乱的表情,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果然还是小孩子。

雷狮的手掌贴在卡米尔的额头上,撩起了他的刘海,卡米尔的眉眼看上去有些凶,现在却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雷狮的嘴唇贴上卡米尔的额头,冰凉的柔软触感只一瞬间就消失。他勾起唇,对被自己吓了一跳的弟弟露出个恶作剧成功的狡黠笑容,放开卡米尔的刘海,手指抵在他的嘴唇上。

“你没说出口的喜欢和这里的亲吻先都保留着,等你再长大一点可得连本带利的还给我。”


TBC

评论(4)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