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云本一家

是个夜。
叶黄/江周/雷卡/帕佩。
轮回战队/雷狮海盗团/After the Rain。
系哥哥是永远的白月光。
油麻老师是小祖宗。
不转载不ky一切都好商量。
没了。

【雷卡/帕佩】小红帽

童话故事系列。

在这个大家都吃狼×小红帽的世界,唯有我是一股清流x

————————————————————

在一片森林的边上,住着卡米尔和他的母亲。

卡米尔是个很乖巧的男孩子,妈妈脚受伤了,让他去把点心送给住在森林深处的外婆尝一尝,于是卡米尔答应了下来,穿好他的红色斗篷,拎起装满食物的篮子从家里出发。

森林里住着各种各样的动物们,其中有一头凶恶的大野狼,听说了卡米尔要穿过森林,决定像绘本中的狼一样吃掉外婆之后再吃掉小红帽。

没耐心又贪吃的野狼先生并不清楚在绘本的最后发生了什么。他前往外婆住的小木屋,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

外婆住在森林的最深处,大野狼很快地就找到了外婆的住的小木屋,他找了块布蒙住脑袋,遮挡住自己的耳朵,收起爪子,尾巴塞进裤子里鼓鼓的一团。

他敲了敲门,外婆十分没有防备心地打开了们,大野狼谎称自己是路过的人,迷路了,又累又饿,想在外婆这里待一会。

外婆正在煮汤,听到大野狼这么说之后,把他迎进来,给他递上了一碗鲜美的毒蘑菇汤。大野狼并不想喝汤,人肉要比蘑菇好吃得多,但是为了让外婆放松警惕,他还是喝下去了。

小红帽似乎很久没有来过了,难得见到人的外婆十分开心地和大野狼说个不停,灰白色的头发披散下来,笑容满面地拉着大野狼的胳膊。

野狼先生觉得有一丝怪异,却没细想,他没有被拽住的爪子在身后闪着尖锐的光,随时准备穿透外婆的胸膛。

只是渐渐的,这种怪异的感越来越明显,他甚至开始觉得身上有些无力。外婆的脸上露出了奇妙的笑容,原本满是皱纹的脸开始出现变化,在大野狼晕过去之前,他看到外婆站起身,叼着发带,正在用皮筋一股股地绑起头发。

那边正在往外婆家走的卡米尔完全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他的妈妈总会担心他在路上被凶狠的动物袭击,但是事实上,没有动物敢在这个森林里找卡米尔不痛快,除去那头热爱战斗,屡教不改的狼。

在森林里,除了外婆之外,还住着一个猎人。每次卡米尔前往森林深处的时候,猎人都会从各个地方突然出现,把他送到外婆家再离开。

在卡米尔小时候,他曾经误闯进过森林,那的猎人已经是现在的样子了。卡米尔在森林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膝盖上面被蹭破了皮,手心也被树枝划出了痕迹。他找不到回家的路,也不知道怎么走才能到外婆家,可他又不敢停下,怕森林里的猛兽突然出现,只能一点一点地往前走。

猎人先生就是在这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

猎人穿着华丽的衣服,披着披风,背上背了把枪,有点诧异地看着正靠着树坐下的卡米尔。

“不觉得扎吗?”比起为什么这个时候的森林里会有个孩子,猎人更关心另一件事——卡米尔的脚下是一株特殊的植物,据猎人所知那株植物的叶子十分锋利,而且很硬,扎在身上肯定会划破身体的。

卡米尔抬起头看向猎人,猎人本以为会在这孩子的脸上看到泪痕,却意料之外的看到卡米尔的脸上没有任何慌张的样子,甚至没有因为痛感皱一皱眉。

卡米尔抬起脚,踩在那株植物上的脚掌已经被划出了很多的伤口,直到看到伤口时,他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扎,也不疼。”小孩子拖长声音回答,扶着树干站了起来,甩了甩腿,血溅到了猎人的披风上。

“对不起,叔叔。”卡米尔有点慌张,浅色的披风上红色的血迹异常明显,他怯生生地看着猎人。只是比起那点血迹,这句叔叔更让猎人不爽。

猎人蹲下身,扯着卡米尔的脸:“我哪里像叔叔?”

卡米尔的脸被扯出红印,他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在猎人放开手想听个清楚的时候飞快地抓着他的手咬了口。

猎人嘶了声,皱着眉头把卡米尔拎起来,卡米尔也不反抗,脸上一点点因为呼吸不顺畅被憋红,表情上却没有什么变化。

“你没有感觉吗?”猎人挑起眉。这个森林周围总会出现一些比较特别的人或兽,比如患有失忆症的狼人,不老不死的猎人,少白头的混血儿,或者像他这样没有感觉的孩子。

“是没有痛感,不是没有感觉。”卡米尔奶声奶气地纠正他。

雷狮心里觉得这小家伙有趣,一股子奶味,说话却跟成年人似的,正巧卡米尔要通过森林需要他的震慑,索性就每次都过来保护他,一来二去,森林里的野兽们都知道了这个小红帽是碰不得的。

猎人是知道外婆的小木屋里正在发生的事的。他如以往一样出现在卡米尔面前,当初能被他轻易拎起来的小孩子现在已经长成了个子到他肩膀的少年。猎人从卡米尔身后出现,手掌搭在卡米尔的肩膀上。

“雷狮大哥。”卡米尔从踏进这片森林开始就感受到了猎人的气息。他们实在太熟悉,熟悉到卡米尔一个纯粹的人类,居然也能像野兽一样依靠气息来分辨雷狮。

卡米尔从小就被雷狮搂着抱着,早就习惯了他揽着自己肩膀的动作,甚至连住在森林深处的外婆也习惯了他们每次都一同过来。不清楚状况甚至还想吃掉他的只有那只会失忆的大野狼而已。

雷狮搂着卡米尔走向森林深处,遇到的动物们很自觉地给他们让出一条路。卡米尔喜欢光着脚走在地上,他早已习惯了被树叶划破身体。并不痛,也不会有危险,他索性没去理会,任凭自己的血迹沾在枝叶上。

他的血会吸引来野兽,所以雷狮不在的时候,他从来不这么做,仗着自己有雷狮保护所以有恃无恐。雷狮嫌麻烦,却又喜欢他这种样子,也就顺着他走了。

有点任性的小红帽和他最喜欢的猎人先生一同走到外婆的小木屋附近,猎人先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把小红帽拉到怀里,捂住了他的眼睛。

“大哥?”卡米尔靠在雷狮身上,脸上有点茫然,哪怕是杀死森林里的野兽,雷狮也从来没有避开过他,现在这样究竟是……

“非礼勿视。”

卡米尔的后背贴在雷狮的胸膛上,他个子小,整个人被圈在雷狮怀里,手上的篮子被抢走,听声音像是放到了地上。突然空出来的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好,只好和雷狮的手一起按在自己的眼睛上,却一点都没有要拉开的意思。

“你手怎么这么凉?”不知道为什么,卡米尔体温偏低,隔着衣服接触还没什么感觉,直接碰到他的手的时候才感觉到温度低了不止一丁点。

卡米尔一愣,他的手心贴在雷狮的手背上,温度从皮肤接触的地方源源不断地传过来,少年缩在猎人大哥的怀抱里,贪恋着对方的温度。

他没有告诉他的猎人大哥,蒙住他的眼睛会让其他的感官越发的敏感,他依旧能听到屋子里传来的声音。只是比起那些,他更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和身后猎人先生同样节奏的心跳交缠在一起,吵得他有点心慌。

他知道屋内一定发生了什么,他称作外婆的人当然不是他真正的外婆。那个人叫帕洛斯,为了野狼先生留在了这片森林里,一遍又一遍地让野狼先生杀死自己的分身,让他在猎人到来之前就吃饱离开。

这个过程恐怕到今天就会停止了。

帕洛斯没有特别好的耐心,这次雷狮大哥捂住他的眼睛,恐怕是他们在里面在做些什么不能让他看到的事情吧。

他拉着雷狮的手放下来,闭上眼睛:“我不睁眼,大哥您带我找个地方待一会吧,我们可以把带来的食物吃掉,我想外婆大概不需要这些了。”

屋里的一人一狼目睹了全过程。外婆将狼人按在窗户上,让他看着自己的猎物已经到来了。狼人哪还有心思去理会小红帽,满脑子都是如何在伪装成外婆的少年手里挣脱出来。

“别乱动啊佩利。”帕洛斯贴着他的耳朵开口,“你看,你的猎物正在外面,只要老大一放手,他就能看到你是如何被一个人类按在这里动弹不得的。”

对方似乎很了解他,说出来的话语正好刺激到了佩利,他想拼命挣扎,却因为那碗汤里蘑菇的毒性动弹不得。外婆准备了很久,又怎么会让他挣脱开。

外婆的声音和语气都让他有些熟悉,裤子被剪开,将尾巴放出来,冰凉的剪刀贴在他的腿上,佩利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会刺穿自己的大腿。

只是狼人的血统里是不知道什么是害怕的,受到威胁只会让他更兴奋。他身后的少年以能勒死他的力度抱着他,瘦小的身体里藏着惊人的力道。

“就你这智商还想学别人玩什么阴谋诡计?”帕洛斯这么说着,低低地笑出声,似乎是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佩利想反驳,却又无话可说,毕竟他还什么都没做就被人放倒了是事实。

在他的记忆里,似乎也有这么一个人掐着他的脖子拥抱他,可他并不能想起来那是谁,他想回头看看身后人的脸,却被用力按住。

“别动。”

帕洛斯为了佩利付出了太大的代价,他体内流淌着冷血动物的血液,唯独在和佩利相处的时候会稍微回暖,这点外面那个小红帽也是一样的。

原本他们已经达成了共识,只是帕洛斯渐渐不满足于此,针对小红帽制定出了计划。他的计划被雷狮知道,他们不得已打了一架后勉强继续维持了平衡。他和雷狮都杀不死对方,再打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那次雷狮受了不轻的伤,卡米尔看到后,什么都没说,只是突然增加了踏进森林的次数。

他们都是森林孕育出的怪物,遵守着森林的规则。森林给予了他们不同的诅咒,奖励着他们的同时也禁锢着他们。

卡米尔是钥匙,小红帽进入森林之后,佩利就会来到这里要杀死他,而他使用过分身后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卡米尔并不想给他这样的时间。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会被佩利亲手杀死。

“真是睚眦必报的小红帽啊。”帕洛斯感慨了句。这一次他并不能像以往一样躲在后面,卡米尔逼着他对佩利出手,或者死在佩利手上,作为他之前打伤雷狮的报复。

佩利没听清他说了什么,身体受制让他十分烦躁,只是毒素没解的时候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挣开的,只能任由身后的人动作温柔地顺着自己尾巴上的毛。

动物的尾巴大都比较敏感,他也不例外,被顺毛的舒适感让他忍不住放松了点,身后的少年带着愉悦的表情俯下身,嘴唇贴在他的后颈上,毫不客气地咬了口。

“要不是我拦着,你现在已经被那个护短的猎人大哥给打成筛子了。”

少年心里不知道把那对兄弟骂了多少次,脸上却丝毫不显,他顺手揪掉了佩利尾巴上的几根毛,那地方皮肤嫩,疼得他一抖,他想回头瞪人,却被掐在脖子上的手阻止。

“我救了你的命,作为回报,以后你就是我的了。”帕洛斯不紧不慢地这么说着,手上送开了禁锢。

佩利终于可以回头看看身后的人,对方正眯着眼睛朝他笑着,他本能地觉得这笑容里满满的都是不怀好意。

佩利脑海里的迷雾终于散去,他瞪大了眼睛,久违地叫出了那个名字。即使是帕洛斯这样的心性,心跳的频率也有些不对劲。

“……帕洛斯?”

佩利只有在这时候才会恢复记忆,帕洛斯很清楚,下一次卡米尔踏入森林的时候,他又会变回失去记忆的大野狼,这是森林给他们的诅咒。

雷狮和卡米尔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看他俩交握着的双手想也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们不会失去记忆,在一起就是真正的在一起了,但帕洛斯和佩利不是,他们只能重复着失忆再恢复的过程——除非卡米尔甘愿以他自己作为森林的养料,永远地留在这里。

这本是他的计划。

如果不是雷狮在,帕洛斯早就杀死卡米尔了,而他既然杀不死,就不能去惹他,毕竟卡米尔改变进入森林的频率,同样也会影响到他们。好在卡米尔也需要重复这个过程来维持生命,不存在不进入森林的可能性。

帕洛斯只好举起双手,承诺自己不会再去打卡米尔的主意,安抚了雷狮之后卡米尔才同意恢复之前进入森林的频率。

这是个死循环,他们保持着平衡又扭曲的关系互相利用着。以前是这样,以后也将一直这样下去。

绘本里的终究只是童话故事,在这片森林里,大野狼没有吃掉外婆和小红帽,也没有被猎人开膛破肚。

高大单纯的野狼先生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的失忆。

扮作外婆的少年独自在他的小木屋中等待着。

小红帽做好了糕点准备带给外婆品尝。

猎人先生抱着他的猎枪沉睡在树下。

然后小红帽挥别了不存在的母亲,戴着他的红色帽子,拎起装满食物的篮子踏进森林。野狼先生失去了记忆,前往外婆的小木屋;外婆脸上出现皱纹,用摘来的毒蘑菇熬成了汤;猎人先生忽然睁开眼,出发去保护他的少年。

森林孕育出的怪物们被困在森林里,无数次地重复着他们的故事,直到遥远的将来也不曾停歇。

END

评论(21)

热度(721)