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最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04

04.兄弟终归还是兄弟

 

在卡米尔的计划中,未来的一周应该是陪着雷狮专注于篮球队的训练,在比完赛之后再把自己要和雷狮说的事情告诉他。设想非常美好,计划却永远比不上变化快。

纵使雷狮和卡米尔再亲近,该上课的时候也只能各回各的教室上课。卡米尔的座位靠窗,站起身来就能看到楼下的操场,在打上课铃的时候他还如以往一样向下看着雷狮和他招手,一节课之后却变了个样。

卡米尔是在医务室找到雷狮的,雷狮班上的同学告诉他雷狮在体育课的时候扭了脚,导致手臂和膝盖上都有擦伤。雷狮的同学说的时候言语间颇有些遗憾,学校里谁不知道雷狮是校篮球队的主力,临近比赛他这一伤,恐怕他们这次比赛会被对方虐得很惨。

然而这些对于卡米尔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他来不及请假,问完事情的经过之后就连忙赶去了医务室,雷狮正坐在凳子上龇牙咧嘴地让校医给他上药,听到门响后立刻收回表情,变脸速度快得校医都啧啧称奇。

“翘课了?”其他人都被雷狮赶回去了,会在这时候跑过来的恐怕只有卡米尔一个,他不用回头看也清楚。

卡米尔嗯了声,没再说别的,只是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探头去看雷狮身上的伤处。雷狮的脚腕有些红肿,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余下的也都是皮外伤,恐怕养好了连个疤痕都不会留下,只是这样的情形对篮球赛肯定会有影响,那位学长说得没错,雷狮没法上场,他们恐怕会输。

自从卡米尔进来之后,雷狮的表情就没有过太多变化。说实话医务室用的药里面恐怕含有些酒精的成份,在伤口处刺得他甚至有些麻木,脚腕现在被架起来倒是还好,刚刚几乎没有办法支撑身体。如果不是卡米尔在这里,恐怕他依旧会露出与刚刚无异的忍耐表情。

雷狮并不愿意在卡米尔面前露出那副样子。他懒得理会别人对他的看法,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唯独希望自己能在卡米尔面前无所不能。

“怎么回事?”

说起来雷狮这也是飞来横祸。打球的时候被对面的人故意绊了下,原本他都已经稳住了身体,绊他的那个人却又借着重力压了过来,即使是雷狮也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躲开,生生栽了出去,没有骨折已经是万幸。

这些自然不是雷狮告诉他的,校医早就从雷狮的同学们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看雷狮没有开口的意思,一边数落雷狮一边给卡米尔解释了一遍,果断地无视了雷狮瞪向他的眼神。

卡米尔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太多波动,不知情的人几乎会以为他并不在乎雷狮受伤究竟是人为还是意外。别人也许会这么认为,雷狮却看得清楚,卡米尔哪是没反应,他是在用所有的自制力压着火气呢。

雷狮本就不是会吃亏的性子,这次也没准备息事宁人,但他却不想让卡米尔也掺和进来。卡米尔才初一,这个年纪乖乖含着手指躲到他身后接受他的保护还差不多。

但是很显然地,不管是哪一个动作卡米尔都不可能做出来。卡米尔向来不是会很依赖人的性格,哪怕他们关系再好,骨子里的独立和倔强是改不了的。

“是同班同学?”卡米尔偏头看向雷狮,似乎是知道自己这么问雷狮不会告诉他,又加了一句,“大哥你不想说的话我就去问别人。”

这是威胁啊。雷狮叹了口气,朝卡米尔那边伸出手,勾勾手指,卡米尔会意地凑过来,被雷狮拍了拍脑袋:“不能让我自己处理吗?”

雷狮这样已经是难得地服软了,卡米尔却不买账,沉默了片刻,看着他的眼睛:“之前我受伤的时候我也是这么问大哥你的。”

这就是自作孽了。

前一阵曾经有个和雷狮同届的男生,因为自己喜欢的女生总是围在卡米尔的身边而感到不爽,让人暗中对卡米尔使绊子。这对卡米尔而言其实是无妄之灾,那个女孩子喜欢的人是雷狮,来找卡米尔也仅仅是为了打听和雷狮有关的事情。只是卡米尔显然不会将这件事告诉那个人,来自那位学长的刁难他也全盘接受,并没有告知雷狮,直到某一天学长找了几个人,趁着雷狮打球的时间截住了卡米尔。

卡米尔说的正是那件事,那次对方的几个人记了警告处分,卡米尔身上只是多了几处青青紫紫的伤口而已。

雷狮看到卡米尔身上的伤处之后什么都没说,卡米尔的同学们都以为雷狮会去堵那个学长,然而过了一周也没有听到这样的传闻。

有人问卡米尔说他大哥打算怎么收拾那个人,卡米尔偏头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大哥并不打算做什么。”

提问的人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们兄弟关系这么好,当大哥的不给你出气吗?”

卡米尔却是斩钉截铁地否认了,以他对雷狮的了解程度,他这样说,周围人也就只能这么信了。那个学长本身就是高中部有名的刺头,越不让做什么越要做的那种,后来听说进了医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有卡米尔的否认,周围人看上去并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虽然这件事确实是雷狮做的。

卡米尔说的话当然是谎言,事实上当天雷狮就打算去找那个人算账的,根本不去理会说要自己处理的卡米尔。无可奈何下,卡米尔只能暂时拦下他,振振有词地说所有人都知道雷狮和他关系好,这时候如果那个学长进了医院,稍微想一想就知道是雷狮干的,这对雷狮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雷狮决定的事情少有人能够更改,卡米尔偏偏是那唯一的一个人。在他的安抚下,雷狮按捺住了自己的情绪,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在那个人和老师们都以为事情已经过去的时候出其不意地报复了回去。

在这之后,也曾经有人问过卡米尔,是不是雷狮做的。卡米尔只是露出点茫然的表情,片刻后才想起来他指的是什么,摇摇头:“我想不是的,而且我对大哥的影响力并没有那么大。”

前半句是彻底的谎言,后半句却有一部分真心的意味在里面。卡米尔以为雷狮对他并没有特殊的感情,再加上几分当局者迷,看到雷狮和他的兄长们的相处之后,虽然知道雷狮对自己很好,却不认为自己在雷狮的心里地位已经重要到可以影响他。

听卡米尔这么说,周围的人都是一愣,在心里深呼吸了几次把那句“这都不算影响力大你还想怎么样”给咽了回去,艰难地露出笑容,假装被卡米尔的话语说服一般:“这样啊,那恐怕是学长又在哪里惹到了谁吧。”

卡米尔的谎言只骗过了对他深信不疑的老师,雷狮也并不是因为他说的话有道理才推迟了找那个人的麻烦这件事的,仅仅是被卡米尔口中那句周围人都知道他们关系好给取悦了而已。

如果当时卡米尔就能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也能早一些捅破那层加厚了的窗户纸。

只是现在做出捅破窗户纸的心理准备也为时不晚。

听卡米尔这么问,雷狮似乎是想到了之前的那件事,露出点微妙的表情。无论他和卡米尔性格上有再多差异,他们终归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骨子里的东西还是一样的。

在校医面前显然不适合商量这些,卡米尔分别去雷狮和自己的班上请了假,扶着雷狮回到了他家里。

“大哥,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吧,我不会轻举妄动的。”卡米尔坐在雷狮对面,皱着眉头打量着雷狮裸露在外的伤口,依旧没放弃之前的打算。

不需要他多说,雷狮就知道卡米尔问出来之后打算做什么,正如那次他将围堵卡米尔的人打进了医院一样,卡米尔也不会轻饶对他使绊子的人。雷狮倒是没有那种以德报怨的心态,却也不想当弟弟给自己这个当大哥的出头。

雷狮朝卡米尔勾勾手指,后者一如在医务室里那样乖乖被他勾过去,随后被雷狮在额头上用力弹了下:“想得美。”

对于雷狮这种亲昵的小动作他向来是十分受用的,先前的不满似乎也被安抚下来。先前的状况下卡米尔也许真的会做出找那个人算账的事情,但是冷静下来之后显然不会再做那么冲动的事。

雷狮露出满意的表情,这才告诉他,这次在场上对他使绊子的和之前找人围堵卡米尔的是同一个人。

那个人与雷狮同届不同班,这次两个班一起上体育课,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喜欢的姑娘中意的是雷狮这样的事情,三番五次地想动手脚却都被雷狮躲过,唯独这一次顺利地造成了伤害。

卡米尔表情冷了下来,却又很快恢复正常。他并没有多说什么,雷狮有雷狮的想法,他也有他自己的打算。

“今天我留下帮大哥吧,你的脚还是不要太吃力比较好。”比起如何去教训那个人,显然是这边比较重要,听话又乖巧的弟弟主动提出照顾大哥的请求,受伤的大哥却不满足于此,同以往一样地得寸进尺。

“你要喂我吗?”雷狮勾起个笑容,刚刚卡米尔的威胁他可是记着呢,这时候当然要报复回去。只是卡米尔哪会不知道他的想法,即使心跳因为雷狮的话语漏了一拍,脸上却是一点不显,从包里翻出饼干,打开包装塞进雷狮嘴里:“大哥,你扭到的是脚腕不是手腕。”

喂饼干姑且也算喂,看在卡米尔最终还是满足了他的要求,并且饼干也是他喜欢的口味的份上,雷狮大人宽宏大量地没有在意对方的拆台,只是提出合理要求:“订外卖吧,我想撸串。”

合理的要求被卡米尔果断拒绝,后者根本没理他,只是把雷狮的手机放到远处,不让他自己订外卖,随即走向厨房,打开冰箱门,思索着今天晚餐的菜单。

雷狮对卡米尔这幅样子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伸长胳膊去够手机,刷着想看的视频,也不去管刚刚撸串的提议。

卡米尔忽然从厨房探头出来,看着背对着这边的雷狮露出了丁点复杂的表情,抿了抿唇,似乎是犹豫了下,却还是开口:“大哥,你的脚这个样子,篮球赛你不会参加的吧。”

雷狮并没有立刻回答他,沉默得让卡米尔几乎以为他会给出否认的答案。片刻后,他扬起头靠在沙发靠背上,朝卡米尔这边露出个无可奈何的笑容。

“嗯,我不参加。”


TBC

评论(4)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