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站内全部文字均请勿转载
背景是我和亲爱的系系


是个夜。
全职叶黄洁癖。
凹凸雷卡洁癖。
目前痴迷AtR。
请多指教。

【雷卡】最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06

上海,出发!CP见❤❤❤

预售地址:走你

————————————————————

06.搅屎棍有时候也可以变成助攻

 

前一天因为不放心雷狮一个人在家,卡米尔索性住进了雷狮的家。他们小时候也有过住在一起的时候,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

雷狮一觉醒来,踢踏着拖鞋,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头发,打着哈欠走出卧室和在厨房忙碌的卡米尔道了声早。

早上卡米尔和雷狮如以往一样一同去学校,半天下来几乎可以说得上是过度保护。雷狮班上的人问起来,雷狮也只是说是卡米尔太操心,却还是顺着他的想法留在教室里等卡米尔来找他。

班里的人自然也知道这对兄弟的感情异常好,只是即使这样,还是对雷狮如此听话的场景有些惊奇。原本以为没人管的住的家伙忽然有人能管了倒也是一大奇景。

教学楼里不让吃东西,连零食都带不过来,卡米尔却让雷狮在班里等他。一方面是惹恼了卡米尔还要费心思去哄,另一方面雷狮也想看看这种情况下卡米尔究竟会怎样把午餐带回来给他,也就出现了雷狮乖乖听话的一幕。

只是雷狮想听话,却总有人想凑上来让他给打脸。

“呦呵,雷大少爷一个人待着啊,你的小跟班呢?”

导致雷狮受伤的罪魁祸首毫无自觉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雷狮原本是趴在桌子上补眠,被扰人的噪音吵醒已经觉得有些烦躁了,更何况那个人一点不识趣,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一句接一句地挑战他的忍耐极限。

雷狮直起身,伸了个懒腰,嘴里嘟囔着“谁家的狗不栓好跑楼里来了”,指桑骂槐得一点都不掩饰。

对方看雷狮一直不回话,原本还有些得意,被他这么一讽刺,脸涨得通红,愤怒的情绪表露无遗。

雷狮不由得觉得有些无趣。这个人还不如小学时候的卡米尔,不管自己怎么逗他都不会有太大反应,反而会找机会反击回来,而不是像这样把情绪写在脸上。

只是卡米尔毕竟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所有人都像他一样也有点惊悚。雷狮想象着自己认识的人都板着脸,露出和卡米尔一样的波澜不惊的表情,忍不住有些好笑。

他露出的笑意看在对方眼里自然也成了挑衅,对方手掌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恨恨地盯着雷狮:“你别得意,很快她就会知道我比你更好了。”

雷狮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对方说的“她”究竟是谁。那个姑娘他隐约还有点印象的,卡米尔刚入学没多久的时候就围了上去,也是第一批发现从卡米尔这里没法成为突破口的人之一。

挺聪明的,怪不得看不上这个蠢货。雷狮扬了扬眉,视线扫到某处,翘起二郎腿,什么都没说,只是扬起眉露出个讽刺的笑容就足够刺激到对方了。

显然对方是经不起激将的人,不然恐怕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雷狮使绊子了。他喜欢的姑娘是喜欢的雷狮的,看到这一幕自然对他没有什么好感。

在之前他一直在医院待着,刚一出院就做出这种事,恐怕之后又要回去了。

那个人挥拳打向雷狮的脸,确定脚上有伤的雷狮躲不开,却不曾想雷狮丝毫没有动作,任由他的拳头逼近自己的脸。

虽然怀疑有诈,但这么近的距离,如果能打中雷狮的话不管怎么至少能出口恶气。对方这么想着,丝毫没有减缓力度,却在即将打中的时候被人拦住。

雷狮先前就已经看到卡米尔在门口,自然也清楚卡米尔不会看着他挨打,他也就不用费力去躲闪,省的因为脚伤再惹卡米尔生气。

卡米尔挡在雷狮身前,手指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腕。卡米尔人长得小,身子又纤细,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拦住攻击的人,只是事实摆在眼前,那个人的手腕被卡米尔握住,一点都没法继续向前,更别说再打向雷狮了。

卡米尔并没有因此停下,他一个旋身接近对方,手指用力不让对方逃脱,右手顺势把手里的盒饭整个扣在了对方的头上。

这一下连雷狮都没有意料到,微微睁大了眼,片刻后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人现在的样子可以说是狼狈至极。先前被雷狮气得红了脸,现在还没有彻底褪去,头发上沾着米饭,汤汤水水顺着他的头发往下滴,头和肩膀上放眼望去全是食物的残骸。

雷狮很清楚,卡米尔这是毫无疑问的迁怒,将雷狮带伤逞强上场,之前他们闹的脾气,甚至还有篮球赛输掉的原因全部归结在这个人身上。

原本雷狮就是卡米尔的死穴,卡米尔舍不得对雷狮发火,正巧这一连串事件的罪魁祸首在这里,也难怪向来冷静的卡米尔会毫不犹豫地把饭扣上去,只是……

“可惜了。”雷狮扬眉。从残渣可以看出来,卡米尔打的饭都是他喜欢吃的,会回来得这么晚恐怕是先去征求了老师的许可,打回来的饭就这么浪费掉了。

卡米尔点点头,似乎做错事一样地低下头:“是的,可惜了。我扶大哥出去吃吧。”

两人丝毫没有理会对面的人,对方却不肯就此罢休,气冲冲地离开,再回来的时候却带上了教师。

想也知道,他肯定会说他们兄弟俩恶意欺负人,还打算逃课,恐怕还会说一句卡米尔擅自将饭菜带进教学楼的事,毕竟他不知道那是经过老师允许的。

如果只有雷狮,恐怕老师还会以为是两人起了争执,卡米尔却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好孩子,除了不听课之外几乎无可挑剔。

老师让卡米尔说一下发生了什么,在卡米尔口中,这件事自然就成了他打饭回来,看到对方在攻击自己受伤的兄长,情急之下进行了自卫——事实上他也并不清楚前面发生的事。

雷狮算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卡米尔的信用度。老师听完了卡米尔的解释后,丝毫没有怀疑,再加上卡米尔有意无意地提起因为他的故意加害导致雷狮受伤,原本会得到的篮球赛冠军恐怕也要失之交臂了。

这并不全是实话,有雷狮在的话胜利的概率自然会大一些,但即使是雷狮也不敢说自己能够百分百赢过对方。只是这显然戳到了痛处,学生小打小闹事小,影响了学校的比赛就是大事了。也正是因此,原本打算各自训话的老师最终只是说了雷狮和卡米尔几句,也同意了两人下午的请假,给对方却记了处分。

“对了,下次再怎么生气也别把饭把人脑袋上扣。”老师看着雷狮这样说着。

雷狮和卡米尔都是一怔,前者笑着点了点头:“下次我在学校外面扣。”

老师似乎对雷狮这种调调早就习以为常,瞪了他一眼,也知道纠正不过来,叹了口气:“注意着点。”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偏向了,要是被来找茬的那位听到指不定又要怎么闹,好在他已经被老师赶去办公室等他过去谈人生了,老师走后,教室里只剩下了雷狮和卡米尔。

雷狮撑着脑袋看向卡米尔,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怎么谢我?”

卡米尔知道他指的是刚刚老师以为是雷狮扣了对方一头饭菜的事,也清楚雷狮是在挤兑他,露出点笑容:“走吧,我请大哥吃饭。”

雷狮一乐,刚想开口提出要求,却被卡米尔立刻拒绝:“那烤……”“烤串不行。”

刚刚卡米尔毫不犹豫护着他的样子很好地取悦了雷狮,这时候他倒是没再做出什么抗议,姑且同意了卡米尔难得的独裁。

“对了大哥,今天回去之后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一下。”原本卡米尔打算在比赛结束后就和雷狮说,现在虽然还有一场没有比,但雷狮显然已经不能上场,现在告诉他理论上讲也影响不到雷狮比赛的状态。

雷狮有点好奇,他和卡米尔每天同进同出,很少有他不知道的事,一周前卡米尔说有事情要和他谈一谈他就有些惊讶了,现在这份好奇心终于即将被满足了。

“这么郑重?是喜欢上了哪家的姑娘让大哥给你参谋一下吗?”

雷狮这么说着,却看到卡米尔一怔,脸上露出了有些复杂的表情,扬起眉看着自己。

如果不知道雷狮喜欢谁,恐怕卡米尔还是会乱想一下的,经过帕洛斯的小动作之后,卡米尔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再听雷狮这时候的试探忍不住有些好笑。

雷狮向来是有十分强大的自信的,能让他去试探的事情不多,现在卡米尔看到的大部分事情都和自己有关。恐怕早熟的不止有自己,从小对亲近的人有特殊感情的也不只有自己。

在认知了这件事之后卡米尔就有些愉快。和雷狮一样的每一件事都会让他有些开心,却唯独这件事使卡米尔的心情好到了顶点,如果不是中间出了雷狮受伤这件事,恐怕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会顺理成章地出现结果。

想到这里,卡米尔就更加厌恶那个罪魁祸首,记仇的小孩有点遗憾先前自己手边只有一份饭菜可以扣上去。

雷狮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却看到卡米尔的脸上的表情从笑意带上了点不满和无奈的情绪,以为自己说中了。他想着干脆趁着卡米尔还没说出口,装作不知道先一步和他告白,却又想起来面前的小家伙还没过13岁的生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还是个彻彻底底的孩子。

雷狮清楚自己在卡米尔心里的地位,他并不在乎利用这个地位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近水楼台已经达成了,不利用的才是蠢货。

可同样的,很矛盾的是他还会在乎卡米尔的感受,会在意卡米尔年纪还小,怕他还没有成熟到能接受自己的这份感情。他对卡米尔向来比对常人多了些耐心,在感情方面更是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如果不是基于这些难得的顾虑,他又怎么会拖到现在。

而拖到现在的结果居然是自己养大的小崽子要被别人叼走了。

他眯起眼睛,原本搭在卡米尔肩膀上的手臂不动声色地往下压了压。他不是会轻易放弃的性格,仅仅是卡米尔可能拥有了喜欢的人这种猜测不足以成为他放弃的理由。

“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和你说。”

如果卡米尔和自己说他有喜欢的人,那就借着这个机会和他挑明好了。雷狮收敛起笑意,在卡米尔有些不解的表情中难得地流露出冷冽的表情。

比起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一定是自己在卡米尔心里占的地位更重一些,如果是自己的要求,卡米尔恐怕会连喜欢的人也放弃。

雷狮并不清楚面对这个自己最重视的小家伙,自己是否还能像以往一样不择手段地达到目的,只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卡米尔和别人在一起是绝对不可能的。

退缩和祝福都不可取,哪怕不行也总归要试一试。

“那晚上我还是去大哥家,我们好好谈一谈那件事情。”卡米尔轻声这样对雷狮说着,后四个字轻得雷狮几乎听不到——如果他听清,就会知道,他们想谈的实际上是同一件事。


TBC

评论(4)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